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漫漫飞花主春来

顶礼释迦牟尼佛!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去年,偶然结缘到影片《扎西持林冬日札记》,从此,在这一生,我与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相遇,短短的半年里,相续改变甚多。我把这一段亲身经历记下来,感谢我佛上师不弃弟子,感谢佛法不可思议的加持。

  我出生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所有的亲人都很宠爱我。年幼时父母工作忙,把我寄养在老家奶奶家那里,奶奶虽然不识字,但是特别善良,在小城里面是有名的“善婆婆”,奶奶没有缘分皈依佛法,但她深信“诸恶莫做,众善奉行”,并且敬畏诸佛菩萨以及天地一切有灵,小时候奶奶总是说:“三尺之上有神明,人做事,天在看呢。”奶奶的那份深爱让我小时候曾经深信人类不是十方世界的主宰,而是与不同的生命体共生于这个世界。

  父母非常重视教育,上小学时,我又被接回到到父母身边。父母很看重综合能力的培养,从世间法的角度看来,对我以后的成功确实很有帮助。我被早早地送到国外读书,又众望所归地在30岁之前,在国外完成了博士学位、留在高校工作、担任了一个机构的领导,成家立业,儿女双全,完成了人生一系列所谓的“大事”(在学习佛法之后,才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大事”),看起来拥有了一个很完美的人生。

  然而,只有我自己知道,在这些表面的完美之后,我的心经常往返于阿修罗道和地狱道,我的生活没有安乐可言。焦虑、不满、紧张、暴怒、嫉妒和怀疑是我心的常态。我焦虑,因为总有无数事务在手;我不满,总觉得应该拥有更多的成功;我紧张,因为随时要和别人剑拔弩张地争斗;我暴怒,因为别人做的事情总不能百分之百遂我意;我嫉妒,因为自己这么努力而有人不努力却比我得到的更多;我怀疑,因为我除了对世俗意义“成功”的追求已经没有任何寄托。

  由于“认真”,我从小到大学习优异、工作出色、家庭管理得井井有条,我开始相信“人定胜天”,我相信一切都是源于“能力”和“效率”。由于相信“人定胜天”,我成为一个典型的完美主义者(甚至还有洁癖,地上一根头发都不能容忍),我对自己要求严格,对于下属和家人更是苛刻。我希望一切项目都推进得有条不紊;我要求大家都不能浪费时间,要注重效率,我陷入一种超速文化中,眼中只有“成功”,心中没有半点耐心,希望事情做得快,还要更快;希望事情做得好,还要更好。每天单子上长长一串要做的事情,完成一件划掉一件,每天总觉得时间不够用,忙不过来。在这样超速文化的生活中,还要保持事事完美,我的生活怎么可能有安乐可言呢?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2011年年初,在经过一系列无常之后,我才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

  当时,首先是获悉外公查出身患癌症,并且是晚期,老人家在最后的岁月充满对无常的恐惧;一位朋友,三十多岁,也突然查出癌症,几个月后抛下两个年幼的孩子离世;另一个朋友,和丈夫感情走到头,正在办理离婚,丈夫说她不回心转意就自杀,大家劝她说“吓唬你的,千万不要相信”,第二天她的丈夫选择了结束生命,在葬礼上再次相见,已是阴阳相隔。与此同时,我的事业上出现重大违缘,我一直提携和帮助的同事,突然站到我的对立面,恶意地不断给我制造事端,让我陷入莫名其妙的烦恼境地。陷于“执着”的我,实在想不通,我一直帮助的人,怎么会这样对待我?我恐惧无常,第一次感到死亡离我们很近,我怨恨违缘,无限地执着于“我尽那么大的力气帮助他们,他们为什么要害我”这个念头,不能自拔。我,完全崩溃了……

  一周内失去10公斤体重,家人朋友怕我患上绝症,强迫我去体检;我时而目光呆滞,时而放声大哭不能自已;时而心中充满恨意,甚至有杀人的冲动…… 朋友们劝我看心理医生,可是我,真的不甘心走出这一步……

