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回家(中)

五台山罗睺寺

  我在心中不停地问为什么。 苦闷、愤怒吞噬着我的心,我不能平静。我很想休息,很想冲出那令我烦恼的环境,我想到了普陀山。没有一丝拖延,我和先生、母亲与姐姐一起踏上了朝圣之路。在4月温暖的阳光中,经过一路颠簸终于踏上了圣土。我凝视着矗立在海边的观音菩萨慈悲与庄严的面容,泪水不禁涌出眼眶。凉凉的海风轻拂着面庞,一切仿佛都已离我远去,只有菩萨陪伴着我。宁静的庙宇、面色从容的僧尼、珞迦山的海上卧佛、不肯去观音院旁的海潮音都定格在我的记忆中,也化解着我心中的郁闷。走到观音跳时,一丝灵光闪现脑中:不要被苦闷束缚,要跳出来。我站在广阔的大海边深深地吐出一股郁气,顿时身心轻安很多,一阵淡淡的喜悦涌上心头。

  不久,暂时的快乐很快又被工作的烦恼所吞没。知心朋友与家人的宽慰仍旧无法使我心平静。那一年我的心被两个声音纠缠着:采取行动,夺回所失去的;算了、不要太执着了。那时的我深陷于矛盾中。  

  我再次收拾起行李外出寻找心灵的平静。2010年4月清明节期间,我与家人来到杭州。阳春三月温暖润泽,暖风吹得游人醉,走在如织的人群中,我仿佛也被陶醉了。怀着对千年古寺的好奇与对佛菩萨的渴望,我与家人来到灵隐寺朝拜。走进金色而庄严的大殿,我双手合十,默默祈祷佛菩萨给我一个答案。然而大自然的美好,古寺的宁静并没能化开心中的混沌。

  旅行回来烦恼仍时常涌上心头,想摆脱一切的念头依旧强烈。6月底,我偶然得知南京栖霞寺正供奉释迦牟尼佛的头顶骨舍利,在舍利重光之际接受世人朝拜瞻礼。掐指一算,朝拜7月中旬结束。我以前知道,顶礼佛舍利如同顶礼真佛,但一直没有遇到机会。这次碰上了就一定不能错过。我立即与先生制定了朝拜计划。俗话说好事多磨,晚上9点的航班延误到凌晨2点多才起飞。在等待的几个小中,我的腹部一直剧痛难忍,先生问我平时出行总是很顺利,怎么这次去朝拜会遇到这些状况。虽然那时的我还是个佛法的门外汉,但是我相信一定要坚持,一切都会好的,我对家人说:要见真佛哪有那么容易啊,这是考验啊!后来与家人一行到达事先预定的酒店时已是次日凌晨5点。想到马上可以见到舍利了,兴奋赶走了疲惫。简单梳洗一番后,我与家人前往栖霞寺。进了山门走到供奉舍利的大殿外时,我听到了“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梵呗响彻空中。我跟在长长的队伍后面缓缓前行,突然我的泪水不断往外涌,我也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使劲地忍着。一会儿工夫天空飘起了小雨,很快便大雨滂沱。跟随着朝拜的队伍,我终于走到了大殿门口。我兴奋地踮着脚、伸着脖子、双眼紧盯着殿内,盼望马上看到舍利。就在我抬脚迈进大殿时,突然听到耳边响起一声亲切的男声对我说:“要发大心啊!”这声音清晰而真切,我下意识地点点头说了声好的,并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寻找。除了一位值守殿门的男士外就是身后跟着进殿的朝拜者,说这句话又是谁呢?当时的兴奋没有让我去寻根究底。回想当时的情景,我心怀感激,因为这个声音提醒我要发菩提心。

  结束南京的朝拜后,我与家人又飞抵西安。玄奘法师曾经翻译经文的大雁塔矗立在眼前,宝塔散发出古朴庄严的神韵。遗憾的是由于时间安排上出了点状况,原本到法门寺朝拜的计划未能如愿。今年初,我从《圣地写真》上知道上师也曾于2010年7月到过西安,朝拜了法门寺和大雁塔。要是那时能在大雁塔遇到上师该多好啊!后来,我出差时在厦门南普陀寺朝拜了千手千眼观世音,祈求菩萨让我早日快乐起来。11月底我与家人又来到成都,朝拜了乐山大佛和大悲寺。从2009年起我马不停蹄地一直在找寻,但是到底想要找到什么却又不清楚。

  回想2005年时,我听说《地藏经》可以超度自己及家人的怨亲债主化解违缘时,就心怀向往地开始持诵。但是那时我连第一品都无法完成,因为即使在白天,每次持诵时我都会被无法抵挡的睡意打倒而睡着,在尝试了数次都没有改观后,我放弃了。2009年夏天起,除了先前持诵的经咒外,我又开始在十斋日持诵《地藏经》,让我高兴的是,我没被睡意打倒,坚持持诵了一个月后,这种状况就基本没有发生。那时我发愿诵200遍,以回向家人、怨亲债主和已往生的父亲、七世父母、历代宗亲眷属。2010年上半年起,我又加诵了《楞严咒》,拜八十八佛忏悔,有时还拜大悲忏,并断断续续自行放生。

