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那一瞬,苦海收波(下)

  我觉得好累好累,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连一根烟都拿不起来。我开始耳鸣,听什么都像从被子里传出来的一样,看所有东西都是灰色的。他没有管我,自己躺下睡了。我抽完一根烟,梳洗干净,坐在沙发上用刀片在手腕上狠狠地割了一刀,看着刀口绽开。那时我看见颜色了,看见鲜红的血液从血管里涌出来,顺着手掌滴到地上,溅起一点点的血花。

  这时候,他忽然冲进客厅,看着我然后紧紧握着我的手臂,阻止血液流出,另一只手拿起电话打120。我说了一句话,“请让我死吧,我不想恨你,不舍得恨你,我累了。”而后他说:“你要死别死我家,你在威胁谁呢?你死在这里,我以后还怎么生活?”这句话就像一个字一个字凿进心里一样,我累了,我威胁谁了?你在乎你的生活,谁又在乎过我的生活呢?

  我就是个轴孩子,轻易不会付出感情,只要我付出了就再也收不回来了。这时,就因为这一句话,我由爱生恨,从心里面涌出大量的怨恨:我过得不好,你也别想过好。经过医院的一番救治,缝了针。伤口像蜈蚣一样爬在手腕上,时时刻刻提醒着我要将这份恨意渗透到骨髓里。

  第二天他陪我在家一天,就像当初他做手术后我照顾他一样,吃完饭陪我散步,晚上搂着我说着以前一起出游的事情。当时我哭了。哭他的虚假,哭他的绝情,哭如此的不公平。第二天他上班,我开始着手回广州的事情。他依然对我很好,我依然觉得他很假。临走前的晚上,我哭了,他也哭了。我不知道他哭什么,他应该高兴才是,我实在不懂。后来我知道,他在我走以后就很快带别的女孩回家,当时家里还堆满了我的东西。但他不敢和所有人说,也许他也觉得这样做很不合适吧。

  回到家,面对父母责备的眼神和伤心的叹息,我来不及愈合的心又开始流血。我恨啊,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让我父母遭受这些,工作没了,生活颠覆了,朋友们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所有人的生活都在变好,只有我的生活被打回原形,甚至不如原形。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欺骗,他的不负责任。我恨,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这样他就不会骗我了,他就属于我了,我的脑子里充满血腥的画面。但是每次想到这些的时候,内心又有一个声音和我说,“我是善良的,对任何人都没有邪念,如果我去报复,最后被深深伤害的是双方的父母和朋友。放下吧,永远地放下吧。”想到这我又开始心软。是啊,也许是上辈子欠下的债这辈子该我来还的。

  不管他怎么对我,我还是爱他的,我从来不舍得他受伤,哪怕他手指破了点皮,我都会心疼。但是,他为什么舍得我受伤,受这么重的伤?我父母也没有对不起他,为什么他要这么对他们。我的工作没了,生活颠覆了,29岁的女人要重新融入这个社会,从基础开始,凭什么我要有如此下场?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想到这我又开始恨,又开始想报复,甚至想到如何等他进家门,然后点火烧死他,抑或是用刀挑断他的手筋脚筋再折磨死他。想到他死了我也陪他死去是多么畅快的感觉啊。而在我高兴的时候,内心另一个声音又在提醒我,要善良、要放下、要为亲人们想想。

  就这样我内心就像有两个灵魂在打架,在反复折磨着我。我变得歇斯底里,变得疯狂。我开始痛恨一切成双成对的东西,或者说我害怕看见成双成对的东西。我不敢去超市,每次去超市,我就会想起曾经为了那个家,在超市比价钱买东西。不敢做饭不进厨房,害怕想起曾经为他在厨房忙碌的感觉。我把家里所有成双成对的摆设,都砸的砸,分开放的分开放,甚至开始不用筷子。如果这样能让我舒服也好,但是没有,我还是会想起他的背叛,想起自己的委屈。身体里的两个灵魂折磨得我疯了。忽然,我想到曾经已经皈依的导师跟我说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于是我抱着尝试的心理去听了。那天,我得到了稍许的平静,听着听着不知不觉睡着了,没有噩梦没有眼泪,睡得很沉。

  从那天起,我就不敢停止听《心经》。我开始寻找曾经的导师,我希望她能温暖我,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在我几日的寻找无果快绝望的时候,终于她给我回信了。她告诉我她在西藏,告诉我别停止听《心经》,要坚强地等她回来。我答应她坚强地等她回来,可是我做不到,身体里的两个灵魂已经变成两个人在分别做不同的事情了。前一秒看见我,是开开心心,有说有笑,后一秒看见我,就冷眼看着所有事物;前一秒在网上和朋友聊天,后一秒我就会在给他的留言里诅咒他。每次我快变邪恶时我会折磨自己,狠狠地掐自己腿,用脑袋撞墙,咬自己手臂,但只能得到暂时的平息。很快又会更加强烈地涌起报复心。不能让《心经》停下来,有时不得不停的时候就会马上崩溃。我累了,真的累了,再也撑不下去了。那种怨恨、那种挣扎已经让我筋疲力尽了。我再一次想到死亡,想要解脱。我给父母写了一封信,给他父母和他也分别写了信。一切准备好后我想用微博的方式跟所有好朋友告别。

