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莲花中央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脚印

  从今年六月我跟随上师到五台山朝圣回来以后,除了睡觉的时间,我几乎都在用力做功课。

  想着再不能让今生的时间错过,从天还不亮开始,眼睛从睁开一直到闭上,脑子里的念头只有一个,念经。进佛堂时看到师父希阿荣博堪布的法像也容不得有一丝怠慢,定要跟师父打个招呼,同时也好像听到师父的勉励:“弟子,精进啊……”

  进入到十一月,有那么几天还掉了很多泪,没来由的,后来才知道那么巧,刚好是在上师生日期间。

  六月底的五台山之行真是太荣幸了,在中台,还遇到一次吉祥的显现,更让自己心里深感庆幸自己的福报,今生能依止这样的具德上师。

  我以前没有去过五台山。那天下车时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整个空气中都泛着青草的香气,亲切无比。到中台,是我们来五台山的第三天。那天天气很好,听完五台山的法师介绍中台的历史,我们跟着上师转绕起七宝池。

  大家都走得很快,我被甩在队伍的最后面。我远远地望着上师的背影,头脑中出现了这个念头:佛就是佛。我们这些凡人,跟在上师后面实在是显得渺小,上师太伟大了!正在一低头时,忽然眼前出现许多黄色透明的东西,它飘离了地面,有半尺多高。我立即意识到,这是上师的脚印,颜色还是金灿灿的。

  我急忙对旁边的人说,“快看,上师的金脚印。”她回答没看到。此时,我以为眼花了,就使劲眨了眨眼,闭了一下,然后再睁开一看:还是有。我又忙说快看,她还说没看到。这时我环视了一下水池四周,一排金色脚印,都离地有半尺高,景色非常壮观。

  这时,有人说天空有光晕出现,我也把头仰起来看,只见从太阳的方向打下了一束光,直接射向七宝池,金脚印也随着光一点一点地在往上升。我的心开始发颤,眼泪也跟着流了许多。但此时我仍不敢十分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想,是不是刚刚看了天空,眼睛被光刺花了,但是,脚印还是能看到。

  下午,在去西台的路上,我将这事说给同车的人听,他们听完都鼓励我去告诉上师。我说不敢,弄不好成了打妄语。但他们还是一个劲地鼓动我去说出来。我想,他们跟上师学佛的年头比我长多了,让我说一定有道理。

  到了西台,我趁上师身边没人,就赶紧来到上师面前,说,“师父,我今天在七宝池看到您的金脚印了,师父,这是什么缘起?”上师站在一块大石头上静静地看着我说,“弟子,在水里还看到什么了?”我说,“只顾着看您的脚印了,忘看水里。”这时师父说,“以后再告诉你。”说完就走了。

  这时我想,唉!我是不是不该这样说,心里很难过。后来到了西来寺,上师在莲师小屋给大家做开示时,专门提到了脚印的事。我看到的脚印竟然是真的。我的心这时开始平静了:上师其实早就知道了。因为上师当时还问过我,“在池子里,还看见什么了?”

  上师离京返乡要顺路去朝拜五台山的消息,我是在出发的前一天才知道的。在这之前的几天里,我已听说上师要离京,自己一直还在心里空空的感觉中,没能缓过劲儿来。

  上师每次来京看病,余时总会见弟子的。而这次见面时,自己也总算找到了机会,把憋在心里已经很久的话说了出来。因为自从第一次见到师父,自己不知为什么总是感到与上师那么有缘,会不会是前世遇到过师父的缘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自己这辈子又轮回到这个世界来受苦了呢?一定是自己上辈子做错了什么事,没能跟上师好好修行,所以没能解脱。我在对上师说的时候,自己有十分委屈的感觉。我说,“师父,弟子一定好好修,今生不求别的,只求解脱,不想在六道轮回了,希望师父别忘了弟子!今生,一定要带弟子走!”当时师父回答了六个字,“弟子,我记住了”。接着,就是师兄来电话通知我跟上师一起朝圣。

