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莲花中央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 的 香 巴 拉

  我坚持认为,扎西持林是南瞻部洲最美丽的地方。

  我不想去描述在清晨,云雾是如何缭绕着众山,饱含露水的野花静静地绽放;在白天,碧蓝如洗的天空下,红衣的喇嘛与青山相互映衬,五色的经幡在风中飞扬;而在夜晚,满天的星星在夜空中闪着晶亮的眼睛,守护着沉沉睡去的生灵。

  扎西持林的美是超越于文字的,只有去过才能体会得到。它是我心中的净土,我的香巴拉。不仅因为那里有充满灵性的山峦和树木,更是因为那里是希阿荣博上师度化众生的道场。上师的智慧让我们知道世间的纷纷扰扰不过是梦里的花开花落,上师的慈悲唤醒了我们心灵最深处的温柔和羞愧。在扎西持林的日子,让我有更多的机会亲近上师,感受上师的慈悲。

  二零零五年六月,新的拉日佛塔建成并举行开光法会。许多大成就者都曾授记:若能在此建起一座规模较大的佛塔,必将成为教法兴盛的殊胜缘起。

  我与一些师兄同行,在法会开始的前一天晚上才到达扎西持林。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希阿荣博上师坐在院子里的草地上等着大家。很长时间没见到上师,夜色中看不清上师的面容,却惊觉上师嗓音嘶哑,几乎说不出话来。后来才知道,上师身体不适已有时日。但上师仍然安排好这一行人的住宿,安顿下来后让大家到佛堂集合,交代法会的注意事项。上到高原的第一个晚上,高原反应最为强烈,再加上旅途疲劳,众人都早早地休息了。

  早上起来后,发现上师早就在外面,忙着安排法会的事情。有位师兄高原反应强烈,上师还抽空去到她住的房间看望她,鼓励她尽量去参加法会。上师的眼眶黑黑的,我问上师休息得怎么样,上师说“还可以”。但是我事后才知道,上师前一天晚上整夜没睡,一直在佛堂打金刚结,准备法会的时候分发给信众。

  藏民穿着节日的盛装,沿路点起松枝,僧众们也披上黄色的法衣,排成队伍迎请上师。上师还没到,就已经有藏民对着法座顶礼。上师总是谦虚地说自己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堪布,平日对弟子也很随和。我皈依时,对藏传佛教、喇荣五明佛学院基本没什么概念。到藏地后,亲眼看到僧众和藏民对上师的恭敬程度,才“猛然醒悟”— 原来我的这位上师是一位很受尊重的高僧大德。惭愧之余心中也不免窃喜。

  虽然希阿荣博上师事先要求我们这些汉族弟子在法会期间老老实实地呆在帐篷里念经,不要到处乱跑。我还是忍不住跑出去,与藏民坐在一起。上师讲法的时候似乎永远都不会疲倦,可以连续说很长时间。藏民时而用心地倾听,时而开怀大笑。虽然我一个字都听不懂,却能感同身受到大家的喜悦。上师声音嘶哑,但还是大声带领大家念诵。远远地能看见上师趁着间隙,用润嗓喷雾缓解一下疼痛。第一天法会结束,回到扎西持林的时候,我对上师说:“您说话时不要那么大声,不然嗓子好不了。”上师回答:“我已经习惯了,一讲法我就这样,改不过来。”接下来的几天,上师都是这样,嗓音嘶哑地为众人传法。其实每一次,每一天,上师都是这样,用尽他全部的精力利益众生。

  黄昏的时分是那样惬意,上师坐在草地上,边吃着晚餐—一碗汤面,边和弟子说笑。紧接着又开始准备第二天的事务。前一个晚上的彻夜未眠和整个白天的劳累似乎对上师没有任何影响。上师仍然是那样自在安乐,充满活力。

  夏天的藏地好似一幅油画。青山连绵起伏,溪水缓缓流淌,牧民牵着马匹慢慢走过。时间仿佛停止了。在宁静中我忘却了尘世中的一切,享受着当下的快乐。阳光下的白塔那样庄严,上师的声音通过扩音器在空中传送,伴着风的声音。孩子在母亲的怀抱里睁着眼睛东张西望,老人摇着转经筒咧着嘴笑。我不禁想起《佛说阿弥陀经》中的词句:舍利弗,彼佛国土,微风吹动诸宝行树及宝罗网,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种乐,同时俱作。闻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原定三天的法会,延长到了四天。依于某些殊胜缘起,上师决定为众人进行四臂观音灌顶。藏地是观音菩萨教化的道场,而在象征佛法兴盛的拉日佛塔前进行四臂观音灌顶,我猜想,这一定是吉祥再吉祥的缘起了。

  参加灌顶的信众有近万名。前面的仪轨完成后,众人习惯性地往上师的法座前挤,以获得佛像和甘露水的加持。上师笑着挥挥手,让大家都坐下来,一排排地坐好。原以为其他活佛堪布会到众人中来给信众完成这部分仪式,然而,令我们吃惊、更令我们感动的是,上师走下法座,亲自为现场所有的信众一一加持。

  那是很长的一个队伍,大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候。上师则弯着腰,在队伍中走动,用手中的佛像为众人轮流加持,偶尔才直起身,擦擦额头的汗。但上师显然很开心,始终在微笑,他那坚毅的面庞焕发着慈悲的光芒,温暖着每一位众生的心。

  灌顶结束后,众人开始散去,上师独自走向他的帐篷,脚步有些疲惫。有些藏民拥上前,围住上师,再次要求上师的加持。上师依然微笑着,为他们一一摸顶赐福。第二天,我悄悄地问上师:“让别的堪布活佛做就可以了,为什么要亲自给近万民信众一一加持呢?”上师说:“他们有的从很远的地方来,都想得到我的加持。我能做到的,就尽量满足他们的心愿。”

  法会刚结束,正当大家收拾帐篷的时候,突然下起了暴雨。有师兄戏言,忍了好几天,龙王爷憋不住了。突如其来的暴雨让大家措手不及,赶紧将外面的坐垫搬到帐篷里。忽然大家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跑进我们的帐篷,他把手中的卡垫往地上一放,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又跑出去了。原来是上师在帮着僧众一起搬运物品。大家急忙追出去,请上师先回扎西持林休息。上师的外衣这时都已湿透了。好不容易被劝上了车,上师忽然又跑下来,把大家回去的车辆都安排妥当,这才离开。

  狂风暴雨过后,一道彩虹横跨在雨后的天空。札熙寺的主持——亚玛泽仁活佛开车送我们回扎西持林。望着高原上的风光,我半开玩笑地说:“您就一直开车把我们送到极乐世界吧。” 亚玛泽仁活佛笑着回答:“这里不就是极乐世界吗?”

  弟子:希阿才措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