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修行札记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回溯

  前世今生,轮回穿越,一直以来是个比较神秘的话题被议论着:“有”和“没有”,“信”和“不信”。我从小就有这方面的好奇心,相信它的存在,也喜欢看这一类的书,然而由于从来没有过亲身的体验,认识只局限在概念上。最近这半年偶尔说起此类事并告诉了吴居士网络上登的一些前世今生的真实案例,特别是有林老师引导人进入前世的具体步骤的视频,引起了吴居士的兴趣。她是一个注重实践的人,没过多久她就真地按视频教的步骤开始亲自尝试了,于是她有了一次又一次的体验!以下是吴居士亲身体验的经历及过程。由于大部分进入前世,我都刚好在场,吴居士让我代她执笔记录这些体验。为了让这些体验更贴近吴居士的描述,后面都以“我”来代替吴居士的语气和感受。

  案例一: 我(指吴居士,下同)看了林老师教人怎么进入前世的视频,通常被人们称为“催眠”或”“回溯”。我很想知道的是:我到底是谁?我与身边的人之间有什么样的前世关系?我究竟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今生今世的际遇是否像佛书中所说的,是以前世的因呈现今生际遇的果。我按照视频上的方法试,为了能够进入,我将睡前催眠引导下载到手机,放在我的枕头边。睡前,耳边传来一阵阵很舒服、类似瑜伽的音乐,导师的声音也缓缓传来,不断强调放松,全身放松,放松手脚、头脑,然后扩大到每一个细胞。此时,我的脑海渐渐放空,不想任何事,想象自己来到一个黑暗的地方,或是洞穴,一边慢慢地走,一边心里数着“一、二、三……”直到十,这时候,走到一个洞口,外面有一些光,然后我往外看,想看外面是什么,有什么人……就在这时,我的脑海里有一些画面一闪一闪地过去,断断续续的。我看到了里面有“我”,和现在长得不一样的我,而我十分肯定知道那是我。当时的这个“我”,是一个老妇女,在河边洗衣服画面中断,然后又闪出一个画面:我骑着马,路过一个小村庄……画面再次中断。这时都是一些画面,一闪而过,很零碎,后来什么都没有了。我开始安静地睡着了。

  案例二: 有了第一次的进入,我很兴奋,总算是自己有了前世这个小小回溯的片段,虽然只是几个模糊的画面。这期间,我还看了以佛教为概念进入前世的视频,林老师的视频。林老师视频中所说的话很震撼我:人无论多富有,有多好的车,多好的房子,其实仔细一想,都是监狱,是灵魂的监狱,因为灵魂被困,没有了自在的快乐。看了这次的视频,我便在以前那种催眠的基础上,加入了有佛教概念的意念。在心灵平静下来后,我放松了全身,周围很安静,也没有想要进入回溯的心态,心里只想感受这片宁静。这次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坐在椅子上,让自己的大脑放空,有一种意识不断地告诉我,房子、车子,都是监狱,都是假象,我要超越这一切,我要自在。这时,我的心突然很宁静,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一种从未有过的空,觉得宇宙无限大,世界无限宽广,自己很渺小,身边飞舞的尘埃都让我觉得无限的美丽。宇宙里,有很多星球,远远看上去,繁星点点,发出不同颜色的光,是我从未见过的色彩,很温暖,有很多彩色的光,色彩很丰富,好好看,从未见过的美丽。这种景象让我觉得很开心,突然很向往一个这样的“地方”,这是一个充满爱和喜悦的“地方”,我觉得这个“地方”可能就是我向往去的“极乐”……就在这时,深深呼吸着空气,觉得呼吸的空气给我带来了满满的爱……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画面:我是一个类似于老师或干部模样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穿着松紧带的裤子和那时期的一件深蓝色的上衣,要到一个好像是我的学生那样的人那里拿一个文件。我坐在一个非常老式的公交车上,车子里面的座位都是黄颜色的,每排可以坐四个人,人们穿着的款式是宽大的黑裤子,对襟衣服。我坐在车上等着我学生的到来,车窗外面下着雨。过了一会儿,我看到我的学生。他急急忙忙地跑过来,手里拿着文件,我们的车子已经启动了,他快速奔跑赶车,却因为下雨路滑跌倒在地。这时,我们坐的车突然倒退,没有看到跌倒在地的他,车子从他的一条腿上轧过去了,他尖叫着。那一幕让我的心紧张得都揪着,我的学生一条腿给轧断了,很痛苦。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他的太太回过头来,很恨很恨地看了我一眼,她觉得是我的缘故造成她先生的腿断了。在医院里,他的太太还打了我,她的愤怒我深刻感受到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因这次的意外失去了一条腿的学生脾气变得非常暴躁,常常向他太太发脾气,而她太太终身心力交瘁地照顾脾气不好的先生。他太太把所有怒火都迁移到我身上,觉得是我引发了这个悲剧。我很伤心,很难过,在看到这个画面时,我流下了眼泪。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很怕见到他们,每次在路上远远地看到他太太,我都掉头而走,或是选择穿梭在当时那个年代的小巷子里。对于我的学生,我也很内疚,但只能偷偷地去看望,不敢登门拜访,我选择了逃避的方式。画面中断。

