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拂 去 心 尘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

混沌人生

  我天生就是个外表热情开朗、内心多愁善感的人。经常是白天如火如荼地争强好胜,半夜被许多忧郁恐怖的梦境惊醒。半夜醒来,一种无名的担忧缠绕着我,只有睁着眼睛熬到天亮。 我不时地问自己,人这一辈子拷贝式的生活, 究竟是为了什么?忙碌完这辈子接下来呢?人到底有没有来世呢?记得小时候,因为第一次想到“死亡”这个词,偷偷地躲在房间里伤心地哭了一个下午。几十年过去了,这样的问题始终还盘结在我的心灵深处, 百思不得其解。

  这种糊里糊涂的日子不知不觉地就混到了2003年的非典时期,人类又一次经受病痛死亡的折磨和打击。全国人民都生活在人心惶惶、忐忑不安之中,惟恐自己和亲人染上不治之症,一夜之间就被阴阳两隔。当时公司允许在家里上网办公,客户更不需要面访,于是我有了大把的空闲时间,正好可以用来梳理混乱的思绪,想一想那些经常搞不明白的问题了。我开始翻看一本茶道方面的书籍,该书从儒、释、道三家的角度介绍点评茶道,进而引伸到讨论人生的哲理。最初我被道家那种自然洒脱、无为而治的观点所吸引,随即找来《论语》、《庄子》开始拜读。上善若水,宽厚待人,让我暂时从沸腾拼搏的生活圈子中跳了出来,感觉到了一丝清凉。后来在购买书籍的时候,随手在书架上取了本《金刚经》和《坛经》一同捎回了家,经过半个多月的阅读,我被佛家的那种寂静实修、自度度人的境界所折服,原来佛教对人生意义的诠释才是最完美、最彻底的啊。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相继寻到《释迦牟尼传》、《印光法师文钞》等书籍,经常是茶不思饭不想地读到深夜,越看越觉得爱不释手。原来生活可以这样容易度过,许多问题可以这样洒脱地处理,所有的烦恼都是源于那个“我”字,凡事都想着“我”如何如何,“我的家人”如何如何,“我的面子”如何如何,说白了就是两个字—“自私”。哪怕是一件小事情只要伤害到“我”的利益,都会看得非常严重而开始委屈生怒。人类最大的敌人应该就是“我”了,没有了“我”和“自私”,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但如何才能真正做到“无我”和“无私”呢?弄清了痛苦的根源,但如何在生活中实践呢?会不会看书学习的时候道理很明白,遇到真实状况烦恼习气还是占据上风呢?

  接下来的两三个月中,通过读书和看一些高僧大德开示佛法的光盘,原来埋藏在内心的忧虑和苦恼开始慢慢地消除,内心感到从未体会过的一种轻松和开阔,为人处事也比以前调柔了很多,家人都说我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当年的八月份,全家三口一起朝拜了四川的峨嵋山,看到在那里静修的出家人,是那样的恬静平和,与世无争,心里真是有种说不出的羡慕。回来以后,全家人都皈依了佛门,开始修习《无量寿经》和《金刚经》,并坚持食素。虽是懵懵懂懂,问题重重,但内心一直小心护持着对佛陀的那份虔诚。

值遇希阿荣博上师

  一年后,偶尔和公司的一个朋友(彭措拉姆师兄)聊天,谈到了佛教。我第一次听说“藏传佛教”和“金刚上师”,心里隐约觉得既陌生又亲切。

  不久,在她的引荐下,我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上师,伟大的希阿荣博尊者—藏传佛教宁玛派法王如意宝的心子。记得那是一个季度末的下午(我最忙碌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处理完手中事情,就匆忙地随朋友来到上师下榻的酒店。上师坐在沙发上,和围在身边的弟子们谈笑风生,他那庄严的相貌一下子吸引住了我,虽然之前我在朋友那里见过照片,但上师那威严英俊、慈祥可亲的样子,还是令我一震,仿佛他是从天上下来的仙人,飘逸洒脱,自在快活。我拘谨笨拙地学着朋友的样子,跪在师兄们的后面,目光却一直停留在上师的脸上,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上师一人,我被他的一举一动感染着,此时心中的烦恼似乎已经被忘得干干净净了。

