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师 恩 难 报

  我是一个身患重病的人,长期的病痛使我的身体受尽了煎熬;而我又是一个幸运的人:由于生病使我听闻到了佛法,由于生病使我值遇了我的大恩上师——希阿荣博上师,并得到了上师无尽的慈悲关怀。“天涯地角有穷时,唯有师恩无穷尽。”上师把我从无尽的无明黑暗中解救出来,这种感激之情是我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对于现在的我而言:

  什么都可以舍弃,

  唯有上师三宝不能舍弃;

  什么都能报答,

  唯有师恩难以报答!

  上师的加持

  我曾经三次病危,都是在希阿荣博上师三宝的加持下奇迹般地好转的。2002年春,由于囊肿破裂导致急性腹膜炎,加之肾功能衰竭、高血压、重度贫血、心衰等并发症,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此时爱人还瞒着我,看着他哭红了的眼睛还在我面前强颜欢笑,我知道我的病很危重。在昏迷后醒来的间隙,我向他交待了后事,内心酸楚、表面洒脱地等待死亡的降临,可是几天后,我的病没用手术,便奇迹般好转,由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后来我才知道:在我昏迷时,我爱人第一时间给上师打了电话,请他加持,后来又得到了法王如意宝的关怀,他老人家亲自打电话请学院的僧众为我念了三天的经,终于把我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当时医生说这个人必死无疑,手术也只是走过场,给家人一个交待,好转的希望连10%都没有!后来好转后,医院的专家都说不可能,问我们用了什么灵丹妙药,我们说没用什么,只是祈祷上师三宝加持,专家说太不可议了,这是一个奇迹,真是一个奇迹!

  第二次是在法王如意宝刚离开成都的第二天。我有幸在法王如意宝住院期间和法王住在同一间医院的同一层楼对面,每天都见到法王在楼道里走动,每次法王都把我喊过来,慈悲地给我摩顶加持(现在想来那曾经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可是法王刚离开,我的病就加重了,剧烈的疼痛使我难以忍受,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希阿荣博上师又不在,我爱人也一时没了主张,不知道如何是好,刚好法王的侍者打来电话,我爱人马上跟他讲我的病痛,祈请法王老人家慈悲加持,侍者说回去马上请法王一家为我念经,结果我的病第二天就好转了,当时医生也觉得不可思议。

  第三次病发得很猛,突然间的眩晕导致多种并发症。躺在重症临护室的病床上,我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剧烈的痛苦折磨使我痛哭失声,我跟她说:“我实在受不了了,没有勇气活下去,请老人家原谅我。”母亲也哭得很伤心,劝我要坚强,要忍受,可是我实在是太痛苦了,我爱人也没有办法,只有祈祷诸位上师,诸位上师一致认为给我念赎死法,如果念了此法不见效,就会给我念破瓦,强行超度,结果我的病在念过赎死法后又一次转危为安了。

  2002年秋天,我和爱人决定离开成都到外地治疗,当时有三个地方可选择:桂林、上海、北京。问了法王如意宝,他老人家说北京好一点吧!当时我的身体很差,很多人都认为我可能到不了北京就死在半路上了,谁知我不仅很顺利地到了北京,身体也奇迹般地好转,由此更加坚定了我对上师三宝的信心,我坚信自己一定可以通过祈祷、忏悔使身体好起来!

  慢性病是很折磨人的,它带来的痛苦无时无刻不在,这么多年,我能够始终坚持着,就是因为有着希阿荣博上师的加持和关心,每当痛苦袭来、烦恼心生起时,耳边总会响起上师的那句话:弟子,你放心,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无尽的勇气便由此而生!

  每天对着上师的法像,念着上师的祈祷文,似乎上师就在面前微笑地看着我,似乎久经沧桑的游子见到了至亲的人,眼泪汩汩而下,有感激,有欢喜,有委屈,有惭愧。这眼泪似清泉不断清洗着我的心灵,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我的心稳固了,身体也好转了许多。我体内12公分大的包块自己消失了,而我的透析治疗也由原来的一周两次减成一周一次,我的已经萎缩了五年不工作的肾脏又开始工作了,这在医学上简直是不可能的,而我做到了!这都是上师三宝的加持!

  上师的开示

  在我生病之初,有一次问希阿荣博上师:“我刚刚从圣地回来,又灌了那么殊胜的顶,应该很好才对,怎么会生这么重的病?忍受这么大的痛苦呢?”上师说:“众生的业力是不可思议的,你这是地狱的果报提前了,重罪轻受啊!”我一震,忽然想到了《地藏经》里的“叫唤地狱、拔舌地狱、粪尿地狱、铜锁地狱……剥皮地狱、饮血地狱、烧手地狱、烧脚地狱……百千地狱”,跟那比起来,我这点痛苦又算什么呢?于是再面对痛苦时,我的内心便坦然了许多。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很自卑,在我的心里,生病就等于业障深重,生病就等于修行不好,不敢出去见人,似乎自己是一个不祥之物。拜见上师时,我又在忏悔:自己修行不好,才得了这么重的病,实在愧对上师,希阿荣博上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不要那么想,弟子,我们往昔造了什么样的业谁都不知道,因果成熟时节,业报自然现前,佛陀十大弟子之一的目犍连不也死在外道的乱棍之下吗?你能说他修行不好吗?许多高僧大德也示现各种业报,你能说他们没修行吗?”由此我打开了自己的心结,心底更加坦荡。

