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心 净 土 净

  我曾经是个享乐主义者,追求悠闲舒适的生活,长年以来一直忘乎所以地在自我编织的梦境中虚度光阴,为五欲所困轮转造业。如果没有大恩上师希阿荣博的摄受与加持,至今依然沉迷不醒!是上师点燃了我的智慧心灯,让我认识了轮回的过患,看清了自己的愚痴;透过上师循循善诱的教导,我领悟到人生的目标不能只为一己之乐,应该为众生求得解脱。

  学生时代,缘于对生命与死亡的好奇和困惑,我对佛法产生了兴趣。其间我读了不少的佛教经论,也听过高僧大德讲经说法,还尝试过诵经修持,但是由于业障深重,智慧浅薄,又没有明师指点,一直徘徊在佛门外,多年以来对教法的理解并不深入,贪嗔痴也丝毫未减,反倒增添了傲慢与偏执。而佛法真正令我得到受用,是在皈依希阿荣博上师之后。

  吃斋念佛

  吃斋念佛是我多年的愿望。以前由于没有拜师无人引导,面对从寺庙请回来的那一本厚厚的早晚课集,虽然渴望读诵,却不知从何着手。皈依时,希阿荣博上师送给我一本五明佛学院的课诵集,详细地说明了每天早晚要念诵的内容,令我如获至宝,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我终于有功课要做啦!感觉就象一个失学的孩子终于有机会走入学堂。

  我还不止一次地努力尝试过吃素,但都以失败告终。有一年在普陀山,我想发愿吃长素,当地的老居士劝我:“你还年轻,发了愿万一间断了不太好,不如先挑十斋日吧。”我想还是慎重点好,决定先试一个月。前半月进行得很顺利,可后半月各种干扰全来了,最奇怪的是一赶上十斋日准有躲不过的应酬饭局,坐在餐桌前被这个问那个劝的,定力本来就不够,热腾腾的菜肴再端上来,贪欲也随之而来,虽然最终管住了自己的嘴,可是心早已不清净啦。勉强坚持了一个月便不了了之,之后也再没有信心做了。皈依后,不断听到希阿荣博上师告诫弟子一定要戒杀放生,并宣讲吃素的功德,同时上师也是多年茹素,于是我鼓起勇气决定再尝试一次,心中暗自祈祷:籍着上师的加持一定会成功!果然,这次我非常顺利,没有一点障碍,很轻松地坚持了一年,而且身体也比吃素前更健康,精力更旺盛!

  做人

  希阿荣博上师经常教导弟子说:“学佛一定要先学做人,人都做不好,怎么成佛呢!”

  凡与希阿荣博上师相处的人,无不能从大大小小的事情中领略到上师的人格魅力。上师的自在与幽默感染着他身边的每一个人,象一阵清风,即使再重的烦恼都会被吹得烟消云散;上师低调与谦逊的作风在末法时期也是不多见的。上师曾经不止一次在公众场合声明:“你们以后不要再称呼我为活佛、仁波切或某某的化身,我不是活佛,也没有神通,我只是法王如意宝的弟子、五明佛学院的一位堪布。”身为大成就者,上师一贯保持着节俭的美德。与上师同桌就餐,上师总是提醒大家不要浪费,盘中的菜每次都被吃得干干净净。有一次在闭关房,上师吃午饭时我们几个弟子都围在一边,想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多一点接近上师。上师很慈悲,边吃饭边与弟子们聊天,开怀大笑时几颗米饭粒掉到了桌子上,当时并没有理会;吃完饭后,上师将空碗架在桌边,用筷子快速将饭粒扒拉到碗里,一仰头就吃掉了。看到了这一幕,我不禁暗自惭愧,回想自己平日的行为:饭菜掉到桌子上嫌脏,不会再捡起来吃;去餐馆吃饭总是被贪心驱使,往往点一大桌又吃不了,打包回家也是放两天就扔了,真是太不懂得惜福了!

  希阿荣博上师不但自己透过言传身教令弟子们领悟如何做人,他的家人也以种种的方便为我们示现着修行人的风范。上师的阿妈、姐姐和两个外甥女都在学院出家多年,我去学院参加法会时,有幸与她们相处了几个月。身为大成就者的眷属,在她们身上看不到一丝的傲慢与特权,和学院所有的出家人一样过着虽然简单、艰苦却很快乐的生活。她们修行非常精进。上师的母亲——已经七十多岁的阿妈,修持未见丝毫懈怠,一直坚持转坛城,除了天气恶劣和生病,很少间断;开法会时在经堂的地上一坐一整天,从不缺席。上师的姐姐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天气寒冷或阴天下雨的时候,腿疼得走路都费劲,可是在“阿”字转经筒边每天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希阿措和嘎姆是上师的两个外甥女,她们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去经堂上课,希阿措更辛苦,下午也要上课,直到晚上七、八点才回家,吃完晚饭继续捧着书温习,就连中午的休息时间都能听到她朗朗的读经声。嘎姆在家里年纪最小却最能干,心灵手巧,别人干不了的活她总能很麻利地搞好,从不嫌脏怕累;虽然她体弱多病,医生都嘱咐要多休息,可她一点都不娇气,就连学院的卫生大扫除、拾垃圾、搬石头这样的活儿,她也跟随家人一起参加。平日吃饭,全家都以糌粑为主,偶尔配个炒菜;饭后煮一壶大茶,一家人围坐在炉火边,谈笑风生,其乐融融。若有汉地的居士们到家里来,她们一家人都忙里忙外地照护着,打水(要走一公里的路)烧水、生火做饭、问寒问暖,有些居士不懂藏地的习俗,无意中违反了藏族人的规矩,她们也只是慈悲地笑笑,从不点破令人难堪。在与她们相处的过程中,我不断地感受着她们的谦和、勤俭、慈悲以及喜悦,不知不觉间心灵也得到了净化与升华。

