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天 暖 花 自 开

顶礼文殊菩萨   

顶礼金刚上师

  你纵然可以在封闭阴冷的小屋内燃上数十盏灯,以祈求灯光的温暖来慰抚寒冷和孤独的心灵;然而上师是此刻正在屋外光芒四射的阳光,果断而勇敢地推开四壁的障碍吧!那温暖和金色的光芒会立即照亮你的小屋,充满全部的空间,而灯,那有限的光亮和热度,尽管数十盏,同这耀眼阳光的力量相比,失去了个性存在的价值 ……

  请坚信, 要勇敢地去除这些障碍才能得到阳光的加持;不要犹豫!持续而不间断地,直到被那透明体性的暖乐光明完全笼罩,然后,———,你的身体,如果仍不能被光线所穿透,就修炼它,坚定地修炼它,无论妄念以怎样的形式在你的心中升起,不要被牵引,似观水泡般,看着它自行升起,又自行消失 … …

  最后,当你的身体成为光明体性中的一个透明幻形,或者,被光明消融,只留下残壳……这时,你将不可分离地同光明完全融合!

  现在,你就是光明本身, 灿烂而明晰,想不散发光明和温暖也不行。那恒久永远的明晰暖乐,永远地照耀着,温暖着,需要你的他人或者一切的生物。即使你没有刻意给予,那些众生,只要没有障碍,他们索取,便能得到你,他们索取的形式,就如同当初你自己一样 ……让身体“处于光明之中”!

  但是,如果在最初的一瞬间,缺乏推开四壁的勇气,那,光明还是光明,尽管一直在天空中闪耀,也不能照亮你四壁封闭的小屋,而小屋中的你,连眼睛实在感受阳光的机会都没有。 “光明”和“温暖”,仅是一个概念存在于你层出不穷涌现的想象之中,而封闭小屋中那可怜的灯光,会成为你印象中“阳光”的可悲替代品, 从来没有体会过阳光温暖力量的你,     将全然不知而被蒙蔽。

  如同目盲的人,无法看见阳光的光芒;如同看见苹果而从未咬过的人,不能尝到苹果的滋味,没有皈依过上师的人,则无法享受到上师教法的甘露!

  试想,有谁在体验了阳光的力度之后,     还会需要灯光的热度?

  上面的这些文字,就是我想表达的“皈依上师”后的心灵体会:从“灯光的日子”到“阳光的日子”。心灵的本性,驱使着身体和思想不停地去寻找同它相应的光明和暖乐,因为心一定要安置在光明和暖乐之中,这是心灵最自然的和最本初的举动,这样,便没有烦恼。皈依上师前,无论自己怎样苦苦寻觅,都好比是在封闭的小屋里燃上灯,这固然可以带来短暂的心灵安慰,但完全无法同“皈依上师”后阳光沐浴的感觉相比。“皈依上师”后,思想知道了心灵的去处,心灵看见了它的归宿。

  回想起来,那最初突破障碍的勇气和决心,是多么的重要!可以说,这是心灵在这身中最有力和最重要的决定力量的显现。以我自己皈依前后行为所发生的变化为例,我该怎样告诉你,我此时如此庆幸的心情?我又该怎样向你传达,我此时如此的感恩之意?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形容心灵所得到的甘甜及满足,而上师的恩德则永远无法回报!我完全不堪回首设想,如果没有当初突破障碍“皈依上师”的行动,我现在是在怎样的迷茫漂泊!

  我们都曾经嘲笑过成语故事中那个“以叶蔽目”的人,而现实中的我,在皈依上师前,比那个“以叶蔽目”的古人更加愚蠢百千倍,面对现实的苦难,我不仅自欺欺人地用各种各样的叶子挡住眼睛,还甚至为这些叶子画上色彩,完全陶醉在一种自愿被蒙蔽的虚假状态。下面要讲的,就是自己在皈依上师前后所发生的故事。

  我是一个业障非常重的人。这个“重”,一开始就表现在我诞生的环境和时代。     我诞生在一个教师家庭,我的父母经过“三反五反”的运动以及“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等教育,不假思索地成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他们心灵天然的需要,被自己受过训练的思想强制性地扔到了一边。而我的老师们,则是同我的父母有着几乎一样的教育背景和观念。所以,我从幼儿时代开始,接受的就是那些和我同时代的人都曾经经历过的学校教育以及社会教育。我们很少有机会听到和“唯物论”所不一致的观念。我没能诞生于一个佛教的家庭,因而,佛法的声音我没有能够在青少年时代就得以听闻。所以,长期以来的学院启蒙教育,是我眼睛上很大的一片遮挡视线的“叶子”,它遮挡的时间很长,很顽固。

