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莲花中央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略谈如何观察上师之相

顶礼大恩上师文殊菩萨!

  一、

  最近根绒师兄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是关于希阿荣博尊者和一位寺院住持的事情。事情发生在05年11月的某一天,根绒师兄供斋,请尊者应供,同时请了他当地几个有头有脸的朋友作陪,希望他们与尊者也能结个善缘。他的这几位朋友原先认识一位出家人,是当地一座极负盛名的寺院的住持。朋友们了解到尊者只吃素食,就安排在这个平日在素斋上颇有名气的寺院中好了。同时,按照汉地请客的习惯,这位朋友干脆约了住持一同作陪,凑个热闹。根绒师兄的这位朋友一片好心,想得也很周到,但安排上却出了差错。

  请客这天,希阿荣博尊者带着自己的几名僧、俗弟子前来寺中的素食餐厅应供,根绒师兄和他的几位朋友也是早早地在餐厅里迎候。人不多,一桌正好坐下。或许是根绒师兄的朋友第一次见到尊者,多少有些兴奋的缘故,等到寺院的住持踏进餐厅的门槛时,根绒师兄的朋友正在热情地招待尊者,整个房间内只剩下餐桌的一个次席留给他坐。他勉强在餐桌边坐下,从显现上看,明显生起了很大的烦恼。后来才知道,这位住持除了担任本寺的职务之外,还有很高的社会职务,何曾在自家门口,受过这样的冷落?他开始板起面孔呵斥餐厅的工作人员,问今天是谁当班?上菜为何如此慢?等等。为了缓和这种浮躁的气氛,等菜上齐之后,尊者夸这里的菜做得真好!动筷之际,尊者看到很多素菜做成鱼、鸡、鸭的形状,悲心顿起,忍不住提了一个建议:“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叫‘红烧活鱼’这样的菜名?也不要把菜做成动物的形状?” 尊者这句话说完,憋了半天的住持突然来了精神,觉得逮住了机会,抬头顶了一句:“不要有那么多分别念嘛,如果你没有那么多分别念的话,就不存在这么多的烦恼。这些仅仅只是名相而已。”尊者听到这样的话,先是一笑,随口应道:“假如在境界上达到这一步,像你说的,如果已经没有分别念,那吃素和吃肉也会没有什么分别。换句话说,吃肉也可以,吃真正的活鸡、活鱼都是可以的。”住持听完一怔,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便硬生生地抢了一句:“唉,我们出家人要处处随顺众生嘛!”尊者则稳稳地端坐在座位上,微笑着回答道:“按您的说法,我们出家人要恒顺众生。众生造业,我们也随顺众生造业,众生杀生,我们也随顺他们杀生吗?!”

  据说当时话说到这儿,也就没能再进一步探讨下去,这位住持又坐了一会儿便离开宴席出去了。当他一刻钟后再返回尊者面前时,与方才的态度已是截然两样。首先是神态已不再像方才那样傲慢,处处都显得十分谦卑,并把方才出去取回的文殊法像供养了尊者。再说话时,开口必先轻声询问尊者是何意见。用完斋饭,更是殷勤地恭送尊者出门、上车,并向尊者顶礼,待尊者上车后仍站在原地,等车慢慢驶离寺庙的大门后方才转身回去。

  当根绒师兄把整件事讲给我听的时候,我的第一直观感受,是在这一世遇到了像希阿荣博尊者这样在佛法等各个方面如此具足的上师,少走了多少弯路。学佛的人有这样一位好上师,确实是真真正正地好!这种先以佛智观察众生根基、意乐、随眠烦恼,然后从吃穿住行的生活小事中随机调化,并从生活中常见之事直接切入佛法正见,在直指心性的同时又安立正见的独特传法方式,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可能会在翻阅古籍经传时,偶尔才可以寻找到相同的感受。如此相机教化、有无上断证功德的上师实在是百劫难遇。尽管大多数上师的内证功德是相同的,但从显现上,相信并不是所有的上师都能做到这一点,先前的宗师比如帝洛巴、阿底峡尊者等,现时代的则恐怕只有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顶果钦哲仁波切,以及希阿荣博尊者等为数不多的高僧大德。尽管这位寺院的住持与尊者仅仅只相遇一顿饭的功夫,然而就佛法的修行而言,相信这短短数语为他所带来的修行利益,超过他十几年的禅悦(Samapatti);甚至他无始劫以来积存的多种萨迦耶见(Sakaya-Dithi)都已可能被摧破。?