  这一次的体验很神奇,我难过得以至于很痛苦地哭了,郑师兄也于现场目睹了。有必要强调的是,这位前世里的学生,就是这一世郑师兄的哥哥,而前世学生的年轻太太,正是郑师兄!这世我老是觉得他哥哥对我要求多多,而我几乎有求必应,我常敢怒不敢言(开玩笑!)。郑师兄的哥哥脾气很急,喜欢开快车,因为在前一世里,当他看到别人能自如奔跑的时候,我感觉到他的内心很渴望和别人一样自在地跑、自在地跳,而他不能。也许是前一世的念被带到了这一世,所以他有了今世的性格和脾气。而他的妹妹郑师兄,有时候反而很像他的姐姐,因为她管着哥哥,也很照顾她哥哥。我想,这也是前一世的意念,让她这一世有了这个举动。想到这里,我很欣然,很释怀,觉得我和他们的相处很愉快,也会对他们很好。他们在前一世里,因为我间接引起的伤害,虽然我是无辜的,但总算是以这种方式出现在我今生的轮回里,而不是带着仇恨!在这里,我心怀感恩。我感激他们以这种缘分来到我的身边,我很欣然并且高兴地接受!

  我的体会:原来人真的不止一世,真的有轮回。身边出现的任何事情和人,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你今生做的每一件事,如同蝴蝶效应,会影响到你下一次的轮回和际遇。身边的每一个人,无论是爱你,或是伤害你,都是你的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是果的呈现,应该学会欣然接受,以一个宽大的心接受,如同宇宙接纳万物一样。从发生的每一件事里,增长智慧,使之成为生命不断进步的阶梯,好好种下每一个善因,建立好这一世的档案,就有美好芬芳的果实。                                                              

  案例三:我依旧按照原来的方式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内心、大脑都放松,试着进入前世。这一次的进入更加容易了,很快我就看到一个画面:我在一个森林里,我好像是一个猎人,是男人,要捕猎物,我以打猎为生,在森林找猎物,我不小心掉进了一个用来埋伏动物的陷阱里,出不来,幸好,有另外一个人路过,也是男人,把我救出来,并且带到他家里去养伤。他精心地照顾着我,直到我的兄长来找我,把我带走,我们很感激,离别之际,我和他交谈了很久,依依不舍地和这个救我的人告别了。我很高兴,也很兴奋,因为,这里又出现了一个我现在身边熟悉的人,这个人,也是我今生遇到的最重要的人之一,也是把我带往人生另一个阶段的人,也是改变了我原来生活轨迹的人,让我在精神世界从迷茫到渐渐看到光明的人,这个人就是陈师兄!在这一世,也是她的出现,让我在最痛苦无助、在失去妈妈的时候,为我带来温暖和爱,在这里,谢谢陈师兄!