  同时,我又没能诞生于一个有着正确佛法修行指导的地域。有时偶尔经过庙宇看见成堆的人烧香拜佛,祈求佛菩萨的慈悲,保佑他们长寿、平安、升官、发财……年少轻狂的我当时并不具备基本的佛法教义知识,而把烧香拜佛祈求世间利益,当成了佛教的全部。(如此可悲的当时的我!)

  尽管业障如同污泥层层裹住了心水晶般透明的清净本性,但心性的力量仍会自动地发挥作用。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觉得这个世界的真理并不是我眼睛所看见的这些,如同禾苗需要雨水一般,我十分渴求地去寻找那些能够为心灵带来安慰的书籍或者言论。由于前面所讲的我们的时代和我自身家庭的障碍,我近乎狂热地寻求几乎全部是在图书馆可以翻阅的中文书籍,它们是哲学、心理学、逻辑学、文学、艺术,有时甚至是神秘学、星相、八字等范畴,我大量地阅读那些被世人所称颂的伟大人物的传记,可怜地企图从成堆的书籍中发现我要寻找的答案,并且为之“废寝忘食”。但是,非常可悲的是,在那么多阅读的书籍中,居然没有一本佛教教义的书籍!

  我的眼睛疲惫地被那些文字和言论牵引,当头抬起,发现,逻辑学的路是断的:“上帝是万能的,他能不能造一个他自己都搬不动的石头”;发现文学是脆弱和多情的;发现自己的智力还不能深入到阴阳八卦、天文历算而成为一个预知事物的“神算”……灰尘仍然是灰尘蒙在心灵上,心灵并未因为这些阅读和“探索”而变得更加干净、澄净和喜悦,留下的是更多塞满脑子的妄念遐想和更加疲惫的眼睛。

  我19岁那年发生的一件事,让我下定决心要寻找一门宗教来治疗自己。

  那是一场死亡,我可亲的与世无争的外公突然间过世了。我立即从学院赶回到家乡,赶到停放他遗体的住所,看见所有的亲戚围着尸体哭成一团。我也被带到遗体前。我看着那具僵硬的、惨白的、毫无生机的尸体,尽管从骨骼五官上仍然可以辨得出外公在世时的模样,也尽管明明确确地知道这就是过世的外公,但,我怎么也没法将眼前那“僵硬的尸体”和“可亲的外公”联系在一起!我没办法哭,因为眼前的这具身体怎么也更像石膏的雕像。我悄悄地握了握“外公”的手,很硬,很冰凉,跟握石头没有什么差别;正当我在尝试想获得更多的感觉时,一只硕大的老鼠,突然出现在供台上,安然地享用台上的食物。它的毛皮黝黑发亮,好像还没有去穿过阴沟爬过洞,非常的干净,粗大的尾巴一尺多长,它一边吃东西一边打量周围的人,一点也不害怕。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老鼠,正在嚎哭的亲戚们都突然止声,看着这一切。好一会儿,一个亲戚说:外公的魂可能就是借这只老鼠的身体回来看大家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是我第一次开始思索“身体”和“灵魂”的事。

  当我送着遗体走向火葬场那燃着熊熊烈火的焚尸炉,我看见,在那长长的走廊里,存放着各式各样的僵硬尸体,有的是老人,有的是少年,还有刚出生的被襁褓包裹着的婴儿 ……不管他们生前怎样,是贫穷还是富贵,是达官贵人还是普通百姓,现在身体都被摆在这里,等着被焚烧。

  载着外公遗体的推车被猛烈地撞向炉膛厚厚的铁壁,伴随着响亮的金属声,外公的遗体一下子被送进了炉灶中,火焰立即点燃了亲戚们亲手制作的漂亮丧衣,遗体直直地、重重地葬入火中,炉灶的门关了下来……

  我定在那里!     死亡是一件最公平的事,每一个人都将经历。我在想,那被燃烧的尸体,已经毫无觉知,同它外面的衣服同属一物,燃烧完毕将归于尘土,那尸体一定不是我们自己!那我们呢,是什么?是灵魂吗?在离开身体后,将要去哪里?这里的一切,我们能带走吗?

