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修外前行时一点体会

 

  皈依一年后,修前行的我真切感受到,作为一个末法时期的初学者,按次第学修佛法实在太重要了。

  2010年7月,我从菩提学会请到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传讲的《前行广释》,在听完“人身难得”的传承后开始按引导观修。几座修完,我决定放下所有事情包括工作,因为感觉冲击很强:人身那么难得,每一分钟都该好好用来修行,不应散乱。当我把准备静心专修加行的想法汇报给希阿荣博上师时,上师连声说好,这成了我的重要动力。

  事实证明了当初的决定多么正确。在修完上师瑜伽后,有关《前行引导文》的疑团一个个得以解开,定解一个个地生起,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安乐,仅几天,就找到了困惑自己多年的答案。学佛前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无论外境有多么悦意,我都感觉不到;学佛后,别人说人身难得、轮回痛苦,我根本得不到定解。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成佛,成佛又有什么好处。没有定解的摄持,即使在行持善法也是云里雾中,人云亦云,正如知道糖有甜味,但在没有品尝到时还是无法知道糖是什么味道。没有融入心的善法行持,让我心力孱弱,充满疑虑。我把所有的疑问都带到修共同前行的观修中,而随着修行演进,疑团一个个都解开了。现把我在修共同前行时的一点体会回忆如下:

  (一)

  人身难得要与轮回众生的痛苦联系起来修。

  修人身难得的第一个引导——“思维闲暇之本体”时,思维旁生道、地狱道、饿鬼道无闲暇修法,我重点观想到这些众生的痛苦,深切体会到恶道众生因过于痛苦而无暇修法,天道众生因耽著享乐也无暇修法,他们最终都会因苦乐果耗尽堕落;那些生于边鄙地、外道、暗劫、喑哑的人也因环境及自身的原因而无暇修法,所有这些众生的命运最终只会是在轮回中流转,他们终有一天会堕入恶趣感受痛苦,堕入恶趣之后很难从里面找到出路。此时去体会,作为既不算太痛苦但也不算太享乐的人身,是多么弥足珍贵:这个暇满人身,具足了修法的机缘和将来解脱的机缘。就在那一刻,从小以来一直困惑自己的问题有了答案:以前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生活没有目标,内心一直处于不安和迷茫的状态,而通过那次观修明白了此生最大的意义和价值——寻求解脱!自己害怕感受恶趣的痛苦的心理与所有众生对痛苦的畏惧是一样的,只是他们还不知道痛苦的根源。此时,悲悯之情也油然而生,感悟到此生最大的意义,即令自他一切众生解脱。

  在修人身难得的同时自私心开始熔化,滋生出菩提心的苗芽。

  观修“三恶趣无闲暇修法”时想到这一道上众生的痛苦,常让我在座上泪流满面,心如刀绞。那时我还在兼修大礼拜,磕大头时地砖太硬磨伤了膝盖,伤口发炎后不得不中断,剧烈的疼痛使我想到了地狱众生的痛苦甚于此苦不知道多少倍。58岁的父亲几个月前的突然离世,让母亲痛苦无比,也在此时来电向我诉苦。我劝母亲念佛,她问的却是:念佛可以让父亲起死回生吗?老实善良的父亲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暴病身亡的。为了让家人吃好,不知因果道理的他在世时不知道杀了多少的鸡鸭鱼。记得,在去世前的一个月里,父亲仍对人间留恋不已,无奈面对强大的业力牵引,各种求生的欲望都显得那么无助、微弱。我又以自己膝盖受伤的剧痛为缘,从父母及轮回众生的痛苦中得到的体验,越发对轮回生起强烈的厌离心,又按上师《走出修行误区——关于菩提心》一文中自他相换的修法,对以母亲为主的所有苦难众生修了自他相换。第二天,我有了很轻松的感觉。

  2010年7月至2011年2月期间,我孜孜不倦地修人身难得、寿命无常、轮回痛苦、因果不虚,除了疑问全部得到了解答,更加害怕浪费这难得的人身,怕死亡随时会到来,怕死亡夺走我获得解脱的机会,怕我来不及忏悔自己的业,怕堕入恶趣,怕在轮回中反复经受三苦而永无出期,怕即使再得人身也无法值遇正法,无法再遇到具德上师。每当稍有懈怠或时间被杂事占用,心里都会自责和不安。

  (二)

