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圣地见闻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归(一):行前

编者:这是一篇中篇散文,作者分享了在扎西持林的点滴感受,我们将以连载的方式近期陆续刊登。

  秋风渐起,物华人实,走在北方深秋的街道上,我不知不觉竖起衣领,用衣服紧紧地将身体包裹起来。此时,刚刚探望完一位朋友,她的生活突然遭遇不幸,令我的心情格外沉重悲哀。秋天本应是收获的季节啊,可是,无常才不管我们是哪个季节!

  还记得几个月前,我整理行装准备出发,这位朋友在一旁眨着大眼睛好奇地问我:“上师在哪儿呢?你去上师那里做什么?”
我不得不放下手中的行李,一本正经地告诉她:“上师在很遥远的地方,去上师那儿是拜见上师。那里是闭关中心,是修行的地方。”其实我也没那么有底气,对于第一次前往扎西持林的我来说,对那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与向往,或许能见到上师,比起修行求法更令我兴奋。她还是疑惑,一如她不明白我为何皈依,为何追随上师走上修行这条道路。来不及多说什么,我想等我回来后一定会有机会告诉她。不管怎样,此行毫无疑问都是我此生中最重要的出发了!
那是一次愉快的别离,夏季将尽的时候我踏上通往扎西持林的路途。她刚刚怀了孩子,准备当一位母亲,出于种种原因,这是她一家人期待已久的。
真冷啊,这天气,还有她那双充满痛苦与疑惑的眼睛。我已从美丽的藏区回到北京,她还有四个月就要生产。但是,经过国内外最先进的技术测试,现在她必须抉择是否生下一个有99.9%可能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孩子。
她是那么悲伤,那么无助。在我面前她一遍遍重复:“你说这是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刚想说话,她马上制止了。气氛难堪之极,沉重极了。想起上师教言,我退到角落里,试着修习自他相换,我用力吸气时想着她和她的孩子即将面临的痛苦,我流泪了,不仅仅因为她们的苦,更因众生所受之苦。
上师说:“被人怜悯的滋味是不好受的……我们做的不是施与,而是分享。”我多想与善良的她分享来自我生命深处的感动与收获、那美丽的人间净土和佛法的甘露妙药。如果她有上师该多好,她能明白人身难得与因果不虚该多好,可是……
我无言离去,阳光下每辆车、每个人都匆匆地走过。突然想起《心经》里的话:“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来来往往这么多人,有多少人了知世界的真相,又有多少人坚定地追随佛陀的脚步?这一生,我们来自何方?此生终了,我们又将去往何处?
我也曾一样被“无明暗覆苦所逼”,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这全是因为我的上师。

  近在眼前的苦难撞击着我的灵魂。上师,弟子又开始思念远方的您,思念扎西持林寂静地。思念那热情腼腆十里八村的乡亲们、深沉的达森堪布和他那会开拖拉机的侍者、天南海北的师兄们、严厉的希阿法师、说话慢悠悠直抵内心的慈诚法师,还有慈祥的阿妈、给我们烧热水的您弟弟,还有竹钦喇嘛那亮堂堂的炉子和热乎乎的甜茶、金色的祥云、美丽的彩虹、吱吱呀呀的转经筒、随风舞动的经幡、多吉秋炯仁波切的小屋、僧人们宛如天籁的诵经声、莲师任运殿里静静的法鼓和美丽的供水碗,还有夜色中玛哈嘎拉神山下那一顶顶小小的白色帐篷……

  那是另一个世界吗?
无言又丰厚、圣洁又温情的扎西持林,那过往的一幕幕,在心中随着时间慢慢沉积,变得愈发醇厚。思念又将记忆的沉香点燃,轻烟氲氤,空气里香味绵长,心深处浓情不止。

(未完待续)


 

弟子:拉姆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