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莲花中央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起 死 回 生

顶礼上师希阿荣博!

  此刻我坐在电脑旁迫不及待地打开久违的菩提兴盛洲网站,热泪盈眶地温习那熟悉的画面,手在颤抖,胸中奔涌着一股暖流,仔细凝望希阿荣博上师的一张张照片,细细地刻画在心里,满脑子在想:上师,您还好吧!

  已经有两周没有上网了,母亲重病,我全部的精力都在照顾她。我的母亲今年76岁,去年的五月份被诊断出头部有肿瘤并且大面积水肿,我们给她做了伽马刀手术,并于当月去上海作了pet检查,检查结果100%的转移瘤,时间最多只有一年,我们全家都几乎被击垮,但是经过慎重的考虑决定不按照医嘱去做化疗和放疗,原因是当时母亲头部存在大面积的水肿,急需马上用甘露醇消肿;二是妈妈极其虚弱,再也经不起化疗的伤害,就这样妈妈在医院住了将近四个月后终于控制住了水肿,但是不幸又来了,妈妈要出院那天不慎摔了一跤,跌断了股骨颈,不得不又继续住院治疗伤骨……

  九月的一天,我的好友也就是现在的师兄,在餐桌上兴冲冲给我宣讲佛法,我笑笑地望着兴奋的她说:“你还真的相信有佛啊?”她严肃地说:“当然!”我愣了,聪明智慧的她竟然信佛?!这次之后我出于对她的信任打算重新去认识佛教,我想这里一定有我不了解的东西。说来惭愧,业障深重的我去过无数次寺院,却不认得一个佛菩萨,虽然每次都很敬仰,却不曾仔细端详!

  幸运的我在希阿荣博上师生日那天见到了上师,愚钝的我好奇地从背后远远望着高大宽厚的上师,这时上师回头望着我一笑,那清澈的目光如阳光般照耀着我,顿时温暖溢满我全身!尽管我已经对希阿荣博上师充满崇敬,而且也有成群的师兄对我开示,我依旧想可能下次会皈依吧!但是当我被上师拍了头,谈过话后,泪水在去峨嵋山放生的路上不可遏止地流了一个上午,生命的苦痛已经不是秘密,上师了解一切!我皈依了,上师是我生生世世的追随!

  十二月的一天,妈妈在我的强势要求下通过电话皈依了希阿荣博上师,虽然有时她勉强在念佛,但多年环境的熏染让她不能真正信佛念佛,虚弱并且腿痛的她不停地问医吃药,靠吃止痛药和安眠药睡觉,今年六月的一天终于又住进了医院,右腿肿大,加强磁共振的结论是:右腿骨大面积骨梗死。七月六号妈妈腿部炎症加重住进了医院骨科,医院给妈妈做了排脓手术,术后每天的换药犹如上刑一般让妈妈疼痛难忍,加上大面积的骨坏死,虚弱的妈妈每天吃四片科洛曲止痛,长期服用止痛药,严重的破坏了她的肠胃道功能,两个月前又口腔红肿、舌头肿大,满口假牙的她根本无法吃固体食物,任何的调料都让她无法进嘴,虚弱的她只能靠眼神和手势表达她的需要,就这样我只能把孩子送交夏令营,全力以赴照顾母亲。

  七月九日:妈妈很虚弱,浑身疼痛,口腔红肿,换药时几乎晕厥,请口腔科会诊,没有结论,吃止痛药四粒。

  七月十日:妈妈浑身疼痛,难受,挂水手肿,嘴角发炎不能进食,不能说话,换药疼痛, 吃止痛药四粒,开始吸氧。我取消了七月底的新疆13日游的旅行计划。

  七月十一日:妈妈浑身疼痛,胸部腹部非常难受,大小便失禁,不能出声,四肢无法抬举、难以进食,吸氧,医院会诊:肿瘤晚期加腿部感染,没有特别救护措施,只有止痛加消炎。

  七月十二日:妈妈昏厥,脉搏110-140,血压170-70,发烧,昏迷吸氧,手指肿大,四肢无力肿大,不能喝水进食,神志不清,病危通知!

  妈妈所有的孩子连夜从外地赶往合肥!

  七月十二日 10:10 绝望的我终于拨通了上师的电话:“上师,我妈妈快不行了!”

  “你好!弟子,不要着急,你的妈妈怎么了?” 头部肿瘤,腿断,发炎,疼痛,我一口气把苦难的妈妈的病情告诉了上师,上师的声音像清泉一样流淌过来:“弟子,我知道了,我会给你的母亲加持的。” “请上师安排给我母亲念经。” “这样很好,弟子,会对你母亲有帮助的!” 挂了上师的电话我在心里默念:妈妈挺住,你还没有好好念佛怎么可以走?!这个夜晚妈妈在昏迷中睡去,我坐在病床前,头靠在妈妈的枕头上,一分钟也不离开,半夜,当我和嫂子一起帮妈妈解手时,她叹了口气:“唉,怎么还不好啊?”我和嫂子惊呆了,这是住院以来说的最清楚的话,但看着又沉沉睡去的妈妈,我无法有更多的想法。

  七月十三日,凌晨五点,妈妈动了一下,我们赶快迎上前,她望着我们笑咪咪地说:“昨晚我看到师父了!”“真的妈妈!你看到希阿荣博师父了,你会说话了!” 我抱着妈妈就亲。

  顶礼上师希阿荣博,上师的恩泽我无法报答,不能言表!

  当全家十来人从各地悲伤地来到病床前时,妈妈奇迹般地在床上对他们笑,不再疼痛难受,有说有笑,血压正常,脉搏正常,体温正常,开口说话,吃饭!而且身体皱褶处的伤痕如熨烫过般完好!这一天妈妈说的最多的就是:希阿荣博师父帮我弄过了,不疼了!过去我对不起师父,不好好念佛,今天开始饭前饭后都要念佛……这一夜妈妈精神十足,吃了安眠药也没有睡,气色好极了!

  七月十四日 11.50,我收到上师的电话,我急急地说着妈妈的情况,上师爽朗的笑声彩虹般明亮:“弟子,很吉祥,很吉祥,不用谢!”“上师,我需要做什么吗”“多放生,对你妈妈会很好!”

  七月十五日,妈妈的情况稳定,精神出奇得好,目光敏锐,虽然一宿没睡,但能量大得出奇,竟然在床上移动整个身体,这是多少个月来都无法做到的,对妈妈的这种变化,我们全家都惊呆了,而我拉了20天的肚子也在和希阿荣博上师通话后治好了!作为从不信佛的爸爸,更是悲喜交加,他说看来是需要研究研究佛法了,上师的慈悲不但解救了生命垂危的妈妈,也给我的家种下了佛缘,这是多么大的恩泽啊!

  今天是十七日,妈妈继续在医院治疗腿伤,情绪虽不太好,但情况稳定。

  初见希阿荣博上师时我不懂何为加持,问一位师兄:“如果上师给别人加持了,他的身体是否会受到伤害?”回答:“可能会吧!” 当时我们一起泪如雨下,我就在心里想,自己念吧,不要劳累他老人家加持。今天我无法平静,业障深重的我们怎能不劳累上师!

  上师,累了吧,您还好吗?

  作者:索朗卓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