  观修稳固增上了我对上师三宝的信心。

  过去,我以为见到上师时生欢喜心、能想着上师,就是对上师有信心。殊不知,没有见解摄持的信心,在遇到违缘时很难经得起考验。以我为例,父亲生病和去世时,希阿荣博上师很关切我父亲,但自己在看到父亲承受无法想象的痛苦时,方寸大乱,痛苦无比,如果真相信上师,就会相信一切都是上师的加持,而那样的信心才经得住考验。以前有人问我,为什么你对上师那么有信心呢?我说,希阿荣博上师是大成就者,大成就者会具有如是如是的功德,现在还要再加上一点:当你认识到获得珍宝人身有多难,遇到殊胜善知识更是难上加难时,你就会非常珍惜上师。

  想到没有善知识的指引根本无法摆脱轮回的痛苦,无法解脱成佛,就会增上对上师的依赖。

  如果不是上师的开示,自己不会知道人身难得,寿命无常,轮回痛苦,因果不虚,如果不是上师的开示,生生世世我们仍会处于痛苦迷茫之中,甚至连有从痛苦中解脱的机会的事情都不会知道,基于这一点,自然会对上师心生感激。当自己真能珍惜,依赖,感恩上师时,自然会对上师生起恭敬心,自然会愿意听从上师的教言,自然不会违逆上师的意愿,自然会想方设法让上师欢喜。在上师这个严厉的对境前,由于害怕自己的言行不如法而令上师不欢喜,自然会照顾好自己的言行,谨慎行事,自然会非常敬畏上师,如理如法依止上师。对“因果不虚”生起信解时,会坦然面对已成熟的业力,不会因违缘怀疑上师的加持力,反而在摆脱业力大网的想法驱使下更依赖上师。

  我十分感激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因为他老人家的慈悲和不可思议的愿力,使我们这些在家人也能有机会系统地闻思修学佛法,这恩德实在浩瀚无边。我平时时间比较多,而我们这里菩提学会小组的活动大多要等到周末,所以我的学习没能和菩提学会小组一起,都是自己通过堪布的光碟和法本一步一步进行,定期将自己修学的情况上报菩提学会,同时参加加行组每期的考试。

  在每修一个引导前,我会先听索达吉堪布讲的传承,闻法后再思维观修。索达吉堪布在《前行广释》“日常闭关要诀”及“前行之修行次第”里很细致地讲了观修前行、正行、后行的方法,再有疑惑,我就上“智悲论坛”之“大圆满前行”版块,里面有很多对修前行有益的资料,辅导员也给予很多帮助。在观修间隙,我也会看阿琼堪布的《前行备忘录》,参插在一起观修。

  一天我基本观修四座,座间按堪布的教言修“内加行”之“顶礼”加行,磕头的方法是按《前行广释》“磕头之具体方法”里所讲,堪布的教言是边磕头边祈祷法王,我在智悲论坛上下载了这个音频,跟着音频进行顶礼。

  在《前行广释》里堪布开示说:“上师瑜伽本来属于前行,不过也可以当作正行来修……但若没有将上师瑜伽作为正行,而是作为前行,那修完上师瑜伽以后,则应开始正行的修持。”我按此教言,在观修前修法王的上师瑜伽,在此过程中,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观修前修上师瑜伽祈祷上师加持至关重要,是修行成功的重要缘起:没有上师加持,法很难融入相续!定解很难快速生起,即使生起也很易退失。

  修共同前行之前,我已响应了希阿荣博上师在“菩提洲”的倡导,念了八万遍《法王祈祷文》。那次初念时出现的僵硬杂乱感觉已略为好转,但因为没有定解摄持,上师瑜伽的修行迟迟未能进入状态。这是因为以前修都是泛泛念过。而在对人身难得,轮回痛苦生起定解后,我对所有的传承上师,尤其是法王如意宝生起了强烈的感恩和依赖之心,想着如果不是法王他老人家为我们开创藏传佛教再弘局面,如果不是他老人家的大悲愿力,我们这些末法时代业障深重的众生不可能有这样的福报值遇如此殊胜的教法以及如此殊胜的上师。然后又深入思维,如果没有法王的加持,学院以及法王的各位心子的弘法利生事业就不会像今天这么顺利,这么广大,进而对“法王是真佛”这一点产生了坚定不移的信解,对法王生起了强烈的信心。在这种信心摄持下修法王的上师瑜伽,不但那种僵硬散乱的感觉消失了,还感觉到来自法王的不可思议的加持,这种加持成为了我修行的重要因缘。

