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修行札记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繁 花 散 尽

  乐极兮生悲,沉重的心灵失去太多,谁复令你平静?

  岁月兮如梭,绝世的容颜已然凋零,莫非皆因注定?

  ——歌德

  埃及历史上从未被遗忘过的一个女人,一个骄傲过、美丽过、智慧过的女人,人们习惯称她“埃及艳后”。她一生的传奇伴随着地中海的海风发出轻微的叹息,然而,被历史记录下来的全部原因却来自于她当年的敌人—罗马人。罗马人看她的眼光里充满了复杂的心情,称呼她为“恺撒的情妇”、“狡猾的政客”……。只有“克莉奥佩特拉”是属于她自己的名字,不属于恺撒,不属于安东尼,不属于任何一个男人。她确有惊人的美貌,但更重要的是,历史记载,她的才智绝不在美貌之下,看看她的宫廷课程:算术、几何、天文、医学、绘画、乐器、歌唱,还研究过毒药——这直接帮助她最后了结自己生命的计划得以完美。

  公元前30年,屋大维兵临城下,这个从不下跪的女王,为了赢得用毒蛇自尽的时间,竟然在他的面前跪下——就连死亡的方式也是靠智谋赢得的,屋大维想把她带回罗马炫耀的计划因为这样的结束而显得毫无意义了。

  这个和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三个罗马男人纠葛在一起的女王,情人和敌人都是罗马人,她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也死在罗马人手中,是她活到最后一刻唯一的庆幸。

  而即使这个埃及女王生命不在,历史学家们依然对她充满想象,关于她的诗歌、绘画、戏剧、电影依然在不断复演……

  也许是我的浅陋,当我知道埃及人信仰轮回重生时,开始对这个复杂的民族产生好奇,他们富裕、骄傲,却把大量的财富送到罗马人的战船上;他们相信神的意志,却沉湎于身体的愉悦。

  无常,这个词语不知道有没有在克莉奥佩特拉的思考中出现过?死亡,这个词语她又是怎么理解的?关于轮回和重生是否和我们东方文化有相同的地方?因为以她的智慧和心计,不可能只靠着美貌和肉体来治理国家,开疆富国,不可能只蜷缩在华丽的幔帐里让思想懈怠,事实上,在恺撒的眼里,她是一个足够勇敢和智谋的战士,在战争和危机当中,她象男人一样目标明确,镇定从容。所以,她的大脑应该比容颜更让罗马人感到恐惧和不安。

  公元前69年克莉奥佩特拉出生,公元前30年自尽身亡,短短39年,无法复原历史的碎片,早已四处飘散。我和她相隔千年,相隔万里,穿越时空,看到的只是被记录的真实,接近真实的真实,永远消失了的真实。但是,她却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 爱情纵然甘甜如蜜,也经不起人性的贪婪;生命纵然绚烂美丽,也如烟火般消散;尊严和权利纵然辉煌,也随着死亡逝去;即使她用生命保护的儿子,最终也孤落敌手,早早夭折。她的幸福和悲伤都是极致的结局。她象一道星迹,示现着生命中的无常。

  很巧,我的窗台,端立着一个埃及女王的头像雕刻,每天清晨,她提醒我没有什么是永恒,没有什么是绝对,没有什么可以执着,自然也没有什么可以去恐惧了……

  若多修无常,已供养诸佛;

  若多修无常,得诸佛安慰;

  若多修无常,得诸佛授记;

  若多修无常,得诸佛加持。

  犹如众迹中,大象迹最胜,

  如是佛教内,所有修行中,唯一修无常,此乃最殊胜。

  ——世尊《普贤上师言教》

  2007 5 8

  作者:希阿拉姆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