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照 亮 归 途

顶礼大恩怙主上师!

  我们坐在草地上,享受着佛菩萨的恩赐。风儿温柔地吹着,顽皮的云朵互相追逐,使得天空忽明忽暗。这圣洁的地方,就连花儿都洗去了世俗的尘垢,朝露还未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点点金光。

  我就像这平凡的野花,因为受到了希阿荣博上师慈悲光芒的照耀,而变得不同寻常……

(一)

  未皈依前的我就像一个迷途中的路人,无有依靠,就连梦境都是孤独凄凉的。其中有几个梦从小到大经常出现:

  我走在一条被迷雾笼罩的路上,除了脚下一点地方看得见,前面的路白茫茫一片,好像无有边际,而回首走过的路,也痕迹全无。我不知何去何从,没有一个人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唯一能看见的只有迷迷茫茫的浓雾……

  太阳早已西下没有了踪影,天空变成了淡淡的青蓝色。我再次来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这里堆放着许多造型不一的钢筋建筑,可能是个游乐场所,但如今早已破败不堪,只剩下一堆龙骨而已。在渐暗的天色衬托下,它们显得格外荒凉凄冷。“想必这里曾经是个繁华热闹的地方吧!人们欢声笑语,嬉戏玩耍。现在,这里却变成了这副模样。而那时的人们,如今可能也是聚少离多了吧!”想到这里,我的心倍感酸楚……

  每当梦醒时分,我都不住地问自己:“为什么总是出现这些梦境?难道这就是我的人生吗?它到底有什么意义?”回答却总是一片静寂…… 但是,自从皈依了上师三宝后,我便不再困惑。

(二)

  依靠希阿荣博上师无形的加持,我们全家值遇了佛法。在父母言传身教、耳濡目染的影响下,我渐渐对佛法产生了兴趣,开始阅读一些浅显的佛教书籍。

  时间的沙漏悄悄流逝,大恩上师慈悲地来到了我面前。我终于成为了希阿荣博上师的弟子。

  自此以后,不知为什么,每当在上师面前,我就会变得特别笨拙,不知所措。

  有一次我对几个问题很疑惑,和父母讨论也没有得出答案。这时妈说:“你不如直接问问师父呢?”这的确是个好办法。拿起手机,拨号,一切都再平常不过。可是当师父接起电话,说“喂”的那一刹那,仿佛一股电流击遍了我全身各个细胞。我像个傻子似的僵在那里,形象地说,是支在那里,紧张到了极点,胸口发热却手脚冰凉。可想而知,那次通话被我弄成了什么样——几乎搞不清师父在说什么,而自己一个问题也没问,说的竟是些语无伦次的话。等挂下电话,我才回过神来。而此时心依然还在快速地跳着……

  后来,如果再和师父通电话,我都要预先做好准备,从问候语到结束语一字不漏地打好草稿,否则到时脑子又会一片空白,弄得一团糟。

  皈依后,我的梦境也大有改善。有一个梦让我至今难忘:

  我来到一个大楼里,它非常宽敞,长长的楼道两边有很多大开着门的房间。可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幢大楼里面竟连一丝光亮都没有,黑漆漆的一片。我不敢走进那些房间,只好壮着胆子继续摸索着找出口,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恐惧和彷徨一下袭遍了全身,我迷失在黑暗之中。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一个急促的声音冲我这边喊道:

  “美度嗡姆!”

  我猛地回过头,远远看见呼唤我的原来是位穿着红色袈裟的出家人。我的心顿时塌实了,那种安稳快乐的感觉至今我还记得。紧接着,刚才恐怖的大楼踪影全无,四周逐渐变得光明透亮起来。我就在这金色的光芒照耀下睁开了眼。

(三)

  抬起手,突然看到那串和我形影不离的念珠,黄灿灿的,晶莹剔透。那是希阿荣博师父亲手给我戴上的(从那时起,它就成了我的贴身宝贝。)它让我又想起了当时美好的一切……真是不可思议啊!在那里,我终于感悟到“美丽清净”的真谛!

  那里的景色,真是美得不可言喻:白天,天空蓝得耀眼,一朵朵洁白蓬松的云彩在天上悠闲地散着步。山下,是一条清澈的溪流,白色的浪花拍打着灰色的岩石,不时发出清脆的声响。回过头,一大片五彩的经幡,在山风吹拂下静静地摇曳。夜晚,仰望天空,深蓝的夜幕镶满了密密麻麻的星星,把夜空点缀得极其明亮。偶尔,一颗流星突然划过,惊醒了在草从中歇息的小虫,惹得它们不停地鸣叫起来……

  不仅是景色,那里的出家人也让我印象极其深刻。他们调柔快乐、朴实坦诚,丝毫没有世俗间的你争我斗、语言上的尖酸刻薄,更不会对人怒目相视、愁眉苦脸。每天都在修习正法,过着有意义的生活。

  来到这里,真的就像来到了清净刹土。我忽然发现,这正是我从小就憧憬期盼的世界。如今,我终于梦想成真,亲眼看到了这梦中的净土!我实在是又惊又喜,而这里,又怎能不令我向往呢?!

