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怒 放

    你带领我穿越群山,穿越雨雾、森林,
    穿越危险,铺展在刺目的阳光下,
    我的心从未如此开阔。
    绵延的草原,漫坡的树木,
    以及时断时续的溪流,充满慈爱,
    接引我们回家。
    车前飞扬的尘土都变成了美妙的舞蹈,
    山上还有你的歌声飘渺,
    嗡玛呢贝美吽……
    嗡玛呢贝美吽……
    眼前一朵朵莲花,洁白,怒放。
            (2006年7月,日记)

  

    从希阿荣博上师的扎西持林回来已经快半年了,记忆却因为时间的逝去而愈加清晰。我们这些忙碌的城市动物习惯了拥挤的车流、封闭的办公大楼、咖啡馆、影院、药店和丑陋的冬天,那片寂静而无比美丽的扎西持林早已幻化成心里的圣地,时时回望,却不敢下笔描写,因为她还有太多的秘密、太多的故事我们并未知晓,也未必能懂,而师兄们带回的照片更加神奇,清晨的山峦, 被洁白的云雾环抱着,远近有序,线界清晰,非常自然地形成一个海螺的形状,那些飘浮在山间的云海象极了花瓣巨大的白色莲花,安静地释放出祥和的气氛。我把这张照片虔诚地装在玻璃镜框里,挂在墙上,每一个看到它的人都会惊呼:“这是什么地方?太美了!

 

   这句话是我鼓起勇气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往往太美的记忆不堪书写,也不堪转述,因为完全是个人世界的体验,也完全无法共享,但是,如果我们不把自己当成去藏地旅游的观光客,如果翻越群山的长途行进是我们澄净的开始,那么,那种叫做“幸运”和“福报”的东西便已经开始接近你了……

 

   出发是在七月,炎热的天气弄得我昏头昏脑,安排好手中的工作,拿出这一年攒的假期,心已经向上师、向扎西持林飞奔而去。而这个季节也是藏地最温暖、最开朗的时候。 从成都换车,走川藏线,如果没有遇上塌方、暴雨、劫贼,时间最多两天两夜就够了。如果有处理意外的准备和果决的判断,那么长途跋涉中隐含的风险也会大大降低。其实,不管你选择什么路线到德格,在看到扎西持林的一刹那,你的心会完全被那个瞬间充满,根本没有了路途中的回忆,不是不能,而是没有了余地。

 

   在希阿荣博上师的碟片里,我曾无数次地看到经幡飘荡的山上,白云飘过,蓝天高远、深邃。

 

   色彩鲜艳的藏式小楼,自然地斜依在山坡上,山势,竟然精准地成了房屋元素的一部分。这让我非常惊讶,完全不象山城重庆的楼房,房子和山各自别扭着,互相妨碍着,设计师好像从没注意到山的存在,那些路笨拙地上上下下,让骑车、走路的人都累得呼哧带喘,完全没有了边走边看的心情。但是,在藏地,人人都象是天成高妙的房屋设计师,山、草坡、溪流,都会和房屋建立起美丽的关系,既实用又从容。而扎西持林更不必说了。

 

   首先,,拐过一个大大的S形弯度,依山势而上,眼前出现缓缓上升的山坡,夏季的绿色溢满山间,高原的阳光刺目、透彻,你会下意识地抬手遮挡一下眼睛,而等你放下手时,时间凝固了,好像生命在那一刻也停住了,我在那个时刻完全呆住了,任何摄影机都无法拍摄到如此完美的瞬间,太阳正从山后照向扎西持林,美妙的光线透过漫山遍野的经幡,铺泻到山腰的群房上,几座房屋错落有致,簇拥着一片绿色的草地,一把醒目的红伞在绿草地上静静凝望着山下, 隐约看到院子里穿红色僧衣的喇嘛在走动,如果不是身边的师兄叫我,可能我会贪婪地一直看下去。

 

   虽然,在接下来的几天我不停地拍照,但是,都无法替代第一眼看到它的感动。

 

   如果你以为我在写风景,那么你一定没有去过德格;如果你以为我在告诉你一个美妙建筑,那么你一定还没有结识希阿荣博上师。我说过,个人体验很难共享,但是,我用虔诚的心祈愿你:打开房门,现在出发,寻找你心中的扎西持林,寻找你一生不能错过的机缘。

 

   如意吉祥!

 

     希阿拉姆 2006 12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