  师兄们陆续离开了上师的房间,彭措拉姆师兄叫我跪在上师面前,为我做介绍,此刻的我更是窘得一塌糊涂,紧张的心马上就要从口中跳了出来,手心儿里全是汗水,所有准备好的问题此刻在脑中成了一片空白。现在想想当时的我一定是一副很傻很楞的样子。在我的记忆中,如此慌张的感觉真的不多见。还没等我从慌乱中回过神儿来,上师老人家一边慈悲地摸着我的头顶,一边微笑着问我:“想学佛吗?我来教你!”上师的这句话和他当时的音容笑貌,让我至死难忘,就是这句话改变了我下半生的人生轨迹,让我义无反顾地跟定了上师。我终于寻找到了可以带我走出无明黑暗、奔向解脱之路的指路明灯,他--希阿荣博尊者就是我一直在寻觅的伟大导师。当时觉得自己就象是一个走失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妈妈一样,委屈激动的泪水一直在眼眶中打转,极力克制着才没有掉下来。就是在那一天—2004年3月30号,我正式拜希阿荣博尊者为我生生世世的金刚上师,成为一名修行密法的弟子。

  皈依上师不到一个月,就接到上师的电话,幸福得我几乎晕倒。手机紧贴在耳边,惟恐漏掉上师说的每一句话,声音颤抖、思绪混乱地回答着他老人家的问题,心中感叹着上师惊人的记忆力。上师的弟子数不胜数,但他几乎能清楚地记住每个弟子的名字,而且还是我们这些汉族的弟子。上师往往通过几句简短的问候,就清晰地给我指出修行上的问题,让我能够慢慢地悟出他婉转话语中那玄妙的含意,从而不会在修行路上误入歧途。

  看着希阿荣博上师的影像,一遍遍感悟着佛陀的魅力,“上师是佛”真的没有错!他老人家永远都在为众生操劳,慈悲忙碌,没有片刻想到自我。我突然意识到,其实上师佛陀一直在我的身边,时刻护佑着我,指引着我一步步走上学佛的道路。并不是偶然通过几本书而结识了佛法,这是佛陀无形的加持力和我多劫积累的宿缘成熟的结果。在邪师说法盛行的末法时代,自己能遇上真正的大善知识,该是何等的幸运啊! 如意宝的珍贵,我似乎开始有所体会了。

初尝甘露

  真正有意义的人生,是从我拜见金刚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以后才开始的。上师的加持无所不在!不知不觉中,思想上开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慢慢懂得了很多以前做梦也想不到的人生道理。活着的目的不应是追求名利双收,享受生活。而是要珍惜难得的人身,深刻体会寿命的无常,精进地修学佛法,争取早日发出无上菩提心,救度出无数轮回受苦的众生。

  看看身边的人们,男人为成为有钱有势的人上人而“拼搏”着,女人为永远年轻美丽而“奋斗”着,孩子为能成为父母眼中的“龙”或“凤”而“努力”着。为了保持领先,每个人都在赶时间、抢资源,每天的24个小时恨不得挤成48小时来用。进了电梯,明明已经按了楼层的按钮,指示灯也亮了,偏偏还要再按几下,彷佛这样就可以快一点。出了公司,明明已经下班了,却还要不停地讲手机,遥控着每一个环节,脸上都杀气腾腾,准备拚个你死我活。我们耗尽了青春、用尽了全力,拚命追求着身外之物,结果真的比别人有钱、有名吗?更重要的是,真的因此而快乐吗?除了让我们练就了酒量和胆量、抗压性和厚脸皮,再有就是养成了偏执和倔强、优越感和势利眼。

  我就职于一家IT界的外企公司,凡在公司里工作25年以上的员工,名片上都会印着一个与众不同的金色盾牌,那是“老资格打拼”的证明。很多人一辈子为公司鞠躬尽瘁,最后得到的仅仅是一个精美的纪念品,或是一笔和他付出的生命价值不等的养老金,而他耗费的却是他宝贵的永不再来的人身和时间。正如有些大德所比喻的那样,我们的愚痴就表现在拿着无价的如意宝去换一颗糖果,真是太不值得了。要知道黑白无常时刻伴在你我的左右,而它一定会出现在我们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到那时我们还会象平时一样在世间争抢吗?除了束手无策以外,再有钱有势的人也只好低头去忍受恶趣之苦,别无他法了。