  观心性

  与希阿荣博上师相处越久,越能体会到一种不着痕迹的加持,不显神通,也很少讲深奥的大道理,只是简单的两句开示再伴以轻松的玩笑,弟子即能得以教化。上师曾经几次当着其他弟子的面指着我说:“她是很好的人”。开始听到上师的赞美我还有些沾沾自喜,后来听多了不禁向内省察自心了:我也一直自认为是好人,究竟好在哪里了?静观之下却发现自己除了一颗向道的心尚有可取之外,余下的都是痴心妄想,即使行善也是为了满足自我的成就感,根本没有对众生生起真正的悲心。而慈悲的上师观出我是个爱听表扬的人,以这样善巧的方式点化我,使我既认清了自己,又调服了我慢!

  同很多人一样,我也一直向往家庭生活、天伦之乐。有一次身边人不多的时候我对希阿荣博上师说了自己对婚姻的想法:“有个伴好一点吧,能互相照顾,同时也很想知道自己的婚姻是否会好。上师笑了笑,转头问一位结了婚的师兄:“你们怎么样?好吗?”那位师兄带着很无奈的表情摇了摇头,上师接着说:“不一定是好因缘吧。”听了上师的话,我感到有一点失落,思维了很久。后来在读《大圆满前行引导文》时(上师要求当时请书的人读十遍),我被前行部分的内容所吸引,反复读了三遍,以前也看过两遍,只觉得道理浅显易懂,而这一次却有了很深的感触:“人身难得,生命无常,轮回是苦,因果不虚。”是啊,这世间哪有什么真正的快乐可言呢?!夫妻眷属都是被业力所牵,因缘际会聚到一起,缘分尽了就会分开;在一起的时候被五欲所累,不得自主,有了矛盾就争吵怨恨,继续造做新的恶业,何时才能跳出轮回的苦海呀。如今我有幸得到了暇满人身,又值遇这样好的具德上师,应该好好珍惜,精进修行积累资粮,力求跳出轮回,获得彻底的解脱,再来救度苦海中的众生,这才是一个学佛人应有的目标啊!而我呢,不但当下没有积极地断恶行善,反而还为自己的未来生活起妄想生执着,多么自私而又愚痴呀! 这真是上师一席话,点醒梦中人!

  希阿荣博上师经常开示的“观一切清净”也令我受益非浅。我曾经很自以为是,对世间的许多人、事都看不惯,说话办事容易在不知不觉中伤害别人,也给自己增加烦恼。跟随上师学佛后,经常听到上师关于清净心的开示。上师强调学佛最重要的是要观自心,一切的外境都只是自心的显现,心清净了,外境自然清净。因此要管好自己,不要总看别人的过失。从此再遇到不顺心如意的境界时,只要觉察到烦恼的生起,我就立刻提醒自己观一切对境都是清净的,转而向内看看是不是自己的过;自己的心是在放弃了看到别人的过失的时候获得解放,外境的顺逆此时成了修行的助缘;或者将境界当成是上师加持自己修心的方便示现,这样心会慢慢平和下来,烦恼自然就熄灭啦。当然我不是每次都能保持这样的警觉,但即使偶尔为之,粗重的烦恼都会明显减少。在上师潜移默化的教化与加持下,我有很多不好的习性都转变了。

  上师于我的恩德绝不是用语言可以描述和表达详尽的,也不是用世间的供养可以报答的。回想自己所造的种种恶业,全部种下了堕落三恶道的种子,如果没有遇到上师,将会感受多么可怕的果报啊!即使在皈依后,由于被业力所牵仍然没有完全逃脱贪、嗔、痴、慢、疑的束缚,时常心思散乱,对上师的教诫也没能完全依教奉行。可是与佛陀无二无别的慈悲上师却还没有舍弃我,依然如慈父般地对我耐心劝导教化。我既庆幸自己得遇这样的好上师,又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难当。唯有至心忏悔,精进修行,以殊胜的供养——法供养回报上师,时时与上师相应,直至解脱成佛!这样才能真正报答师恩!

  作者:才仁荣姆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