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扎西持林 > 寂静地纪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寂静 · 欢喜

  “上师,我们回来了!”

  上师莅临图书馆看望大家的当口,我们几个正好到达扎西持林寂静地。上师朗声笑着和我们打招呼,并用温暖的大手为大家逐一加持,在师兄们“众目睽睽”下,我们几个终于没忍住眼泪……再抬头,上师身后的虚空中,一轮亮丽的彩虹已赫然显现。

  今年的扎西持林变化不小,身处其中,那份寂静安然,亲切之余,更令人欢喜。

  晴朗的早晨,上师偶尔会在莲师任运殿前的草地上晒会儿太阳,遇到有新上山的弟子前来拜见,总不忘探身提醒“弟子,先不要磕头,小心高山反应。”觉沃佛殿前,时常会有三三两两的藏民,虔诚而又小心翼翼地推门进来朝拜,礼毕又静默地掩门躬身离去。

  五颜六色的小花开满僧舍前的草地,这个场景再亲切不过,上师著作《次第花开》的封面照片即出自这里。课余时间,师兄们都喜欢在这里盘腿静坐一阵,任阳光洒满全身,仰望象征大圆满证悟境界的湛蓝虚空。法务不忙的时候,上师也会莅临,在草地上席地而坐,大家便聚拢在上师身边……此情此景,总让人想起佛陀住世时的那烂陀。

  下课时分,年轻的喇嘛们沿草地小径欢快地跑过,悦意自在又不失威仪,飘动的绛红色僧衣点染着辽远的雪山草地。一位年轻师父总在为众人的生活事务来回奔忙着,永远一副笑盈盈不厌其烦的喜乐模样,只有靠近时,细听他急促的喘息声才会发现那份难掩的疲累,他是上师的侍者土登喇嘛。

  清晨和黄昏,转绕马头金刚神山的人多起来,随处可见当地藏民和汉族居士在山间静默徐行。有时还能在途中遇到也来转山的上师,每每此时,那份欣喜便不言而喻。

  刚到扎西持林,上师就叮嘱大家多去转山。下午课后,几个师兄不期而遇,我们从觉沃佛殿出发沿山间小路上行,爬上一段陡坡,来到彩虹般壮美的经幡林,马头金刚神山山顶挂满经旗的护法台便隐约可见,一间红色的闭关房静立在山坳间。上师每次转山都会向山腰位置的法王如意宝庄严法像顶礼叩拜,我们也如是顶礼。继续往前,右侧的佛殿里几个巨大的转经轮在众人的接力下轮转不息。再沿洁白宏伟的降魔塔群转绕,向塔顶的普巴金刚佛像顶礼后,便来到三怙主佛像前,上师召开法会通常就在这片开阔的草地上,成千上万的玛尼石垒成的玛尼堆前,便是上师法座的位置。再往前,就是千福庄严的莲师坛城,熠熠发光的宝顶严饰,闪耀着雪域佛法的红辉。

  顶礼莲师坛城继续前行,一条急速奔流的小河旁,养老院里的老人们正缓缓行出,朝山上而来。路口处,饭后的当地人也三三两两地上山,与老人们汇聚成转山的队伍,男女老幼,各各持咒经行,热闹又静好。

  经过图书馆,伴着潺潺的水声和飞鸟的啼鸣,传来师兄们各自用功的诵经声,和着隔壁食堂隐约的炒菜声,远处飘来藏民吟颂佛菩萨的咒音、或是劳作的歌声。众音汇聚融入耳根,倏忽间,前面的陡坡已轻松越过,转眼就圆满了一圈,大家各自回屋继续晚上的功课。

  扎西持林的夜同样寂静而安乐,只在城市童话里出现的满天星,在这里仿佛触手可及,因了星月的陪伴,穿过草地去往厕所的路也变得悦意起来。

  每逢八关斋戒,大家半夜起床,借着月色来到图书馆,在达森堪布和侍者多登的笃定诵经声中,开始一天的止语修行……

  从扎西持林回来,怀念便如影随形。尤其在雾霾压城的日子里,便加倍思念这片庄严净土。

 弟子:晋美慈诚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