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抑郁症之愈(下)

(三)演绎死亡

  2010年夏末秋初,我成了孤独的抑郁症患者,随时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活着,就得住精神病医院,但求生的欲望,让我选择了住院。可是没想到,必须得有亲属的签字。

  竟找不到一个为我住院签字的人!牙关紧咬,决不会告诉父亲和继母,大不了一死。

  一边是绝望,一边是求生,我被撕扯着。

  某天,一位邻居告诉我,他现在是居士,在郊区发心给寺庙种田。我恐惧现有的一切,于是恳求他们收留我,他们同意了。在农村,我又幸运地遇到了一家信佛的人,他们经常给我做饭吃。我在山沟里待了下来。

  我在这陌生的地方麻木地劳动着,沉默着。这里收获的果实都将送往寺院。刨地,撒种,摘豆角,掰茄子,种白菜,卖力地低头干活,泪水洒落土地。有一天,坐在充满泥土味的田间,看着自己播撒的种子已经开出了一朵朵小花,我突然明白一个道理:将来结出什么样的果实,全是因为当初种了什么种子。

  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活了三十年,从未认真思索过。

  现在想想,因为没有家属签字而没住进精神病医院,于我而言,真是莫大的幸运。

  最开始,居士们藏起了我的药,我三天三夜没睡觉。他们又将经本放在我的身边。我不读。偶尔看见经书上的字,明明认识,却不懂。在他们的要求下,我抄写过三遍《心经》,字写得歪歪扭扭,难看极了。念过几千遍金刚萨埵心咒和一遍《地藏经》。他们播放六字真言,我偶尔也跟着念几遍。

  几天过去,我发现夜晚听《金刚经》使我在黑暗中不再恐惧,也能一觉睡到天亮。就这样,那些夜晚,我是听着出家人念诵《金刚经》的录音入睡的。

  我,竟然摆脱了药物。现在想想,这一定是佛菩萨大慈大悲,格外怜悯,不然无德的我,怎会如此幸运?

  但那时,我对这宝贵的机遇深不以为然,又开始寄希望于“幸福”家庭,回到了原来的生活里。现实和设想的不一样,我再次陷入抑郁的狂潮。

  选择的天平又倾斜给了死。

  本来对酒精过敏的我,天天喝醉,寄希望于因此而死;一口气吞下相当于一个月药量的百忧解(一种治疗抑郁症的药),口吐白沫,直挺挺躺着感觉事物远去……直到三天后,才完全清醒;有一天我还把心一横,拿出刀子,这一次真的决定了,血顺着手腕淌下来。

  不够狠,还是没死成。我对好友说,我的心快碎成渣了,拾不起来了。

  对佛陀和居士们慈爱地伸出的手,我没有伸出我的手,没有定力和智慧的我,只能再次重返心灵地狱。佛法中说,人自杀是最大的罪业,永远不能投生善趣,并且每隔七日都得重复一次死时所受的苦。

(四)重获新生

  即使是无意中积累的一点善根,也弥足珍贵,可以救命。或许是因为在农村听经抄经念经,或许是因为为寺庙种菜而劳动过,或许是因为决定终生吃素。在生与死的空档里,我的上师出现了,人生出现转机。虽然并不是直接出现在我的面前,但也足以令我得到如佛一般的慈悲。

  2010年冬,命悬一线的我,不知何故,看到了一组由文字和图片组成的微博。

  照片里是一位红衣僧人,在洁白的雪地中面露笑容——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笑容,像阳光穿透了乌云。气若游丝的我,在黑暗中感叹,世上竟有这样一个人,一道光直指心田。那段文字是这样的:“佛经中把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称为娑婆世界,意思是能忍受缺憾的世界。痴心不改硬要在这个缺憾的世界里追求完美,会有结果吗?——希阿荣博堪布”

  这一问,像巨石砸穿冰面,震荡了我的心。我思考了很久,原来我们这里是娑婆世界,原来这个世界的真相,就是样样事都不完美,那我为什么样样都追求完美呢?原来痛苦是这样来的。

  一位老居士告诉我:学佛就是要真正使别人快乐。我哭了。我甚至连一个微笑都不能给周围的人。

  而我眼前的这位红衣僧人,笑容温暖明亮,眼神清澈无浊,能给多少像我这样的人照亮黑夜。照片里的他,比现在的我也大不了几岁吧,他带给世界的是什么,而我带给这个世界的又是什么?