  想想这里的修行人,再回过头看看世俗中的人。 大多数人从一出生就琐事缠身,每天都在为无义之事徒劳奔波着。而当死亡突然来临时,就算你有再多的财产、再美的身色、再高的地位、再好的家庭,都变得毫无用处,想带也带不走。此时,能够救护你的唯有善法福德。可惜,在健康的时候,这个词却连听都没听说过,更不用说修习了。正如《入行论》中说的一样:“魔使来执时,亲朋有何益?唯福能救护,然我未曾修。”想想真是可悲可叹!而这种生活我又怎么能重蹈覆辙呢?! 如今,我幸遇了上师和密法,就不能错过机缘,一定要尽快修行。

  那么怎样才能好好地专心修习正法呢?一个念头突然闪现在我的脑海——

  “出家”?!

  我不觉地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因为这件事对我自己来说就像天方夜谭,遥不可及。虽然以前听妈提过出家非常好,也见过一些出家人,却从没和自己联系起来。想着想着,我开始犹豫怯懦了。但是,我的父母却非常支持鼓励我,相信我出家后能成为一名合格的修行人。但是他们还是有些担心我是否能够适应出家的生活,想听听上师怎么说才能决定。但这已给了我前进的动力。如今想想,真是太感谢我的父母了!要不是他们在当初给我加了把劲,我是不可能做出这个决定的。

  而真正让我坚定出家信念的,是大恩希阿荣博上师!

  那天我们来到师父的住处,正式向上师提出了出家的请求。师父听后,抬起手示意让我过来,我马上过去跪在师父面前。上师凝视了我片刻,时间就像凝固了一般。“师父会说什么呢?”我心里打着鼓。

  一会儿,师父突然抬起了头,高兴地说:“很好,没有问题!”听到这样的答复,我跪在那里,心中真是说不出的惊讶和欢喜。而抬头看到妈妈,也已是满眼泪水了。从那一刻起,我便下定了决心,走上这条出家修行的道路。

(四)

  回想沐浴在佛法甘露妙雨的这段时光,我的收获真是不小!我明白了,原来做任何事首先想到的都应是众生的利益!因为他们无不做过我的父母,曾经也同样百般疼爱呵护过我。如今,他们被无明蒙蔽了自心,愚痴地做着害人不利己的事,恒时遭受着轮回之苦。而这时我这个作儿女的,却早把他们抛到了九霄云外,忘得一干二净。扪心自问,我整天到底在想些什么?!原来除了“我”,几乎一无所剩!!!什么事情首先想到的肯定都是自己的利益,正好和书上的道理背道而驰!而且,甚至连学佛、连出家,都是为了自己的解脱!!!我真是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但也就是在此时,我非常幸运地找到了对治我执的方法——菩提心!《入行论》云:“佛于多劫深思维,见此觉心最饶益。无量众生依于此,顺利能获最胜乐。”唯有它才能救度苦海中的有情众生!从此,依靠上师不可思议的加持力,我慢慢改变了原先的自私发心,凡事尽量为众生而发愿、回向,尽量不伤害众生的心,为众生早日获得圆满正觉果而出家修行!

  愿上师三宝加持我!

  我觉得“出家”这个词的含义,就是离开了这一世的小家,而回归到佛陀的大家族中来。其实这才是我们真正的家呀!曾经,我们被无明迷惑了自心,贸然离开了家,跑出去探险,结果却吃尽苦头,迷了路。这时,若不是上师慈悲地领我回来,想必如今的我一定还在漫无目的地到处游荡,浑然不觉地向恐怖的深渊走去……哎!上师的恩德我们如何才能报偿呢?!再次顶礼大恩根本希阿荣博上师!!!

  正写到这儿时,四周忽然亮了起来。原来是刚才的一阵风把云吹走了。灿烂的阳光立刻照了进来,温暖惬意。我突然意识到,希阿荣博上师不正是这金色的太阳吗?!他照亮了我们心中的无明,带领着我们踏上归途!

  愿上师法体安康,长久住世!!!

  愿父母众生早证菩提!!!

  弟子:美度嗡姆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