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那一瞬,苦海收波(上)

  希望尊敬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能看见这封信,希望有一天能当面向他老人家说一声“谢谢”,也希望更多的人能看见这封信,让大家知道这一不可思议的经历,让大家了解慈悲的佛无时无刻都在指引迷途的众生。

  很早就有人说过我有佛缘,但是我当一句玩笑一笑了之,我觉得当大灾大难之后也许就跟佛有缘了。平时也会去寺庙里烧香,也会去信鬼神之说,也会觉得作孽多了会有报应,但是也只限于说和想。我曾经工作上的导师在几年前就已经皈依,看见过她的改变和她对佛法、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她曾经也和我讲过因果报应。但是我说我就是个俗人,我贪恋世间所有事物,好的坏的都尝试过才不枉为人。慢慢地因为走的路不同就断了联系。

  从小大家都说我是个善良的孩子,可是我惭愧,我对所有人都很好,唯独养育我成人的养父母被我一次次地伤害。他们没有抛弃我,依然像菩萨一样包容我、疼爱我。也许受他们的感染,我对所有人都很好,从来没有起过邪念,可是有时也会有意无意地伤害了别人。

  2009年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北京的“他”。跟所有异地恋人一样,每天在网上互诉相思,因为一个短信一个电话一个留言,傻笑过、开心过、难受过。我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也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我害怕失去喜欢的一切事物。所以,每次我想找他却找不到的时候,总会发脾气、会害怕、会歇斯底里。现在的世界“第三者”、“出轨”满天飞,就连身边的一些朋友看似和美的家庭,背地里也会有状况,这让我害怕,这么遥远的距离,他会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

  就这样痛并快乐着地到了2010年,我们决定走到现实中。他希望我能到北京去,我在决定前跟他坦诚了我的一切缺点:从小到大没有干过家务活,对感情有很强烈的占有欲,更不允许出现“第三者”,而且我的家庭很传统,接受不了婚前同居,我如果去了就是要结婚的。他的承诺是家务活可以一起干,他爱我,不能没有我,所以不可能出现“第三者”,在一年内我们就会结婚。就这样在2011年,我放弃了广州收入不错的工作和一群关系非常要好的朋友,不顾父母的伤心和劝阻登上北京的飞机。

  他家庭条件一般,不过当年父母单位分了两套房子,所以我们住其中一套小的。刚开始我们都没有上班。我想在家休息一段时间,他在家待业。每天,我做饭他洗碗,他洗衣服我晾衣服,我扫地他拖地,经常回他父母家吃饭,基本每周他朋友们都会来家里聚会,我也像个女主人一样忙前忙后地照顾,十个人的饭菜都是我洗、我做、我端,没有一丝怨言。

  过了两个月他开始上班,因为离公司比较远,所以他很早就要出门,每天早上五点多我会起来做好早餐等他起床后再躺下补觉。因为在北京没有朋友,所以在家的日子很寂寞,他工作挺忙,有时候很晚才会回家,所以我只能一个人一整天很无聊地在家里呆着。晚上他回家我会缠着他说话,希望他能多陪陪我。他觉得上班很累了,回家又不能休息,我觉得一天没见了回来也不说句话,吃完饭一推碗就不管了,曾经的承诺都不算数,因此我们经常吵架。

  有一次,临做饭前我妈妈打来电话说妹妹上学的事情,聊的时间比较久。他回家看见我没做好饭就很生气,我说:“我不是煮饭婆,我也有生活,我们可以不在家吃在外面吃也一样。”他说:“回到家连口饭都吃不上,原来在自己家,回到家都已经摆好碗了,现在回家还要饿着肚子等,本来就很累了,回家还不能休息。”我们谁都不服输。

  那天吵架之后,我觉得我该出去工作了。我不愿意在家里做闲人,而且他每个月工资很少,才2400块钱,养活两个人压力也很大。为了能让他下班回家吃上饭,我在家附近找了一份工作,每个月1800块钱。我从小家庭环境不错,而且上班时也稍有积蓄,所以这1800块也只当是零花钱,每个月他拿回家的钱很少,需要我拿积蓄出来才能让家里的生活费维持到发工资。

