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回家(上)

扎西持林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

  第一次见到希阿荣博上师的法相是在2010年的夏天。我正参与公司的一个全球EPR项目,负责业务流程本地化的工作,每天被业务分析会、沟通会、业务转化行动计划、项目里程碑审核与报告包围着,感到有做不完的活。一切看起来热热闹闹,仿佛人生的价值又一次得到了体现。然而幸运之神并没有如此轻易眷顾我,在参与这个项目的头一年,我遭遇工作中突如其来的变故。从那时起我的心就被一股炽烈的烦恼深深地笼罩着。从小养成好强的心不允许我显露出任何一丝的忧愁与失态,我努力以表面的平静将心中的烦恼小心地掩藏着。但是愤怒、郁闷却一刻不停地在心中纠缠,无法排遣的苦闷束缚得我快要窒息,我在心中不停地问为什么会这样?

  见到上师法相之前,为了找到答案,我几乎每天都会上佛教网站看文章、听大德开示,可是纠结与痛苦并没有真正被化解。回首与上师结缘的过程,使我深深相信上师三宝的加持真实不虚。2010年夏天的一个上午,如往常一样,我怀着迷惘与困惑输入“佛教”两个字,在搜索出来一连串的网站名中,第一眼就读到“菩提洲——希阿荣博堪布菩提之路”。怀着一颗好奇心,我点开了菩提洲网站。啊,五彩的经幡、绿色的山峦、红色的小屋,好静谧的一幅图画,这神秘的地方是哪儿呀?当我进入了主页时,红、黄、蓝三色直扑入我的眼中,我的视觉被那绚丽、浓重的色彩冲击着,我隐隐感到了如火焰般生命的气息,热烈而奔放。那一刻我感到了变化,一个与以往不同的变化,我发觉自己来到了藏传佛教的大门前。上师的法相跃入眼帘。那是怎样的笑容啊,清朗、明亮,仿佛高原上温暖、耀眼的阳光,我被这笑容深深地触动了,仿佛似曾相识,仿佛回到往昔的回忆,丝丝暖意涌上心头。

  “令我痛苦的答案在哪里?《珍宝人生》,这儿有吗?能找到答案吗?”当看到上师的这篇开示时我问自己。带着寻找的渴望,我点开了这篇文章,文中上师娓娓道来人生的种种真相。我第一次读到了关于痛苦的解释,其中的苦苦、变苦和行苦让我第一次知道了痛苦不仅仅是一种感受,也让我知道了痛苦是可以被认知与被分析的。在模糊的思考中,我感到痛苦似乎是可以被分解的。随着文章的深入,我又知道了什么是“无常”、“因果不虚”、“无我”,什么是“缘起性空”。我的心在文字中游走,一口气读完了整篇文章。读完后,我问自己佛法是这样的吗?我要的答案在哪里?是这些吗?遗憾的是那时急于在世俗中找到答案的心使我并没有继续去思考这些问题,去真正面对痛苦。

  回想自己过往的人生,其实无常、苦早已经在人生的舞台中上演。但是在成功、幸福的目标驱使下,我一直心无旁骛地追求世俗的理想人生。对于自己、对于身边人、事的变迁,经历了、看过了,却没有真正地看懂,没有真正地想明白。      

  父母离异后我与母亲相依相靠,工作中遭遇的人情冷暖使我坚定地要努力奋斗,要得到幸福的生活。回想那时,其实苦的影子已留在了心间,只是我没有觉察。后来父亲生病,我为照顾父亲付出了很多的心力。加上工作、学习的压力,不觉中我的健康也亮起了红灯。在父亲离世前的那段时间里,来回地疲于奔命就是我生活中的常态,辛苦和烦闷使我的情绪时涨时落。父亲的离世使我处于深深的悲伤之中。在父亲去世后的日子里,我不愿再回想过往的岁月,一切都被禁锢在心底。现在想来,也许那就是我对人生中苦与无常的回避吧。直到遇到上师,读到上师微博的开示:“要去直面心中的苦,去和自己和解”时,压抑在心中好久的悲伤终于宣泄出来,记得那天一个人哭了好久。上师的话使我终于有力量真实地面对自己心中的苦。

  2002年我也因健康问题入院。手术后醒来,我躺在病床上想到如果在手术台上不再醒来,一切不都会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结束了吗?我感到生命太不可捉摸了,那些我一直在追求的成功,在病痛面前好无力。从家人的病到自己的病,从未能真切感受他人的苦到自己亲身经历,慢慢地我觉察到人生的苦就在身边、在自己身上。但是那瞬间的领悟如一颗流星划向暗沉的天际,在霎那间闪亮却又很快恢复如前。

