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心 愿

  从扎西持林回来已经快三个月了,一个人安静的时候,希阿荣博上师那张充满亲和力的面庞常常浮现在眼前,慈悲而又富有智慧,内心充满了慈爱、期待,好像在等着我什么。有的时候自己总是不敢相信,怎么会有这么奇异的因缘能够认识在我的心目中是那么神圣、那么遥不可及的上师,还有上师那样一群可爱的弟子们?在此之前,这一切还离我那么遥远,那么神秘……现在觉得这一切又是必然的了,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无比慈悲的召唤,向每一位有缘的众生伸出有力的双手,才使我等凡夫终于有了解脱的机会。

  十几年的现代教育,帮我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无限希望的青少年、令人仰慕的名牌大学乃至研究生的生活,还有那曾经有过的某事业单位的“理想工作”。这些名利和物质生活的富有不仅没有让我感到满足,反而一步一步地击碎我的美梦,心灵的空虚和精神生活的匮乏以及生活中的种种苦恼,让我始终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幸而接触到佛法。几年下来,经历了许多学佛人曾经经历过的怀疑、惊讶、好奇、探究。原以为读读经典就能了知一切,但是随着对佛法的步步深入了解,开始发觉书本上的佛法和现实中的真正佛法相去甚远。渐渐明白修道的根本在于依止善知识。茫茫求佛路,我在不断思索、苦苦地追寻、殷重祈求我的善知识早日出现。

  上师的名字闻来已久,第一次听到“希阿荣博”内心特别欢喜,通过几次电话感觉上师如此亲切,一直渴望能见到心中的上师。今年暑假机缘终于成熟。

  对于我自己,其实当初并没有很纯正的向上师求法的想法,更多的倒是想看看自己的佛缘在哪儿(曾经有一位汉地的大德总是希望我在他座下剃度),给我指出一条成佛的捷径,挥挥手就一下子扫除我现在学佛过程中的障碍与迷茫,最好还能够告诉我将来的路怎么走。同时,我脑海中还充满了以前电视里、文字中的藏传佛教留给我的印象,西藏是佛教圣地,自莲花生大师入藏以来传承未断,大成就者比比皆是,希望一去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了。总之,我本来是充满了贪心而去。

  一路上的奔波,还有以前脑海里的贫困西藏的印象,我已经做好了经受一切困难的准备。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七点了,当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下车的时候,看见师父闭关处扎西持林寂静地那么一大片的山、那么一大片飘动的经幡、那么广阔的草地中连成一片的红色藏式小屋,天是那么蓝那么空旷、这个时辰还有那么高高的灿烂的太阳,这是在我们这个充满污染的社会中吗?这是在这个濒危的地球上吗?我真的很难相信。

  我生平第一次真正走进藏地,接近藏地人。在这里我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到他们。我见到了师父的妈妈(阿妈),见到了师父的很多家人,让我惊讶的是她们几乎全都出家了。还见到了其他的一些出家人。虽然语言不通,可是我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安详最透明的眼睛。虽然是素昧平生,脸上却透出犹如慈母迎接远方游子回家的感觉,不用多说,来了先放下行李,喝一碗茶再说。他们是真正纯朴的,对每一个人都一样地慈悲和关爱。

  客厅里有一个取暖的火炉,可以一边烧水一边供暖。长长的沙发上挤满了人,正捧着粥热热闹闹地吃晚饭。茶几上堆满了糖果、榨菜。整个屋子里暖气融融的。而我们就寝的地方更是让我大开眼界,那简直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卧室啊!不仅如此,还特别舒适、特别暖和。在烦躁的地方呆久了,一下子这么谧静,有点幸福得不敢相信。偶尔抬头一看我愣住了,原来以为我在北京怀柔山区看到的银河已经够壮观了,在这里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星空。很多次梦中看到过无比壮观的星空,什么金牛座、天蝎座都非常形象地在天上熙熙攘攘的,可是现实中从未看到过哪怕一点点,竟然就在这里看到了那么接近的梦中的星空!真是不可思议啊!