  进入观修时,除了围绕引导文反复观修,为使定解更稳固,我还会借用一些比喻。比如,观“轮回痛苦”时,我用“摄毒”来形容三苦,摄毒时的快乐是变苦,毒性发作时是苦苦,没摄毒时的平常状态是行苦,这样的方法除了能稳固定解,还能使整个观修过程更生动,更有感觉。

  除了座上的观修,座间及日常生活中的串习也很重要。

  座上观修和座间大礼拜以外的时间,我都用来串习。做饭吃饭时,我会听《普贤上师言教》音频书,使自己一直处于修法状态,我的脑海中常会不自觉地冒出法本中的某教证或某公案,对稳固已生起的见解帮助很大。

  做大礼拜对于我是最具有挑战性的修行。我膝盖从小长得跟别人不同,好像多出一个骨块,弯曲时会突起形成一块骨椎,平常并不痛但碰到硬东西会很难受,所以跪时很辛苦。天气炎热时磕头都是在铺着地砖的地板上进行,每天晚上双脚都变得又僵硬又酸痛,稍微弯曲都如有刀尖刺入,双腿只能高抬,直直地放在叠好的被子上,像打了石膏一样梆硬,影响睡眠。那时我的额头、手肘、膝盖也伤了,白天还要继续磕头,虽然弯腿时很痛,咬牙一坚持,痛感就消失了,而晚上仍旧痛得无法入眠。后来我用了护肘及护膝,但由于不透风,加重了受伤的程度,伤口严重发炎,磕头不得不中断。僵硬酸痛的双脚无法盘起打坐,可能由于注意力已在观修上了,观修反倒比较顺利,现在想起来,是磕头的艰辛帮我消的业。

  伤口好后我又开始磕头,感觉身体没有以前那么重了,速度也快了。我发现,磕磕停停的方法很容易使自己懈怠,一停下来就不想磕了,而磕之前设好一个目标,比如这一次打算磕500,就一次磕下去,不要停,这样会感觉越磕越有劲。另外,心思集中也很重要,杂念越多磕头越吃力,容易生厌烦心。磕的时候我觉得按堪布的教言观想自己化为无数个自己与六道众生一起恭敬顶礼的方法,可以帮助集中心念。尤其是观想法王他老人家在自己的正前方虚空微笑地看着自己,真真实实,能让自己顿时力量倍增。可能是以前懒惯了,有时累得真的很不想磕,总想偷懒,而寿命无常的修习常常告诫我:时间若这样一分一秒地浪费,加行何时能修完?磕头时心思向外散了,我会告诫自己:好不容易腾出专修的时间,如果做得不如理如法,即便有数量,还是等同浪费时间。这样的告诫增加自己的紧迫性,出现散乱、杂念时心能及时收回来。

  无始以来的无明习气真的很强大,刚开始修学时状态还好,但时间久后,懈怠的习气又来了,时不时地想到处跑一跑,确实是按捺不住,往外跑了,但还好,没多久就被“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的警醒叫回来了。而那颗心还是经常如猴子般乱串,要调伏这颗不安稳的心,真的要多种方法配合看管才行。对治散乱懈怠还有一个很好的方法是忆念上师。每当我忆念起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呕心沥血地为我们翻译经论,讲经说法,不知疲惫地弘法利生,忆念起我那时时处处以自己的普贤大行觉悟世人,智慧广博如虚空,悲心广切如河流,为众生的解脱倾尽全力,具有无量智悲力的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忆念起具无量大恩的金刚上师门措空行母等诸位具恩德的上师,我就会为自己的懈怠感到惭愧不已,深感自己实在不会惜福,而这些旷世难遭的如意宝上师,一旦此生错过,何时能再遇?我要时刻提醒自己,珍惜人身的每一秒,就是珍惜依止上师的每一秒,务必不要无意义地空耗,否则只有扼腕痛惜。

  (三)

  在观修共同前行的过程中,我发现以《次第花开》中“走出修行误区系列”教言来作为实修前行的补充引导极为殊胜,对我进一步地领悟《普贤上师言教》的深意有非常非常大的帮助,使我原先的见解、视野及胸襟得以扩大。