  几个同事和朋友甚至热心地现身说法:“我们都长期吃药,在西方,看心理医生很正常的。”“我们吃药之后就感觉好多了!”“心理问题和感冒一样,都是人身体出了问题,我的心理医生很棒,我帮你联系一下吧” ……可是当时,我已经万念俱灰,那么注重完美和效率的生活,已经成了一团乱麻,自己也不知道从何解起,看起来那么能干那么麻利的人,却没有了任何办法,丧失了生活下去的勇气。

  我和父母打电话,因为生活突然变得不能掌控而泣不成声,父母说:“赶紧回来,见了面再说。”

  两天后,我坐在国内一家茶坊里,而坐在对面的是一位法师。

  父母不信佛教,然而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他们忽然想起让我接触佛法,而这位法师,成了我回国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法师谈了释迦牟尼佛的一些生平,以及轮回和缘分的话题。在座陪同的有好几位亲人(其中包括我一位表姐,后来她也皈依了希阿荣博上师,并且成为极虔诚的佛教徒),亲友们对轮回和缘分将信将疑,而我即刻就对法师说的话深信不疑,亲友们开玩笑说我在国外读书多年,居然相信“封建迷信”。感恩这位法师的开示,让我这个游子,开始一步步找回佛门。

  在国内调养了一段时间身心,我重新回到原来的工作和生活轨道中,这次随我回来的,还有很多佛经和介绍佛法的书籍,当时的我并没有生出皈依之心,也没有对佛教有更深的认识,但是看这些书的时候,我觉得踏实。我努力没有看心理医生,努力打理工作和生活。2011年,就这样走到了冬天。

  欧洲的冬天,由于纬度高,白天短且阴郁,一直不是我喜欢的季节。而2011年的冬天,一个静静的夜,我把不知如何结缘到的一张《扎西持林冬日札记》的光碟放进电脑,第一个镜头闪过之后,我便深信,我的人生,从此会不同了……

  我从来没有去过藏区,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藏传佛教,但是看《扎西持林冬日札记》的时候,我的心头只有一个词——“久违了”:小喇嘛清澈的眼神和可爱的身影;天上的白云、山上的经幡;这一切的一切,似曾相识,有另外一部分的“我”在深层次的内心中被唤起了。看到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的庄严法相,我已经泪流满面。我恍然大悟,突然明了生生世世的等待,佛菩萨和上师从来没有舍弃过弟子。也是从那时起,我知道,自己要回家了……

  通过《扎西持林冬日札记》光碟,我找到了“菩提洲”——弟子心灵的绿洲。网站上的丝丝法语如甘霖般,落在我早已经干涩的、皱巴巴的心田。通过“菩提洲”,弟子结缘了上师开示,《次第花开》。在上师的慈悲加持下,弟子第一次反观内心,深刻感受到原来自己一直深陷“贪嗔痴慢疑”,自己有多么的“自我”,自己的“嗔心”大到无以复加,对人对事是多么苛求。《次第花开》中的开示让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完全发生了转变。

  “随着年龄的增长,你眼里的礼物越来越少,你能得到的越来越多的东西都被认为是理所应得,因为你聪明、能干、努力。然而,这个世界上聪明的人很多,自闭症患者不少就是某些领域的天才,能干的人也多,努力的就更不用说,你看建筑工地上的那些工人,谁不比你辛苦?但是,并非所有比你更聪明、更能干、更努力的人都过得比你富足安适。只能说你比他们幸运,而你却忘记感念自己的福报。”

  在西方国家生活的这些年,我对“抑郁症”感受太深太深,身边的同事朋友,患“抑郁症”的太多太多,程度深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终身残疾;程度浅的,长期靠吃药和心理咨询来维持,其实从世间法看来,他们都算是生活中的“成功人士”,绝对不是为生计所迫而精神出问题的(其实,很多看起来成功的人,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脆弱)。

