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出离(下)

  2012年4月,我和儿子拿到了暑假赴加拿大的探亲签证,这也是上师三宝加持让我出家前最后和亲人告别。然后我给至尊上师发了最后确认出家的短信,并且定好了飞往成都的机票。航班号我选择了294,在上海话中,294的谐音就是“来就死”,出离心告诉我,只有舍弃今世方可得到永生,生生世世的我从来没有好好地死过一回,让我这次好好地死一回吧!这次我要嘲笑死亡!

  5月的一个晚上,我又见到了至尊上师,他看着我的眼睛问我:我收到你的短信了,你决定出家了吗?我说:是的。

  7月底的加拿大,在风景如画的度假胜地阿岗昆森林公园,翠绿湖边的一个度假别墅里,我辗转难眠,和亲人告别的时刻在分分秒秒地向我迫近,不忍说但又不能不说,感性告诉我这很残忍,但理性又告诉我轮回更残忍。终于我开口了:爸妈,这次我来探亲,是辞职过来的,我想回国后去上师的寺庙里住一阶段,调整一下心态再考虑上班的事。爸妈的感觉非常敏锐,直接就问:会出家吗?我只能含糊其辞:这个难说,看缘分吧。妈妈当场就哭了,说:那我这个儿子,不就是没了嘛!爸爸怒不可遏,说我太自私了,只顾自己六根清净,根本不顾年老的爸妈,别人家的儿子买车买房,带父母这里玩那里看,我们家居然儿子要去做和尚?!妹妹也哭着问我:那是不是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个哥哥了?

  不是的,不是的。我解释道:这其实和跳槽、到国外求学一样,我既不是去坐牢,更不是生离死别。话虽然这样说,但我也知道他们根深蒂固的观念,怎么可能在几天内改变呢?就这样,在加拿大的最后几天,家庭气氛格外沉闷。我对他们也就一个要求,暂时不要和上海的亲属说这个事,当然,上海飞成都的日期我也严格保密,只是和他们说要根据整理东西的情况再定具体日期。我爸冷冷地回答我:这种丢脸的事我怎么会和上海的亲戚说?

  回到上海后,离我飞成都只有5天的时间,我迅速地整理好行装,办好银行和养老金等手续,我知道不能拖,一拖违缘就会接踵而至。曾经听闻和阅读过的许多案例告诉我,错过1天或许就会错过无数年甚至百千万劫。轮回中所有的喜怒哀乐我都品尝过无数次,但唯独没有解脱过,这次百千万劫难遭遇的机会要倍加珍惜。这几天我每天夜不能寐,好像一个临死的病人就要走向另一个陌生的世界,但在轮回中的无数次死亡都是被迫的,而这一次我是主动地出离,为了不再有被逼迫的生老病死之苦。

  8月13日的行程特别顺利,到成都后我按照预定计划打开手机,通知上海的亲属:我已经辞掉工作,现在成都,想在寺庙待一段阶段,有可能出家。随后我就关机上山。其实我每天还收一次短信,果然,上海的短信如雪片般地发过来,都是哭哭啼啼劝我回家的。看到这些短信,我心里很难受,我已经学会了用正知正念来判断亲人的痛苦是否合理,仿佛不懂事的孩子要父母不去上班陪他们玩一样,你要做利益众生的事,但亲人却要拉你和他一起跳入火坑!我只能对这些亲人说:对不起,我知道我出家会让你们流泪,但如果我放弃了这条光明大道,将会在轮回中越陷越深,我是为了一切众生能够脱离轮回苦海而出家,你们的泪水,终将被永恒的安乐替代!

  8月15日下午,我见到了思念已久的至尊上师,我知道能够如此顺利地走上这条光明大道没有至尊上师的加持是不可能的事,而今后的一切修行,包括出离心、菩提心的增长,直到证悟空性,都离不开至尊上师的加持。

  上师和我闲聊几句后,突然单刀直入地问:今天下午就给你剃头吧?声音不响但对我来说却是轰鸣,还好我当时头脑特别清醒,我知道这次上山是来干嘛的,经过几年的闻思铺垫又经过1年的突击培训,此时的正知正念已经完全能够战胜轮回的习气!再别扭再不习惯再陌生,但只要是有教证和理证证明是正确的事,那就应该做,而且要勇往直前地做!好像一个死刑犯终于看到了那颗射向他头颅的子弹,这个死刑犯的名字,就叫“轮回”,从我决心出离的那一刻,他就必死无疑!

  我记得我当时的停顿绝对少于3秒钟,然后平静地回答上师:好的呀。但说完这3个字后,我的情绪终于失控了,开始失声痛哭:几周的压抑开始宣泄,一生一世的磨难需要宣泄,无量劫轮回的痛苦需要宣泄!一个迷路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家门,太久太久;无量劫的轮回终于到了边缘,太苦太苦;苦海中终于登上了慈航,太好太好!

出离啊
更是逃离
幸福人生是场梦
是暂时的外衣

剃刀锋利啊
快乐是那样清晰
从此伴我的
是红黄僧衣

桑吉成利啊
你要牢记
众生很苦
极乐刹土很美丽

扎西持林圣地啊
修行人在日夜精进
为了拉住你
走向解脱的阶梯

弟子 桑吉成利
完稿于2013-1-9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