  《修心七法》中说:“宣闻三世诸佛一切金刚语的功德,不及铭记上师一句教言之功德。”我在实修过程中真实地体验到了这句教证确实真实不虚。大恩上师《次第花开》的教言字字如宝珠,句句如宝藏,相信每个真正用心去品读的人都能于此生起难以名状的觉受,那是一种来自于与真佛无二无别的加持而生起的觉受。而《次第花开》的无比殊胜和奇妙之处,若非配合前行的次第观修去进行深入思维,对于我来说是很难领受得到的。

  记得我刚开始品读时,虽然隐约中感觉到上师浸于其中的智慧和大悲,但每次只是浅尝辄止,无法深入,虽然读时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共鸣,但却说不出这种感受真实所在。直到借助观修共同前行,《次第花开》的奇珍异宝才逐渐显露出来,虽然尚未能完全通达。

  后来我总结为何《次第花开》配合《普贤上师言教》如此殊胜时,想到可能是,二者都是在阐述大圆满前行的元素,而借助《普贤上师言教》的次第观修,深入思维《次第花开》就有了启发的基础,由于《次第花开》主要是从我们现实生活出发去引导修行的,所以比较容易与自心产生共鸣而更吸引自心深入去探寻其中的究竟密意,在逐渐有领悟时,再回头看《普贤上师言教》,就比较容易深入理解了。而这样的配合,能使整个观修过程充满吸引力,欢喜和灵动,实在妙不可言。

  此外,上师的言传身教也给我的观修提供了更为深入的启示。遇到上师后我才明白:一个上师的伟大,不在于他有多大的名气,有多么了不起的神通,有多少的弟子,而在于通过他及他的言行指引,你能获得多少利益,相续实实在在地因他而改变。当我在座上通过反复地思维,对所修的引导文生起定解后,我会把与引导文内容有关的上师教言及上师的示现融入观修过程中。

  比如,在我对“轮回痛苦”之“旁生的痛苦”生起定解并产生强烈的想要救度这些痛苦旁生的愿望时,就突然领悟到上师对放生如此重视的良苦用心。上师所说的放生的功德是:既能救护生命,使它们相续中种下解脱的种子;又能使我们相续中迅速生起慈悲心、菩提心;同时也是善知识长久住世的殊胜缘起。我把这些功德逐个思维,终于生起了定解,尤其是对于放生能生起慈悲心、菩提心这个功德,我在座上花了最多的时间去思维。终于明白:面对苦难的众生,我们都会情不自禁地生起悲心,而悲心是菩提心的基础,对于大乘佛子来说,由于明白了离苦得乐最究竟的方法是获得佛果,所以在悲悯众生的同时自然会希望他们能获得最究竟的安乐,菩提心一旦生起,不但能清净恶业遍布的相续,净除业障,也能积累世出世间一切成就的资粮。

  我想起希阿荣博上师在《关于菩提心》一文中说:“当我们看到苦难的景象,不要马上把头扭开,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内,去体验其中的痛苦,并尽己所能地伸出援手。”领悟到上师这句教言对于帮助我们生起菩提心,是何等殊胜的窍诀。后来我又以《次第花开》中“关于菩提心”一文作参考,对“如何生起菩提心”及“为什么要发菩提心”“发菩提心本身不也是一种执着吗?”反复进行深入思维,终于生起定解。我不禁欢喜雀跃,对上师愈发生起无比的信敬心和感恩心。自己以前在菩提心方面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如今终于得到解答了。

  我想,难怪上师对放生这么重视,反反复复号召大家放生,除为了解救众生的生命,拯救灾难等外,也是希望弟子们通过放生迅速生起菩提心,积累修行的资粮。

  接下来,我又思维“痛苦”二字的意义,明白了:如果能正视痛苦,那么对于解脱来说没有比它更好的助缘了。我突然明白了,上师近年来示现生病的良苦用心。“因悲悯自己的痛苦而悲悯他人的痛苦”。上师是启发我们,让我们相信在痛苦中寻求解脱的机会啊。想到上师生病的示现,我在座上总是情不自禁地放声痛哭,佛菩萨不畏艰苦出入生死轮回,无一不是缘于对众生无尽的悲悯与关爱啊。

  对放生的功德生起的定解,让我对放生的善法生起了很大的欢喜心。我在菩提洲网站上看到上师的生日快到,提倡大家发心报名参加共修放生的消息。我观修“放生是善知识长久住世的殊胜缘起”,我报了名。在放生时,我以生起的定解,以三殊胜摄持如理如法放生,那段时间,我发现自己的慈悲心渐渐在相续中生起,且逐日增上。看到受苦的旁生时,一改以前的冷漠,情不自禁地生起悲心,尤其是在众生被杀的现场,心里更是连连抽搐,十分悲伤。

