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初见上师的那个十月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

  我对佛教的接触是这样开始的,我大学毕业以后就出国了,临行前我想,出国以后接触的都是西方文化,接触本国文化的机会肯定会很少了,所以就选了几本自己平时认为很难看懂的中文书。也许它们也并不难懂,只是自己当时心浮气躁吧。这其中有一本《释迦牟尼佛传》。在国外我读了这本书,传记中释迦牟尼佛对生老病死那样深刻的感悟让我震惊了。还有这么好的书啊!后来我回国读研究生,对佛教有了更广泛的接触。

  第一次见到希阿荣博上师是在一九九八年十月,那是我毕生难忘的一天。在这天,我有幸得到了法王如意宝的莲师灌顶,而且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灌顶。这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从此我就成为了藏传密宗弟子,我的相续自此播种下了成佛的种子。我还记得那天的成都阳光明媚,法王如意宝庄严无比地坐在中央花园阳台上的玻璃屋里,为有缘弟子传授佛法的精义。我虔诚地合掌于胸前,在法王如意宝极为殊胜的加持下,全身汗毛耸立,目中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可怜我等众生受无明愚痴所逼迫,在无边无际的轮回大海中生生死死,轮转不息,经受了无尽难以忍受的痛苦。而三世诸佛慈悲化现上师之身,如一大悲大智之舵手,将我们从煎熬难当的苦海中救度至清凉菩提的彼岸。这是何等的幸运!试看众生芸芸,人海茫茫,均被无尽的贪嗔痴三毒之分别念重重围困,难以解脱出来。能有缘得遇具德上师并生正信,在发无上菩提心的基础上,以闻思修佛法的正知正见而正行得正果者,实在是寥寥无几矣!人生难得而短暂,且正法难闻善知识难遇,如果不精进修行,则如入宝山而空返,岂不令人扼腕叹息?我发愿从即日起为了利益所有众生而精进修持佛法。

  灌顶结束之后,有位师兄提议说:“你的缘分真好,法王如意宝的心子希阿荣博活佛这段时间随法王如意宝来汉地,也在成都,你应该前往拜见、结缘方不枉此行。”听到此语,我欣然前往。在我的想象中,这位活佛应该是位慈祥和蔼的老者,因此,在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我还在用目光不停地搜寻,心想:那位活佛在哪里呢?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希阿荣博活佛不但年轻而且俊逸非凡,用佛教内的说法是法相庄严,简直就是一尊金灿灿的大佛从容自在地坐在那里。尾随众人献上哈达后,师父的大手重重地拍在我的头顶,那无比的加持源源不断地注入我的全身,阵阵暖意包围着我,强大得竟令人无法呼吸。我的眼泪又不知不觉地夺眶而出,就像流落异乡的孤儿遇见了久违的慈父,那泪水如开了闸般无法止住。在师父爽朗的大笑声中,我觉得窘迫不已,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哭了。

  在往后学佛的日子里,我极其幸运地依止了这位与佛无别的大成就者希阿荣博上师修学佛法。我深深地体会到了上师的不共加持与摄受力。法王如意宝曾说过:“希阿荣博从来没有生过气,从来没有不高兴。”上师往昔已圆满了安忍波罗蜜,相续调柔,福德圆满,堪为人天楷模。他老人家戒律清净,学识渊博,具大智慧,以无伪慈悲心摄受每位有缘弟子。上师远离对金钱的贪欲,极其乐善好施,将弟子供养的财物全部用于寺院和放生。在给弟子灌顶时常常强调,修法者必须先发菩提心,应舍弃一己私欲,勤于上供下施以积累成佛所必需的福德和智慧资粮。上师在教导弟子时最与众不同的一点,是他的自在幽默与其洞察的智慧,往往在轻松的语气中令弟子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从而改正其错误习性。他语重心长的每一句教言皆是对治烦恼、调伏相续的窍诀。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希阿荣博上师对我的第一条开示是:“要先观察上师后方可依止。”这针对当今一些地方学佛方面存在的一种现象:弟子不经观察即贸然拜师,求法后又对上师生邪见并加以诽谤,以致损毁他们自己一生的善根,以至于命终直堕金刚地狱。邬金莲花生大师说:“不察上师如饮毒,不察弟子如跳崖。”上师是生生世世的皈依处,引领我们走出无明、走向究竟解脱的导师。大智者帝洛巴说:“欲趋入金刚乘,相续中生起甚深胜义智慧,即生成佛,必须对上师生起恭敬心,而这种恭敬心完全依赖于信心。”在善加观察并无误辨别后,应依止具德上师,并恒时生起将上师作真佛之想的清净信心。如果把上师的加持比作雪山,弟子的虔敬比作升起的太阳。太阳的温暖会使雪溶化成水。如果太阳没有升起,雪山上的雪就不会溶化成水,我们就无法得到加持。

  愿上师长久住世!愿所有众生得到暂时与究竟的安乐!

  作者: 香巴钦措

  二00六年十一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