  之后,慢慢地,我感受到“嗔心”在消退,人生第一次感受到“安住”的喜悦。看到孩子们用米饭喂家里来的蚂蚁,我随喜他们的善心;看到柳树上的第一簇新绿,我感恩四季的更迭与造物的神奇;从清风明月中,我感受到人生的诗意和人身的暇满难得。活了三十多年,弟子第一次体会到了“放松”二字的涵义,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春天的来临。

  以前,我总是抱怨爱人不够八面玲珑,而学习佛法之后,我第一次强烈感受到,爱人宅心仁厚和心地善良,这是多么宝贵的品质,比口若悬河会周旋事务要重要得多,我由衷地感谢佛菩萨的厚爱,给我安排了这么善良的伴侣。而我的滔滔不绝的口才,有时候恰恰是伤人的利剑,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发心是好的,却结了很多怨,就是因为自己嗔心太大,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打着“我是为他们好”的口号,言辞尖刻伤了众生的心。诚如上师所说:“伤人至深,莫过言语,护口如捧滚油行”;我又明了,世间一切事物均有缘起,一切因果都在心相续中,要谨慎取舍因果。

  弟子自从在《扎西持林冬日札记》中看到上师的庄严宝相,没有丝毫怀疑地认定希阿荣博堪布是自己的大恩根本上师,从此生出强烈的皈依上师之心。5月6日,我如愿以偿,皈依了上师,成为佛门弟子,其中的喜悦难以言表。

  我开始按《次第花开》上的《开示做功课》,每天念诵《金刚经》与《心经》,并和一位师兄相约共修观音心咒,祈求上师长久住世。在看到“菩提洲”网站上百字明共修的信息后,这位师兄约我一起报名,我当时考虑到自己工作特别繁忙,还要操持家务,家里还有两个年幼孩子,很担心报名后不能完成,对共修的师兄们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一直没有下决心报名。

  5月6日的电话皈依仪式,由于时差原因,我是在早上4点参加的。上师不顾疲倦,那么真诚地给弟子们皈依和传法,令人动容,感受到巨大的加持。上师建议参加皈依的弟子共修百字明,我马上决定参加共修。听上师的话,让我充满喜悦。说来也神奇,在开始做功课后,不仅没有影响工作和生活,反而因为能够更圆融地解决工作和生活上的很多问题,时间反而更宽裕,心情更放松,处理事务更加善巧从容,精进地修习功课不仅没有耽误工作和生活,还让工作和生活更加有条不紊。原来佛菩萨已经把一切都已安排好,只等着我们发精进修行之心。

  我们在家人没有出家人的福报,环境比较杂乱,需要兼顾工作事业、家庭子女,凡夫之心更是容易散乱,弟子的感受是,发修行之心不能瞻前顾后,一定要精进,按照上师的开示,一步步次第修行。真正一头扎进去做功课,时间自然就有了,也只有精进地修习功课,才能有次第花开的感悟。自从对上师生起无限的信心之后,佛菩萨和上师的加持无所不在。说来真的很神奇,结缘的法本通过“菩提洲”的师兄们和朋友们的爱心接力,辗转国内外几个地方,在5月6日皈依当天到了我手中!!当地时间6点,我们刚结束了电话皈依,而同一时刻,帮我带法本的朋友,飞机到达。几个小时之后,法本送到了弟子手中,那种殊胜的缘起,让弟子对上师的加持无限感恩!

  在《佛子心语》一书中,通过师兄们的叙述,知道了让上师长久住世最好的办法就是:放生、修习百字明和戒律清净。弟子一方面为今生能依止希阿荣博上师这样的大德而庆幸,另一方面也为上师忘我地弘扬佛法而担心上师的健康,所以更加坚定了弟子一定要守戒律、精进修行的决心。后来,弟子还报名参加了“百字明与茹素共修”,感觉受益很大。感谢上师良苦用心,用各种善巧方便的法门接应弟子!