  我的体会:人生何处不相逢,也许正是在前一世我依依不舍的那一念,产生了和陈师兄的另一次相遇。在我前一世里,由于他帮我养伤,照顾我,让我在前一世里对他有了一种潜在的依赖,而这一世陈师兄再一次以救赎的方式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这一次,不是肉身受伤的救赎,而是精神的救赎。在我看来,这一次的救赎比上一次的救赎更为重要,让我精神上的痛苦及时地得到了释怀,最大程度地减轻了我对亲人离别的痛苦,也同时让我认识了轮回因果,与人为善,并且皈依了三宝,有幸成为了佛弟子。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在失去妈妈的同时,遇到了佛法这个珍宝!真是人生无常,失得难测,感谢我的妈妈,在她离去的时候,也送给了我一份最珍贵的礼物,让我有一盏明灯,照亮前路,永远有光明!我想这个才是我妈妈给我的最大的爱!而那个兄长便是我这世的姐姐,因为我们都有了同样的使命,我们上辈子的依靠会在这辈子延续……

  案例四:根据前几次的经验,我很轻易地进入了前世。我依然是坐在椅子上,放松,内心告诉自己,想要进入前世,于是我的脑子里,便会有画面不由自主地出现。这一次我的脑海里出现的是一个战乱的年代,日本人侵占中华大地的时期。当时我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和一个比我年轻的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在河边洗衣服。这时候,日本军人突然进村,把村子里和附近所有的妇女都抓起来,强暴了,并且拖到了车上,准备带去杀死。很不幸,我和那个年轻的和我一起在河边洗衣服的女子都在其中,在车子开往被杀害的路上,我和这个年轻的女子二人对望,用眼神交流着,给对方互相投递一种鼓励的眼光,让彼此不要害怕被杀,也用眼神互相安慰着,内心都很怜悯对方的遭遇。在日本军人的刀子刺穿我的身体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很强烈的疼痛感,一种很真实的疼痛。片断中断。

  在这里,再次和大家分享我的神奇体会:这一位年轻的女子,就是我现在生活里我视为亲妹妹一样,并且在工作上和我一起并肩作战,有什么事情都一起互相鼓励、一起解决烦恼的李师兄!在此谢谢李师兄一直以来,在工作上、生活上对我像亲人一样。有时候,我会因为烦恼向她发脾气,但是她仍然和我一起认真工作,让我感受到了前一世的念带来的今世生活中的人物关系中,有无处不在的宿世关系。她们的关怀,让我感到我是幸福的,虽然我和她前世都经历了不幸。

  我的体会:前世的意识、前一世的人和事物的交错,会因为一个刹那的念,哪怕是没有意识的念而来到这一世,仍继续着前世还没有完成的轨迹,并且出现在每一次的轮回中。虽然,在当时只是一念而已,也会延续到今世。所以,要好好地善待每一件事,每一个人,在这一世,不要随便地草率地做任何决定,这个是不负责任的人生态度。在这一世,要好好规划,无论有多大的痛苦和不幸发生,这些都是生命要面临的一个考试。

  案例五:我还是用前几次的方式进入了前世,这时我的脑海里有这么一个画面:我是一个即将面临死亡的老人,躺在医院的床上,当我停止了呼吸,医生用手电筒照了我的眼睛,我的周围都是黑暗的,我看到的好像不是很强的光,而是很微弱的光在我的眼睛周围旋转,我的瞳孔可能已经散开,毫无知觉。医生的一切行为,躺在床上的那个我都没法感觉到。突然,我觉得我的神识要离开我的躯体,我觉得很痛,这次是全身灼热的痛,很疼很疼。在我觉得神识即将离开我躯体的时候,我觉得真的是如同乌龟脱壳的那般痛苦,持续了十多分钟左右,神识离开了躯体,我看到了在病床上的我。画面中断。

  我的体会:一直以来,从小我就怕死,对死亡有一种恐惧,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痛,来停止我的呼吸。而且总觉得人死了,躯体不在了,神识会飘往哪里。也许是我这个潜意识的意念。而自从有了这次体会后,我觉得我不再是那么恐惧死亡,甚至在他日真的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也学会很坦然,不必恐慌。只要我过好了每一天,与人为善,行菩萨道,相信那一定是另一个美好的开始!