  第二天我们围绕一圈经幡转山。这是什么神山我已经不记得了,边上的好像也是神山,真是宝山宝水啊!也许这个季节正是最美的季节,光是这样的风景就令人心旷神怡,我无法用语言表述,我想欧洲阿尔卑斯山脉的风景也不过如此吧。或者说,每一片蔚蓝的天空、每一片透明的白云、每一朵灿烂的山花、每一条欢畅的小溪、每一片舞动的经幡,更有每一位朝气蓬勃笑容灿烂的转山人,这里不就是极乐世界吗?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转山的,反正我是完全被这里的美景吸引,不停地把美景供养给诸佛菩萨。相比之下高原反应根本算不了什么。

  我们到达的时候没有见到希阿荣博师父,我一直揣摩着师父是怎样的形象,心中惴惴不安。终于等到师父的车回来,大家一窝蜂地拥上去献哈达,抢着问候,而师父则一个一个亲切地拍一拍头,非常高兴地给大家做加持。对于从未见面的我们,师父一点也没有惊讶,也象对其他弟子一样平等亲切。我什么也不懂,只好跟在最后,远远地仔细观察,既想清清楚楚地看到师父,又有点害怕被师父看到,只是默默地观察师父和他的弟子们之间是怎么交往的。

  一直以来我印象中的大德总是威仪万方地端坐在上方,就像端坐在大殿里的佛菩萨,离自己很远。可是,在这里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师父可以和弟子们这么亲近、这么融洽。与其说是师,更不如说是父,师父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终于知道为什么叫师父了。不仅如此,我一看到师父就私下里觉得怎么师父好像是我的爷爷?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爷爷,也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可是就是那么肯定地相信师父很像我爷爷,而后来才知道师父其实很年轻,连做父亲都太年轻了,可是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呢?

  现在非常感恩希阿荣博师父,师父的慈悲使然,给了大家和他老人家亲近的机会。师父对我们说,我们千辛万难长途跋涉来到这里,不是来观光旅游的,不是来说东家长西家短的,希望我们抓紧时间好好念咒、好好磕头,要不然没什么意思。就这么普通的一句话,却让我的信心一下子生起来。后来每次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师父都一再强调希望大家要很好地珍惜,好好用功。我开始理解师父为什么要在这么美的地方,创造这么好的条件给大家,是希望大家早日成就。

  见到希阿荣博师父我迫不及待地把我所有的问题全都倒了出来,真的希望能够一下子告诉我该怎么做,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省去我抉择的痛苦。谁知道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师父说:“弟子不要急,慢慢来。”这对我来说好像是老生常谈,我想我可能要失望而归了。无比地忏悔自己的业障太深,得不到摄受,这时候我想起宗大师在《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讲的,如果我们不具有弟子相,那么再好的师父都不会碰到,而且碰到了反而要造恶业。我想我就是这样吧,第一次这么发自内心地为自己平时没有好好努力而忏悔。我深深觉得这里太高自己够不上。

  我因有事在先不得不要回去了。一位师兄劝我说,来这里一趟不容易,至少要向上师求一个法,求一个五加行、一个喇荣课诵集,求一个金刚萨埵法门再走。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求法,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求这些,再见到师父时只是惭愧得不好意思开口。

  仔细想想,希阿荣博师父还是给我答案了。师父在告诉我一切都要靠自己,靠佛法,不要向外求,去依赖任何外界、神通、大力。师父看起来平常的回答,显示了真正的佛法广大,是那样的普通、平和,实实在在直到心底了。这才是我真正需要的。这么一来,我又开始有了活力,准备好好再观察师父的功德了。在后来的时间里,我越来越多地去感受师父的功德。

  一车远方的弟子们包车来见希阿荣博师父,大家围坐在师父面前,而我悄悄地坐在门口观察。不知道什么原因,几乎所有的弟子对师父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热爱。师父也对所有的弟子都是那么的关爱、那么平等。而这群人一旦回到社会当中还能够保持这么纯真的爱吗?是什么力量让大家在这里都散发出我们内心的至诚的平等?