  修习佛法之后,弟子深刻感受到善缘增多,而且新结识的朋友都很有佛缘,最近认识的重要的合作伙伴,感觉很投缘,经过一段时间接触,大家会心地发现,居然都是皈依了宁玛派的师兄,真是缘分妙不可言。精进修行,将佛法融入在工作生活中,不仅没有耽误工作,反而感觉到工作没有少做,还做得更好,时间却多了出来;生活不但没有耽误,反而安排得更好。我决心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弟子都坚持做功课,参加修习百字明也一直保持了预计的进度。

  家中几位亲人,因为结缘了《次第花开》法本和“菩提洲”网站,对上师生起了巨大无比的信心,令人欣喜地已经皈依了上师或者发心皈依。我们共同修学,既有亲情,更有法喜。

  与上师相遇时间虽然很短,但我坚定地认为上师是佛,从来没有生出一丝怀疑!

  我以前从来没有发愿食素,因为觉得这对我太遥远了,根本不可能做到,而且我在家做得一手好菜,觉得素食此生也和自己无缘啊。而在四月底的一天我看到肉食,突然不想动筷子了,自然而然地,没有半分勉强,我开始食素,欢欢喜喜地,没有半点困难。我坚信弟子没有任何理由就做到轻松茹素,一定来自佛菩萨和上师的加持。

  电话皈依后的一个周日,是农历释迦牟尼佛诞日,由于这里没有放生条件(超市和市场没有活的有情,都是处理过、包装好的肉食),我们全家决定一起去给办公室长得不太好的一些植物换盆并施肥,作为佛诞日的护生活动。我们一家先去了花市,买了花盆和肥料后,从一条环城高速前往我办公室。从花市出来后,漫天乌云密布,瓢泼大雨倾盆而下,爱人开车行驶在环城高速上,我坐在副驾位置上念观音心咒,孩子们在后排有说有笑,车内一片吉祥气氛。突然,对面车道上有一辆车在雨中飞速冲过两道之间的护栏,把护栏撞断,横在我们车道上,而此时时刻,一秒钟也不多,一秒钟也不少,我们的车恰好和出车祸的车相遇,爱人和孩子说,当时看到大大小小的零件朝我们车上飞来,纷纷落在我们车上。而出事当时,我的心格外平静,根本没有注意到有零件飞来,只是听到一阵巨响,回头看时,对面出事的车子已经完全毁在我们车子旁边。

  爱人回忆说,当时他本能地要踩刹车,然后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牵引他稳住方向盘和速度,向前驶去,事后证明在大雨的当时,如果踩急刹车,车子很可能会飞出去。我们很担心出事的车辆,但在高速上没有停车带不能停下来救助,只能等警察前来救援出事车辆,并祈祷佛菩萨保佑车主平安。爱人说,今天太幸运了,与重大车祸差之毫厘,车子肯定被飞过来的零件擦伤,我们人都平安已经是万幸。可是开出高速,停车下来检查时,不可置信地发现车子毫发无损,一点擦伤的痕迹都没有。无法解释,事出前后,虽然大雨倾盆,黑云压城,但是我一直觉得车上有佛光般温暖明亮,没有一点恐惧和不安,如果不是爱人和两个孩子坚持说看到很多零件打到车上,以及我听到的巨响,就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弟子由衷地感谢上师和佛菩萨的加持,让弟子与灾祸擦肩而过,还有机会修习佛法。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情,让弟子全身心地感受到佛法的浩瀚和上师无限的加持力。今年4月份,我在一个国际研讨会上结识一位很有名望的教授,会议结束时,我们乘坐同一趟火车返回,在火车上,他和我说起他当时正经受一个重大的打击,哭得老泪纵横,原来他的女儿博士毕业在即,却因恶缘现前,在人行道上被违规飞驰的汽车撞倒,汽车零件和碎片穿透身体多个部位,二十多个小时的抢救后,医生通知家属孩子性命难保,最好的结果是截肢并且成为植物人,三周过去了,教授的女儿还在昏迷状态。当看到两鬓斑白的老教授因为谈到女儿的遭遇泣不成声时,我感受到从所未有的难过,我陪他哭了一路,回到家里还不能停止流泪。和教授分别时,我握着他的手说,我不知道能为这个不幸的女孩做些什么,但是我会为她强烈地祈祷,并把念诵的经回向给她,请他们一家坚信佛菩萨的力量。后来的一段时间,我至诚地为这个女孩祈祷,每次想到她受的苦,她年迈的父母那么无助,那么悲伤,我就感到撕心裂肺的剧痛,为这个从未谋面的女孩流了很多泪,也为她精进地念诵经文,祈祷她能康复。

