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回家(下)

五台山殊像寺

  从上师发布第一篇微博开始,读上师微博已成为我每天的期待。从告知要学习《普贤上师言教》,到要求持诵的莲师心咒,我都谨遵师命。尽管心中仍有迷惘,但感到了光亮,光亮好像就在前方。时间一天天流过,持诵完10万遍莲师心咒后,我的心中升起了到成都拜见上师的渴望:参加上师组织的放生。在成都,上师安排其他弟子把我接到放生地点,上师下车时,等待在那儿的我们立即涌到上师身边,我被一股抑制不住的兴奋与激动冲击着,我满怀欢喜,不知哪来的勇气,双手合十叫了一声:“上师,是我,请您加持我。” 上师笑着说:“啊,是你啊!”就将手拍在我头上加持。放生时,车上的牛儿、马儿们安静地聆听着放生仪轨。那一刻我相信它们心中也跟我一样充满了对上师的感恩,它们终于摆脱了被宰杀的命运,有机会安度余生,而我也是第一次如此靠近这些曾经被忽视的生命。在异样的感受中我发现了人生中充斥着坚硬与冷漠:在这片我们与其它生命共同生活的大地上,生命是否真正得到了尊重?    

  上师深不可测的智慧与慈悲牢牢地吸引着我,坚定着我的决心:要亲近善知识。放生后我来到上师驻地。走进房间时上师正与其他弟子说话,交谈是那样自然,亲切。我跪在不远处,双手合十看着,忘记了自己也有问题要问,心中只有温暖、宁静与温馨。我看到了佛台上法王的法相,法王正笑着呢,好慈祥啊!环视挂满墙壁的唐卡,我的思绪又随之飘忽起来,是交谈中的笑声再次将我拉回。亲切的话语,温暖的笑容,我感觉自己大脑不够用了,如在雾里云中。上师知道我的烦恼,在不经意间点拨我,要我放下心中的执着,我听后满脸通红,倍感惭愧,埋下头不敢望上师。

  上师就是佛。佛的加持不会因时空而变化。他一直就在那里,从来就没有离开。他让每一位有缘众生皆得加持与安乐。只是能不能感到皆在于我们自己啊!

  拜见完上师,我与先生又往峨嵋山朝拜,感谢上师加持,在高速路上避免了一场车祸。我真切地体会到如《喜乐的曼达拉》中所说的:只要与您结缘,就会得到真实的利益。当到山顶朝拜菩萨时,不巧天空阴沉,弥温的浓雾笼罩着一切,七八米之外就无法看清山顶的世界,我与先生身处于一片混沌中。我站在普贤菩萨座前,心中祈求着上师,不一会天空显露出一团明亮的白光,渐渐地白光越来越靠近山顶,越来越亮,驱散了山顶的浓雾,露出一片晴朗蔚蓝的天空,明亮的光芒慢慢地靠近菩萨相,最后在绚亮的光芒照耀下,慈悲庄严菩萨相清晰、明亮地呈现在眼前,我终于在冬日浓雾弥漫的清晨看见了金色晃耀的菩萨像了!我被这神奇景象所震撼,我感到了上师大智大悲大愿大行的力量。想到上师默默地为我付出,想到自己往昔的恶业,我心中愧疚万分,在菩萨座前流下了忏悔的泪水。我虔诚地发愿:祈愿上师法体安康!长久驻世!佛法广弘!祈愿跟随您努力修学佛法,生生世世不离师!护持您弘扬佛法!   

  一路的喜悦与温馨伴随我从成都返回家中。之后的日子里一切照旧波澜不惊,但是心却不再像从前那般躁动了,因工作挫折所带来的烦恼也不似从前那般汹涌澎湃,我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回首那时的自己,心好似一艘小船,在经历了一场暴风雨的疯狂肆虐后,终于驶进了宁静的港湾。我意识到转变在我见到上师时就已开始了。

  多年来忙碌着向外驰求的我喜欢光鲜的东西。虽说认可因果、空性的道理,却从未真正从心底里去观察与了解它。没有闻思佛法的基本道理,对什么是正知正见,心中模糊。原来我所谓的认可,不是真的。当挫折来临时,想到的是别人的错,自己多么无辜,因果观被当成了摆设。上师向我开示因果不虚、缘起性空、轮回过患、出离心、菩提心、积资净障等佛法正见的真实意,启发着我重新审视与反思过往的行为与心念。弘一法师在《改过十训》中说:常人不解善恶,不畏因果,决不承认自己有过,更何论改?上师在《生命这出戏》中说,并不是因为不忏悔你就会触犯某个主宰者的权威而受其惩罚,而是因为不正当行为会带来恶性后果,伤害到自己,所以要通过忏悔,通过心的改变去改变缘起,并最终改变结果,我读后倍感愧疚。

  回想小时候,我与小朋友一起玩耍,把从水沟里抓起的小蝌蚪放入瓶子,还把它们从楼上扔到楼下,放在太阳下晒。有一次,竟将小猫倒挂在树上。在一次中学生物解剖课上,起先还很害怕的我,最终解剖了一只小白鼠。一次在暑假中为家人做饭时曾杀了一条鱼。上学时一只曾被我们豢养过的小猫,因一件事被送到市场卖掉,至今我还记得它那可怜的眼神。我钓过鱼,伤害过小蚯蚓。生病时吃过甲鱼、黄鳝等众生。买过活物款待到家里来的亲戚。工作以后不光吃过别人为自己点杀的众生,自己也点杀过。《大智度论》中言:诸余业中,杀业最重。我不懂因果而伤害众生的果报,最终不会因我不懂而不来。参加工作后我也因病动手术而挨了一刀。十几年前一名对工作不尽责的助手被调换岗位,虽然我在理上,但从人情上讲我让别人生了很大烦恼,若当时能以柔软与包容耐心沟通的话也许能避免。经历了人生挫折的风雨,我体验到柔软并不是无力的表现,柔软是不以自已为方圆,是不以自已为尺度去度量万物。