  上师的关怀

  在我生病之初,姐姐来成都,看我躺在病床上不放心,那时她还不信佛,爱人带她去见了希阿荣博上师,回来后她特别欢喜,一心要皈依。后来我才知道,去见上师时,也许是上师了达了姐姐的心思,当着她的面嘱咐爱人一定要好好照顾我,这一点至关重要,家人远在几千里之外,对我一定很不放心,这句话无异于一颗定心丸,当时姐姐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她回来对我说:“你的上师对你太好了,他是我见过的最让我佩服的人。”直到现在,看着身边那么多病友被家人虐待、遗弃,而我却被爱人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呵护着,内心里,我深深感激着上师,因为我不止一次听到上师对爱人的嘱托:“你要好好照顾她!”法王如意宝也这样嘱咐过。

  生病这么多年,希阿荣博上师从生活各方面给了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每次去拜见他老人家,上师都会给我们好多加持品,都会拿着别的弟子供养的保健品、药品问我能不能吃。有一次在医院遇到我,上师非要给我钱,可是他又没带钱,结果他跟别人借了钱给了我。有时我在想:“上师是不是要把心都给了弟子呢?” 治疗我的病花费很大,这么多年来,在上师的关心下,我们得到了很多师兄的帮助,不然,仅凭我和爱人无论如何不可能坚持到今天,看着别的病人因没钱而放弃治疗,我想,我真的是幸运呢!有时,我觉得非常愧对上师,大圆满精进修持六个月可以成就,而我六年了还是未见长进,烦恼心依然很重,真是有愧于上师对我的厚爱,不过对于上师三宝的信心我始终如一。

  现如今,我每天在家里对着上师的法像祈祷、忏悔,我坚信自己一定会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完全康复!这些年,我受到了太多的关爱,将来,我一定要穷尽一生之力去利益他人,普度众生,让更多的人得到佛法的利益!

  愿上师长久住世,身寿永康宁!

  附:梦境

  在我病重住院期间的一次睡梦中,我清楚地看到一个穿天蓝色长裙,梳披肩发的年轻女子躺在水底,冲我笑着,那笑容凄美而不怀好意,让人觉得颤栗,可我却无法控制地向她靠近,似乎是被她吸过去,那种力量非常强大,我心里很明白不能过去,靠近她一定会没命,可我却无力反抗,情急之下,我忽然想起了一些咒语:观音心咒、往生咒、甚至金刚橛,大声念了几遍,都没用,近了近了,离水底的漂亮女人越来越近了,她笑得越发得意起来,而我心里也恐惧到了极点,眼看就要被她吸过去了,猛然间,我想到了希阿荣博上师,于是我双腿一盘,观想上师坐在我的头顶,说时迟,那时快,刹那间,我便从水底直接冲了出去,那女人恼羞成怒,伸手来抓我,而此时的我已经冲出水面,她已奈何不了我了……

  直到现在,那美丽女子凄惨的眼神、那凄美的笑容还经常在我眼前再现,每次都使我不寒而栗,同时,更使我感受到上师加持力的强大,真是“观想一万次本尊,不如忆念上师一次胜”。

  附:梦境

  五月的一天晚上,我梦见自己被一群凶猛的仇人追赶着,飞奔在一条山路上,天很黑,一切似乎都灰蒙蒙的,在我的头顶一尺左右,有一束手电筒的光线似的照着我前边的路面,我一边飞跑,一边渴望能有被解救的机会。跑过一个村子,有很多房子,可似乎房子是空的,汪汪的狗叫声又把我吓得要死,不敢停下来,继续往前跑,打谷场上,终于遇到人了,可她们只顾拉谷子,面无表情地不理我,好像没看到我一样,我心里很忧伤,他们是不会救我的,只好无奈地继续往前跑。追的人越来越近了……忽然,在与大路交叉的右前方,我看到了灯光,心里一喜,脚步加快,到了近一点的地方,发现是几个藏族出家人在灯下念经,那红色的僧袍、那朗朗的诵经声,我禁不住流下眼泪,似流浪的孩子见到母亲一般,虽不是我熟悉的人,但我知道,我得救了!出家人在路边的峭壁下,我迅速拾级而下,这时追我的人赶到了,他们着急地伸手抓我,只差一只手那么远而没抓到,气急败坏中,他们拿石头砸,我贴在峭壁上,石头从我身后呼啸而下,在他们转身的同时,我迅速到达了出家人所在的地面,这时,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道玻璃墙把我和仇人隔了起来,我在里面,他们在外面,我清清楚楚地看着他们瞪着眼,跳着脚,一副张牙舞爪、咬牙切齿的样子,却怎么也无法冲进玻璃墙抓我,我笑了,一股暖流由心间升起,极度紧张、恐惧后的放松使我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类似的梦有很多,这使我想到了中阴的一些境界,《地藏菩萨本愿经》讲了人死后“父子至亲,歧路各别,纵然相逢,无肯代受……”只有随着业风轮转,那该是怎样的孤独与无助!除了上师三宝,还有谁能够拯救我们呢?

  作者:彭措秋措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