  登陆微博,无意识地一点,点进了“@希阿荣博堪布的微博”。看着您的头像,您的笑容,那是多么的温暖与祥和。您的笑容,让我寒冷的心有了一丝丝的暖意,让我感到怨恨在融化。这时我再看手腕上的伤疤,似乎不觉得像以前那样狰狞。

  您的笑容在召唤我,您的笑容让我想去了解您。于是我停止手上的一切,放下刀片。因为我忽然觉得自己很愚蠢。于是我翻看了希阿荣博堪布的每一条微博。其中有一条是关于报恩的,“有些人与父母的感情很好,有些人则与父母关系不是那么亲密,人与人的因缘不同,但不管怎样都要有孝心,把父母的安乐挂在心上。人人都有局限,父母也是局限在自己的烦恼业力中身不由己,痛苦不已,我们应多体谅并发愿以自己的善心善行化解父母的苦报答父母的恩。”是啊,二十九年了,养父母含辛茹苦地把我养大,而我从没有让他们省心过,从没有好好去关心过他们,总觉得他们的付出是应该的,也总是在想关心的时候给自己找借口。如果我死了他们怎么办?这种伤痛也许是几年才能平复,而这道伤疤却是一辈子都不会消失的。这么多年我是多么的不孝啊。想到这里我视死如归的心动摇了。

  继续翻看到另一条——“亲密的人之间总有太多执着,心里会有许多期望和要求,要求对方完全理解、符合自己的心意,不然便感觉失落愤怒。在无始无涯的轮回中,这一世亲人的相聚犹如空气中飞舞的尘埃偶尔相触。转眼就是分离。其后各自循业流转,相见无期。多少恨多少纠结,终归于两两相忘。不如宽容相待,珍惜尊重吧。” 是啊,在这段感情里,我只考虑我的感受,我想怎样,就怎样,从来没有想过他的感受。在不能满足我的想法时,我会愤怒,他有他不对的地方,而我偏偏抓着他的错处不放。最后不管怎样,我从来没有反省过,一味地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对方身上,放大他的错误来掩盖自己的错误。直到分开,我们都没有互相珍惜过。

  看到这里,我那纠结的心慢慢解开了。在平时,这些话我看了也就看了,总觉得说这些话的人“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能做到这些话的又有几个。但是现在不是,当我看见上师的法相,看着您祥和的笑容让我坚信:做到了,才能得到真正的开心。

  翻看了上师所有在微博上即时的开示,把这一字一句都融进心里,我甚至忘了我上微博是要做什么的。我总以为,微博,是即时的表述心情,走过路过记录一下而已。但是上师却用这样的方法时时刻刻为我们开示,用智慧时时刻刻为我们指引。翻看完微博我搜索了“菩提洲”网站,看着上师的视频,看着上师的开示录,我不知不觉哭了。这次的眼泪带着忏悔带着喜悦,当时只有一种感觉,我找到回家的路了。

  这一晚我没睡,当太阳升起时觉得很幸福。一早我就去书店买了《次第花开》和《寂静之道》。路上,我把那几封信还有刀片都毁了,因为我再也用不到了。从那天开始,我有时间就会看《次第花开》,一个对佛法零基础的人开始学习入门课程。每天都会看上师的开示,到“菩提洲”看上师的视频,慢慢地知道,我之所以会痛苦,是因为在原本是缺憾的世界里,强行追求完美,更是将自己内心的“贪,嗔,痴”无限放大,并且执着地认为,自己才是受害者,所以不管做什么,无论结果好与坏我都觉得痛苦。

  虽然每天都会去关注上师的一切,但是还是会痛苦。虽然知道自己的缺点,知道需要忏悔,但是怎样做才能有效地改正和忏悔,这是很大的问题。我想到离上师更近一些,想到皈依,但又不知道怎么皈依,空对上师有无限信心,却又有心无力。这时,我在微博发了一条关于扎西持林的微博被转发,因此认识了上师的皈依弟子刘师兄。他告诉我如何才能成为上师的弟子,跟我分享了金刚萨埵百字明和金刚萨埵心咒。他的出现让我不再迷茫,让我对上师的信心更加坚定。虽然现在还会有痛苦,但是我都会拿起上师的法相,您的笑容能消除我心中一切不好的念头,而我也将这份痛苦当成修行的一部分。

  我是多么幸运的孩子啊!当我是路边小孤儿的时候,慈悲的佛将我带到疼爱我的养父母身边;当我第一次放弃生命的时候,慈悲的佛给了我重新开始的机会;当我崩溃的时候,慈悲的佛带来我老师的消息;当我又一次想放弃生命的时候,慈悲的佛将我的目光引向了希阿荣博上师;当我迷茫的时候,慈悲的佛让刘师兄带我到上师身边去。在黑暗里这一切就像夜明珠般引领着我走向光明,感谢慈悲的佛将我引向希阿荣博上师!您也一定知道只有希阿荣博上师才能带我走向真正的解脱。

  上师啊!我跟着佛的指引遇到了您,我真的想当面谢谢您,是您的笑容和您的智慧让我消除了愚蠢的念头,看清真正的路。我在佛前发愿,就算今生无缘做您的皈依弟子,我也将生生世世追随您,永远,永远……

弟子 根桑卓玛
   2012年9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