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祈祷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凡夫如我,总是遇到困难,遇到选择难题,才会虔诚祈请上师加持,希望上师慈悲显现神通,逆转违缘。看着上师的唐卡也会想象着,如果见到上师时该是何种光景,每次都想到自己累生累世的深重业障,而中年才皈依上师三宝的我,至今仍借口养家糊口不能精进修行,无颜面对上师。

  今年,一段跨国情感终于走到了尽头,而这个婚姻的句号好像很不容易画上,拖拖拉拉的。我生怕出现违缘,一直祈请上师的加持,默默办着这样那样的手续。但是,不管我希望上师如何显现神通是多么不合佛法的想法,上师在我身上的加持还是来得那样真真切切。原来说国内不能办的,结果出现一位智慧的律师,又可以办了;原来说要六个月的过程,结果又出现一位慈悲的法官,六天就办好了。事情不顺利时,我会默默在心里念着“喇嘛钦”后,就会出现一个人,跑出来将事情解决,连分手的先生最后也惊叹:“太神奇了,我们运气太好了!”

  我因此愈加想念上师,写信给“菩提洲”网站说,如果上师到上海,请务必告知好前去拜见。五岁的女儿在描摹《金刚经》时照例要问很多问题:“妈妈,世界是佛菩萨创造的吗?”我正在想妥当的解答,她说:“妈妈,众生都是佛菩萨啊!”她有答案了。我就说:“妈妈帮你将问题记下,以后可以问上师。”话音刚落,“普贤放生”的师兄来电说,第二天在重元寺放生,上师会到!

  2012年5月28日,殊胜的佛诞日,我们踏上去重元寺的大巴,在车上,听着上师心咒的女儿脸上竟然挂着泪珠,安静得让邻座的师兄都很惊讶。我静静地站在佛塔边时,看从各个城市赶来放生的人们将物命整齐地排放着,阳光一如佛光照着所有的生命,恍然觉得前生今世都一直这样。

  女儿兴奋地告诉我:“妈妈,我看到上师了!”上师上了后面两辆停着的大卡车顶,在给物命诵咒施撒甘露水。放生的间隙,我带着她站在湖边隔离栏后面,看着湖水中频频回头的甲鱼,竭力竖起身体向人们致谢的黄鳝和鲫鱼,心中充满了感恩:感师恩,感佛恩,感众生恩。就在这时,上师仿佛从天而降,突然又出现在湖边,脸上带着慈悲的笑容凝视着水域,突然我发现自己与上师那样近,慌得不敢仰视,轻轻地叫着女儿给上师顶礼。孩子跟在高大的上师身后,她怯生生的声音终于被上师听见,上师回身找了一圈才找到她,看见她正不停地顶礼,高兴得“咦”了一声,看见孩子将胸前挂着的法王如意宝法像举给上师看,上师惊讶地问,“这是哪里来的?”我说北京师兄给的,上师连说“好,好”,轻轻拍了孩子的头。我被突如其来的幸福怔住,除了躬身合十,不会说任何话了。

  放生结束后,我带着女儿沿着重元寺回廊走向观音菩萨殿准备去磕头,突然回廊一转,看见上师赫然坐在回廊的凳上,我轻声叫着“上师”,女儿开始对着上师不停地顶礼,上师说,“这孩子,特别虔诚”。跪在一旁的我想,多少日子以来的想念,想象,感激,悲伤和祈愿,都化为这一刻的身口意的供养吧!这时,泪水慢慢涌上来,我忙躲到一边擦掉。一位师兄走上前来请上师加持他背诵《金刚经》,于是我也赶紧带孩子跪下,请上师加持孩子好好学佛,上师说,“发心很好”。晚饭时,女儿认真地说:“妈妈,今天见到上师,我很感动!”

  我父亲经常在早上和一些老年朋友去公园垂钓,女儿总是默默祈祷:“鱼儿,鱼儿,你们要是看见我外公,赶紧逃啊!”那一阵父亲几乎总是空手而回。一天,他和朋友相约去更远的地方钓鱼,早上3点就起床了。等赶到车站,却眼看早班车从眼前开过,只好悻悻而回,我和女儿因此偷偷乐了一天。重元寺放生活动后的第一天,母亲对我说:“你的女儿在我做饭时对我说,‘外婆你不要再杀生了,佛菩萨会保佑你的,’让我太感动了”。我趁机说:“妈妈,真不要杀活的东西吃啊,实在爸爸要吃,给他在超市买现成的吧,你们年纪大了,多吃点素食比较容易消化的。”这次妈妈高兴地答应了,我也由此发现劝人戒杀,孙孙们的话比儿女辈的话更奏效,也不会让他们烦恼。

  自放生那天见过上师,仿佛体会过一种我称之为“上师的力量”以后,我时常反复思量,想将之描述出来,但是发现自己真的是那么愚笨,我虽然能在刹那间再体会,却不能,也不敢来描写和形容,怕一开口就错了,这让我有些苦恼。为了让上师加持,让所做所想符合佛法,我总是让上师出现在我的观想中,然而上师所散发的力量,却无法从我的心间流出。

  转眼是炎热的酷暑了,我们自然无法逃开那一个个充斥着人造冷风的钢筋水泥的盒子。有一天,当我从冻得冰冷的办公楼里走出,一头冲进艳阳高照的大街时,身心突然变得坦然,似有似无,没有刹那,没有永远,只有阳光照着,那种包容仿佛力量,我感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又好像从来都真实地存在着。繁华的街道,两旁满目奢侈品的橱窗,那一辆辆豪华的小车,和躲在树荫下乞讨的人,此时都变得那样清净无尘,无忧无虑。

  一位遭遇家庭变故的师兄问我如何消除世间的违缘求出世,如何获得诸佛菩萨和上师的加持,从含糊的话中,体验到她心中的痛苦和徨惑。我也问自己,究竟怎样才能将上师的力量传递给她。其实,我所做的只是每天发愿。一天早起静坐,我在观想上师清净慈悲的力量,突然想起好像读到过:弟子和上师的清净心是一间房间的两扇门,只有弟子也打开自己的心门,才有可能体会和融于上师的心中。原来上师的“加持”是这样的啊,我恍然大悟:原来只有自己也打开清净和慈悲的心门,才能融入上师佛那清净和慈悲的力量中,才是受到了不二的加持,才无所谓顺境违缘,无所谓出世入世。

 

弟子  慈诚卓玛
2012年8月11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