  在这里我们一起皈依了希阿荣博师父。和以往在汉地占满整个广场的人一起皈依大和尚的感觉很不一样,我们就这样跪在师父的面前,看着他,虽然听不懂藏文是什么意思,多少总是知道一点皈依的道理,一句一句念下来,体会着异样风格的皈依。师父嘱咐我们好好诵金刚经,好好持金刚萨埵心咒。在此之前,我一直没有固定的功课,什么都很爱好,搞得自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这次回来后我依师嘱完成功课。

  我原以为在见到新的善知识面前,提自己以前不是同一派别的学习会不好意思。我既不愿意放弃正在学习的《菩提道次弟广论》,可是那是格鲁派的,而师父是宁玛派的;又渴望从上师那里得到加持与传承,因此惴惴不安地向上师提出了这个问题,回去应该怎么学习呢?没有想到的是师父非常肯定地教我继续学《广论》,不要停下来,并再三肯定《广论》非常好,这下我一下子定心了。同时又提出《普贤上师言教》和《入菩萨行论》应该很好地学习。并且指出我们以前习惯了的显宗的学习修法都非常好,都是一样的,让我顿生信心和敬仰。

  在厨房烧饭时,希阿荣博师父会经常过来看看大家。每当他那大孩童般可爱的身影出现在窗口,所有的人都会被吸引过去,就象爷爷来了一样,我也倍受鼓舞。可是到了要离开的那一天早晨我已经不耐烦了,心中有点不情愿,本来就只有短短两天时间,这么大老远跑来,又是这么一大笔花费,也不可能经常来,我却好像整天都在和锅碗瓢盆打交道,没有机会听到真正的开示,也没有得到什么法,那我这一趟远途值得吗?还不如在汉地寺庙当几天义工来得踏实呢,难道真的要带着无限遗憾离开吗?上师真是慈悲,竟然能够看到我的心。突然,那天中午召集所有人在佛堂里给我们开示传法,并灌了顶。上师说观察到大家这次来还是挺认真的,看来不是来游玩的,而是想真正地修行,机会难得,有些人马上要离开这里,所以传这个法。后来听说传法本来安排在晚上,上师为了我们几个下午就要离开的缘故才提前到中午,而且几位师兄分头找遍所有的地方,将所有的人都找了回来。灌顶结束时我真想留下来不走了。我想体会他们的这种念诵、礼拜、转山的修行方式,这些对我来说都是那么陌生,又是那么神秘。我更想不要错过每一次听法的机会。当然最重要的是我需要更多地了解上师的功德。

  心中想得再好如果不去付诸行动仍然是一场空。虽然我已经很想留下来,但是那股习惯的势力却让我不知不觉地顺着预先想好的计划行事,跟着大家上车回家了。我一路上都在想我是不是要下车返回去,一直就这样想着到了家。修行如果不真正下定决心,只靠空想,是一点用处也没有啊。

  回来以后却发现希阿荣博师父常常在我的面前。虽然我并没有做到仪轨上所说的在具足四力的情况下念诵,但是就是这样懵懵懂懂地念了一个月,莫名其妙地对密宗、对大恩上师希阿荣博生起了无比的信心,而这件事情本身又让我对这个传承有了更大的信心。我一下子明白了我们现在所遇到的种种障碍都是因为“罪障未除、资粮未集”。而我只是想尽快完成师父布置的200万遍金刚萨埵心咒的念修任务,再另求大法,后来我才知道上师让我做什么我就努力去做,是对上师有信心的行为,这是最重要的,这是大法。

  回来后正好《广论》学习到如何依止上师,而现在正学到对善知识观察功德“修信为根本”,提笔回忆这一段历史,真的是佛菩萨给我最好的加持啊!现在我越来越确信上师就是佛菩萨,就是金刚萨埵,金刚萨埵就是上师!每次想提起电话时,我总是想,师父一直就在我的身边,何必一定要打电话呢?我的心师父一定知道,我的对错师父也一定能看得到,我想要依止师父,而师父告诉过我,先好好诵经,好好诵金刚萨埵,那我就要听话,我想要的答案一定就在这里面,何必再去寻求呢?

  我相信自己一定和希阿荣博师父有深厚的缘分。我每天真诚地祈祷,希望自己能够早日遣除亲近善知识的违缘,积集资粮,象米勒日巴尊者那样用我的身口意去供养上师、追随上师、依止上师走向菩提。为了一切如母的众生早日脱离生死,成就无上菩提,祈求上师三宝的最大的加持!

  作者:希阿拉西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