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修行札记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点点滴滴(上)

  顶礼智慧勇士文殊菩萨!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问师:我懈怠,不想做功课,怎么办呢?

  师笑答:你没有出离心。

  再问师:那怎么才能算达到具有出离心的标准。

  师再笑言:书上都有啊。

  我汗颜。是的,我没有好好地看书,我仍旧将《普贤上师言教》当小说一样看,看了一遍,就放在佛堂里,再没碰过。里面的道理,当时知道,现在想想,一个也记不得,更甭提做到。

  问师:这是不是一种障碍?

  师答:是,你要突破。突破了,就好了。

  我开心与师每一次的相见。因为这能让我对上师的虔敬更增加一分,让我的道心更加增上和稳固。回到家中我思维着上师说的:“你没有出离心。”是的,我是没有出离心,上师一语点中我的要害。

  在我的人生中,也曾经一刹那地生起过“出离心”。亲人突然离世时,我确实感觉,生命只在呼吸之间;儿子易病难养,我感觉到无论什么样的人都怕病来磨;与老公冲突频频,则直接让我体会怨憎会苦……上师在《次第花开》中说:我们是一群得了严重健忘症的人。受苦受难、哭天抹泪、心灰意冷,全架不住健忘,一转眼功夫,又哪热闹往哪去。末法时期的众生就是这么刚强难化,就是这么的健忘,即使一刹那的善念都那么不稳固,有时我都会对自己生起厌烦,对自己灰心丧气。

  第一次深刻体会寿命无常是在十年前,回家过春节,我遇到了妈妈期待的眼神,她慈爱地说:你快三十岁的人了,赶快结婚吧,我想看着你漂漂亮亮地穿上婚纱的样子,再晚我怕我就看不到了。我撒娇地搂着妈妈的脖子,告诉她:谁说的,妈妈会很长寿的,再说我也不老,才二十多岁,着什么急啊!妈妈听后哈哈大笑。在那笑声里,很有几分酸楚,我知道。妈妈身体一直不好,这次回家,妈妈的脸色愈加显出憔悴。

  我从小体弱多病,这让妈妈为我操碎了心,也流过不少眼泪。爸爸和妈妈的感情不是很好。爸爸总是会在酒后对妈妈发无名火,甚至拳打脚踢。从小到大,我看过太多妈妈的泪水,见过太多妈妈的艰辛,所以,我从小就一直争取做个好女儿,不让她为我担心。一般的事情,我是不会杵逆母亲心意的,也更加不忍心在每次妈妈为我送行时,与她那不舍与期待的眼神正面相对。

  而这次回京之后,妈妈的话却一直在我心里盘桓,为此,我去明确和男朋友的关系,还主动提出了要见他的父母。我想要努力让自己尽快嫁出去。忙活了十个月,眼看着可以接妈妈来京了,再过一个月,妈妈就能够看到身穿婚纱的我,而且,傍晚我还跟妈妈通了电话,聊着我的种种设想,可半夜却接到家里的电话,妈妈突发心脏病去世。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北京下着雪。陷入无助和痛苦的我,拿着电话在原地转圈,不知该怎样面对这个消息。晚上的通话,刚刚过去几个小时,妈妈开心地告诉我她给我做了两床被子,龙凤被面,很漂亮,北京这边的准备也按部就班,井井有条。再有一个月,就能满妈妈的愿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再多一些时间给妈妈?为什么现实要这么残酷?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让我来品尝爱别离的滋味?我冲入雪夜中,一路奔跑着,任泪水在脸上滚落。我不甘心!最后跌跌撞撞哭倒在雪地上。我很恨,很恨。

  那样令人措手不及,又无可奈何,真痛得让人无法呼吸。我很快就将这种恨迁移到了爸爸身上。我恨他对妈妈的不好,恨他对妈妈的打骂,恨他……而后也迁怒到自己身上,我谴责自己,我不应该这么爱玩,为什么不早一点结婚?为什么?……太多的为什么,太多的遗憾和懊悔。但最后这一切都只能留给我自己,因为所有这些都不可逆转。至亲至爱撒手而去,让我强烈感受到什么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没有经历过的人,难说真正懂得。

  我印象中的妈妈,一直是很乐观的,不管如何疲惫,如何身心憔悴,人前人后,总是坚强地带着微笑,在我心里,妈妈是温暖的,妈妈是慈爱的。妈妈刚去世的那几年,我不能看任何与母女幸福相会有关的场面,更不能提起“妈妈”这两个字,不能面对爸爸的眼神,让我见到了,我分分秒秒会泪流满面。

  走出失去母亲的伤痛和阴影,无论是谁,都不容易。世界就是这样,只能随着时间走。很多事情我们无法改变,只有去接受。两年的时间里,我让心慢慢地放松,慢慢地接受这个事实,让我重新回到现实生活中,把日子继续过下去。

  可是老天好像偏偏不想放过我,在我准备好好过自己的人生时,我开始夜夜梦见妈妈。妈妈在一个黑黑的地方,还很清晰地告诉我她在受苦,让我去救她。这个一直持续着的梦让我害怕。我身边没有佛教徒,除了小时候告诉过我地狱、轮回、因果这些道理的姥姥,但她已过世。我相信世上有轮回,对因果深信不疑,所以我相信妈妈在受苦。我开始急切地想着如何救妈妈。

