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骂 来 的 善 缘

顶礼至尊大慈大悲的希阿荣博上师!

  很难想象,我与希阿荣博上师的缘分竟然是被骂来的。

  自从我学佛以来就有了一个虽远在海峡对岸但却能时时亲承教诲的大师级恩师。我每天的修行生活是在家里很认真地看他的VCD,很认真地修加行,日子过得充实、简单。而这几年,各地佛事活动增多了,百花齐放,传法,灌顶,十分丰富。自己在随喜之余,却无暇顾及。并且恩师对我关怀备至,我很知足。

  然而两年前的一天,我接到了一位法师的电话说,一位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上师抵埠,他是一位菩萨的化身,这次,你们全家一定要去拜见。因为在此之前,这里就来过一位老活佛,当时也是法师打电话给我,让我去见,并说这位老活佛证量很高,无论如何一定要去。可那时我每天围着功课转,对出门总没有太多的兴趣,所以婉言谢绝了。但没想到那位老活佛回藏地后就圆寂了,身体缩小得如婴儿一般。事后法师对我说:“你那次没去见老活佛太可惜!此生再也见不到他了。”而这一次,法师再次慈悲地力荐,我却还是原来的心态,不为所动,应答时甚至口吻还不失调侃,完全无视他的好意。讲到后来法师火了,骂了起来:“如果你这次再不去,我只能说,你的业障实在很重很重……”放下电话,我的心也无法平静,南无阿弥陀佛。我竟然惹法师生气,该当何罪?因此我想,算了,不就是去见一见嘛,有什么大不了。下定决心后,我们全家一起出动。顶礼完毕,我就躲在一边,开始观察这位“如果我没见就说明我的业障很重很重”的上师。由于带着抗拒、不服的心,所以初次见到希阿荣博上师,并没有觉得他有什么与众不同。上师给每位拜访的人一人一套他的VCD影像、一张他的法像和一本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著的《佛教的见地与修道》。由于我原本就很着迷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的开示,现在看到这本书非常欢喜,一心想着看书,着急回家。我与上师的初次见面竟是如此平淡。

  回家后,可能是希阿荣博上师的加持,我竟没有先看书,而是先看上师的VCD。这片VCD制作得很好,一家人全神贯注地看。演到杀牛的部分,大家都哭了,实在太残忍了;看到上师在村子里要求每个村民先发愿持咒、不杀生才灌顶,慈悲而又耐心;看到上师无视名闻利养而说自己是一个平凡的修行人,我震撼了!刹那间心里有些醒悟:持戒、吃素、放生、劝人念佛,无视名利,通达教理,平等对待一切众生而又实修,这样的修行人不正是完全符合自己心中上师的标准吗?我越想越激动,越想越兴奋。这样的上师真是百千万劫难遭遇啊!所以也不管已经是晚上九点多,该是出家人的休息时间,我抓起电话猛打:“法师,麻烦您明天帮我请上师来家里,好吗?”尽管法师不计前嫌,但他还是说:“那是不可能的,上师周围有那么多弟子。你?就你请上师,我看算了。”我虽然知道自己不自量力,但我完全不顾,用尽一切办法跟法师吵,吵到法师受不了,他说:“饶了我吧,我的姑奶奶,我还要睡觉,明天我尽量想办法吧。”第二天,上师一行到海上放生,为了迎接他,一大早我去超市买了花、水果、食品,心情如同阳光一样灿烂。回家后,我赶紧洗地板,整理卫生,一切准备就绪,就耐心地等待法师的电话。中午,法师打电话来说:“姑奶奶,上师一下船就被接走了,你自己又不亲自来,我是真的没办法。”我说:“那怎么办,今天不能来,明天也可以啊。”法师说:“这样好了,你们不是有上师的法像吗,后面有上师的住世祈祷文,你们好好念,好好求,可能会有希望。”“法师,您真是大慈大悲啊,太谢谢了。”在法师的指点下,我满心欢喜,拉着老公,跪在佛堂,虔诚地念诵上师的住世祈祷文。内心祈愿诸佛菩萨加持,不能让这么好的上师就这么走了……我们虔诚地念诵着,祈请着……

  隔天中午,希阿荣博上师终于出现在我家了。我激动万分地献上哈达,上师看了我一眼说:“我们见过。”是啊,前天刚见过,上师的记性真好,每天见那么多人,还能记得那个“臭头臭脸”的人。回想那天的态度,自己内心真是羞愧万分,惭愧不已啊。

