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与师父相识一年整

顶礼希阿荣博上师!

  去年十月的最后一天,我与希阿荣博师父在四川相识,这是我生命发生重要改变的一天。

  也许是上天安排,也许是上师召唤,也许是佛缘使然。去年十月我本在成都出差,忽有远方朋友来电说希阿荣博师父在四川某地正在放生牦牛。

  希阿荣博师父我是大大地听说过的,他是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的得意弟子,慈悲天下,普渡众生,平常之人能见其一面也是颇有造化。于是,我不及多想便打车前往。

  到达放生地,远远望去,声势果然浩大。上百名佛家弟子围在一辆加长卡车边正双手合十,而卡车上则装满待要放生的牦牛。走近看,只见一位高大的师父正在卡车上往牦牛角上系丝带,直觉告诉我,他一定就是希阿荣博师父了。回想当时我是相当的鲁莽和无知,当即翻身上车学师父的样子系了起来。师父一边笑盈盈地看着我,一边嘱咐我一定小心,并没有半点怪罪的意思。要命的是当时我还戴着帽子。说来奇怪,平时性格倔强、偶尔横冲直撞的牦牛们此时倒显得很有灵性,个个温顺,也许正在感念师父的大恩大德。

  由于我在某市做过电视节目主持人,有师兄认出了我,放生完毕便过来把我介绍给希阿荣博师父。师父甚是高兴。我便更加得寸进尺,要求开师父车送师父回家。当时众弟子各个面露难色,而师父却哈哈大笑,让侍者当即把车钥匙给了我。车子开起来了,师父坐得是稳稳当当,而我这时却突然害怕起来。师父名气太大了,第一次见面我就如此的鲁莽,是否太过无礼?想到这里车子开得也就更加小心。师父看出来了,一面笑嘻嘻地问这问那,一面夸我开车技术不错。

  大约一个小时后,到了师父的房子。它虽然不大宽余,却也容得下随行而来的十几名弟子。一些师兄过来悄声说我和师父有缘,我想更多是因为师父宽宏大量。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中午师父竟然留我们和他一起吃饭,饭后我便皈依了。想起当时情形,现在还会感动不已。
  

  在这一年中,我先后又见过师父几面,每次都觉得不好意思,实因自己陋习太多,怕玷污师父的盛名。倒是师父主动给我打了几次电话,除了关心我的身体外,就说到我的工作。他总说我的工作很神圣,如果做得好可以让很多人从善。师父的话我始终记在心里,每次上节目都会想起。实话实说在这座城市我很受欢迎,谢谢师父。
 

  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就说如今的打狗潮吧。我在的这个城市目前是狗狗过街人人喊打,尤其是我的一些同行,一夜之间都抄起了打狗棒。我真替他们难为情,狗是人类忠诚的朋友,我们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众生平等。对我们的利益存在些许威胁就只能血腥地剥夺朋友美好的生命吗?因而我和我的同仁们勇敢地站出来,一方面指出狗患其实是人患,一方面呼唤给小动物立法。这一举动立即得到多数市民的支持,反响相当强烈,我很欣慰,谢谢师父指点。 

  最后再次祝愿希阿荣博师父身体健康,祝愿各位师兄们吉祥如意!

    

    

       作者:才让多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