  上网一查,知道了《地藏经》可以帮助救护亡人,于是每天诵《地藏经》,回向给妈妈。一、两个月后,夜里我不再梦到妈妈,不再有来自妈妈的求助。我相信,妈妈得受了地藏菩萨的加持。我相信地藏王菩萨的愿力: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地藏经》我坚持诵了半年。不再有害怕的梦,不再梦见妈妈受苦。此时,我这爱玩的心又开始动起来,不再坚持诵经,不再祈祷,又随顺家人和朋友,放下了佛法。两年后,我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应该说这是让人欢喜的事儿,让我处在初为人母的兴奋与开心当中。然而命运并没放过我,非要让我遍尝这世间的不圆满,这世间的种种苦。出生才二十一天,儿子就得了肺炎住进医院。当护士将针头扎进儿子头上血管的那一刻,我和老公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我们不忍心再看,真比扎在自己的头上还疼。

  有了儿子,我的心一直被儿子揪在手里,可这儿子好像成心不想让我们省心,三天两头地生病。小医院基本上七天一报到,儿童医院和儿研所,一个月肯定要去上几次。凡是育儿百科书上能列出来的,婴儿按月龄可能会出现的病症,他一个也漏不掉,照样子全给你得一次。

  我和老公在那个时期很怕天黑,因为天一黑,儿子稀奇古怪的症状全会出来,不是莫名地大哭、就是鼻子不通气、拉肚子、发烧……老公照例要拖着疲惫的身体从被窝里爬出来,奋战在电脑前查询,凡能在家里解决的,就不跑医院了。那个时候,我们整天像生活在黑暗里,因为大白天也觉着眼前是黑的。

  儿子体质不仅孱弱,还易过敏,为了治过敏症,不知跑了多少家医院,看了多少专家,仅300元一次的挂号费,就不知挂了多少次,连中医界的儿科专家王老都认识他了。王老很心疼他,看病开汤药每次都是两周(按理,每周看一次换一次处方,每次排三个多小时队才能看上),尽量找价格最廉、见效最快的药开,老专家也是为了让他少受点儿罪。

  其实去看病还好说,喂药才更是一件难事。从一岁多开始吃中药,之前抱在怀里喂还好,到了三岁以后孩子长心眼了,每次给他热中药时,他会把自己藏起来,等找到他,他又开始和我玩起猫抓老鼠的游戏。我们在房子里藏来躲去,等到抓住他时药也凉了,令人又气又恼。每逢这时,我都会想起自己小时候由妈妈带着去医院看病,常趁妈妈不备跑出医院,每次妈妈逮到我,都要追出好远的路。唉,知道自己为儿子操了多少的心,才会知道当年我让妈妈操了多少心,也完全体会了“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的涵义。

  儿子在三岁时说他看不清东西,医院测试双目:视力都是0.3。我快要崩溃了!过敏还没治好,又要开始辗转于眼科医院。一年两次的眼底检查,散瞳、检查视力、配镜,每周两次到医院针灸、理疗、贴耳豆……没完没了,我每天的大部分时间是带儿子去医院和在家里喂药中度过的。我厌烦了,而谁又能不烦。

  再后来,被孩子易病难养的压力拖得我也开始常生病。我的过敏症更加重了,冬天一到咳嗽不止,呼吸不畅。人在病中当然不会喜乐,我的生活可谓病愁相伴,那谈得上安乐。于是对老公也不耐烦起来,两人关系越来越紧张。再后来,整晚整晚的失眠也开始了,干瞪着双眼看到天亮。那时候,我好像真的生起了厌离心:是呀,这样的世间,哪里值得我留恋呢?

  与那些想求现世福报的人不同,我是因为身心的煎熬走进佛法。因为太苦,我想在佛法里找一点安乐,找一点希望。我想皈依,寻求佛菩萨的救护。我将其视为我的善根成熟了。我开始进入寺院礼拜。我每天念诵《心经》,祈祷观音菩萨,也希望早点找到自己的上师。

  2011年4月,我看到了《次第花开》的法本。首先,我被这好听的名字所吸引,在看到上师法像的那一刻,我的心很清晰地告诉我:这就是我要找的上师!2011年9月,我如愿以偿在上师面前皈依了。那天,我多么满足,多么欢喜!在经历了亲人的无常、体会着轮回过患、因果不虚,到现世中的种种苦,到最后皈依上师三宝,好像在这一路上步步都有佛菩萨的引领,好像我的手一直被佛菩萨牵在手里。在上师三宝的加持和护佑下,跟随上师放生的这一年中,我们一家人的身体都开始一点点地变好。

  儿子不再难养,不再爱生病,我和老公的关系也在慢慢地变好,此时,我又忘记了之前的种种苦,我带着儿子满世界地玩,又尽情地享受生活。我开始觉得生活真美好,我重新生活在光明里。

(未完待续)

弟子:嘎桑卓玛
  于2013-1-24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