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修行札记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们走在朝圣的路上

 在云雾里显现的文殊菩萨,此照片摄于五台山,目前供奉在五台山显通寺内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希阿荣博上师!

尊敬的师父:

  今年7月弟子跟随刀登活佛赴五台山朝圣,没想到第一天就遇到了您。那是您在五台山的最后一天,但能见到您,弟子已很知足。25年前一万多僧众跟随法王如意宝朝礼五台山,25年后,我沿着法王当年的足迹开始了朝圣。

  出发前看了许多五台山不可思议的灵感故事,就幻想着这次能遇到奇人奇事,或许面前的某个乞讨者就是文殊菩萨的化身;或许偶遇路边人对我当头棒喝,使我开悟了;或是抬头时看见文殊菩萨端坐在彩云中,也幻想着能在五台山见到您。一路走来,除了遇到您真的实现了,其他种种都成为泡影。但弟子已经很欢喜了,而且弟子一路上发现,身边的师兄们看似普通却都如菩萨一般做出各种示现,随时随地感染、度化着我。

  我们的队伍主要由出家师父和来自汕头、深圳、北京等地的七十位师兄组成。第一天就拜完了五个台,后来刀登活佛问我“觉得今天怎么样?”当时我随口应了一声挺好,但其实,我并没有太多感触。我问过自己,怎样才算是真正的朝圣?难道就是在大殿里对着佛菩萨像供灯、磕头?第二天清早刀登活佛拍着我的头说“一定要好好发愿、发过去诸佛菩萨发过的愿,发法王发过的愿”,活佛的话如当头一棒,点醒了愚钝的我。等我再跪拜在佛前,不禁想起了诸佛菩萨的誓愿,及他们不为自己但愿众生离苦得乐的悲心,以及他们累劫以来不辞疲厌地度化众生,并默默地发愿。起身再注视一尊尊圣像时,不觉早已泪流满面。每到一地,大家都礼拜诵经、供灯,一路上师兄们的虔诚鼓舞着我。

  听说很多师兄皈依师父已十年有余,他们常讲起您是如何摄受他们,您所到之处总会欢声不断,您能令每个人开怀大笑,淡淡的一句话又能令人泪流满面,您知道每个人的弱点,慈悲善巧地度化每一位弟子。回忆起和您相处的点点滴滴,不论是温柔的女众,还是堂堂七尺的男众,无不眼带泪花。胖师兄说早年不懂如何与上师相处,曾不分长幼和您开玩笑,他说现在借给他一百个胆儿都不敢,如今对您非常敬畏有时甚至害怕。他说这几年您身体不好,日渐消瘦,大家都很难过。刀登活佛说不要一见到师父就流泪,这样的缘起不好,大家都尽量控制了,但每次见过您仍会忍不住地心疼,有些人躲到一旁偷偷流泪。师兄们还说尽管非常惦念您,但都轻易不去打扰您,哪怕是给您发一个短信都不舍得,想让您多一点休息时间。那几天师兄们跟我聊了很多很多,让我深切感受到他们对您坚定而真切的信心和情感。我为自己的信心中仍夹杂着矫揉造作而深感惭愧,一方面祈愿您法体安康,却又常为鸡毛蒜皮的小事给您发个短信,真是太不懂事。

  新浪的微博里显示您有几十万粉丝,里面最少有几万是您的弟子,试想若是每个弟子都隔三差五地给您打电话发短信,一天下来什么都别做了,更不用说休息。我曾想上师有这么多的弟子,怎么可以照顾到每位弟子呢?听说在汕头就有几千弟子,他们有的是来自洗浴娱乐城的小姑娘,有的是政府官员,有的是企业家,有的是教师医生,不论是哪一行哪一业,都得到了您无有分别的慈爱。师兄们说只要精进修行、至诚地祈祷上师,得到您无量的加持是一定的。师父!原谅弟子愚痴,上师是佛、是正遍知,当然可以分身,可以度化无数众生,而我们要的是使我们的心与上师相应,当然就会在您的光明里。

  师兄们问我如何遇到您,我说朋友介绍的,认识还不到一年,您是我遇到的第一位喇嘛。师兄们说我有福要我珍惜,说实在的,平日很少听人这样说我,虽然我工作稳定不愁生计,但在世人的眼里我没什么福:工作十年了,既未升官也未发财,个人问题也没解决,至今还是个“剩女”。对同情我、为我发愁的家人朋友们我并不以为然,因为佛法难闻,我不仅听闻了,还遇到了您这般具德的上师。对几位藏地来的师父在提起您的名讳时,他们都竖起拇指称赞,说“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非常好”,还说堪布的弟子修得也很好,这次见到果然是名不虚传。

  我总爱为自己犯懒不做功课找理由,这次同屋的慧师兄教育了我。总看她在读书,说要参加菩提小组的考试。她料理好七八岁的儿子通常是晚上11点,而她此时开始了晚课,本来朝圣一天很累,我早就困了,慧师兄却坚持做功课,到第二天我睁开睡眼又看到她在上早课,顶礼您的法相,当时躺在床上的我羞愧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杰师兄吃饭的时候会把掉在桌上的菜叶夹起来吃掉,碗里的饭菜也吃得干干净净。那天在佛母洞又看到他把游人丢下的纸屑都捡起来。试想,朝圣时,如果剩饭剩菜摆一桌,垃圾乱丢,即使我们经念得再引人入胜,也是不会有人愿意学佛的;如果每到一处注意节约环保,留下一方净土,就会让周围的人也受到感染而加入学佛的队伍。那天在佛母洞排队的人很多,等了十个小时,可是见到大家有说有笑,也没觉得无聊难耐,有些师兄还为因排队而吵架的游客做调解。大家唱诵着“绿度母心咒”,悠扬的声音常吸引好奇的游客。多么好的法布施啊。

