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不 会 忘 记 的 日 子

  一、心中之问

  在许多人看来,我的生活是很美满的。

  我从小到大一帆风顺,无忧无虑。少女时期,爸爸妈妈的疼爱、姐姐哥哥的呵护、好友的默契让我如饴甘露;成家后身边的一大一小两个男子汉给了我很多很多的爱与欢乐;从事过在本地还小有名气受人羡慕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工作。可以说在别人眼里的我是家庭事业两不误,令同事们非常羡慕。

  然而一种莫名的空洞感常常会在我的内心深处涌起。我常常想,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就象祖祖辈辈一样在这个世间走一趟就被动地等死?每当我把这个想法讲出来总会有人会反驳我:“做人就是这样嘛,人死如灯灭,所以要及时行乐”。但每一次“行乐”——与好朋友聚会、旅游、喝茶、玩牌,甚至最放纵自己的喝酒等等过后,无限的空虚就会缠绕着我,让人难以消受。

  我很困惑,百思不得其解。

  二、缘起

  说到学佛的缘起,要感谢我的一位好朋友。也许是前世的缘分,当年我们一起考进电视台,最后成为相依为命的挚友,可以说那种情谊不逊色于亲姐妹。有一次由于对一件事情的意见不一,我俩一大段时间都故意不理睬对方,而内心又彼此苦苦牵挂地痛苦和挣扎得让人不能自拔,尽管事后的心境如雨后晴朗的夜空,风轻云淡,但当时内心那种如狂风暴雨般的冲击还是让我刻骨铭心。情谊是相互的,我想她也一样。她在这段时间里认识了一位学佛已久的朋友。短短的时间里,她完完全全变成另外一个人,由原来的很依赖、任性、自我变得独立、安静、恬淡。而我还陷在感情的泥潭里苦苦挣扎!我很失落地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

  难道佛法的力量真的那么大?

  能这么迅速地改变一个人?

  那我一定要去了解了解!

  我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踏上了去五台山的朝圣之路,因为她去过的就是五台山。 

  从五台山回来以后,我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牵引我,特别想学佛。从那以后,好像佛菩萨在冥冥之中已经做好了安排,学佛的善缘连接不断,我对学佛的兴趣也越来越浓,总觉得浑身上下有一种使不完的劲。想学佛,但不知从哪学?从哪入手?我多么希望有一盏指路明灯啊!

  三、三次见上师

  在我又一次迷茫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见到了我的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使我真正踏上了修行的道路!

  那时我去外地进修,朋友打电话说:“希阿荣博上师在这里,你要去见吗?”“是吗?太好了!太兴奋了!”因为刚接触佛法时,对“希阿荣博上师”的名字和功德早有所闻。上师是一位闻思修行相当厉害的大善知识,是集十方诸佛菩萨身、语、意等功德为一体,当今藏传佛教宁玛派最伟大的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上师的心子。于是,我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邀上同班的同学一起到宾馆见上师。虽然见面的过程很仓促,未及多谈,但是上师那魁梧高大的形象、儒雅、温和、庄严而高贵的气质,让人感觉到一种世俗间难以见到的说不出的与众不同。它就象一个很强的磁场一直吸引着我,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第二次见希阿荣博上师是在藏地。离别藏地之前上师送我们每人一尊地藏王菩萨的佛像,虽然在场的每个人都有,但我感觉好像上师知道我的心似的。因为在去藏地的路上,我曾暗自发愿回来后的一个月每天要念诵一部《地藏经》,这种感应使我内心对上师生起了很大的信心。特别是上师在给弟子们加持时说“要好好学佛,知道吗?”那种专注的神情好象加持力特别特别大,每次想起都会让我泪流满面。记得当时有位师兄说:“你不皈依上师吗”?尽管我嘴上说:“我已经皈依了啊,上师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分别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边说眼泪一边象瀑布似的控制不住,至今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

  第三次见希阿荣博上师是在我的家乡。说来也奇怪,一天我把上师的VCD放了一遍又一遍,每一遍都被上师的慈悲感动得泪洗双眼。我在心里问自己:我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报在今生遇到这么殊胜的金刚上师。看完之后就打电话给一师兄问:“上师什么时候来?”师兄说:“我们下午四点去机场接上师,你去吗?”哦?是真的吗?一想到上师,马上就可以见到?这一定是上师的加持!太激动了!我高兴得不得了,赶紧去买鲜花准备迎接上师。

  上师这次的行程加持力太大太大了。我好几次梦见上师。我不断地提醒自己:这次我一定不能再错过皈依上师的机会了。那天,在佛祖的出家日(阴历二月初八),我皈依了希阿荣博上师。皈依时我对上师说:“上师,我今天终于能成为您的弟子了”。只见上师哈哈大笑,伸过手在我的头上重重地捶了一下,好像早已了知此时的一幕,那神情好像在说:“归来吧,弟子!”