  听完这个故事,除了想到自己能在这一世与一位具足的上师不期而遇之外,我又由此而想到在汉地非常有影响的一部佛经——《金刚经》里的内容。想必读过这部经书的人都会对它有深刻的印象,在这部经里,有许多佛陀与他的弟子们十分精彩的对白,同时经中也有许多世俗逻辑学中不能接受的论断,例如“佛说众生,即非众生,是名众生”,或者“诸微尘,非微尘,是名微尘”等。与不信仰佛法、并拒绝接受佛教观点的人相比,另一个弊端便是断章取义地误解佛法。如果我们抛开《金刚经》全文要义,以及祗园会上听佛讲法的众生根基,直接将这一个论断片面、错误地运用在生活中,这必将会引起我们很多方面的逻辑混乱,比如我们看待面前的活鱼,“诸活鱼,非活鱼,是名活鱼”。如果我们的次第中真正地生出众生平等的境界和功德,相信《金刚经》的要义必然不言自明。但若是凡夫,只片面、错误地假想所有事物均无分别,那么产生“出家人随缘杀人”的推论也就不稀奇了。

  二、

  说起《金刚经》,最近有一个非常好的缘起。有一位学佛不久的居士发心印《金刚经》,印刷厂于是让她提供一个电子版的标准文本给他们,她从网上把经文下载下来,但读了读,发现有些字词不顺,惟恐有错误,便找我来帮忙勘校。我于是有幸一字、一词、一个标点符号地重新阅读了一遍。在我刚进入佛门的时候,我经常持诵《金刚经》,说起来对这部经是非常地熟悉,但这一次读起来却有很大的不同。以前的读诵和学习,主要偏重于对佛陀教义在各方面理性的理解、分析和思考。然而这一遍读下来,佛陀的音容笑貌突然在我眼前鲜活起来,佛陀的形象也在我的眼中突然异常的丰满,并充满更具深度的吸引力,透过曾无数次诵读的经文,佛陀在宣讲每一品、每一个要点时的神态、动作如同画面一样闪现在脑海中,好像看到了佛陀在打比方、举例子,运用归纳、演绎的方法讲述“降伏其心的方法”。在讲述“降伏其心的方法”的同时,佛陀也在消除座下众生各方面的执着,讲述着如何破除缠缚心灵、影响走向最终成就的各种执着,包括对福德、法相等等,甚至包括对佛法的执着如何取舍。在《金刚经》的字里行间,我还感受到了佛陀在回答问题时,那种“随你所问”挥洒自如的真佛风采,与须菩提在一问一答时的那种无以言喻的幽默和风趣,以及佛陀在讲到动情处,惟恐世人不能了解和深信佛法要义时,那苦口婆心的殷殷劝解之情,我还仿佛看到了须菩提作为第一离欲阿罗汉听到甚深处痛哭流泣的景象,以及他对佛陀的依恋和至深的感激之情。读完全文,合上经页的一刹那,我还甚至冒昧地猜测,佛陀在世时,在现实生活当中也一定是一位风趣和幽默的“人”。

  我对《金刚经》的感受有如此大的变化,和我参加了希阿荣博尊者召开的大量的法会有关,尤其是此次马来西亚之行。同时这种心灵的体验也直接来源于与尊者的了解和接触。另外还有一些感受则来源于尊者身边的弟子,以及见到过尊者的信众,他们在某些时候,会向我偶尔袒露尊者的行仪在他们内心中产生的影响和觉受。

  在我学佛的经验中,能够依止一位具足的上师是弥足珍贵的。各方面都十分具足的上师不仅使你在修行上能少走很多弯路,比如前面提到的故事主角——那位寺院住持,不要说依止,他仅仅是遇到希阿荣博尊者,其佛法利益的获得已然不可小觑,同时,一位具足的上师会带给你很多直观的感受,从而使你的学佛之旅变得生动而不枯燥,并使你的境界自然而然地日趋圆满。当然,一位真正具足的上师,并不仅仅只是具备这些。

  依佛典,在能被称之为一位“具足”的上师之前,一名上师至少应具足摄持在总法相之下的九种法相,即大阿阇黎布玛莫扎于其所著的《幻化网如镜疏》中所云:“上师即圆满获得内外坛城之灌顶,戒律誓言清净,精通续部各自之义,念修仪轨(息增怀诛)诸事业等义皆运用自如,因证悟见解而不愚昧,已获修行之体验,各种行为与实证相联,以大悲心引导所化众生,具足此八种法相。”大持明革玛燃匝尊者说:“在此八种法相基础上,尚需具足无垢传承与加持之缭绕云雾,共九种法相。”