  师父!令弟子感动的事太多了。师兄们不仅恭敬您,对其他师父们也同样。大家会为最年长的刀登活佛的父亲撑伞遮阳,搀扶他老人家,就餐时全体起立请师父们入座。璇师兄带领我们诵经时,每次节奏都整齐划一,共同以《普贤行愿品》祈祷发愿回向众生。说来奇怪,刀登活佛从未向大家说过出发的时间和地点,而几十人的队伍竟然没人掉队。起初我是独自行动,就以为一个人活动,肯定方便灵活也快捷,但没想到常常是我走进大殿而集体诵经已经开始。遇到爬山男师兄必帮女师兄背包,搬运供品更是大家抢着抬,朝圣路上,我们就是这样相互扶持。

  时间过得很快,分别的时侯到了,大个子师兄嘱咐我最好能加入菩提小组学习,互相交流进步会更快。我跟师兄们一一道别,相约明年扎西持林见,这时师父们开始念诵经文,师兄们在车上向我们挥手道别。师父,不怕您笑话,望着车子远去,我的眼泪不住地流,十分不舍。缘起缘灭,聚散有时,然而弟子仍是有太多的放不下。我相信我们过去生中曾做过金刚兄弟,也都曾在您的座下修过法,要不,怎能在短短的几天就有了如此的情谊。

  写得太长了,但还想再啰嗦几句。最后那天刀登活佛带我们在法王当年讲法时的法台朝拜做莲师会供,后来耍坝子时,在麦彭仁波切写的道歌声中我们跳起了金刚舞。这时,忽然来了两个外国女孩儿。这里地处山顶,上山的路非常崎岖,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她们像是从天而降。她们来自法国,利用暑假旅游,第一次来五台山,不可思议的是她们自己也不知怎么就到了这里。蓝天白云,经幡如织,我们和她们一起跳起了金刚舞。活佛说“当年法王如意宝在喇荣五明佛学院带领众弟子跳丹哲耶吾布美金刚舞时讲过,两百多年后法王将作为大臣,亲自参加麦彭仁波切率领的时轮金刚部队,从香巴拉来到南瞻部洲拯救己十分衰微的佛法,而跳金刚舞的人届时均可参与其中,任务圆满后都随法王如意宝去香巴拉净土。”“今天还有两位外国朋友,这样的缘起非常好”。这两个姑娘果然很有善根,教她们的“嗡玛尼贝美吽”很快就学会了,她们相信轮回,还说我们或许前世认识。我的英语不太灵,幸亏有小师父和小师兄加入,连说带比划居然让她们明白了佛是如何成道的。她们问佛和上帝的区别,我们说佛是觉悟的人而不是神,佛告诉我们真理在哪里,教我们智慧地面对生活,面对死亡。朝圣遇到她们真是妙不可言的缘分。分别时我拿出您的法相,她们欢喜地问您在哪里,还说想去您的家乡。后来刀登活佛问我朝圣的感觉,而这次我没有犹豫,发自内心地说“太好了”。

  归来后明显感觉对上师三宝的信心比以往坚固,师兄们的精进重新激发了我的热情,也意识到自己的懒惰。村师兄说有一次拜见您时,您对一位不太精进的师兄说“最近怎么没有好好做功课”,或者会对学佛仍糊里糊涂的师兄问“有没有到‘菩提洲网站’去学习”。什么都甭想瞒过您,如果不好好修,见您时自己都会不好意思。

  这次还从师兄们身上学到了如何与上师相处。师兄们的信心是那么的纯洁、那么坚定,他们把对您的惦念转化为精进的动力。有篇文章写道“上师不是拐杖,不是打卦占卜者,不是用于世间种种目的的工具”。我惭愧自己以前见您时总带着各种世俗的目的。师父!弟子也想学师兄们行法供养,不再求人天福报,只求解脱,祈求永远在您的光明里!

  今年九月份弟子朝拜了九华山,我是沿着您的足迹每到一处都认真顶礼供养发愿,像在五台山那样,发和过去诸佛菩萨一样的愿。这次我竟忘记替自己求点什么,或许这就是我的菩提心的萌芽。您说过,菩提心的修持需要生生世世,刚开始会带着些造作,但慢慢地真正的菩提心会在相续中升起。

  师父,我们在圣地诵经供灯、捐建寺院、供养僧人积累福慧资粮;在佛前忆念佛的功德,至诚忏悔并发愿;我们沿途布施乞讨者,希望有更多的人种下佛种。我一定珍惜和师兄们金刚兄弟的缘分,团结和合并肩利益众生,以此功德祈愿您长久住世!师父,我们愿与您的心相应,花开见佛,走上通往极乐世界的朝圣之路!

此照片由作者提供

 

弟子 嘉参措
2012年10月15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