  我深深地感恩在我人生的低谷时,诸佛菩萨对我的慈悲观照和提醒,使我满是烦恼的心有了一块静地,能得到佛法甘露的滋润。2010年一天的晚上我亲历的一次清醒的“梦境”,让我看到了从未想过,但可能就是我亲手所做的事情。我感觉是佛菩萨提点了我,给了我总在问“为什么会这样?”的答案。我开始反思因果的法则。但是那种反思的力量还没有使我完全地相信因果不虚,对佛菩萨的指引还心有怀疑。回首那次“梦境”,我好庆幸慈悲的佛菩萨没有丢下我这个满身业障的坏孩子,带领着我继续追求着佛法。

  2010年1月,我到附近寺庙向方丈祈求了三皈依。回想从小就对佛菩萨无比喜欢,到忙于世间名利,到重又走近佛菩萨,一路走来花了好长时间。2010年12月项目结束后,我进入到另外一个项目团队工作,日子仍旧在烦恼中度过。2011年虽然我绝大部分业余时间都用来诵经、持咒、拜忏、放生、参加法会,然而郁结仍旧盘踞在心中。有谁能帮我解开这心中烦恼啊?我问着自己。一天我听了台湾大德海涛法师的开示,他说,祈求善知识要真诚,一定会很快遇到的。我立即在家中佛台前真诚发愿:“祈求诸佛菩萨加持我早日找到善知识。”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越来越感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着,这股力量好强大,我发现无法冲破这股力量的束缚,有时感到很绝望。朋友要我多放生,她的话让我好惭愧:从2010年起,每月计划一次的放生,我也没能全坚持下来。2011年8月中旬,我萌生了去九华山拜地藏王菩萨的想法,很快在8月底我与先生踏上了这块圣地。那天圣地细雨蒙蒙,在地藏王菩萨月身宝殿内,站在肉身菩萨座前,我深深地祈求早日找到自己的善知识。伴随着一阵酸楚,眼泪又不断涌出眼眶,在之后所到的每一尊肉身菩萨前,我仍旧不断地祈求。 之后,9月中旬我带母亲到北京游玩时,又和家人一起朝拜了雍和宫,那是自2006年以来我第二次朝拜。10月3日在参加上师放生期间,我与先生又到无锡朝拜了灵山大佛。所到之处,我都在佛菩萨面前虔诚地祈祷让我早日遇到指引我的善知识。

  回首与上师的相遇是我人生中最幸运的事。自2010年夏天我遇到了菩提洲网站,见到了上师的法相后,很快我就购得了《次第花开》。上师对人生痛苦、死亡、无常的开示,如一股清流注入到我快被烦恼之火烧焦的心田。我不到三天就将书读完。接下来《喜乐的曼达拉》、《佛子心语》、《冬日.回忆》我几乎都是一口气读完、看完。

  一个与以往不相同的世界呈现在我的眼前。上师说,真正的改变在内心。我的烦恼产生于对无常的无知,心被向外求所占据着。我想在佛法中求办法,沉浸于个人烦恼的止息,追求着个人家庭的圆满,佛法成为了追求世间安乐的方法。上师在《寂静之道》中曾开示:痛苦的产生一是在于想在缺陷的世界中追求完美,另一个在于只为追求个人的幸福。这不正说得我吗?我一直被贪、嗔、痴包围着,被无明蒙蔽着,执着永远的不变。我的苦,是无常在我最执着、最无法放下的地方上演给我看了。

  接下来,我每天都盼望着能见到上师。初次见面是在10月5日重元寺放生时。那样大规模的放生对于我是今生第一次,我也永远记住了那一天。上师缓缓走向法台,无与伦比的庄严与慈悲,在那一刻我深深庆幸自己来到重元寺是多么的正确。上师抛洒的大悲水在阳光下闪耀着,宛如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晶宝珠。好多双手伸向空中,我也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出来,一颗、两颗,晶莹的水珠也落在了我的手中,一切焦虑与痛苦都被这喜悦驱走了。在上师为我们传授了皈依和传戒后,激动并伴随着伤感的泪水无法控制地流下我的面庞。回到家后,重元寺放生的一幕幕犹如电影在我脑海中时时回放。虽然郁闷与痛苦仍旧缠缚在心中,虽然仍旧犹如在重重迷雾中找不到出路,但是当想到从此有上师的指引,有佛的指引,我的心中生起阵阵欣喜,感到一切都会不同。

 

 (未完待续)

弟子 成利
2012年7月18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