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莲花中央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戒烟(下)

  春节,上师和我们在一起了,这似乎注定了这次春节不寻常。在例行的合家团聚、走亲访友过程中,我顺利做到了不抽烟、不喝酒、素食。在大恩上师的加持下,可以说是奇迹发生。我觉得自己好了不起,于是很想见上师,想告诉上师。我在电话中大声向上师祈请:

  “师父,我去看看您行吗?”

  “可以呀,弟子,你来吧。”

  上师的声音太亲切了。

  城市里少有的阳光,到处透亮,我开车上路了。车少,干净。天干净,地干净,路干净,心里也干净。只是车有点脏,到哪把车洗洗就好了。春节期间洗车可不容易,猛然发现路边一洗车房有车排队,太巧了,想什么就有什么。我毫不犹豫就排了上去,瞬间后面又有车排上来。排了一阵儿我发现了问题,整个洗车房只有两个人干活儿,搞定一辆车少说二十分钟,前面有四辆车等在那,一个小时也洗不上。可上师在等我呢。不洗了,可两边是墙前后都是车出不去呀,一急汗也出来了。好烦呐,车里难受,下车呆会儿。水雾夹着灰尘弥漫在四周,又冷又脏,还是回车里等吧。

  洗车小伙子叼着烟过来敲窗:

  “把反光镜收起来。”说完转身就走。

  我突然叫住他:

  “小伙子,给根儿烟抽?”

  可能是我声音太大把他吓了一跳,他猛转身看着我愣了一下,然后掏出烟递给我一根。“谢谢你。”我一手接烟,一手按下点烟器。

  深吸一口,一阵眩晕……

  终于到了,我跳下车一路小跑,进门见人就问:“师父走了吗?”

  翁师兄迎上来:“师父在楼上。师父今天见了很多人,特别累……”翁师兄眼里噙着泪,声音有点哽咽。

  我长出了一口气:“我在楼下等会儿。”我在一楼窗前坐了下来,接了一杯热水,看着窗外亮亮的车,想品味一下放松的感觉……可是不对了。不是什么地方不对了,是什么地方都不对了,除了车干净了,好像哪儿都不干净了……

  这时,上师出现在楼梯口,我赶紧站起来。上师看到我,快步过来抱住我,上师的手用力拍在我的背上:

  “弟子,你来了很长时间了吧?你什么时候到的?”

  “我刚到,师父。”巨大的欣快感包围着我,我想要留住这一刻。

  “我现在去散步,你一起去吗?”上师说。

  “好啊,师父。”我说。

  “你的车在哪里?”上师说。

  “在门口,师父。”我说。

  “我坐你的车。跟着那辆车走。”上师指着一辆已起动的黑色的车。我完全傻了,扶上师上车,然后上车坐在上师旁边。车动了,我紧紧地盯着前车。无数的念头包围着我,我坚决地屏蔽掉,此刻,前车是我的全部。

  “你车里有烟味儿。”

  像梦中的惊雷炸了,上师的声音在我的脑子里嗡嗡直响。

  “这......怎么…☆…&…@……”

  回过神来,下意识打开烟灰缸,想干什么,想让上师看车里的烟灰缸里没烟头。当然没烟头,刚洗完的车。眼睛更紧地盯着前车但屏蔽失效了,劲儿大的念头率先挤了进来:四门大开里外擦了半天怎么还有味儿呀?谁在我车里抽烟了,中午谁开我车了,怎么说呀,告诉上师我没抽烟,不是我抽的烟,来看上师的目的就是告诉上师整个春节我都没抽烟。烟当然是我抽的,死皮赖脸地跟陌生人蹭烟抽,把自己抽得五迷三道……难怪上师抱我的时候,我发力要停住时空,怎么就没停住呢……

  我一通瞎折腾,什么也没敢说。

  上师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真空般的寂静,真有点难受。

  “开点窗吧,师父。”我小心翼翼地说。

  “好。”上师说。

  我打开前排两侧的车窗,冷空气涌了进来,清新,凛冽,真舒服。接下来就是寒冷,越来越冷,我有点害怕。

  “关上窗吧,师父。太冷了。”

  “好。”上师说。

  我关上车窗。

  公园到了。

  车子刚一停稳,上师快速开门下车,走向公园入口处的草坪,草坪上众弟子或坐或站,尽显各自的快乐与自在,上师的阿妈、姐姐、外甥女也来了,红色的僧袍,多彩的冬装,盛开的笑脸,充满了我的整个视野。上师把大家拢在一起,让摄影师兄记录下这吉祥的场面。

  上师大踏步地向前走,弟子们紧紧跟随。我因为车上的事还压在心上,惶惶然跟在最后。

  “走快点。”翁师兄笑着过来拍了我一下。很少见他这么开心,上师坐在我的车上,他更开心,不光满脸都是笑,整个身体都在舞蹈。

  “……”我想说什么但没说出来,咧嘴想笑,也没笑出来:要是车里没烟味儿,这一切该多么圆满,还好翁师兄没注意我的表情。在他眼里,现在一切都是快乐的。看着他蹦蹦跳跳地去追赶上师,我笑着加快了脚步。