  我决定要为自己死亡后的去处考虑。

  那年深冬,我到大足。看着宏伟的石刻描绘的十二因缘轮回,我的心颤颤地不敢注目,看见那图示的“世间苦图”,我不敢面对。听着导游解说:“做人要行善,如果不行善要经历轮回中畜生道、饿鬼道和地狱。”由于心灵是那么地惧怕轮回,是那么地向往没有苦难、没有烦恼、究竟快乐的地方,我的耳朵再也听不见他讲的内容;由于没有一丁点的佛教知识基础,障碍的显现就是,我自以为是地认为,如果信佛教,就等于要经历轮回。多么切心之痛的可悲!多么有毒的一片叶子被我蒙在自己的眼上!

  这时,英语学院的外籍老师传教,许诺说:信天主教可以前往天堂。     我想,天堂一定好过人间,我那时根本不知道天堂仍是轮回的一道。我立即又将这片看似美丽的叶子挡住了自己的眼睛,教堂西洋化的艺术风格和优雅的管风琴音乐,都成为了我自欺欺人的优美幻觉。我似乎有了宗教的信仰,我祈祷、忏悔、布施……

  然而,我的傲慢一天天俱增,总认为自己是高贵的种性,尽管我周游世界,但是心里的烦恼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是越来越强的竞争欲望和永不满足的贪欲在不断地增加,而这一切都被掩藏在所谓的“事业心”的名号中。没有一个平和的心态,不喜欢工作笨的人,对他们发脾气,认为他们跟不上自己的思路,工作出了差错,就认为是他们配合不好的原因。烦恼重的时候,就去逛街,花钱买名牌的衣服;为了所谓的健康,或者为了宴请客户以赢取更大的利润,不顾惜牺牲动物们的生命去品尝河鲜海鲜山珍野味……好面子,喜欢摆排场,喜欢搞特殊化,不能容忍自己比别人差,如此等等的林林总总的恶习!!!仔细分析起来,就是“贪、憎、痴、慢、嫉”五毒对心灵的侵害显现。

  没有被正确教法滋润和净化的心灵是不可能真正宁静的。

  我的心一直被欲望的翅膀牵引着,现有的一切,都不能让我真正地满足,我找不到真正可以让心灵产生愉悦体验的快乐。我感到心灵自身在强大地拒抗着身体的束缚,它想穿越这肉身去寻找真正的快乐。由于我的业障蒙蔽,直到遇见上师前,我都没能寻找到能够解脱烦恼的真理,我的心狂乱不止,时常被痛苦折磨。

  一天,在梦中,我见到几位天神。其中一位对我说:“我们愿意满足你三个愿望,你可以提三个要求,但要求一定要是具体的,直到最后一个要求的结果,是你最想要的。”梦中的我,站在美丽花园里的朝露中,我飞快地思考着该如何提出这三个满愿的问题。我想:“我要有很多的钱?”“我要有非常响亮的名声?”“我要健康长寿?”但是,这三个满愿之后的结果,是我想要的“完全没有烦恼究竟快乐”吗?不是!“钱、名声、长寿”都不是“没有烦恼”。“钱和名声只会带来更多的烦恼,而长长的寿命会让我目睹更多的苦难。”梦中的我飞快地想着。无论我怎么对三个要求进行设计,最后,都不能直指“没有烦恼”这个答案。最后,我说:“我没办法提三个具体的要求而得到我想要的,我想,如果可能有,应该就只需一个要求,那就是‘死亡’。”根据当时我的愚昧认知,我认为只要这身结束后,就可以到天堂找到快乐。

  梦中的幻觉一睁开眼自然立即消失。我醒来,再一次陷入深深的绝望中。我厌弃我在这里的生活,我渴望离开,希望早一些结束这身,但又对未来的去向感到害怕。

  我开始刻意改变。我先是决定吃素。我想,为什么人的身体需要消化动物的身体?我觉得植物连排泄都是清净的氧气和水,以及随之散发的清新香气,我臆想自己的身体能成为植物一样。随后,我开始更多身体的禁行。

  也许是心灵自身的召唤,2001年年底和2002年初,我开始无法抑制对西藏生起的强烈渴望,2002年的9月,在成都,没有任何事先的准备,我踏上了西藏的土地。那是一次多么不可思议的旅程啊!但是,我并未有准备好。

  当业障慢慢被清净时,心灵的完美面,以金刚上师的外在形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2005年的4月,我终于见到了我的根本上师——希阿荣博! (写到此处,想到上师对我的恩德,眼泪已经忍不住盈满,初见上师时的细节历历在目!)