  那时,我发现修行比以前顺利,违缘也自然消失。一天,母亲姐姐哥嫂一行来到我所在城市的住所,因父亲去世而悲伤的母亲心理脆弱,对姐姐的一个不得已的决定感到生气而离家出走,路上被我遇到。我当时正在去放生的途中,见母亲孤伶伶地坐在街边的走廊上,在我远远地向母亲打招呼靠近时,一向对我宠爱有加的母亲非但不理我反而突然像神经病发作的病人,面露怒容嘴里不断狠狠地骂着什么,在我靠近她时,她那瘦弱的身体竟飞快地蹿过街边人群,迅速跑出了我的视野。在放生现场,我特意为母亲随喜了放生款,让心平静下来,在三殊胜摄持下放生,回向时把功德回向给母亲及一切众生,遣除母亲的违缘。回家看到母亲正在帮姐姐收拾行李(姐姐嫁在外省,当晚要回去),此时的情绪已判若二人,让我十分惊讶,对放生遣除违缘的信心更大了。

  (四)

  随着修行的推进,我越发体会到按次第学修佛法的重要性。我想,如果不首先通过修共同前行去除对轮回的执着,就不可能生起出离心,尤其是现在的人,身边的诱惑层出不穷,散乱力量十分强大,想要独善其身几乎不可能,总会有很多人会阻拦你修行,不通过首先修共同前行认清这些诱惑散乱因素的本质,就不会有坚强的心力去抵挡这些外在诱惑。如果没有把轮回痛苦的见解融入心中,瞬间的出离心很快就会被周边庞大的散乱力量所侵扰。

  我原来对世间利益执着很深,如果不通过首先观修共同前行对沉迷世间利益的过患生起定解,即使知道世间利益忙碌不利于解脱,即使心里也想解脱,也不会为此而迈出半步,只能由着习性的牵引沉迷世间。

  我以前不管做什么事情总喜欢拖延,以为时间还有,总是在事情期限快到时才在慌乱中草草完成,所以每次都做得不好,经常无功而返,让前面用心的盘算、计划、设想、心思全部白费,还将失败归于运气不好。我想到,如再以那样的态度来对待解脱,假如突然遭遇死亡,来世只有随业流转,且不说前世造的业,单是此生造的业,都不知要在恶趣中度过怎样漫长痛苦的时光。我想到,侥幸的心理要不得!

  利益众生是大乘佛法的核心,但对于我来说,一开始不要说利益众生的行动,单是利益众生的念头都几乎没动过,因为自己从里到外都对自己的一切都太执着了,已经不可能再装进众生。是共同前行的修持让我放松了对世间利益的执着,“众生”才走进我的心,尽管进来的还不多。根深蒂固的“我执”习性的力量,直接对抗令人难以招架,我于是“暗渡陈仓”,发愿为了一切众生而修行!这让我体会到了众生力量的强大!如果没有通过修共同前行首先去除粗大的“我执”,也就谈不上发菩提心,更谈不上行菩提。没有菩提心,佛道何成?

  我曾幻想过不用经过修行,祈请上师赶紧给我一棒,让我马上开悟,在看了“工布奔和那诺巴尊者”的公案后我的脸羞红了,且不说谛洛巴上师对那诺巴尊者那样的要求,就是上师苦口婆心地叫我们道友之间要团结,自己又做得怎样?明知对道友要观清净,事情一来,还是会对道友照生烦恼。我也曾想上师快传给我一个大圆满的窍诀,让我快快成佛,可是习性猛烈进攻时根本招架不住,就好比把刚启动的车子一下开到时速200公里。

  我深知,像我这样一个疑惑重重,烦恼深重的人,要想消除无始轮回中浸淫的强大习性,想解脱成佛,除了脚踏实地地按次第修行,如法思维佛陀及上师的教言外,无其他路可走。我知道接下来的路还很长很长,像上师所说的那样:“毫无疑问会充满挫折,每一个修行人都会一再失败,一再跌回旧的习气中。”但我希望自己能“一辈子都在精进修行,不放弃也不逃避。”

 


上师的惭愧弟子:巴母
完稿于2011年12月31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