首页 > 扎西持林 > 寂静地纪事 > 扎西持林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扎西持林十八罗汉像安放记(上)

  初春的清晨,依旧有些残冬的冷冽气息,早课结束后,在写字台前安坐下来,开始一天的工作。打开电脑,一如既往,先进入了菩提洲网站。

  一打开首页就有了欣喜——“弘法纪事”栏目更新《2012年希阿荣博上师东南沿海行记:4月5日》,这是我一直在追着看的连载。文章末尾写到:“这时厦门的吴师兄已在上师的住处等候。原来吴师兄前不久发心供养扎西持林寂静地一尊石雕释迦牟尼佛佛像和十八罗汉的圣像。如今佛像已在惠安崇武开始制作。吴师兄希望上师明日能赶赴崇武,了解一下佛像制作的进展情况”。恍然大悟,原来,扎西持林坛城前的那十八尊“狠狠加持”了我的罗汉像缘起在此!

  还记得去年七月初随上师五台山朝圣,那天行至中台,晴空朗日下,远远望去,一片开阔的草地上就放置着十来尊白色罗汉像,他们应该属于不远处正在修缮的寺庙。还记得,即使是那样不成章法地散放着,罗汉像的威仪却丝毫没有打折,颇有“驾云来度”的意境。离开中台之时,上师还特意走到罗汉像前仔细端详了一番。回来后不久,就听说有师兄供养了扎西持林十八罗汉像,我还一直以为是五台之行的缘故。

  说到这“狠狠加持”,就不得不讲讲我心里收藏着的这个故事,更恰当地说,这不是一个故事,而是我所亲眼见证、亲身体会的一个过程——扎西持林十八罗汉像安放。

  话说2012年8月的一天,传闻中的十八罗汉像运抵了扎西持林,暂时放置在坛城旁边的一块空地上。8月23日清晨,我照例转山,行至坛城处,看到聪达喇嘛与达森堪布正在坛城前的空地上,拉着卷尺、墨线盒,边量边画线,时蹲时站。“聪达师父,画这线是干嘛的呀?”我疑惑地问道。“这里要放十八罗汉,先画好线定位置。”聪达师父边忙边回答。即使是夏季,高原清晨的风也是夹着深深的寒意,一会儿工夫,旁观的我就手冻、脚冷、鼻子痛了。

  当我搓着鼻头缩着脖子,准备返回宿舍时,迎面遇上了丹增尼玛喇嘛。“拉姆师兄,我们今天准备装十八罗汉像,你下课了来帮忙认一下佛像的名字,可以吗?”丹增尼玛喇嘛笑眯眯地问我。这位英武的大喇嘛说话总是这样轻言细语。这十八尊罗汉像是汉地雕刻,且是按照汉传佛教的制式,对于不熟悉汉字的藏喇嘛们来讲,是很难弄清楚的。“好的好的,我下了课就过来。”我忙不迭地应承下来,心想着,这活儿太容易了。然而事实上,我大大低估了它的难度。

  

(聪达喇嘛与达森堪布在画线)

  下午四点半左右,当我和另一位师兄到达坛城旁边时,丹增尼玛喇嘛、聪达喇嘛和达森堪布已带领着数十位年轻喇嘛聚集在那里,大家正七手八脚地拆包装。这十八尊罗汉像全是由灰白色花岗岩石雕刻而成,为了避免运输途中因颠簸造成摔损,这些罗汉像全是先用厚实的塑料布密密包裹,外面再钉上一层木头框架。这层木头框架钉得十分结实,仅仅是拆掉这层包装就不是件轻松的事。

  

(年轻的喇嘛们在拆包装)

  当年轻的喇嘛们拆开一部分包装,我一看,傻眼了,原来罗汉像和底座是分开包装的,每个罗汉的名字刻在底座上,然而罗汉像和底座的外包上却没有编号,我也不认识每个罗汉的模样,根本没法一一对应。“丹增尼玛师父,随这些佛像过来的有没有别的东西?”想着厂家应该会有相关资料随行。“没有,没有别的了,只有这些。怎么了?”“现在没办法对应底座和佛像,不知道哪个罗汉对应的是哪个名字,而且也不知道从左往右摆放的顺序。”一时间,我有些慌神了,这会儿也上不了网没法查呀。旁边的师兄说:“别急,我们先打电话让在家的师兄这会儿就上网查,查了发短信过来,先查顺序。再查图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分头给两位师兄打了电话。另一边,丹增尼玛喇嘛也赶紧联系发心供养罗汉像的师兄,请他与制作的厂家联系,把对应的罗汉像图片和名字发过来。山下的师兄们很给力,很快将汉地普遍流传的十八罗汉顺序发过来了。于是出家师父们决定先把全部底座按照顺序,逐一放置到上午聪达喇嘛和达森堪布画好的线框里。然而仅是底座的安放,就远没有我想象的轻松。

  

  底 座

  十八个佛像底座,全花岗岩制成,每个长约80公分,宽约60公分,高约50公分。每两个一组上下重叠地包装在一起,我无法知悉它们的重量,只是偷偷试过,即使用尽吃奶的劲儿,我也推不动一个底座。拆箱、搬运、放置,这部分全是力气活儿了,年轻的喇嘛们全体上场,一点不让聪达喇嘛他们三位动手。曾经稚嫩的他们,此时俨然已经逐渐成长为扎西持林僧团的中坚力量。和丹增尼玛喇嘛约好,他在摆放的那头,我在拆包的这头,拆出来一个,我对照手机短信查对,然后大声告诉他是第几个,他再指挥搬运的人将底座放到对应的墨线框里。放下以后,再用木棒对底座的摆放进行微调。没有学过数理化的他们,对力学原理的应用却是驾轻就熟。这被我几句话就说完的搬放过程,说则容易,行则十分艰难。当斜阳躲进云层后,高原的风便开始放肆了,呼呼地吹,气温骤降。年轻的喇嘛们满头挂着大颗的汗珠,在寒风中边搬边大声哼诵着经文,热情洋溢。当天光渐暗、暮色四起之时,底座的安放暂告一段落。算算时间,历时近三个小时,才仅仅安放了八个底座。

    

(年轻的喇嘛们在用木棒微调底座的位置)

(未完待续)

  弟子:央金拉姆

  

   (注:本文配图由作者提供,实地实时拍摄于扎西持林十八罗汉像安放现场)

 

 

更新时间:  每周星期五
下期预告: 《扎西持林十八罗汉安放记(下)》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