  那时的我,仍然被习气蒙蔽。尽管感受到上师不可思议的慈悲之光,但傲慢和自以为是的习气仍是非常大的障碍。看着我的愚昧和傲慢,看着我的迷茫和已经麻木的痛苦,上师慈悲地将我从水中捞到了船上!那一天,我只记得阳光是那么的美好,事先准备好供养给上师的鲜花是那样的芳香,又记得那一天开车前往上师住所的路途是那样的畅通无阻!我事先并不知道,也完全没有意料到,这一天同上师的见面,是多么的重要,可能是这辈子中最重要的事情,这一天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我想,如果事先知道,如果事先听人讲过皈依的重要,如果事先看见过周围其他师兄皈依前后心灵的美好变化,我想,我一定会尽我的努力来准备这一刻!

  完全没有准备地,我就这样,带着浑身污浊的习气,站在了希阿荣博上师的面前。我看见了自己的妄想像乒乓球般地砸向上师布满慈悲的脸,我想上师一定会感受到不舒服。但上师一直微笑着,看着我染着五色彩虹的头发,上师说:“现在,我为你皈依!你在释迦牟尼佛的面前磕三个头……”接着,上师响亮地为我念诵起了皈依咒:“喇嘛拉贾森确窝(皈依上师),松吉拉贾森确窝(皈依佛),秋拉贾森确窝(皈依法),根登拉贾森确窝(皈依僧)……”!

  然后,上师说:“听我弹指一响,你心里观想,自己已经进入了佛门。”

  我立即收起所有的妄想,随着上师清脆的指节声,我将那只还放在门外的脚,赶紧收了进来。那一刻,一股暖流自头顶照下!我成为了释迦牟尼佛的弟子,成为了希阿荣博上师座下的一名金刚密乘弟子。如同前面的比喻,此时,封闭四墙小屋的窗户打开了,上师的阳光照了进来!

  接下来的事情,变得如此的美妙!

  我从希阿荣博上师手中接过佛法教义法本,这是我此身第一次翻阅佛教的理论经典。那些甚深的道理,我是从未得闻而又是如此惊喜!我感到在此之前的人生算是白过了,我以前所有看过的书,在佛法的经律论面前,全部都可以扔掉!我几十年的人生,到此时,才不迷茫!

  上师所有的言教,都是对治我贪、憎、痴、慢、嫉的良药,我享受到了心灵渐渐被清净的愉悦感受。上师教我们如何培养菩提心,上师说,一切众生原本都是佛,只是各自业力的显现才有了六道的分别,上师说,皈依佛门学佛,是为了一切的众生都能够脱离轮回的苦难,早日获得佛的果位而发心修行,而不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健康无病来寻求依怙。上师强调说,菩提心在修行过程中是最重要的,一切的修行都要以菩提心来摄持。上师还告诉了我们如何修持“愿行菩提心”;上师教我们如何发愿,告诉我们清净愿力的益处和所带来的强大加持力;上师还说,只要像普贤菩萨一模一样地发愿,一定会有愿力成熟的那天。上师带领我们放生,从屠刀下解救那些即将被宰杀的生命,同时,上师告诉我们,一切众生互为父母的次数数不胜数,以此来培养我们的慈悲心;上师还以种种的善巧方便,让我们渐渐认识这个世界如幻的本性,以帮助我们了解和有一天能看清心的本性。

  在每一阶段的修行中,我深切地感受到希阿荣博上师慈悲的加持是具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和不可思议!我那一直以来盲目和愚蠢寻找的心渐渐安静了下来,再不用向外去寻找了!

  上师将甘甜的苹果交到了我们的手中,还有什么犹豫和忧愁的呢?解除烦恼的种子就在手上的这个苹果里!在上师教法的雨露下,让这种子发芽、开花、结果。

  祈愿一切的众生都能脱离轮回的苦难,获得究竟的快乐!

  祈愿上师长久住世!

  为了自利和他利,为了一切众生都能早日获得佛的果位,祈祷上师慈悲的加持!     嗡啊吽,班扎咕噜叭嘛悉地 吽!

  顶礼根本上师希阿荣博!

  弟子:成利措

  2007年1月3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