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漫漫飞花主春来(上)

顶礼释迦牟尼佛!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去年,偶然结缘到影片《扎西持林冬日札记》,从此,在这一生,我与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相遇,短短的半年里,相续改变甚多。我把这一段亲身经历记下来,感谢我佛上师不弃弟子,感谢佛法不可思议的加持。

  我出生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所有的亲人都很宠爱我。年幼时父母工作忙,把我寄养在老家奶奶家那里,奶奶虽然不识字,但是特别善良,在小城里面是有名的“善婆婆”,奶奶没有缘分皈依佛法,但她深信“诸恶莫做,众善奉行”,并且敬畏诸佛菩萨以及天地一切有灵,小时候奶奶总是说:“三尺之上有神明,人做事,天在看呢。”奶奶的那份深爱让我小时候曾经深信人类不是十方世界的主宰,而是与不同的生命体共生于这个世界。

  父母非常重视教育,上小学时,我又被接回到到父母身边。父母很看重综合能力的培养,从世间法的角度看来,对我以后的成功确实很有帮助。我被早早地送到国外读书,又众望所归地在30岁之前,在国外完成了博士学位、留在高校工作、担任了一个机构的领导,成家立业,儿女双全,完成了人生一系列所谓的“大事”(在学习佛法之后,才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大事”),看起来拥有了一个很完美的人生。

  然而,只有我自己知道,在这些表面的完美之后,我的心经常往返于阿修罗道和地狱道,我的生活没有安乐可言。焦虑、不满、紧张、暴怒、嫉妒和怀疑是我心的常态。我焦虑,因为总有无数事务在手;我不满,总觉得应该拥有更多的成功;我紧张,因为随时要和别人剑拔弩张地争斗;我暴怒,因为别人做的事情总不能百分之百遂我意;我嫉妒,因为自己这么努力而有人不努力却比我得到的更多;我怀疑,因为我除了对世俗意义“成功”的追求已经没有任何寄托。

  由于“认真”,我从小到大学习优异、工作出色、家庭管理得井井有条,我开始相信“人定胜天”,我相信一切都是源于“能力”和“效率”。由于相信“人定胜天”,我成为一个典型的完美主义者(甚至还有洁癖,地上一根头发都不能容忍),我对自己要求严格,对于下属和家人更是苛刻。我希望一切项目都推进得有条不紊;我要求大家都不能浪费时间,要注重效率,我陷入一种超速文化中,眼中只有“成功”,心中没有半点耐心,希望事情做得快,还要更快;希望事情做得好,还要更好。每天单子上长长一串要做的事情,完成一件划掉一件,每天总觉得时间不够用,忙不过来。在这样超速文化的生活中,还要保持事事完美,我的生活怎么可能有安乐可言呢?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2011年年初,在经过一系列无常之后,我才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

  当时,首先是获悉外公查出身患癌症,并且是晚期,老人家在最后的岁月充满对无常的恐惧;一位朋友,三十多岁,也突然查出癌症,几个月后抛下两个年幼的孩子离世;另一个朋友,和丈夫感情走到头,正在办理离婚,丈夫说她不回心转意就自杀,大家劝她说“吓唬你的,千万不要相信”,第二天她的丈夫选择了结束生命,在葬礼上再次相见,已是阴阳相隔。与此同时,我的事业上出现重大违缘,我一直提携和帮助的同事,突然站到我的对立面,恶意地不断给我制造事端,让我陷入莫名其妙的烦恼境地。陷于“执着”的我,实在想不通,我一直帮助的人,怎么会这样对待我?我恐惧无常,第一次感到死亡离我们很近,我怨恨违缘,无限地执着于“我尽那么大的力气帮助他们,他们为什么要害我”这个念头,不能自拔。我,完全崩溃了……

  一周内失去10公斤体重,家人朋友怕我患上绝症,强迫我去体检;我时而目光呆滞,时而放声大哭不能自已;时而心中充满恨意,甚至有杀人的冲动…… 朋友们劝我看心理医生,可是我,真的不甘心走出这一步……

  几个同事和朋友甚至热心地现身说法:“我们都长期吃药,在西方,看心理医生很正常的。”“我们吃药之后就感觉好多了!”“心理问题和感冒一样,都是人身体出了问题,我的心理医生很棒,我帮你联系一下吧” ……可是当时,我已经万念俱灰,那么注重完美和效率的生活,已经成了一团乱麻,自己也不知道从何解起,看起来那么能干那么麻利的人,却没有了任何办法,丧失了生活下去的勇气。

