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佛 子 行

  我皈依佛门之前应该算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整天无忧无虑的人。大学刚一毕业我就自己做生意,生意做得很顺利,所以在我很年轻的时候就拥有上千万的财产。我拼命地享受生活,买车、买房子、买写字楼。在北京、上海、深圳都有我的公司,我在北京、上海、深圳之间飞来飞去,忙着工作也忙着玩儿,忙得不亦乐乎,家只是我睡觉的地方。以前去寺庙,我也只是烧香、跪拜。我和老公每年去一次承德烧香,连续九年。在那儿我们只是烧香祈祷求佛保佑,佛教知识一点儿都不知道。佛法是什么?佛想告诉我们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学佛?佛就是保佑我们平安健康、升官发财的吗?这些问题是在2004年我皈依希阿荣博上师之后才找到了答案。

  我记得初次见到希阿荣博师父的时候心中充满好奇,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缘分让我在见到上师的当天就皈依了。那时,我在世间法里的成功使我周围的同龄人都很羡慕我,大家都像众星捧月一样地捧着我,我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自大、觉得自己比别人强,别人的意见我很难听进去。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我的毛病,上师看我的毛病当然就更加一目了然了,但是上师从没有批评我、没有伤过我的自尊心,而是善巧方便很幽默地学我动作,手叉着腰,昂着头,然后把头向左摆一下向右摆一下,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但只有我心里知道这是上师在点化我,告诉我的毛病所在,这充分显示出上师的慈悲。上师用心去爱护每一位弟子,柔和地用善巧方便去一一点化他的每一位弟子。有一次,我在家打电话正对朋友发脾气,这时手机响了,是上师来电。上师第一句话就问我,“弟子你在干什么呢?”我当时就呆住了,然后赶快对上师说:“没什么师父”,我的气一下子就没了。我觉得上师永远和我们在一起,是没有距离的,我们这些弟子的心跟上师是相通的。

  在希阿荣博上师的指导下我开始看了一些佛教书。我渐渐明白佛教是佛陀的教育,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训练心灵的方法,是让我们认识心的本性,破除无明,从烦恼中解脱而开悟。我明白了我们的一切烦恼都来自于无明。我过去追求的物欲的享受并不是真正的快乐。我过去天天泡在迪厅里跳舞、歌厅里唱歌只是满足感官的享受,却没有一刻让心平静过,不敢静下来一个人独处,我怕面对自己,不敢拿镜子照自己,为了把时间填满,花很多的钱去吃、喝、玩、乐。在香港我一天能花几十万去买衣服,后来想起真觉得太可惜了! 这些钱要是能在见到上师时,供养上师用在弘法利生事业上多好,真是后悔极了。

  我觉得人不怕走歪也不怕犯错。皈依希阿荣博上师没过多久我就觉得自己像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我的朋友们也都说我像变了一个人。一个以前天天夜生活的人,现在却能在家看书、听经、闻法,真是法喜充满。过去我认为,有钱了能吃好、喝好、住好、玩好就是人生所追求的快乐,想吃什么都可以吃到,想穿什么牌子的衣服都可以买到,想旅游就可以全世界到处跑。现在我想,那又怎么样呢?再想吃一天也只能吃三顿饭,再想住一个人也只能睡一张床,再喜欢开车也只能开一辆车,等我死的时候这些能带走吗?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只有使用权没有拥有权,死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但为得到这些东西所造的业却跟着你,万般带不走,惟有业随身。学佛让我们看清了自己也看清了世界。现在我出去玩儿的兴趣没有了。快乐每个人都想要,可快乐是短暂的,是不长久的。我拼命地挣钱,拼命地享受快乐,可扪心自问我快乐吗?当曲终人散回到家里,面对自己的时候仍感到很孤独、很无助。学佛以后我不再感到孤独了,因为我有了人生的目标,觉得人生有意义了,因为我不再贪求自己的享受了,而是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别人。我感到给予比索取要快乐得多,我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快乐。快乐是给予而不是索取,是帮助别人解脱痛苦,离苦得乐。我从上师身上看到了给予慈悲的力量。

