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修行札记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扬帆信水流——写给上师的信(上)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上师:

  您好!请原谅愚痴弟子现在才提笔给您写这封信,因为文稿写了删,删了又写,总是觉得无法准确表达心中的感悟。在此,祈请大智慧文殊菩萨和慈悲的上师加持弟子顺利完成文稿。

  上师,您还记得欣措吗?对,她的名字还是您给取的,现在大名照您的意思用的是汉音。关于她名字跌宕起伏的故事,我稍后再给您讲。

  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她还在肚子里,一转眼,现在的她已经是一个七个月的大宝宝了。可是回忆起孕育直到生产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感谢慈悲上师无尽的加持。

  弟子皈依的时候欣措已经快五个月了,从那天起就记住了您初次见面对弟子的殷切嘱咐“坚持放生”,因此每个月弟子都会带着还在肚子里的欣措一起参加集体放生,整个孕期没有任何严重不适症状,感觉非常轻松,直到快生产的前几天,包括医生都说我是身手矫捷的孕妇。

  临近生产的最后一个月,为了得到更好的照顾,弟子回北方待产。我记得特清楚,3月3号的飞机,弟子在前一天有幸见到了您,现在想来一定是您在加持弟子,要不然见上师一面有多难,师兄们一定都深有体会。当时,刚皈依的师兄们有很多问题要问上师,弟子惴惴不安地盘腿坐在最后,特想跟您说说话,想告诉您我马上就要回北方待产了,但是又担心万一在飞机上生产怎么办?我先生因为工作繁忙无法陪同,万一在途中遇到突发情况自己一个人该怎么处理?越是到快出发的时候,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就一拥而上。

  师兄在问问题的时候,弟子就看见您不停地用手抓头皮,知道您这是很劳累了,护法的师兄也提醒着大家该让上师休息了。坐在前面的师兄陆续走出房间,弟子坐在最后,心里就像揣了只乱撞的兔子,特别紧张,觉得两颊滚烫,眼眶湿润。心里的“走,还是留”两个念头在不断地打架。站在身旁的师兄看着一个可怜的孕妇这般地为难,就鼓励我上前请上师加持。

  与此同时您也看见我了,只听您叫了声“弟子”,我的眼泪就不听话地夺眶而出,随即而来的,是头顶那温暖的大手和连绵不断的加持声。加持完之后,就像一个慈爱的长辈看见受了委屈的小孩儿,您顺手抓起面前的一串大水晶佛珠递给我,“弟子,这个给你”, 然后目光一边在面前的桌子上寻找,一边喃喃地自言自语说:“嗯,这个好像有点儿太大了。”而那时,弟子已经紧紧地攥着那串佛珠,感激的,再也放不下。

  去医院生产时,那串水晶佛珠也一直随身带在身边。

  慈爱的上师,您的加持力到底有多大呢?因为您的加持,弟子应该是破了个顺产的记录吧。从开始宫缩到生产,整个过程是四小时三十分钟。

  4月4号,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毫无准备的我提前破了羊水,家人赶紧收拾东西往医院跑,那时还没有出现宫缩。因为不到九点产科医生还没有上班,我就躺在病床上,心里想着您交代的话:生产时,多念观世音菩萨圣号。

  可是医生八点半上班之后,开始系列产前检查,就遇到了一些违缘。在当时看来是违缘,现在看来却更加衬托出上师加持力的强大。医生先是说胎心监护不稳定,怀疑胎儿因羊水破裂窒息;再者检查宫口时医生说胎位离宫口太高,不适合顺产,建议剖腹;最后直接说胎儿太小,怀疑发育畸形,要马上做剖腹产。

  上师,您能想象弟子当时的心情吗?我被这一系列无情的宣判搞得撕心裂肺,觉得胸口憋得生疼,但眼泪一滴也流不下来,反复地问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之前我所建卡的医院是整个西南地区最好的妇产科专科医院,整个孕期都没有发现问题啊?更何况我按照上师说的坚持放生了?是因为弟子没有坚持做功课吗?种种疑问乱象丛生。尽管内心异常痛苦,但弟子没有给您打电话,因为我坚信您一定会加持弟子。

  最后,也要感谢家人,在他们的信任和支持下,弟子毅然选择坚持顺产。10点,输上催产素,阵痛开始。逐渐由20分钟一次慢慢变得越来越频繁。弟子从小是个对疼痛特别敏感的人,不怕您笑话,小学时打预防针一般需要三四个护士抱着,即便如此,也有医生的脸被我抓花,在这里向您忏悔。

  而面对生产时的剧痛,冷静得连自己都觉得意外,只在医生第一次检查宫口时叫了一声,整个产程隐忍坚强。第一产程很难熬,但还有喘息的机会,阵痛没那么频繁。我心里默念观世音菩萨圣号,期间11点忍痛提前吃了午饭,还给师兄打了电话,感谢师兄的鼓励。值班的医生看我痛苦蜷缩的样子,主动上前检查宫口。检查完了医生说:“看着你的样子挺娇气,你还挺能忍,都开了五指了。去产房候着!”

  紧接着进入第二产程,那种撕裂的巨痛令人窒息,头疼得快要裂开了,那种感觉生不如死,我甚至感受到了动物被屠杀时的疼痛和恐惧。我已经不能念观世音菩萨圣号了,只是用手撕扯着头发,全身衣服被汗水浸透,开始小声地忍着剧痛念“请上师加持弟子,请上师加持弟子……”

  上师,您肯定听到了弟子的祈请,因为我虽然是待产三个人中最后一个进待产室的,但却是第一个上产床的。宫口开得很快,下午1点30分左右,宫口全开,我忍痛自己爬上产床,按照医生教的呼吸法开始用力,虽然有把握完全自己生,但医生显然比我还着急,给侧切了一刀。

  下午2点38分,欣措出生,体重5斤3两,身高47厘米,是个非常健康的宝宝。

  刚出生时,我担心她体重偏轻,但是两个月后看着她那长着藕节般的小胳膊和胖嘟嘟的小脸才知道,原来在肚子里时,她可能是不想我生她时太辛苦而故意不长肉吧,因为从弟子回北方后到生产的一个月里,体重居然一斤也没长。而通常情况下,宝宝在母体的最后一个月里,体重应该突飞猛涨才对。

  我想这跟饮食也有一定的关系,在整个孕期弟子没有吃过一条鲫鱼,没有喝过鲫鱼汤,到临近生产前的一个月更是全素食,刚开始还担心婆婆公公不理解,但是他们居然没有任何微词,非常感谢家人的理解和支持。

  慈悲的上师感谢您,感谢您无尽的加持力,弟子才得以顺利生产。特别希望欣措长大以后能成为上师的一名合格小佛子。

 

 (未完待续)

愚笨弟子:达瓦措
2012年11月12号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