  从菩提洲网站上下载了《喜乐的曼达拉》,一口气看完了;《次第花开》像护身符一样,走到哪里都会带着。

  人终有一死,但我好像不应该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生命。

  有一天,听到一位德高望众的老和尚说,能值遇佛法的人,是最最幸运的;有这个人身,听闻一句佛法,也是往昔积累了不可思议的福报。

  我流下了眼泪,原来我不是什么都没有,我有可爱的人身,也有与佛无二的智慧,那我何不学佛呢?如果自杀死了,我永远都得不到解脱,我要真正的解脱。那一刻我彻底放弃了“自杀”的想法。

  我决定跟着堪布——我未曾见面的师父,走上解脱的路!僵硬的灵魂,随着师父的成长足迹,随着师父的文字,逐渐温柔下来,我开始反思。

  经历了童年的变故,我成了叛逆、执拗、敏感而暴力的人。十几岁时甚至很多次和继母大打出手。因此,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成了我人生最大的追求。可感情生活一波三折。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本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然而我却伤害了许多人。

  看见一位居士,轻轻托起一只爬在她身上的蚂蚁,安抚它不要怕,我惭愧至极。曾认为自己是善良的人,可我在此前从来没有珍惜过比自己弱小的生命,记得一次为流浪猫进行引产手术,兽医说小猫咪取出来能活,可我还是狠心地让它们扔进垃圾桶,自己也堕过胎,良与善并不能用来形容我。而伤害生命的作用力,自然会回到自己身上。

  在遇到佛法和上师前,我不知道还有一种人生观叫“利他,不伤害”,也不知有如此多的人,遵循着这样的信仰,获得了幸福。可是,只要我愿意,我也可以走上这条充满希望的道路。

  比起身体不健全的人,我有手有脚。为什么我不善用它们去做利益别人的事?而要去摔东西,用刀子割自己,虐待自己;比起盲聋喑哑的人,我能听能说,为什么我不善用它们说出悦耳动听的话语,而要去说出粗鄙的话,伤害和恐吓别人。我实实在在是没有认真体会过自己拥有过什么。它本可以是佛陀所说的珍宝人身呀!

  内心疯狂转动的车轮,就在转念的那一刻戛然而止!我感到了三十多年人生中,前所未有的踏实、快乐。我当珍惜这人身。

  时光回到2011年初春,看着那个刚刚经历生命中最大的一场暴风雨的自己,温煦的午后,还是那个小屋,一切都没有变,然而,一切都是崭新的,恍如隔世。

  曾经有朋友为我打抱不平,我笑了。想起上师新年教言里说的那个苹果。我懂了。

  楼下那个孤单的蒲公英,它的种子,应该是去年被风带到我们这里的,它是从另一个蒲公英身上飘落的,那个蒲公英又是谁?它经历过怎样复杂而艰辛的旅行,它之前的蒲公英又是怎样的呢?因因果果,原来是个没有开头的故事。

  我呢?我是谁,怎样来到这个世界,成为父母的女儿,童年经历的那一切,是孤立存在的吗?就像种地,前世种下了什么种子,今生就要收获什么果实。

  道理是多么简单,可去相信它,是那么不容易。

  或许,我们都曾经觉得自己很不幸。其实,可以先试着努力接受一个并不完美的自己,接受这个不完美的世界。

  以我个人有限的经历,首先放弃自杀的想法,就是迈出了很大一步。

  对于长期依赖药物治疗的抑郁症来说,我的迅速好转,全是佛法的力量。

  我们可以向心理医生求助,也可以向亲朋好友求助,可以多吃香蕉、巧克力,多晒太阳,可以接受电休克治疗(第一周被电得迷迷糊糊,第二周变得正常,第三周回到抑郁状态,第四周期待下一次电击),也可以去做大脑扣带回切开术(美国麻省总医院学院已经在进行这项医学实验)。

  或者,不妨试着走近佛陀敞开的大门,来听听佛陀在说什么,我们也不会有任何损失。一切,都是由我们的心创造的,它有多狂乱,就可以有多安静。

(五)归途

  很幸运,我还有机会看到美丽的朝阳,绚烂的晚霞,品尝饭菜的滋味,一觉睡到天亮。

  从那之后,我发愿,在念完四十万遍金刚萨埵心咒后,一定去找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再后来,2011年9月,我发愿几个月后,在一个不可思议的因缘下,如愿见到了尊贵圣洁的上师。我想,慈悲的上师一定听到了我的呼唤,还没有等我念完四十万遍,就来找我了。

  皈依那天,我一路哭着走到上师那儿,泪水难以抑制。人们说的喜极而泣,便是如此吧。

  现在,我是因为上师三宝以及很多人的恩德,才有机会写下这些内容的。感谢佛陀,为我们开示生命真谛;感谢上师,来到我们身边。

  没有他们,我可能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不知在何处感受难以想象的痛苦。

  愿众生都能心安喜乐。

  愿所有倍受抑郁症折磨的人,都放下舍弃生命的想法,快乐自在的活着。


 弟子 扎西措

  完稿于2012年7月

修改于2016年9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