  我记得第一次去希阿荣博上师的闭关房,当我和几个师兄到的时候,看见上师已坐在草地上等我们了。当我们高兴地向上师敬献哈达时,上师声音沙哑而费力地挤出了几个字,“你们累了吧,去歇歇吧”。怎么会这样?上师的嗓子已经发不出声音了,看着上师疲惫的样子我们都哭了。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两天上师在藏地开法会,累得讲不出话了。晚上,有的师兄下山给上师买药,有的把从家里带来的药拿给上师,都盼着上师的病赶紧好。可是第二天就要开法会了。我初学佛也不知道怎样祈祷能让上师快点好。我当时认为念《地藏经》能让病好得快,就自己在屋里开始小声地念,因为同屋的人已经睡了。我边念边流眼泪,心里一直在祈祷能让上师的嗓子说出话来。念一遍《地藏经》大约需要二个小时左右,第二天一早我看到上师的脖子上敷着纱布,勉强能说出话来了。上师叫我们先上车去法会转绕佛塔。

  我们来到法会时已是人山人海了。这时下起了小雨。藏地的天气变化无常,一会儿晴天,一会儿下雨。藏民们在草地上都坐了下来,等着希阿荣博上师来讲法。上师讲的是藏文,我们几个同来的师兄听不懂,但我们眼睛一直看着上师,上师根本就不顾自己的嗓子一直在大力地说法,一讲就是几个小时。中间休息的时候,我们跑去上师的帐篷给上师拿药,因为我们得把胶囊里的药面倒出来才能抹在伤口上。上师急切地说:“你们不要弄了,赶快去跟一位出家比丘尼一起念《普贤行愿品》。”上师关心的不是自己的病痛而是弟子的学业。最感人的是上师不是在法座上给藏民们灌顶,而是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下法座,一个人一个人地加持,有上万的人呀!太阳当头,我们都能清楚地看到上师脸上流淌的汗水。多么慈悲的上师。

  法会结束的那天突然下起了大暴雨。我和一个师兄拿着伞去找上师,只见上师举着一把小伞,大部分身子露在伞的外面,当时又刮着大风,衣服肯定都湿透了。上师在风雨里先指挥着僧人们撤离法会,再指挥车辆按顺序离开。法会上还有很多没搬走的垫子、椅子。上师指挥着把这些东西先搬进帐篷,我们劝上师赶紧上车离开,可上师不管自己生病,也不管大雨滂沱,直到最后一辆车离去,上师才上车到回到住地。当上师的侍者把上师的衣服换下来我们一看,整个棉袄全都湿透了。这就是我们慈悲的上师。

  佛法是心法。因为我的心变了,所以我的整个生活状态、待人接物、处事方式就全都变了。我们的心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态度改变了,我们生存的环境也会随之改变。以前说话办事只考虑自己,自己开心、自己合适就好,从没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伤到了别人自己也不知道,因为心里只有自己没有别人。没有学佛所以不知道众生平等,众生都曾经做过自己的父母,以前是想发脾气就发脾气,拦都拦不住,现在明白了爱护每个人的自尊心。原先是争强好胜,干任何事情都要比个输赢,现在学会了谦让,不去与人争个高低。

  学佛以来在我身上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内而外的变化。所以我由衷地感谢希阿荣博上师,是上师帮助我走上了真正的快乐之路,让我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快乐。现在我越来越惧怕上师。刚认识上师时我还敢跟上师开玩笑呢,现在我有时候特别想给上师打电话但又怕。师兄告诉我是因为你越来越恭敬上师了,所以就越来越怕了。

  对于我们这些学佛的弟子来讲能遇到一位大善知识、一位大德高僧、一位品德高尚的上师是一生的幸福。希阿荣博上师,他是一位你一见到就能让你充满信心、感到可依赖的上师。我会沿着上师指引的道路继续走下去,永不回头!

  作者:曲勇卓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