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圣地见闻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转山的小女孩

  高原的天空就是这样,一碧如洗,不经意地飘着一抹云,是那样的轻描淡写。让人呼吸吐纳间也能感受到这不动声色却又蕴含无尽力量的美。我沿扎西持林外围转绕。阳光炙热,洒在我的脸上,微微生疼。

  前方路上,四个藏族小女孩手拉着手,欢快地走着。个头最高的小姑娘看起来约摸十岁,个子最小的大约三四岁,走路还有些不稳。我慢步走过,她们停下了脚步,望着我,羞涩地笑了。

  不一会儿,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回头张望,四个小家伙跟在我身后一路小跑。见我停下来,她们相互推搡着,想靠近我。我明白,她们想和我做朋友。我伸出手,高兴地说:“走,咱们一起转山!”

  年龄较大的两个女孩长得很好看,红红黑黑的脸上挂着羞涩却灿烂的笑,睫毛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最小的女孩穿着已经看不出本色的衣服和裤子,在两个漂亮的姐姐面前,小小的她像极了一只羽翼未丰的丑小鸭。和我眼神交会的那一刻,她笑了,眼睛弯弯的,像两轮新月。个头最高的小女孩会一点汉语,其他三个因为家里贫困或年龄太小,都没有学习汉语。

  扎西持林百字明转经筒里有一亿多遍百字明,我使了很大的力,才使沉沉的经筒转起来。四个小姑娘欢快地推着转经筒,越转越快,越转越快......刚开始,我还能坚持,慢慢的,我眩晕起来,不得不放慢脚步,说:“转慢一点,我实在是头晕。”

  带头的小姑娘用藏语说了句什么,刚刚还叽叽喳喳、欢喜雀跃的她们立刻变得鸦雀无声,脚步也慢下来,跟在我身后,默默地转绕。

  继续转绕了几圈,头晕症状仍然没有减轻,我坐在石阶上休息了一会,独自来到外面,开始转绕外圈的小转经筒,一圈,两圈......

  身后,伸出一只小手,黑黑脏脏的小手。

  “给你。”

  “什么?”

  她张开黑黑脏脏的小手,上面一个类似小纸片的东西,干净崭新,在黑黑的小手的衬托下,显得有些不协调。我仔细一看,原来在手心里静静躺着的是一包在汉地几乎绝迹的头痛粉。

  “她知道你头晕,所以送给你。”带头的小姑娘指着小伙伴说道。

  小姑娘们站在几步之外,静静的,脸上依旧挂着甜甜的、羞怯的笑。

  “谁?”我心里一暖,想着应该是另一个年龄稍长的小女孩。

  谁知她径直走上前去,拉着那个最小的女孩说:“她送给你的,平时她身体不舒服,就吃这种药。”小女孩大概并不知道姐姐跟我说了什么,眉眼尚未长开的她依旧只是望着我,默默地笑着。

  刹那间,我的心仿佛被什么击中般。曾收到过很多来自他人的关爱,但这一次是独一无二的,它来自于一个三岁小女孩的关怀,来自于一颗最原始、最不造作的纯洁的心。它是一颗在慈悲教化下长期熏陶的、发自内心的对他人的悲悯之心。它无关乎年龄、民族、身份和沟通,无论谁有忧恼病痛,它都能感同身受,因为这颗悲悯之心早已融入血液中。

  (文中的四个小女孩  照片由作者提供)

弟子:希阿青措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