  皈依上师之后的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阿姨的电话,她不停地感谢,反复说是奇迹出现了,她谢了好久,我才缓过劲来。原来是老教授夫人的电话,出车祸女孩儿的母亲。她告诉我,女儿苏醒了,头脑清醒,没有成为植物人,脚趾头还有感觉,不需要截肢。医生很纳闷,也不理解,觉得用医学无法解释。教授夫人说:“在大学工作这么多年,我们家都是无神论者,但是这件事情用科学和医学无法解释,我们只能说是奇迹出现了,我们感谢神明,你诚心为我的女儿祈祷让我们非常感动,我们相信了神的存在。”

  不久后,我与教授夫妇在另外一个场合偶遇,他们的女儿正在康复,前景比较乐观。我们又谈起这件事情,我一直非常纳闷,我何德何能,一无修为二无神通,难道凭着至诚地祈祷就能创造奇迹?我想唯一的解释是,我为这个女孩祈祷,得到了上师三宝不可思议的加持,从而出现了奇迹。我既随喜女孩的康复,也无限心疼和感恩上师忘我地利益一切有情众生,弟子唯有此生用精进的修行、清净的戒律和至诚的发心来修习佛法,报答上师的大恩。

  构思此文时,我正在阿尔卑斯山小住,公寓的阳台面对欧洲最高峰勃朗峰,皑皑雪山、纯净湖水、晶莹冰川,世界各地游客络绎不绝。而我心中,最美的理所当然还是梦中的“扎西持林”。是的,上师不是说过,轮回不是指一个地方,而是心的状态。

  离开阿尔卑斯山的头天,一支28人的登山队在勃朗峰遭遇雪崩,法国和意大利警察五十多人出动直升机搜救,目前已发现9人死亡,9人重伤,其余人失踪。遇难者包括来自瑞士、德国、西班牙和英国的登山者,他们的家人应还在等待他们归来,而不知是什么样的业力牵引,他们在这里走向来生之路。夜间,出事地点旁边的南针峰夜灯长明,如钻石般闪耀,是为了点亮遇难者的归家之路,还是给亲人与朋友灰暗的生活一盏希望之灯,已经无从所知。人生无常,愿逝者安息,生者珍重人生啊。

  在短短半年里,有了上师三宝,弟子漂泊的心不再往返于争斗的阿修罗和煎熬的地狱,因为上师,弟子再次回到童年,重新拾回了感恩之心。

  因为有他,希阿荣博堪布,生生世世的上师,我们的心变得更加柔软,却又更加强大。

  《次第花开》,堪称最美的佛学随笔,自己早已爱不释手,每天不断反复阅读其中的章节,觉得句句都是针对我的,我仿佛从一条悠长的黑洞走出来,进入了一个桃花源,心中豁然。

  原来在万有皆空所带来的圆满中不断充沛自身,每个人的心,都可以成为湛寂澄明的阿兰若。

  再次顶礼上师希阿荣博堪布!有您,佛法之花自会次第开放……

  “真正持久宁静的快乐不是向外驰求得来的。”

  “很多事情都不可强求,自己尽了心就好。”

  “修行只是让自己放松下来,不再对抗,习惯那种不确定性并安住于此,有人也把这称为自在。”

  “遇到顺缘不要太执着,遇到违缘,因为懂得因果,懂得承担和化解,所以能以一颗坚强而平淡的心去面对。必须承受的,就勇敢地承受;能够转化的,就努力转化。”

  “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幸福的、悲惨的、成功的、潦倒的,人生的种种经历,无一不在启发我们的觉悟。”

弟子 成利卓玛
2012年8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