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圣地见闻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归(七):尾声

我总在回忆
您宽厚温暖的手掌
将我的头轻轻捧起
似慈母用整个身心拥抱游子
穿过岁月的风沙
不管我有多么卑劣与愚痴
仍被您视若珍宝
这就是您的慈悲
即使仅刹那
也足以令我在菩提路上鼓起全部勇气
因您说:此乃珍宝人生!

               ——《珍宝》

 
离别前的那个晚上,我们去与师父们告别。清风泊夜,皓月朗照,站在山坡上我们与希阿法师谈了很久,得知他很早就出家,曾经跟随法王数载,并为法王担任翻译工作。不管我们怎样离题千里,他还是重复着那句“人身这么难得易失,一定要修啊!一定要修啊!”他这回终于肯对我笑了,苍茫的月色遮住了我羞愧的表情。很后悔,且不论法师的内在境界,单是这样一位饱学之士,我是积累了多大的福报才能有机会在其座下听闻。比起上师当年历尽艰辛去求法,我得到这一切太容易了,却又这样不知珍惜,轻易就随顺了以往的习气。
我们又与慈诚法师告别,他一直慢悠悠地开着玩笑。等我们笑够了,他就像明日还能再见一般,转身挥一挥手,与我们潇洒作别。月色下,这位曾经的少林武僧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背影。
这背影和叮咛,完结了此行的所有想象,开启了修行的新章节。

  经历了漫长的冬天,又是一年春来到,文章已至尾声。

  刚刚在候机楼,有一群年过半百的叔叔们围着一个小飞机模型,看着小飞机飞上飞下,他们不时发出欢乐的笑声。路过他们的时候我也笑了,那就像电影里的情节。是上师让我明白,生活原本是简单的,我与众生本来都是一体的,他们的欢乐也是我的,他们的痛苦也是我的。遇到什么人、什么事,单纯地去欣赏就好了,不必去用分别心下个定义,引发概念。上师说,既要演好自己的戏,也不妨碍他人演戏。
其实深秋也好,严冬也罢,它们什么也不能象征,一切都自有它本来的模样。

  记忆的沉香,烟雾袅袅,味道还未消散,我知它可能会永远不散。除了从上师们那里带回来两把破除我执的板斧,还带回来一块宝贝,那就是扎西持林——我心中的净土。
她是如此有生命力,她已在我心里生根发芽。她使我步步深入去认识这个世界和自我,她逐渐成为我的态度,我的道路;她开始生长,正在蔓延,终将占据整个心灵的原野;她无限广大,是上师馈赠的礼物,是上师用言传身教把道场修在了我心里。我需精心保管,精进守护。

  我想:
让心不离上师,这便是觉知。
让心成为净土,这便是精进。
像上师一样无条件地爱众生,这便是报恩。

(全文完)

                                         弟子:拉姆
                                           完稿于藏历水蛇年神变月初九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