  “你们两个人谁跑得快?”上师的声音从前面飘过来。

  “你们两个人比一比。”上师的声音刚落,两个师兄“嗖”地冲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上师的笑声力大无比,好似在这欢腾的火焰上浇了一勺油,让我们驾着热气,轻快前行。

  上师突然慢下脚步,转身回望,目光越过几个师兄停在我脸上:

  “弟子,我是不是走得太快了。”上师一边笑一边眨了眨眼睛。

  “不快,师父。”我快步跑上去。我知道上师在说:没关系的,弟子。我想说:谢谢师父。上师已经大步走到前面去了。

  我整个人都轻了,现在才知道刚才有多重。

  我追上翁师兄,想分享一下此刻的感受,张了嘴才发现没法说。

  “今天天气真好。”我说。

  “师父对你真好。”翁师兄还是笑,但透着严肃。

  散步结束了,师兄们心满意足地和上师再见。上师朝我的车走去,我又紧张起来:师父您别坐我车了,您坐翁师兄的车吧,他的车又好又干净。翁师兄好像听到了我的祈祷,小跑上前叫住上师:

  “师父,您坐我的车吧,阿妈她们坐这辆车。”

  “不行,这辆车,烟味儿很大。”师父继续走向我的车。

  时空真的停止了,所有的眼睛都看着我,我也懵然不知自己是走是停,我想说对不起,但没说出来,看到了身边一个师兄冲我笑了笑。是她的笑打开了时空,惊醒了我,像是在末日里看到了希望,我不顾一切地追向上师。经过翁师兄身边,没敢停反而加速,一句语速极快的话还是追上了我:

  “你不是戒烟了嘛。”

  我落荒而逃般滚上了车,在师兄们注视下起动上路。上了路才发现来时跟的车不在前面,怎么走好呢,得动一下脑子,可脑子不转了,上师在车上,千万别走冤枉路……

  “前边左转,然后调头。”上师坐在身旁,平静地为我指路。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不用跟车了,不用想了,听上师的就行了。太好了!

  “开点窗吧,”上师说。

  “好,师父。”对不起,我以为车里没烟味儿了。我赶紧把前排左右窗各开到三分之一,进来的风又冷又硬,太阳正在落山,温度降得真快。我想把上师那边车窗关小些,车窗没动,再扣一下,还是不动。按一下,开得更大,再扣,不动。完了,窗户坏了。我关上我这边车窗,又去关那边,没反应。我又打开我这边车窗……

  “你在干什么?”上师扭头看我。

  “师父,您那边的窗户坏了,关不上了。”我已经崩溃了,带出了哭腔。

  “别管它,马上就到了。”上师端坐着,一动不动。

  和上师说了再见,我回到冰冷的车里,把车开到一条熟悉的小路边停下来,呆呆地坐着,不想走,也不想干什么。这儿是我停车抽过好几次烟的地方,可我现在不想抽烟,不是想抽而不抽,是根本不想抽。过了一会儿,我竟然忘了为什么在这儿停车。开车接着走,上了主路,车速越来越快,一阵燥热,我顺手把暖风关了。猛然间,又想起了什么,转头看了一眼。不会吧!再看一眼,是真的:窗户竟然是好好地关着。

  什么时候关的?不是坏了吗。我清楚地记着车停在小路边的时候窗户还是开着的,当时还随便想了想什么时候去修一下。我按下右前车窗开关,玻璃降了下来,向上一扣,玻璃稳稳地升了上去。什么问题也没有。

  “咔嚓”一声巨响,雷电又一次击中了我,我突然变得换了人间般的清醒:车窗根本就没坏!是上师在阻止我关上车窗。上师宁愿忍受刺骨的寒风,也不愿闻那罪恶的烟味儿。可上师还是选择了坐我的车……我想停车,想马上下车,我要磕头:顶礼、供养、皈依希阿荣博尊者,我的大恩根本上师。愚痴弟子明白了,愚痴弟子感恩不尽。

  上师再也没有问过我抽烟的事。

  近期有缘在网上看到《烟酒杀生过》一文,该文对吸烟饮酒以及屠杀野生动物之过患,以确凿可靠的佛经论典中所说的教义为依据进行了简明扼要的叙述,其过患绝不仅仅是我们所理解的有害健康,而是严重障碍我们的解脱。《金色律藏》中云:“末法浊世之毒物,出现十八种烟草,凡接触者转地狱,后世不生悦意境。”文中的大量教证和诸位大德的教言使我对吸烟饮酒的过患真切地感到如五雷轰顶……

    顶礼、供养、皈依希阿荣博尊者,我的大恩根本上师。

在扎西持林举行的法会上,信众们举手发愿断恶行善。

 

弟子 才让索南
2012年10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