  法王说过:“不动已心,不扰他心。”这是多么甚深圆融的处世之道和修行法则。回想上师纪念法王的《恩德》,我是流着泪看完的,法王让我看到了圣者对末世众生的无尽悲悯。当我从上师微博中读到法王的金刚语时,泪水又奔涌而出。我好难过,为什么没能如其他师兄们一样早些认识上师、认识法王。授人玫瑰手有余香,只有慈悲与智慧才能消融所有的坚冰。海涛法师说过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的工程师,反观自己为何会遭遇烦恼痛苦的果,无不是自己曾经的一手设计与造作。回首我那些缺乏正知正见的日子,在人生中放纵着自己的身、口、意,造下诸多恶业,真是无比惭愧与悔恨。我向所有曾被我伤害的众生忏悔!我要将所修的功德福报回向它们,向诸佛菩萨祈祷,愿被我伤害的所有众生都能离苦得乐,远离苦因及苦果,最终得到佛的果位!

  《次第花开》中说,上师就是教我们从身上的包裹中找出破烂,把它扔掉的人,是让我们在丢掉破烂杂什后,在包裹中找到我们本有的摩尼宝珠的人,是让我们知道一路走来,让我们看看自己到底带了多少破烂杂什的人。我感恩上师让我看到压在身上的沉重包袱——无明烦恼,让我走出了人生的低谷。一路走来,反思自己爱慕世间功名利禄,一直沉睡在无明中,心里那盏智慧明灯早已熄灭。感恩佛菩萨的慈悲,感恩家人的一路陪伴,感恩在找寻路上遇到的所有善知识。皆因他们的助缘,我才能一路跟随上师的脚步,从大雁塔,九华山,灵山大佛,重元寺,到成都放生,到峨嵋山,使我不断走近上师,使一颗流浪的心终于找到了停泊的港湾。

  在上师的加持下,我慢慢地踏上了真正的佛法修持之路。但是无始劫以来所沉积的业障烦恼可不是一时间就能化解。像我这样在贪、嗔、痴诸多烦忧中浸泡得太久的众生,无始以来的习气随时都在爆发。曾经计划好的修行计划,不是因这就是因为那没有如期完成。刚开始修行就眼光高高地,希望速度快快地,盼望着在短时间内来个华丽的转身。记得上师曾开示:修行人不吃点苦,哪能那么容易解脱呢?很快,我便又感受到业障现前的果报。今年我度过了一个“热闹繁忙” 的5月。起初是家中的狗狗与邻居的狗狗打架误伤了狗狗的主人,陪着治疗花费了不少费用和时间。事还没完我又被开水烫伤,那种痛让我渐渐感受到动物被烫死时该是多少倍于我被烫伤的痛苦啊。没过几天一个亲戚又突发心肌梗塞,医院告知病危需立即手术。这几件事还没消停,先生又突然发高烧,我又得陪着到医院治疗。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一开始我有点懵了,心想不是每天都在诵经持咒还定期放生吗,怎么一下子出了这么多的事,以前可没像这样啊,我不由心生烦恼。但是当我每隔一两天就因这些事到医院治疗,当我在不同的医院看到因各种原因而生病的老人、小孩、年轻人,我体会到他们和我及家人亲戚邻居一样都在遭受着痛苦,我的心被所看到的一切强烈地冲击着。我感到这个世间真的太苦了,真的是没有长久真实的幸福和安乐可言。这不就是《普贤上师言教》中寿命无常、轮回过患的真实写照吗?这不是上师三宝让我真正地去体证《言教》所言不虚吗?想到《言教》中的金刚语,想到上师的谆谆教导,我发现之前的烦恼真是知见颠倒所生,这些都是我应承受的果报啊。虽然经历了业报现前的苦痛,但是我好感恩上师三宝的恩德。他们让我在还有偿还能力时化解无始劫以来的怨结。让我在遭遇逆境时,教导我有机会去体验他人的痛苦,从而更快地生起菩提心。

  喜悦与悲伤,欢笑与泪水,往事交织在一起演绎着无常的人生,幸福与快乐真是那样短暂和不真实。想到经历的人生,想到与我年纪相仿的一位同事,刚满30岁就因胃癌离开人世,留下年幼的孩子;想到另一位曾指导过我的同事,50岁时查出肠癌仅半年就离开人世。轮回中真的没有幸福可言。如上师在新年教言中所言,我们只不过是生命单行线上的乘客,无法减速,不能回头。悲喜、聚散、成败像路边的花草,一闪而过。一切感受和经历都往身后狂奔而去,以为是与生命同行,其实只是擦肩而过。

  《中论》颂云:“一切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即中道义。”第一次读到这段话是来自于上师新年教言,对照走过的人生:悲、欢、幸福、失落,想幸福不要褪去,可是很快就会消失;想痛苦不要靠近,可是偏偏就在身边。无常无时无刻不在人生中显现,不要等到戏终人散、人去楼空时才明白。当知道佛法究竟的目的后,我终于能提起笔来,诉说在消除烦恼的道路上寻寻觅觅的心路历程。在经历了人生的高高低低后,我终于迈步走向解脱,一颗在业海中沉浮的心终于有了回归的方向。虽然我还会颠倒,但是有上师三宝的指引,回归的道路一定会有终点。我会有勇气,我相信因为一路上有您,慈悲的上师!

 

弟子 成利
2012年7月18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