  记得有一年“五·一”长假,公司的一位女孩儿,无畏地挑战内蒙古大沙漠,由于身体的不适,最后没能走出恐怖的沙漠。在公司网页上看到她那年轻灿烂的笑容时,心里禁不住一阵酸楚,离开人世间的那一刹那,她该是如何的后悔和无助啊。同一期间,另外一位外地的同事,在外出陪同客户游玩的时候,由于车祸翻到了几十米高的悬崖之下,虽得到了公司百万的补偿,但宝贵的生命已不复存在。同年的“十·一”,又是一个长假,出差在外的一位销售人员,在酒店中被抢劫手提电脑,挣扎搏斗中头部被铁棒击中了十几下而丧生,身后撇下了身怀六甲的新婚妻子。那一年无常的黑暗一直笼罩着公司上下,电子邮件中经常收到讣文。接连不断的不幸,致使公司出台了许多有益员工人身安全的政策,提醒大家出差不要背负带有明显标志的手提电脑,如遇歹徒抢劫,首先要保护自身安全,公司财产和生命比较起来决不是头等重要的等等。但这些当时被其它同业公司津津乐道、争相效仿的安全政策,并没有真正地警示人们,生命本来就是如此的无常脆弱,它会随时停止在我们的一呼一吸之间。

  生活中,“死亡”是个“不吉利”的字眼,永远被人们躲瘟神似地逃避着,而“热爱生活、享受当下”却成为当今出现频率最高的时髦用语。但不知道人们是否真正了解它的实际涵义呢?

  身边有这样一个实例,还是发生在公司中的一件事情。公司有个本地高管,负责一个重要的事业部,在公司工作了将近20年,为人平和,深得公司上下级的赞赏。由于长期的劳累,患上了不知名的绝症,但他仍然坚持工作,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 记得有一次我在楼道碰到他,他那由于药物作用变了形的脸让我惊愕不已,半天没说出话来,他却象平时一样微笑地问候我,使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心态。当他去世的消息传到公司的时候,公司上下一片震惊,惋惜声和哭泣声弥漫在整个楼层,几乎所有的人都放弃了工作,冲到了楼下的星巴克(咖啡厅),仨一群俩一伙地抽烟,喝咖啡,感慨着“人生苦短”,发誓要好好地“热爱生活,享受当下”,要及时行乐。有的开始计划如何提前休假去周游世界;有的在盘算着还有什么美味没有尝过,要去一饱口腹之欲;有的干脆收拾东西回家,抓紧时间享受天伦之乐。

  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我在想,感悟生命的真谛是多么的不容易啊,即使死亡已经出现在身边,人们却只看到了它苦短的表相,而没有发现它的本来面目,没有真正体会到人身的难得,愚痴地想用及时行乐来麻痹自己。大部分人认为只有身体健康、平平安安、家庭幸福才是人生最终的追求。要知道,再健康的身体终究有腐朽的一天;再温馨的亲情,也逃不过分离的那一刻。人本来就是孤独的,来时如此,走时亦如此。六道轮回,业力所感,哪有什么平安幸福可言,即使在善道有短暂的幸福也是轮回执着的苦因。不积善修福,学习佛法,自利利他,怎能得到幸福?但是佛陀讲的真理现在多半被世人看成是迷信,这全是由于自身的业力所障碍,不能清醒地接受佛陀的教育,没有遇到真正的善知识给予正确的人生指导,完全被世间的道理迷惑住了。他们哪里知道,今天能生在人道是多么的不易,此生过后,不知要挨上多少个大劫的恶道之苦,才有可能再一次得到宝贵的人身。此生固然重要,但是能从生生世世的轮回中解脱出来更为重要。不学佛,不了解人身的难得,不真实感受寿命无常和轮回的过患,没有正知正见的恒时护持,我们是过不了人生最后的关卡的,也永远逃脱不出恐怖的六道轮回,更不用说救度自己执着的亲人了。“热爱生活,享受当下”,恐怕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那样简单吧。

        正如偈颂所曰:
        “幸获难得暇满仅此世,
        无常死亡何时至不定,
        投生轮回何处皆苦因,
        善恶业果苦乐实不虚,
        获解脱道上师悲心摄。”

  在无常没有马上到来的当下,我愿衷心地依止希阿荣博上师,恒时忆念上师摄受加持的恩德,尽快放下世间执着的一切,小心护持戒律,为获无上菩提而精进修行。唯有这样,才不枉费已经获得的暇满人身和此生值遇上师的殊胜缘起!

  “生生世世不离师,恒时享用胜法乐,圆满地道功徳已,唯愿获得金刚持。”

  衷心祈祷希阿荣博上师长久住世!!

  弟子
东嘎旺姆

  2007年5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