  我和父母打电话,因为生活突然变得不能掌控而泣不成声,父母说:“赶紧回来,见了面再说。”

  两天后,我坐在国内一家茶坊里,而坐在对面的是一位法师。

  父母不信佛教,然而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他们忽然想起让我接触佛法,而这位法师,成了我回国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法师谈了释迦牟尼佛的一些生平,以及轮回和缘分的话题。在座陪同的有好几位亲人(其中包括我一位表姐,后来她也皈依了希阿荣博上师,并且成为极虔诚的佛教徒),亲友们对轮回和缘分将信将疑,而我即刻就对法师说的话深信不疑,亲友们开玩笑说我在国外读书多年,居然相信“封建迷信”。感恩这位法师的开示,让我这个游子,开始一步步找回佛门。

  在国内调养了一段时间身心,我重新回到原来的工作和生活轨道中,这次随我回来的,还有很多佛经和介绍佛法的书籍,当时的我并没有生出皈依之心,也没有对佛教有更深的认识,但是看这些书的时候,我觉得踏实。我努力没有看心理医生,努力打理工作和生活。2011年,就这样走到了冬天。

  欧洲的冬天,由于纬度高,白天短且阴郁,一直不是我喜欢的季节。而2011年的冬天,一个静静的夜,我把不知如何结缘到的一张《扎西持林冬日札记》的光碟放进电脑,第一个镜头闪过之后,我便深信,我的人生,从此会不同了……

  我从来没有去过藏区,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藏传佛教,但是看《扎西持林冬日札记》的时候,我的心头只有一个词——“久违了”:小喇嘛清澈的眼神和可爱的身影;天上的白云、山上的经幡;这一切的一切,似曾相识,有另外一部分的“我”在深层次的内心中被唤起了。看到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的庄严法相,我已经泪流满面。我恍然大悟,突然明了生生世世的等待,佛菩萨和上师从来没有舍弃过弟子。也是从那时起,我知道,自己要回家了……

  通过《扎西持林冬日札记》光碟,我找到了“菩提洲”——弟子心灵的绿洲。网站上的丝丝法语如甘霖般,落在我早已经干涩的、皱巴巴的心田。通过“菩提洲”,弟子结缘了上师开示,《次第花开》。在上师的慈悲加持下,弟子第一次反观内心,深刻感受到原来自己一直深陷“贪嗔痴慢疑”,自己有多么的“自我”,自己的“嗔心”大到无以复加,对人对事是多么苛求。《次第花开》中的开示让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完全发生了转变。

  “随着年龄的增长,你眼里的礼物越来越少,你能得到的越来越多的东西都被认为是理所应得,因为你聪明、能干、努力。然而,这个世界上聪明的人很多,自闭症患者不少就是某些领域的天才,能干的人也多,努力的就更不用说,你看建筑工地上的那些工人,谁不比你辛苦?但是,并非所有比你更聪明、更能干、更努力的人都过得比你富足安适。只能说你比他们幸运,而你却忘记感念自己的福报。”

  在西方国家生活的这些年,我对“抑郁症”感受太深太深,身边的同事朋友,患“抑郁症”的太多太多,程度深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终身残疾;程度浅的,长期靠吃药和心理咨询来维持,其实从世间法看来,他们都算是生活中的“成功人士”,绝对不是为生计所迫而精神出问题的(其实,很多看起来成功的人,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脆弱)。

  之后,慢慢地,我感受到“嗔心”在消退,人生第一次感受到“安住”的喜悦。看到孩子们用米饭喂家里来的蚂蚁,我随喜他们的善心;看到柳树上的第一簇新绿,我感恩四季的更迭与造物的神奇;从清风明月中,我感受到人生的诗意和人身的暇满难得。活了三十多年,弟子第一次体会到了“放松”二字的涵义,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春天的来临。

  以前,我总是抱怨爱人不够八面玲珑,而学习佛法之后,我第一次强烈感受到,爱人宅心仁厚和心地善良,这是多么宝贵的品质,比口若悬河会周旋事务要重要得多,我由衷地感谢佛菩萨的厚爱,给我安排了这么善良的伴侣。而我的滔滔不绝的口才,有时候恰恰是伤人的利剑,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发心是好的,却结了很多怨,就是因为自己嗔心太大,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打着“我是为他们好”的口号,言辞尖刻伤了众生的心。诚如上师所说:“伤人至深,莫过言语,护口如捧滚油行”;我又明了,世间一切事物均有缘起,一切因果都在心相续中,要谨慎取舍因果。

 

  (未完待续)

弟子 成利卓玛
2012年8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