  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见到几位出家师父。他们与我之前印象中的僧人不同,在他们庄严的行仪中,透着自在和喜乐。他们像是来自很遥远的地方,来自令人向往的圣洁之地。在他们中间,有一位身材高大的师父,他的眼神更加与众不同,让我感觉到了一种与世无争、清澈怡然的强烈亲和力。“真是佛啊!”我心里常常这样想,欢喜之心也情不自禁地涌出。之后我就多方打听寻找接近这些出家师父的方法。后来,经人介绍,我真的就联系到了去上师的住地见面。

  那次见师父距离很近,心灵里感到了一种震撼与敬畏,甚至像是与亲人久别重逢。上师笑时,神态是那么的从容,记得当时我只是傻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上师询问了我对佛教都有哪些了解,这样“聊”了五分钟后,怕耽误上师的时间,就赶紧告辞了。到了家中,泪水不断地流,整个心灵也仿佛被冲刷过一遍,从里到外干干净净的。就在那一刻,我想好了,这就是我要皈依的上师,生生世世跟随的上师。  

  我出生在小兴安岭,我的家乡没有一座寺院,小时侯也没看到过一尊佛像。但从很小的时候起,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是出现我信佛这个念头。我平时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待着,热闹的地方是我最不喜欢去的。直到现在我也喜欢静,连吃也喜欢清淡,从小到大吃的肉,加起来可能还不到十斤,家人常说我没有口福。我成长的过程很顺利,无论走到哪里大家都对我很好,从没遇到过受伤害的事。这样的成长经历,也养成了我什么事都无需多想,所以看谁都好,别人说什么我都相信的习惯。家人和孩子经常说我怎么傻乎乎的。我一有好东西就喜欢送人。后来我来北京工作,接触了佛法。有朋友让我读《地藏经》,我很喜欢,读了几百遍。在没遇到恩师希阿荣博仁波切之前,我从没接触过一位喇嘛,就是在汉地寺院见到僧人,也只是有恭敬心而没想过皈依的事。

  第一次与上师见面后,上师无时不在我的脑海里出现。我后来参加了一次佛友们组织的绣观音菩萨法像活动,每天绣观音菩萨法像时,一边念着观音菩萨圣号,一边思念上师,泪水总止不住地往下流,总期盼能再见到上师。

  我还特羡慕跟在上师身边的土登喇嘛,也想给师父做侍者,总想不通,为什么我不能也在上师身边工作呢?越想就会觉得越委屈,过了很长时间以后,我才明白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为此也没少掉泪。最后发愿,来世一定做师父的侍者。

  我曾为自己第一次见上师时没皈依而后悔不已。在那之后的一个月里,我把那次见上师时上师送的《金刚经》和上师法像放在眼前,每天对着上师法像说话,每当见到法像就流泪,心里不断发愿,生生世世都做上师的弟子。

  五台山之行后过了一个月,经过一天多的旅途颠簸,我终于来到了在菩提州网站上看到的仙境佛国——扎西持林,那一刻,泪如泉涌,坐在车上没下来,任由泪水流淌,很久很久以后心才平静下来。然而非常奇怪的是,几天之后,我的欢喜却被灰暗、沮丧所代替了,很多不好的念头一起涌上心头,无法控制。

  人到了圣地,想法竟如此怪诞,当然很不如法。这使得很想见上师的我愧于见上师,多数时间甚至是在躲着上师,心被搞得很苦。直到要离开扎西持林与上师拜别的那天,经过再三犹豫,我还是把这些天的痛苦向上师一一做了汇报。

  上师说,“人在繁杂的城市中,你的心就像一瓶浑浊的水,里面有很多杂质,却浑然不知。来到圣地,你的心得到了沉淀,清水和杂质分开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就显现了,也就是说,心静了,就能观察到自己不好的一面。”了解了缘由,我的心就释然了,人也随之轻松起来。

  我想这次在五台山见到上师的脚印,这也许是在提示我,生生世世都跟随上师脚印走的一个缘起,我发愿生生世世跟着上师,为一切有情众生离苦得乐,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永不停息。

  2012年7月3日上师朝中台时的情景

弟子 格热卓玛 
2012年11月10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