  以上是经论中对一位具足上师的基本要求,指导学佛的人去如何观察和依止一位具足的上师。尽管经论中的描述和解释十分详尽,但在末法时期,在目前汉地的环境,用凡夫的眼光以上述九种法相标准,系统地去观察一位上师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对于没有与藏传佛教接触过的初学者。

  然而,没有认真地观察和了解,有时候会感觉到我们对已经接受传法的上师所建立的信心,仍犹如空中楼阁一般。

  《普贤上师言教》对于观察上师之相做了一个概要性的表述。《普贤上师言教》中谈到:“……总而言之,观察上师可以摄于观察是否具有菩提心这一条件中。如果心相续中具有菩提心,从今以后不可能不成办弟子们今生和来世的一切利益,这位上师所传的正法也是与大乘道相关的,所以也会令所有的弟子趋入正道中;如果不具有菩提心,上师被私欲所牵,便不可能很好地调伏弟子的相续,所传的法无论多么甚深希有,但最后只能是为了寻求现世的利益而已。”

  非常感谢《普贤上师言教》的作者华智仁波切为我们在观察上师之相上提供了如此的方便,因为将观察上师的具足之相集中在“菩提心”这一点上,我们可以把观察的角度十分直观地具体到上师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件事,包括他对于每个弟子的态度、对于他自己的家族成员、以及他对于自己的财产的处理等多个方面。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既然是讲到“菩提心”的问题,它就必然包括“世俗菩提心”和“胜义菩提心”两个方面。“胜义菩提心”的观察如果有些困难的话,“世俗菩提心”无论如何是可以从凡夫境地观察和了解到的。

  三、

  有一件事使我更加了解了希阿荣博尊者。

  2004年的夏天,为了更好地修习五加行,我从尊者在德格的闭关房出发,一路磕大头,到为纪念尊者降生而建在尊者出生地的尊胜佛塔。这一带因为是尊者小时候生长的地方,在磕头去的路上,途经尊者曾经上过学的小学校。在我中途休息的时候,偶然遇见了尊者小时候的小学老师。闲聊的时候,这位说话铿锵有力的中年女教师无意中让我了解到有关尊者的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她抱怨很长时间吃不到牦牛肉了。原因是尊者每年把信众供养的财物用来购买大量即将被宰杀的牦牛,并教化当地牧民不要杀生,或不要把牛、羊等卖到集市上去,以至于当地的牦牛肉先是紧俏涨价,然后几乎是绝迹,普通人根本吃不到。她还说,尊者每年用来放生的钱,她算了算,至少应该有几十万。第二件事情是尊者两个尚且年幼的亲侄子就在这个小学里,与其他活佛的亲戚不同,他的两个侄子是学校里最穷的孩子,连一双新鞋都穿不上,常年就是一身衣服、一双磨掉后脚跟儿的布鞋。她摇了摇头说,“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活佛!”她还用手一指路边的一座小小的泥坯房子,说:“这就是(希阿荣博)堪布妹妹住的地方。”

  作为一个因地的凡夫,我很难想象希阿荣博尊者是怎样面对他的亲弟弟、亲妹妹的。我相信尊者决不是普通人,不能用凡夫的心量去猜测尊者和他的眷属。然而我更相信,尊者一家为度化众生的事业付出得太多太多。他们所面临的经济问题,或许绝不会超过一头牦牛的价格。假如尊者略微有些私心的话,这些情景恐怕我们是看不到、听不到的。到2004年夏天的时候,我已经依止尊者六年了,尊者甚至从来没有在他的弟子面前谈及过这些事情。

  对于如何观察上师并依止一位具足的上师,尊者偶尔在悦意的时候,会简单而又直观地开示他的一些窍诀。尊者说:“一位各方面都十分具足的上师十分难遇。法王是我所知的具足上师的代表,他既了义地精通佛法,又具有高尚的世间法人格。”

  尽管佛法微妙而不可思议,但尊者时而简单、直观的开示,则给予我在开启佛性方面很大的教益。然而密法中戒律是十分严格的,我不能随意拿上师的窍诀与大家共享,因此,鉴于上师在密宗行者修法中的重要性,希望每个学佛的人都应当尽快如法地去观察和依止一位你们所能信赖的、并在各方面都十分具足的上师。

  我衷心地祝愿每一位因地修行的佛子,都能以善缘去观察和依止一位具足的上师,最终成就解脱的利益。同时,我更衷心地祝愿如我母亲一般的众生,都能有一位像玛尔巴、帝洛巴、希阿荣博尊者一样具足的上师,以便能够更加无碍和直观地启发大家打开佛性的心扉。

  法慧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撰于北京诠明书斋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