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心中的佛(下)

  在佛教徒中,不少人是素食者,对这一点许多人颇有争议。很多人曾问过我,“对动物生起慈悲心就一定要吃素吗?难道不可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么?”为了回答他们,我往往会向他们讲述我的亲身经历。

  八岁那年的我成为了一名素食者,并且坚持至今——事由很简单,只是一场前往鱼市场的经历。然后正是这一次经历,让我真正看清了所谓“美味佳肴”背后的屠刀。

  鱼被宰之后不会立即死去,相反,鱼贩子会将被切成两半的鱼置在白板上,将它的头扔在它的尾巴旁边,而再过几分钟它才会真正断气。这时的鱼早已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它无力地张着嘴,淌血的腮微微颤抖着。有那么几秒,鱼头会猛地剧烈抖动一下,试图呼吸,可每一次绝望的挣扎带来的只是撕裂的疼痛和死亡的恐惧。它的视线无力地落在了自己被割下的身子上,绝望的眼睛此时充满了痛苦和恐惧。

  拐角过去,更多的鱼贩子会向你推荐另一个“餐桌美食”——黄鳝。为了保持黄鳝的新鲜,亦或是“死后的鳝鱼体内的组氨酸会转变为有毒物质”,许多滑腻的黄鳝被鱼贩子从水里捞起来之后,直接活生生地被剪刀剪成了一块块。而更普遍的一种作法则是直接将活着的黄鳝从头部钉入木板,捏住它挣扎的尾巴和扭曲的躯体,用小刀从尾部开始划开它的皮,接着取出内脏,沥干血水。

  “要鱼不?活杀的!”手起,刀落,血像是泪一样从桌角流到地上,渗入了鱼贩子的靴子底下,而后者只是挪了挪脚,一边抬起头,瞥了遮着眼睛的我一眼。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小姑娘?”他用沾满鲜血的手抹了下鼻子,“你们天天吃鱼、吃肉,怎么现在看见血就怕了?”

  我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一股恶心感从胃里直冲鼻子。而更糟糕的是,我这才发现这鱼贩子说的并没有错。每天餐桌上的各种山珍海味,现在想想,它们全部都是一堆尸体。在我津津有味地喝着鱼汤时,决不会想到这正是一条为了满足人类口欲而献出生命的鱼留下的最后残骸;而当我抱怨着“黄鳝不够好吃”的时候,也肯定没有想到这些“不好吃”的黄鳝是如何在木板上扭动着弯曲的身子,作着最后的挣扎。

  而现在我看见了。不仅是鱼和黄鳝,仔细想想,所有的猪肉、牛肉、鸡肉,全都是一条条曾经鲜活的生命啊!

  可许多人只是笑笑。“天上飞的鸟,水里游的鱼,它们活着就是给我们吃的,有何不可?”那么请试想一下,若现在在餐桌上的不再是这些猪肉、牛肉,而是我们家爱狗的肉,甚至是我们的爱人、我们的孩子、我们的母亲,乃至我们自己,我们还会吃吗?

  如果我们能为这些生命感到伤痛,如果我们能再次看到面前的鱼肉时对自己说,有那么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因为这一盘肉而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生命,那么我们就是在修菩提心。

  是的,我会回答那些心存疑意的人,吃素的确只是我的一个选择,不吃素也绝非代表着冷酷无情、对动物没有同情心。然而,这次经历不仅让我成为了一位素食者,更是让我对生活中的自然万灵有了更深的感情,在平日的为人处事中也能更好地为他人考虑,学会换位思考。修持菩提心的机会无处不在,带来对自身的改变更是立竿见影。平日生活中,我们就可以从多多包容他人的错误、多多做些举手之劳、多多参与布施放生、尽可能不杀害小动物等小事做起,随时随地修持菩提心。

  尽管佛学是生活中的哲学,尽管佛教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宗教,但这并不代表学佛的过程不需要付出努力,就如同每个成功背后肯定有付出的汗水一样。既然成佛需要靠的是自己,那么自身的努力必然就是最重要的了。上师希阿荣博仁波切曾说过,“凡夫要想得到解脱与成就,不吃一点苦肯定是不行的。凭佛陀那么深广的智慧,也没能找到让众生舒舒服服就迅速成佛的方法。当年佛陀自己也是为我们示现舍弃王位等一切享乐,历经六年苦行之后才成佛的。”

  总而言之,到底何为佛学?对于有些人来说,它是黑暗中的灯塔;对于有些人来说,它是心灵的洗涤;它揭示苦,揭示无常,并非悲观,而是为了面对苦、认识苦、接受苦,最终断除苦。而一定的是,它既不枯燥,也不高深,相反,它是颠扑不破的真相,是每一天、每一秒都存在、可以运用的真理。借用宗萨蒋扬仁波切的话来说,便是:佛教是道路——然而道路本身终究也需要被抛弃,如同你抵达河岸时,不必把舟背在身上走路。这样,我想,才能更加好地诠释吧。

  以上为个人真心肺腑之言,若有错误,请务必指出,十分感谢!

  最后,再次顶礼尊者希阿荣博上师!

摄于五台山东台那罗延窟

 

弟子 白玛堪珠
于2012年9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