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圣地见闻 > 文章查看

扎西持林见闻之——彭措卓玛

  彭措卓玛,一名普通的汉族觉姆,现在她可能已经没有机会看到这些关于她的文字了。

  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她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当时她在一位道友的陪伴下来见希阿荣博上师,这也许是她人生的最后一次旅行,但也是最重要的一次旅行。

  “上师,我叫彭措卓玛,出家有半年多了,一个多月前检查出肠癌晚期,而且癌细胞在腹腔内已经扩散。”在见到希阿荣博上师后,大约有五十多岁的彭措卓玛师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医生说我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知道了这个消息,我马上正式受持了沙弥尼戒,并且更加精进地修行。现在病情已经恶化,我知道我生命的最后时刻到了。”看着彭措卓玛师平静的表情,我很难相信一个看到自己生命终点的人会有这样的表现,就好像在讲述着一个别人的故事。

  “彭措卓玛在学院这半年多的时间,因为学院的纪律,没有机缘拜见您,但她对上师的信心很大,所以虽然她的身体已经很差,但一定要我陪她来拜见您。”陪同彭措卓玛师一起的觉姆为彭措卓玛的话做着补充。

  听完彭措卓玛的讲述,屋内一下安静了下来。刚刚回到家乡的希阿荣博上师脸上虽然还略带疲倦,但此时也显得非常平静。窗外依然是绿草茵茵,不时有一、两个人从窗前静静地走过,正在兴建的养老院传来的电锯声也依稀可闻,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平静。“你出家时间不长,但在生死面前能够表现得如此平静,非常难得,这会对你的往生有很大帮助。其实众生因因缘和业力所得到的这个人身本来就是这样,我们修法时最重要的一个前行就是寿命无常,而在生死关头也是最能考验一个人修行的时候。你现在有什么心愿吗?”上师开始讲话。

  “拜见上师后,我没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就返回学院。”

  “好的。”

  两个人的对话,好像与窗外发生的事没什么两样,那么平静自然。

  “在临终时,你平时所修学的菩提心、慈悲心一定不要忘记。另外世间的一切全部要真正地放下,如果有一点的执着,都会对往生产生很大的障碍。从现在开始,好好地观想阿弥陀佛和法王如意宝,最好把法王与阿弥陀佛观想成一体,对法王如意宝生起坚定的信心,要知道法王如意宝与阿弥陀佛无二无别,然后心中猛烈地祈祷加持……”说着,希阿荣博上师开始为这位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的弟子传授中阴窍诀。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师徒二人的身上, 此时死亡的威胁好像已经远去,彭措卓玛开始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

  “我这里还有一些很好的甘露丸,你带回去吧。你的身体不好,来这里一次不容易,这里距离阿秋仁波切的亚青寺不远,你可以去见一见喇嘛仁波切。”说着,希阿荣博上师将手放在这位弟子的头上开始念经加持。

  “感谢上师的加持。我最后的愿望已经满足,今天我就返回。另外,我在最后的时候可能没办法与上师通电话了,但请您千万不要忘记我!”“好的。”临行前,希阿荣博上师又一次将手放在了彭措卓玛的头上加持并给了彭措卓玛一些路费。此时彭措卓玛的脸上除让人隐约感到一些喜悦外,与来时没有什么不同,依然平静,平静得像圣湖中宁静的水。就这样,带着对上师的不共信心和上师所传承的甚深窍诀,彭措卓玛离开了上师。

  一下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此后的时光中,希阿荣博上师会经常与彭措卓玛师通电话。有时在通话时,上师会打开电话的免提键,让周围的弟子们听。电话这边是上师关切的询问,那边传来的是彭措卓玛师惊喜的声音:“上师您好,依照上师的教言,我去见到了阿秋仁波切,我现在身体虽然越来越不好,但我一直记着上师的开示,在清醒时我就会修法,现在正在修曼扎和破瓦法,上师不用挂念……”在汇报自己身体状况和修行情况时彭措卓玛还会时不时地开个玩笑,让上师欢喜,上师也会用爽朗的笑声感染着她。

  此事过去了一个多月,现在走在人流如织的城市街头,我会时常想起彭措卓玛师,想起她在渐渐远去的背影。其实作为一名佛弟子,我根本不为彭措卓玛师的将来担心,因为她有对希阿荣博上师的不共信心、有上师传承给她的诸多祖师无上心髓汇集的殊胜窍诀。的确,生死大海深不可测,但今生今世得遇真正的怙主上师,得遇远远胜过甘露的殊胜妙法,穿越这生死大海,我无所畏惧。

 

  作者:俄色桑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