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修行札记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点点滴滴(中)

  师问我:弟子,这一年,你进步不大啊!

  我向师祈求:上师加持我!

  师答:什么事都让上师来解决,那你自己做什么?!释迦牟尼佛也说:吾为汝说解脱道,当知解脱依自己。

  我再问师:上师,那具有了出离心,是不是就消极、厌世了呢?

  师愕然地看了看我,答:那不是,这是两回事。

  是的,师是遍知的,提这个问题时我故意避重就轻,是没有问题硬找出来的问题。我其实知道出离心和厌世是两回事,只是我不想让上师知道我没有勇气去面对内心的斗争,没有勇气再继续走下去,我在徘徊不前。我怕让上师看到我的内心,我怕上师会对我这样的末法众生心生厌烦!我怕由于我的不努力、不精进,让上师难过!当时,我有种冲动,想要告诉上师:其实弟子在受苦!

  上师洞察这一切,就在我已经停下了修加行的脚步,观望了一段时日,不想硬碰硬苦修,不想每天看着心中那个贪嗔痴慢疑的“我”耍把戏,不想每天与它们激烈地较量,更不想每次要面对那个贪嗔痴慢疑的“我”获胜后,在我面前得意的嘴脸。我感觉自己处于精神分裂的边缘,我想要去找心理治疗师求助,我想借助心理学上的临床诊断和干预。

  我不想再观察内心,因为我越观察就越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会发现自己有那么多恶念。我不敢走下去,我有时想:就这样吧,这样也挺好,就求人天福报吧,解脱的路太辛苦了,我还是保持现状吧。

  于是我开始放下修行,安排自己和朋友出入美容院、逛商场,到朋友家喝茶。可是躺在美容院的床上,心里是自责的,惭愧的,我会不停地问美容师:快了吗,还有多长时间?朋友奇怪地问我你赶时间吗?没有。只是觉得时间在浪费,这个时候,我应该在佛堂念咒、诵经、闻法。

  一次在电话中,师问我:最近修行怎么样?我有些心慌,赶紧答:我惭愧,看到网站上登出的师兄已磕了132万的大头,弟子很惭愧。师听后,说:是的,是要感到惭愧。

  我既希望上师指导我的修行,同时也怕上师问起我的修行,因为实在修得不怎么样,既懒惰又放逸,于是我开始躲避和上师谈我的修行情况。临挂电话时,上师突然冒出一句:我现在可能老了,特别健忘,不知怎么回事,记性特别的不好。我一时愕然接不上话,师也没等我回话,说:再见,弟子。就挂了。我心里特别难过,我为上师的身体不好而难过,为上师的记性不好而难过,更为上师的衰老而难过,忙不迭地跑到佛堂,念上师住世祈祷文,我一边流着眼泪念,一边在脑子里盘算着,吃些什么有助于恢复记忆,杏仁、核桃……

  隔天,我仍旧奋战在电脑前查找增强记忆力的偏方,正找着,突然间我明白了,上师表面上说记性不好,其实是在点醒我健忘。上师是智者,上师说话很留情面,上师面前的我,其实就是一个三岁的孩子,一眼看透,那怕只是在电话中。

  上师说的一点没错,按理,过去受了那么多的苦,我应该更能认识到人生有多脆弱,有多短暂,可我偏偏不去想这些。“轮回和解脱”只在我不如意的时候出现在脑子里。我有时候也对自己做分析,到底为什么学佛?之前好像是求家人平安、健康,摆脱现实生活里的苦,而现在却没有目的。

  上师说:为什么大多数所谓学佛者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想解脱?因为大家在心底不觉得轮回真有那么苦。这也是我的心态。我每天做功课好像不为什么,只是皈依时答应了上师要做功课,把功课当成了硬性的任务来完成而已,为什么修行,为什么学佛?心里并不明确。

  这次赴成都见师,师又提出我没有出离心。对“轮回及其痛苦”的理解,我只停留在概念层面。我们得这个人身,非常难;有缘听闻佛法,也非常难;遇到真正的善知识摄受,更是难上加难。在理论上容易明白,我也跟师说:我明白,可做不到,说得来、听得懂、可想做到,好像挺难。这一点真的让我很苦恼。一次次地责备自己的放逸,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折磨。

  善知识的一句教言,确实可以改变我们的一生,比金银珠宝金贵。我珍惜每一次的与师相见。因为每一次与师在一起的时间,是要按小时、分钟来计算的。这次回来我按照师的要求,从观人身难得、寿命无常、轮回过患、因果不虚四个外前行着手,踏踏实实认真学习《普贤上师言教》,将其中的内容一点点融入心中,对法义不光说得来、听得懂、背得来,还要必须通过反复修持,在心中生起定解!祈请上师本尊空行加持,让我早日生起对世间的厌离心,断除对今生的一切贪恋与希求心,生起无伪的出离心!让弟子时刻记住:暇满难得,人生无常,死期不定,务必要精进修行,不辜负这珍宝人生!

  法王如意宝说:无论五浊恶世有多么喧嚣,众生有多么贪婪与愚痴,只要有人还在行持善法,还在精进闻思,还在清净的地方不畏孤独和寂寞地迅猛修行,我本人就永远不会远离他们!上师是慈悲的,我知道,上师的加持,其实时时处处不离我左右,法王的加持不离我左右!只要我以清静心忆念和祈祷,上师三宝的加持就在我身边!

  跟师朝拜完五台山回家后的一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让儿子到佛堂点灯磕头,这时,老公跟点了火的炮弹一样,追着我的屁股后面,大声地嚷嚷着:告诉你,以后再让我儿子天天磕头点灯,我就跟你没完,就把你的佛堂给砸了。你试试看!!!我有点懵了,以前他没反对过儿子磕头点灯,今天发疯了吗?!我本想发飙,想吼出去,可儿子可怜兮兮地站着没动,很害怕的样子,我的心软了。我让儿子回房间自己玩,然后一声没吭地去厨房准备早饭。

  一边涮着碗,一边祈祷上师,将上师观在头顶,至诚祈请上师:加持我,让我的修行路上少些障碍,让上师加持我的儿子!我一边念着上师的心咒,一边祈请,上师的声音也出现在我脑子里:要修忍辱。

  眼泪流了下来,心也平静了下来,这时,我明白了为什么师总让我们修忍辱!修忍辱也是让我们了却旧业,不增新业,只有当我们将过去所造的业完全了了以后,我们才不会有执著,才不会受业的牵引,心才会自在,才会以坚定的身心,自在地走在解脱之路上。

  同时,我也在深深地反省和忏悔,一定是我以往的生生世世中障碍了他人修行之路,我造了这个业,才会有今天的果。感恩上师,让我明白了这个道理,让我心甘情愿地去修忍辱。很奇怪,当我真忍了下来,老公竟也没像先前那样不讲理,也不再坚持不让儿子磕头。儿子现在念心咒,老公不再干涉,还觉得挺高兴。

 

 (未完待续)

弟子:嘎桑卓玛 
  于2013-1-24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