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风度云轻(下)

  2011年7月5日,是我最幸运的一个日子。那是在新浪刚有微博不久,每天无聊时常在上面乱转的我无意打开一个页面。眼前照片上的人把我镇住了:那么灿烂的笑容,那么睿智的相貌,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师。

  我愣愣地呆在那:他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灿烂无邪。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我在心里小声地问着。我看到这句话: “佛经中把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称为娑婆世界,意思是能忍受缺憾的世界。痴心不改硬要在这个缺憾的世界里追求完美,会有结果吗?”突然,我如梦初醒:是啊,我总是不能接受不完美的情感和事物,难道我就完美吗?

  我本就是个充满残缺的人,却总在追求情感的至纯,我已经过了初恋的年华,青涩年华的纯真早就被一段又一段的情感打磨得无影无踪,对于感情也渐渐学会了看淡、放下,身边再也找不到那种为爱不顾一切的人了,每个人都有了过去,有了故事。你接受一个人的时候,也意味着你要接受他的过去和故事。

  初恋时的我,纯得就像藏地的雪景,可它完结后,当我再遇到新的感情就总会提出质疑,变得懒得去了解别人,懒得去经营情感,不愿再去付出,玩游戏一样地对待一段又一段的感情,心里还小声轻蔑地问着:你们凭什么,哪里值得我为你付出?彼此,都不过是这红尘里的过客。

  我麻木地看着灵魂如破碎的铺满一地的纸屑一般,灵魂大声地对我喊着:“喂,我们可是灵魂。”看着这大小不一的破碎灵魂和刻着时间的故事,自己是麻木的。过去的如过眼云烟,早已散落天涯,在质疑别人时却忘了问:“你自己是完美的吗?”张爱玲说过一句话,“生活如爬满跳蚤的华丽旗袍”。

  师父的这一问,在我无明的心中产生了深深的共鸣。是啊,这就是一个娑婆的世界,在一个充满遗憾的世界里,你非要寻找其中的完美,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后来,打开电脑看希阿荣博上师开示,成了我一天里最快乐的时刻。每一条微博,都包含着那么深刻的道理。虽然还不是他的弟子,但在灵魂深处,我对这位高僧感到无比崇拜,那笑容像是冬天里通透的阳光,烘烤着我心灵角落里多年的阴湿。

  一年过去了,看了师父写的《次第花开》和《寂静之道》,师父那流水一般的文字,娓娓道来他的一生,清澈又有条理,让我感叹西藏这片天空下可以养育出这样至纯的善人,而师父的法像能让人从心底升起欢喜。

  突然,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可以给师父画几张像啊。五六年都没拿画笔了,画的时候心里一直打着小鼓,手虽然不熟,可超强的敬重还是让我把师父画得蛮像的。画发给菩提洲网站,师兄们告诉我“师父在成都放生,可以去参加。”

  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可以见到这位敬爱的上师,脑子“嗡”的一声。请假、订机票,带上画直飞成都。我第一次一个人去成都,到得很晚,也是令人激动的一晚。

  离集合的时间还差一个小时,我已经在集合点等着了。不一会儿,又来了两个姑娘,一问果然也是参加放生的。一个是从北京赶去的,另一个是从东北,原来大家都如此虔诚啊,我默默地想。

  放生仪式在一个造佛像的厂里举行,师父出现后我穿过人群来到上师面前,上师问我从哪里来,我说北京,并说想皈依。师父说可以,下午两点。这时,四车羊从屠宰场运了过来,原来出家师父们一早就赶往屠宰场救下了这四车小羊,同时听说很多车小羊没能逃脱被屠宰的命运,已被运往大城市。师父感伤地摇着头,于是我也深深地体会到了人们为了口腹之欲而宰杀生命的行为的残忍……

  皈依在师父住处举行,这个屋子有好多尊佛像,就像一个佛堂。别人送师父的礼物被分给了我们,有奶酪和巧克力,师父说:“你们别怕胖,吃吧,胖这回事,你越怕它,它越找着你。万事都是这样,你越不在乎它,它拿你越没办法。”刚刚参加完皈依的我,想起了这二十几年的生命经历,感慨万千:我的灵魂虽然依旧碎裂残缺,可它终于有了停靠的地方。我感激上天对我的厚爱——让我遇到了如佛般的上师,一切完美而神圣。

  分别的时候我鼓起勇气,走到师父身边要了师父的手机号码。其实我心里一直在打鼓:师父会把手机号给我吗?他这么多的弟子,都告诉,那平常不烦死啦。没想到师父很友好地把号码告诉了我,此时我的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回到酒店心情依旧难以平静,我激动地打电话给好朋友,说着这一天的情况。翻开皈依证,法名一栏写着“扎西华西”。我的生命终于在今天有了导航,灵魂有了停靠的地方。回到北京,因为又开始思念师父,于是怀着紧张的心情发了短信。原以为不会有回复,没想到师父很快回复了。

  我敬爱的上师,您这个如草芥般的弟子啊,此时心中既开心,又充满感激……

  

  弟子:扎西华西
     于2013年1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