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风度云轻(上)

  我们这一代人是看电视剧长大的,除了《白蛇传》中美丽的观音,记忆最多的该属《西游记》里那个法力无边慈眉善目的菩萨了。爸爸妈妈都不信佛,而我对观音菩萨的印象是《新白娘子传奇》里那个漂亮的、小小的发着白光的女子。小孩子的生活总和过家家有缘,每逢玩过家家时,我都把白纱巾抢过来,扮演那个漂亮的观音菩萨。白蛇是很美,可不知道为什么,小小的我总觉得,那个丰满的观音菩萨才最好看。我的家庭里只有奶奶信佛。还记得,奶奶的卧室里,放着一尊漂亮的观音像,小小的我总是好奇地站在这尊佛像面前,瞅着奶奶每天供香、跪拜。

  伴着慢慢地长大,生活幸福愉快,我的家也从小房子换到了大房子,在我和爸爸妈妈正在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时刻,哪里想到不幸的事正渐渐向我们逼近。小学毕业考试的前一天晚上,奶奶从农村来了。我们家刚搬到自己新盖的四层楼里不久,晚上我很高兴地和奶奶一起睡在二楼,爸爸妈妈在三楼。我照旧在晚饭后去三楼复习功课。

  妈妈给刚大病康复不久的爸爸和我煮五香蛋做夜宵,我快乐地复习着,想着明天的考试。爸爸喂我吃五香蛋时叮嘱我明天考试要注意,别答错了。爸爸是脑外科医生,他的医院就在我的学校对面,所以从小我就是爸爸的小尾巴,医院的叔叔阿姨都认识我,他们出去吃饭总是友好地带着我一起去。爸爸后来生了重病,在南京开了两次刀才渐渐好起来。他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身体才好了不久,就不愿意在家休养,又着急地到医院上班了,所以妈妈每晚煮鸡蛋帮他恢复身体。

  这天晚上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夜里一点左右,妈妈突然在楼上大声喊奶奶,我和奶奶赶上楼去,看见爸爸在床上张着大嘴,像是呼吸十分困难,妈妈赶紧打了120,并让我别呆在这儿,我只好下楼回了房间。120的急救车来到家里,只听到“咚咚咚”的上下楼声,完全乱成一团。

  一会儿功夫,妈妈哭着下楼来,告诉我爸爸没了。我脑中“嗡”的一声。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这是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死亡。我急切地跑上楼去,只见爸爸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像每一个失去亲人的家庭一样,我们举办葬礼,继续生活。我已经记不清那些年我是如何度过的了,只记得朋友们都说我变得内向,变得不爱说话了。我此时的生活,像是南方的梅雨季节,总是干不了。我爱上了阴天,觉得它很美。妈妈是一个强者,扛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她总是很忙碌,没有再婚。也因为妈妈忙,我爱上了一个人的生活。

  我每天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上学放学,不知道为什么,渐渐地我又喜欢上了“尘世”这个词。学习的重担像我每天背得重重的书包一样,让我无法开怀大笑。我渐渐觉得人活着太累,开始向往那种深山老林里的生活。我觉得我的灵魂是在幽静山林里的一个寺庙里。朋友聊天时问我的理想是什么,我告诉她们是去深山里,开一个尼姑庵。她们当然认为我在说笑。不会想到,眼前这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小毛孩竟会这样地想“出世”。也确实,这是没有失去自己最爱亲人的人无法理解的。

  高考第一年我考得不好,只能上不好的学校,复读时我做了一个决定:没有去学校上学,理转文,只身一人去北京学画画。因为从小喜欢画画,以后真的就走上了画画这条路。因为画画考试在前,我把精力都放在了画画上,用剩下的三个月来复习文化课。总之,那一年是紧张而忙碌的。

  那时候,我有一个小的红木的大肚弥勒佛,每天早晚我都要对他跪拜,祈祷能让我顺利上大学。而一切也在我顺利拿到了北京服装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时得到了应验。我多年潮湿的生活,在那个夏天又突然晴朗了起来。我以为我赢了,没想到一场灾难,又向我逼近了。

  美好的大学生活被我的一场初恋彻底毁了:我得了抑郁症。一年半的心理治疗,直到大四的那一年我才慢慢恢复状态,可大学生活已经不能重来了。几年的大学成了一段空白。人家说大脑会自动过滤痛苦的记忆,可能就是这样的吧。唯一能想起来的是,遇到很痛苦时就抄写佛经,渐渐地就会不那么难过了。一天我在市场上找到了一尊普贤菩萨的塑像,于是请回来放在床头,每天睡前跪拜。跪拜的那一刻,心是那么的宁静和安详,与在寺庙中祈祷一样令我安乐,生活渐渐恢复了正常。

  在大学的几年里,爱我的外婆因为脑溢血、心脏病、高血糖等病瘫痪在床,一切不能自理,像植物人一般。还好,我的家庭是一个非常重孝道的家庭,外婆一直得到很好的照顾。过大年的一个晚上,外婆终于要离世了。

  那天深夜她呼吸不上来,张着大嘴非常痛苦的样子,和爸爸离世时一样喘不上气,但外婆仍有力气,坚强地与死神对抗着。一家人只能围着她眼巴巴地看着伤心和落泪。幸好姨妈是医生,她知道不要再往医院送了,因为即使抢救回来也维持不了几天,还会徒增痛苦。

  突然,我想起了可以给她念佛号,于是小跑回家把家里的观音和弥勒佛像都请了来,念起佛号,并默默祈祷外婆少些痛苦。一个多小时念下来,外婆的呼吸真的慢慢平稳了,看上去也没那么痛苦了,后来竟然渐渐地睡着了。这时大家都很惊讶,因为除了我在念佛号,没有进行任何抢救措施。我一直念到了清晨,外婆还是在这一天走了。

  外婆只在最后实在呼吸不上来时又受了点痛苦,与前一天比已好了不知多少。她弥留之际,我一直陪在一旁。我感激佛菩萨的帮助,在灵魂深处又多了一层神秘的感慨——我亲身的经历啊,外婆走时真的没太痛苦。

  外婆离开了,我也长大了。我见证了两位亲人的去世,同时自己也感受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我感伤人事无常和岁月的魔力。

 

  (未完待续)

弟子:扎西华西
   于2013年1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