  后记:以上的这些前世是我真实的体验。感恩我有了这数次的体验,让我对生命有了更深的领会,正如一本书说的,生命是一个个待学的课程,我们是用生命来度过不同的阶段。就像我的过往的前世,无论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在当时来讲肯定是大事。但是如同佛书里所说的一切如梦如幻,在今生看来,它也仅仅是像电影而已,一次轮回告一段落的时候,就像电影结束的时候,终归要散场,开始下一场。

  人与人、人与事的缘分其实很脆弱。突然就中断了联系会很伤感,但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也很奇妙,总是在不同的时空里交错出现再次相遇。所以人生没有永别,只是暂离。我当时最大的痛苦在于亲人的离去,而现在已经能慢慢释放亲人离去的痛苦。

  人生便是修行的道场,平时的行为举止便是修行的实践,要学会拥抱生活的磨练,一切眼前的现象,是眼耳鼻舌身给予的信息,好与不好通常都是交错在一起的,所以没有好和不好,所以不垢不净!心的本性是不生不灭的,只有证悟空性,才能心无挂碍。

  至于我的轮回的体验,是我听我的一个师兄说网上有一些进入前世体验的视频,我自己感觉是在催眠的基础上,加入了佛法的概念。而我当时,也是从先听催眠的曲子开始的,还有,我没有导师帮我进入,当时进入轮回的时间,是农历的七月份左右,是地藏月,自己觉得,能够进入轮回,时间也有很大的关系。

  我的最大感受是在体验轮回后,更加学会感恩,不断地感恩,学会分享!我是在2009年5月份,随同陈师兄一起去了西藏朝圣,同年5月皈依了希阿荣博上师。我觉得心的觉醒才是最重要的。无论过去是怎样的,过去的都过去了,人要活在当下,充实地生活,无悔今生!轮回,让我感受到我一定要学会看淡今生的一切际遇,一切喜怒哀乐。让心,最终回归本性!万物无时不在和我们说法,让我们学会珍惜每一次的际遇。

 

弟子土登珍
于2012年1月1日

 

    回访补记                     

  访作者姐姐

  土登珍是我的亲妹妹,由于从小一起长大,对她太熟悉了。由于她比我年龄小,在日常生活中处理某些事上也会比较爱跟我闹小孩子脾气,通常在这个时候,我都会立即指出来,而她对于我的意见,都会作为参考而欣然接受。

  访郑师兄

  我和土登珍师兄认识很久了,她给我的感觉是,有时很沉默,有时也很小孩儿脾气,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她很善良,在面对困难的时候态度坚韧。和她相处的时候,我有时候会很莫名其妙地为一些小事对她发牢骚或发火,而发过火后自己老是觉得很奇怪:其实是很小的事情,何必发那么大的火,对于别人,我倒未必会这样做。我有时与土登珍师兄讨论事情观点不一致时,或是觉得她有什么做得不够好的时候,无论对错,她大多都是选择了避开这个话题,而我会总是追究到底。有时她也很郁闷,选择沉默。但是总的来说,我和她相处还是很好,也很愉快。后来,在看到了土登珍师兄的《回溯》一文后,我想,这大概是她在宿世对于事件选择了逃避的态度,和对于宿世的那个“我”,有一些潜意识的内疚,所以,会在今生有这样的性格和对待我的比较忍让的宽容态度。

  访李师兄

  我和土登珍师兄的相识,说起来也很奇妙。当时我正想找个工作,刚好土登珍师兄的生意也要找个人帮忙,我一开始是以员工的身份,通过别人的介绍,和她认识并一起工作了很多年。她身边的员工换了很多,唯独我和她还在一起愉快地工作着。当然,在这个期间,我们有很多次因意见不同而引发争吵,但是至少现在我们还在一起工作。每当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无论是生意上的还是生活上的,我和她都是争先恐后地互相照顾对方,都觉得自己应该充当保护对方的角色。在这方面,说实在的,我对其他人未必有这么“大方”。我很关心土登珍师兄,她也很关心我,我们就像姐妹一样,甚至胜过了我的亲生姐姐。

  访陈师兄 

  和土登珍师兄的认识开始于她妈妈去世的时候,那时候,我刚刚在陵园帮好友往生的爸爸助念,土登珍师兄的妈妈刚好就在隔壁。我看到他们请师父来念经,想到他们一定是佛弟子,但是看到他们很伤心的样子,我就思索着是不是要过去和他们说一下,安慰一下。刚好,她的朋友,过来看我这边在念什么,要怎么做才能对亡灵更有帮助。我告诉土登珍师兄不要伤心,要懂得放下,不要让亡灵有执着,还讲了一些帮助往生的方法,比如放生、素食、念经、印经书等。后来,在同年的五月份,我和她一起去了西藏,并且她也皈依了希阿荣博上师。和土登珍师兄的相处,我们都感觉很亲近、很亲切,丝毫没有陌生的感觉,那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我们彼此都认识了很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