  人生的悲苦真的是在不停地轮转,直到让你在某一天突然发现它从来就未曾离开。真正让我感到人生的无常与悲苦的是母亲的生病。

  2004年母亲患了乳腺癌。在母亲病情确诊的那一刻,我深深地感到了可能失去至亲的恐惧与悲伤。母亲手术前我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焦虑不堪。随着手术的临近,我心中的悲伤、恐惧也随之增加。我在心中不停地祈求着观世音菩萨。手术前几天,我突然非常渴望听观世音菩萨的音乐,就到附近商场去碰碰运气看能否买到。真巧,在货架最底层不显眼的地方,我发现了观世音菩萨发愿偈颂的光碟,就毫不犹豫地买下来。当庄严与安详的音乐流入心间,我感到了一股宁静的力量在体内慢慢生起,它安慰着我,我的忧伤与恐惧渐渐地减弱了,如波涛般无法停息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那时我对着菩萨祈求,保佑母亲手术成功,不要离开我。

  母亲的手术很顺利。后来我在佛友的带领下慢慢学着放生。然而真如《珍宝人生》中所言:“我们是一群得了严重健忘症的人。受苦受难哭天抹泪心灰意冷,全架不住健忘,一转眼功夫,又哪儿热闹往哪儿赶。”死亡、病痛这些我曾经面对的苦,在不知不觉之间淡化了。那时的我不明白佛法,无常的感受也如闪电般消失在夜空中。我又恢复到世俗的追求中,继续着旧戏。

  命运仿佛又给我开了一次玩笑。2005年我因突发高烧住院,检查发现白血球值低于最低限。疾病带来的恐惧袭上我的心头:命运根本不会介意你是否接受,你只能被动承受这生命的无奈。生命原来真的是脆弱得不堪一击。那一刻我体会到了父母生病时的痛苦与无助。出院后我的身体非常虚弱,心也被焦虑包围着。一天,一个朋友带我参加了梁皇宝忏水陆法会,我硬撑着随着大家一起拜忏,到结束时几乎站不起来。就这样我断断续续地参加完法会。法会期间我从寺庙里请了《药师经》,有时间时我就会读诵。病愈后我到寺庙里请了一尊观世音菩萨供在家中。请了观世音菩萨《大悲咒》的光碟,我非常喜欢听,每天都在家中播放。想不到不到一个月我就能不看咒文流利自如地唱诵出来。从此每天持诵《大悲咒》就成了我的功课。接着我又开始读诵《金刚经》、《心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开始上佛教网站学习大德们的开示。我很喜欢《金刚经》,回想24岁时偶然看到南怀瑾先生著的《金刚经讲什么》时,我就很想知道从小就听说的《金刚经》到底讲的是什么。那是我第一次读到佛经,我专注地读着,如同干渴的人遇到了甘甜的泉水一般,心中充满了欢喜。读完后我又开始手抄《金刚经》,不过很惭愧的是我没有能将经文抄写完整,现在想起真的是自己业障重。

  1995年我被一篇阐述吃素的文章深深触动而开始吃素,但是那时我没有机缘向佛法走得更近一些,四年后因某些原因而没有坚持下去。2006年我在菩萨座前发愿重新吃素并永不间断,不再伤害众生,功德回向母亲,愿她身体健康。我仍在佛法门边徘徊,对佛法的闻思很浅薄,出离心与菩提心很微弱,所做基本都是为了得到世间的幸福。想想那时自己的所思所行真的感到遗憾。

  那次生病是命运又一次警醒我不要再闭着眼睛生活,在告诉我人生中没有永远不变的美好。人生无常,苦就是这么快速地,在没有任何查觉的时候来到身边。病愈后我开始探求佛法,不觉间一丝宁静渗入我那颗浮躁的心,我隐隐地有了一种期待。尽管诵经、持咒、学习大德们的开示,有时也会思考《金刚经》、《心经》中所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然而浅浅的思考犹如淡淡的水面偶尔泛起的涟漪,一会儿就消失无踪。我仍如以往一样追求着外在的幸福与安乐,仍旧迷失在五欲六尘里。

  悲伤、喜乐仍在不停地交织上演,我已觉得如吃饭一样理所当然。知道苦、乐,但对为什么这样却没有认真地思维,直到2009年我遭遇工作上的变故。现在回想起来,那次变故就是个嘲弄,可是那个嘲弄却发生在我最在乎的地方,那时我无法接受如此的结局。

 

 (未完待续)

弟子 成利
2012年7月18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