  但是他的一些朋友觉得,在北京,1800块钱很让人看不起,在他面前说了一些不好的话,而他也觉得我的工作太平淡,就跟养老一样,每个月工资太少。因为这个我们又一次争执,他说:“年轻人就应该有年轻人的样子,天天混吃等死没有意义。”我说:“我只是为了每天能让你回来吃口热饭,并不是甘于现状。”最后我让步了,照顾他的面子找了一份相对体面的工作,但是离家远,工作压力也很大,每天加班到很晚。他依然是每个月2400块钱,而我的工资是他的3倍。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少了,每天回到家说不上几句话就要睡觉。有一天我在家休息,他的电脑没关,我就翻看了他的聊天记录。看见他同时和三个女孩在网上暧昧不清,各种甜蜜的昵称叫着,本应该给我的情话全部给了她们。其中有一天的记录让我知道他有一件事对我撒了谎:明明他答应了接我下班,帮我提资料回家的,后来又说公司加班让我自己回家,原来是他约了别的女孩一起吃饭。平时我累了想打车,他都会说我浪费,但是他约别的女孩竟然说让别人打车来,他给钱报销。这让我很崩溃,等他回家就疯了一样和他吵架。

  我多么希望他用拙劣的谎言骗我一下啊,但是他没有。他告诉我,和我在一起很累,我上班忙,连陪他的时间都没有;我很懒,在家里不干活;我的工资比他高,让他觉得在我面前抬不起头。天啊,这都是什么解释啊,我怎么都不懂呢?那天我哭得很伤心,他沉默了一会,抱着我说对不起,他以后不会了,当着我的面删了那些女孩的联系方式。我爱他,就算骗自己也好,我原谅了他。

  我们的生活继续平淡地过,时不时地我会提起这个事情来警告一下他。2012年过年,我回了趟广州,走之前他就得了小肠疝气,我想好等过完年陪他去医院的。但我走之后,他不声不响地跑去医院做了手术,而我是通过他在网上的一张照片才知道的。我多么的伤心难过啊,所有人都知道了而我是在网上才知道的。

  大年初一一早,我不顾父母的难过和不舍飞回北京,看着他的伤口,看着他憔悴的样子,我哭了。我怨他不告诉我,我怨他不让我陪着他,我怨他让我揪心。他淡淡地说,就是一个小手术。过年的时候,我忙前忙后地照顾来看他的朋友和来家里聚会的亲戚,忙得一天连一口水都没有喝。所有亲戚都觉得我很好,很适合结婚,连他妈妈都说等我妹妹高考完,就谈我们结婚的事情。当时我感觉好幸福,觉得一切累、一切委屈都不重要了。

  2012年6月份,我妹妹高考完,我和他谈起双方父母见面的事情,然而他变了。他告诉我,不想结婚,没有经济条件,而且两个人需要磨合。我说,我从在广州的时候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条件,我什么都没说就来北京。我不求礼金、不求车、不求房、不求蜜月旅行、不求戒指,是因为你的承诺,因为你当初所说的一切才来的。然而他又重复了之前和女孩们暧昧时回答我的话:和我在一起压力大,我不干活,我工资比他高,和我在一起不自由。

  我听完都快疯了。我没有限制他的自由。他想和朋友去玩,我没有阻止过,甚至怕他玩得不开心,我都不去;我不干活,是因为我早上6点就出门,晚上10点才进家门,周末甚至要带工作回家加班;我工资比他高,不是当初他希望的吗?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肯定有问题。有一天我跟公司请假等他走了,我又折回家看了他的聊天记录。这已经不是暧昧这么简单的事情了。已经从精神上演变成肉体上了,我竟然傻傻地没有发现,竟然相信每天都回家的他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天之后我没有吵没有闹,我和他妈妈谈了一次,我述说着一年多来所有的委屈,我说了我回广州会让父母颜面无光,所有人都以为我快要结婚了才去北京的。他妈妈也哭了,劝他考虑清楚。他说考虑得很清楚。

  回到家我就订了机票,因为要带那只他硬要捡回来又不管的流浪猫,所以订了一个星期后的飞机。我办了辞职,领导对我百般挽留,我撒了个谎,所以很快就办下来了。这一个星期里他对我很好,就像回到刚开始一样。这样我的决心又动摇了。有一天他早回家,我和他长谈了一次,想要问问为什么。他告诉我,当初对我的承诺是真的,但是他没有想到两个人住在一起会这么难受,他还是喜欢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两个人住在一起就没有了恋爱的感觉。他喜欢那种浪漫喜欢那种追求与被需要的感觉,而对我已经没有当初的激情了。听完他说的话,我沉默了。

 摄于五台山黛螺顶

 

(未完待续)

弟子 根桑卓玛
于2012年9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