  接下来的几个钟头,由于家里有几位法师在请教上师关于僧团内部的事。身为在家人的我,不敢听也不希望听,所以默默地跪着。终于可以很仔细、很清楚地看上师了:自在,幽默,充满感染力的笑声,如同婴儿般清澈的双眸,相由心生,上师的心一定非常纯善。从头到尾,我不敢讲话,坦白地说是大气不敢出,内心对他充满了深深的敬畏——尽管上师是如此的平易近人;从头到尾,在上师的身边,我心无杂念,无有烦恼,心中满是祥和、宁静;从头到尾,我看到了上师身上透出了很强很强的慈、悲、喜、舍……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跟上了上师的行程。受八关斋戒,灌顶,放生……在上师的身边,还是那种感觉:慈、悲、喜、舍。从此时起,我对上师的信心与日俱增。

  终于上师要回四川了,大家前往送机,因为人很多,热闹场面多少会冲淡内心的伤感。当天下午,上师从成都打电话到家里说他到成都了。突然间,我觉得这怎么可能,这么大、这么大的上师怎么会给我,一个小小的常常不自量力的弟子打电话,更何况,上师很好很好的弟子可能成千上万,怎么样都不可能轮到我。可这是事实啊,现在正是上师打电话来啊,当下我非常感动,忍不住泪如泉涌,嚎啕大哭。与上师见面没有哭,上师走了竟哭成这样。我哭得脑袋一片空白,哭得昏天暗地,只记得我一直重复着一句话:“上师啊,您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令弟子措手不及啊!”上师哈哈大笑……

  由于对希阿荣博上师充满了敬畏,所以很少也很怕给上师打电话。但上师真的很慈悲,他可能感知到了我的心情,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打电话来,令全家非常感动,感觉好幸福。我常常想念上师想得泪流满面,无法自已;常常觉得上师就在身边加持我。真的,上师与我们同在。

  记得有一次,我和老公吵架,吵得很厉害,我哭得头痛欲裂,完全无法入眠。碰到这样的状况,我会祈请恩师能打电话来,因为与恩师认识七八年了,他对我的家庭状况了如指掌。但恩师的直线电话不公开对外,我又不喜欢找总机转来转去,所以除非恩师主动打电话来,平时我无法找到他。我一直祈请恩师快点儿打电话:“恩师,您发慈悲吧,我头很痛,心很乱,我快要死掉了,您赶紧打电话吧。”我不停地祈请。诚心感动天地,电话铃响,我飞一样冲出去,老天爷,竟然是希阿荣博上师。上师打过来了,原本就哭个不停的我此刻哭得更凶,对着话筒完全无法讲话。上师非常慈悲地问我:“弟子,你怎么了,弟子,不要哭,等你可以讲话了,再给我打电话。”放下电话后,奇怪,我的头怎么不痛了?原本无比烦乱的心也平静多了。那晚我竟然安眠了。

  希阿荣博上师的加持力竟然如此巨大!

  尝到甜头后,我一有烦恼,就希望上师能打电话来(有上师的电话号码,但常常不敢打),然后我祈请上师,可这回怎么又变成恩师打来。有时我祈请恩师的电话,又换成上师打来。面对如此巧合的电话,实在好笑。我常常会以为是不是二位师父串通好来“捉弄”我,令我又感动又哭笑不得。他们的关怀和慈悲充满了我的心,温暖了我的心。我非常珍惜这样的缘分,我也很感激那位法师,如果没有他慈悲的“逼迫”,至今我仍是“业障很重很重”的人,甚至根本结识不了上师。

  坦白地说,我亲近希阿荣博上师的机会真的非常非常少,对上师的了解也仅局限在VCD与书上。但上师全身上下透出的“慈无量,悲无量,喜无量,舍无量,”令我无需考察而很自然地对上师说:“弟子愿生生世世不离上师,做上师的弟子。”是的,此生我能遇到我的恩师以及这么好的上师,真的很随喜过去世累积的善功德。愿以此功德回向一切如母有情,愿他们得遇正法,得遇诸相圆满具德的善知识,早成佛道。

  希阿荣博上师所到之处皆令无量的众生解脱,众生需要这样的上师常转法轮,众生希望这样的上师长久住世。愿我们所有的师兄弟一起祈愿,愿上师长久住世,弘法事业尽虚空遍法界,利益无量的有情。

  最后,让我节摘一段寂天菩萨《入菩萨行论》的颂文与众师兄共勉:

  为让众生得解脱之故

  我愿永远皈依

  佛法僧三宝

  直到我获得完全证悟

  我内心热烈追求智慧与慈悲

  今日,在佛陀面前

  我为众生利益的缘故

  内心祈愿能够获得圆满的开悟。

  只要这虚空世界仍然存在

  只要众生还流转于世间

  那我就誓愿长住于世

  致力于令众生离苦得乐而不懈。

  扎西德勒!

  彭措卓玛 合十

  于2006.10.18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