  皈依上师后,可以说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想:每位佛弟子在学佛的开始多多少少都会碰到一些违缘的。比如一开始的勇猛精进,又不懂得圆融,往往会忽视了周遭的一切,随之引来家庭的反对、朋友的不理解,慢慢地烦恼也就来了。但这些都不能阻碍我学佛的劲头。我常常想:人生是那么无常,一旦无常来临时,“万般带不走,只有业随身”,亲人、朋友再好,如果没学佛,临终往往会成为往生的障碍,如今我们能得到这么难得的暇满人身,闻到这么殊胜的佛法,遇到这么伟大的上师,一定要抓紧时间修习佛法,然后慢慢地影响周围的人。去年我爸爸病重住院,我天天祈祷三宝加被,盼爸爸皈依佛门。我把想法告诉爸爸,没想到顽固如化石,一向认为“心好不用念佛”的爸爸竟一口答应了。我高兴极了!但又一想,现在上师正在闭关,电话哪打得通呢?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没想到一打电话就通了,真神了,上师总能在弟子最需要、最无助的时候出现。上师在电话里给爸爸做了皈依。皈依后,爸爸拿出两千元叫我去放生,在场的家人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因为爸爸是生活非常节俭的人,而我知道这是上师的慈悲摄受好让爸爸尽快消除业障。

  爸爸是肝癌晚期。据医生讲,这种病在临终时很痛苦,非准备止痛药不可。可令人想象不到的是,爸爸从生病到去世不但丝毫痛苦都没有,而且出现很多不可思议的情景:他硬撑着要起来拜佛;尽管连话都说不清,却字字分明地跟我们念了差不多一小时的佛号;还跟我说他见到了三颗很明亮的星星,还有很多人在表演节目;爸爸又对妈妈说,“幸亏小女儿在学佛”。临终前的一天,平常严肃的爸爸一再让我吻他,我知道那一定是爸爸感受到佛的慈悲,用这种方式感谢女儿引他皈依了上师。

  爸爸的这些转变使家人对佛菩萨增加了不少信心。感谢上师!是您一直在默默地遣除弟子学佛的违缘,就像您送给我的字幅“愿弟子的心越来越安乐”。

  因为学佛不久,难免碰到一些疑惑。在梦中,上师一直加持我,还问我:“要多少甘露丸?”我说:“21颗刚好一串带在手上”。又有一次,上师送给我一个可以串在钥匙扣的水晶小海螺。梦醒后,法喜充满。我把梦境当做激励我精进修学的动力,也当作与上师结法缘的殊胜缘起。感谢上师,能够让我在今生闻到佛法,感谢上师,能让至今仍在生死轮回当中的无明众生找到生活的目标,从而得到心灵的快乐。此刻,我祈求上师悲悯我、摄受我,让我能生生世世做您的弟子。

  四、我祈祷

  在希阿荣博上师的加持下,我对佛法更加充满渴求,更加感受到佛法的不可思议、无可言喻的奥妙。

  学佛之初,我每天诵经持咒自认为很精进,每当别人赞叹时,内心很高兴,慢慢地在不知不觉中生了我慢之心。那时上师在汕头,有一次去上师那里,上师把加持好的结缘品亲自打好金刚结后带在我脖子上,就在这时,上师好象无意中的一句玩笑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当时我恨不得地上有一个洞可以立即钻进去。上师就是这样子及时地遣除弟子的我执。

  希阿荣博上师经常告诫弟子,修行主要是修自己的心,要先学好做人,人道完善才能佛道成立。要多闻思,有了扎实的闻思基础,修行的质量才有保证。

  我常常想:在茫茫的人海中,有多少人听闻过佛陀的教诲,即使听到了又有多少人相信佛法呢?我深深地明白,无始以来起识造境、妄想执着的习气非一朝一夕就能清除,这需要长期甚至毕生乃至多生的精进而勇猛的修行。说到忏悔,以前我老想:为什么要反省?为什么要忏悔?做人不是要有个性吗?不是要自我一点吗?老是想别人怎么看不是太累了吗?对得起自己最重要。那么,什么叫对得起自己?自己永远以自己的分别念衡量周遭的一切,自己的想法一定是对的吗?慢慢品尝到妙法甘露的我,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自己时时有一种感叹,要是能早点闻到佛法,要是早点遇到上师该多好啊,一定可以减少很多造业的机会。感谢希阿荣博上师,您使曾经很执着功德的我渐渐懂得了发菩提心,懂得了学佛不是只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一切的有情众生。虽然现在还很难做好,但对以后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有了正确的方向,也坚信无论时空如何转换,岁月如何改变,无论我身处何地?上师与佛菩萨都会与我同在。

  让我再次祈祷:生生世世不离师,恒时享用胜法乐。愿佛陀正法兴盛,遍及十方三界,一切有情皆觉悟成佛!

  作者:雄秋拉姆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