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雪舞银迢催梦醒(下)

  出家后在扎西持林见到刀登活佛,他说我出家前后变化很大,看上去很好,像变了一个人。我不由得回忆起自己出家前的样子,好像很遥远的事情。

  我从小就被父母和朋友称为淘气鬼,其顽皮程度可想而知。记得高一的那个暑假,爸妈想收收我的野性,让我去铁路车站做临时工。但我由于贪玩,多次造成了旅客滞留的小事故,直到我开学离开才让站上的负责人松了口气。他因为碍于介绍人的面子无法开除我,而我又实在让他头疼。在学校我就没有好好学习,初中开始出入舞厅,特别喜欢化妆,父母拿我根本没办法。长大了,常去大城市和国外工作,而自身的外表让我的工作既轻松好玩,又待遇优厚,令人羡慕,可谓“风光一时”。所以我眼高于顶,做事任性、自以为是,从没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我当时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她有一个男朋友,我们仨常在一起玩。有一次女友出差,因为住得近,她男朋友仍经常约我一起吃饭,一起健身。他是那种很会照顾人的男孩,无论玩什么都能安排得很好,而我恰好又特别喜欢什么都由别人安排好,所以天天和他一起玩得很开心,也没多想什么,还很享受这种照顾。后来朋友出差归来我们一起吃饭,我觉得女友表情怪怪的,气氛也有些尴尬。第二天听说他们吵了一夜,闹了一段时间就分手了。女友后来嫁到国外不再与我联系了。其实,她男朋友为什么每天约我玩还对我那么好我很清楚,而我只顾自己开心,随性而为,一点也没考虑女友的感受。凡夫的随性,其实只是随着自己的业风流转而已,虽然自己并没有真正做什么,但已破坏了一些东西。

  曾经听一位出家师父说过,佛陀的戒律是最慈悲的给与,而不是束缚,因为凡夫不懂取舍,又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先从行为上约束自己是最好的办法,比如“不喝酒”。生活中很多令人后悔的事都发生在酒后。邪淫既让自己的家庭痛苦,也破坏了别人的家庭,随性地追求一些所谓的快乐,最终只能更痛苦。现在想想那时候的生活,只是为了刺激,为了消磨时光,迪斯科、通宵麻将、逛街、美容、喝咖啡等,旁人看着很好玩,有钱又有闲。但只有自己知道那是浮在空中,空虚而软弱的,总想抓住点什么,却又找不到方向。所以后来有人问我为什么学佛?因为,在他们眼里,我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我回答说,我想弄明白,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就这样飘荡一生吗?回想自己刚接触佛法时,犹如井底之蛙见到了大海,望不到边也摸不着方向。读《金刚经》像读天书,很吃力才学会念大悲咒,打坐也是东倒西歪的,只因为好奇于大海深处的神秘,也为自己的生命寻找新的方向才一直坚持着。

  我在北京有一位在家居士指导过我学佛,我们像朋友一样无话不谈。她的出家师父在普陀山,一直以来我们都想抽时间去看他然后皈依,但几年来不是她忙就是我忙。而我一直认为,冥冥中一定有属于我的因缘。

  几年后的一个下午,听到一位朋友说一位藏地的活佛明天在北京有皈依仪式,问我想不想去,我随口说,好啊,正好我还没皈依。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只是皈依而已。我对藏传佛教本来一点也不了解,皈依后并无进一步接触的打算。唯一留下的印象,是所有人都对那位活佛特别恭敬,似乎话都不敢说,觉得怪怪的,很不以为然。后来听说有放生就跟着去了,等第二次再通知我有放生时,我觉得路远,不想自己开车,就没去。

  那天晚上,我正在家里舒服地呆着,电话响了。我接通电话,听到声音很陌生,而且不太清楚。我又问了好几遍:“谁啊?”要在以往我可能会认为是打错的电话而挂掉,但那天不知为何,我却一直没挂,直到听清电话那边说:“弟子”,我才反应过来,是上师的电话。我高兴地喊道:“师父。”紧接着上师说:“弟子,你为什么不去放生?”我结结巴巴,一时说不出话来。

  挂了电话我想:真是神奇,这么多人放生,上师怎么会知道我没去呢?而且,怎么会给我这么一个刚皈依的弟子打电话呢?因为,上师给我的感觉是高高在上的,皈依完我一点也没想过还会与上师电话联系。我此时的心既感动又有些忐忑,感动于上师会给我打电话,忐忑于没去放生是不是上师不高兴了?那晚我的心情一直不能平静。再后来,与上师的接触也是淡淡的,直到第一次去了扎西持林。

  在扎西持林接触上师是近距离的。上师的智慧、上师的幽默、上师的人格魅力彻底折服了我这颗高傲的心,以致于我回到北京见人就说:我终于知道佛是怎样的了;也终于明白师兄们为什么对上师会如此恭敬;见到上师的人为什么会如此紧张又如此高兴。

  佛的光芒是无限的,照亮了我们所有的众生。我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小时候,还不会走路的我,害怕迈出的每一步,父母都会伸出温暖的双手,呵护我们继续走;我们今天走上的是一条新路——解脱之路,还会有恐惧,还会有彷徨,而这时候真能帮上我们的是无限慈悲的引领者——上师。那么,我们离解脱还有多远?我想起了每次看都令我很感动的话:“两千五百多年,我们由于傲慢、颠倒、固执、牵挂和恐惧,一再错过机会,直到今天。尽管我们依然褊狭,依然不知珍惜,却有人依然持佛陀的智慧明灯,在无尽的夜里等待为我们照亮前路。如果我们还是错过,他说:他会停留,他会再来,直到我们不再错过。这就是上师的慈悲。”

  现在只要能赶上放生我都参加,近期上师正好在成都放生,虽然我对成都不熟,放生的地方也很远,我还是每次都去。上师放生时的一举一动所透出的无限慈悲,都会刺穿我心底的僵硬。有一天早上我们刚到放生的地方,就听说捡到一只刚出生的小羊。小羊当时需要奶水和温暖,于是大家买奶的买奶,拿衣服的拿衣服,有人顺手把小羊交给我抱。我发现小羊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好多泥,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心想衣服都脏了。一会儿上师到了,师兄抱着小羊请上师加持,上师马上慈爱地捧起小羊的脸,对着小羊吹气,上师贴近小羊的脸,充满关切地看着小羊。对照刚才自己的表现,不经意中带出的习气:冷漠、唯我独尊、很少会主动关心别人,就像被宠坏的孩子。而上师像一面清澈的镜子,映现出我骨子里的习气。

  飞舞的雪花伴着一阵风,将我从沉思中吹醒,一看,时间还不到一小时,很像是阿底峡尊者为了让弟子明白如幻而讲的那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在幻术中经历了自己的一生:结婚、生子,最后孩子、妻子又一一死去。他悲伤的眼泪落入茶水中,此时他从幻术中醒来,发现茶水还没凉。

  我也像在很短时间里完成人生穿越的人。梦幻中孰长孰短,刹那即永恒。《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早上已醒来的我,像是又做了一场梦,还是说,我其实并没有醒来?

弟子  希阿拉姆
  2013.1.1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