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弘法足迹 > 拉萨朝圣纪实 > (五)日喀则 萨迦寺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02年希阿荣博上师拉萨朝圣纪实

2002年4月6日

  今天朝圣的圣地是距日喀则一百六十多公里的萨迦寺。

萨迦寺

  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对于这些来自汉地,习惯于用时速与公里来换算路程的弟子们本不算什么,但一上路大家就知道自己原来的经验在这里完全用不上。沿路已经没有了雅鲁藏布江相伴,车窗外全是一望无际的高原,公路的标识也变为了“中尼公路”,那公路的尽头应该就是尼泊尔吧。汽车行驶扬起的灰尘让坐在车里的人不得不戴上眼镜,而一路的颠簸让所有人心里想的就是快点到达萨迦寺。下午两点左右大家终于远远地看到了这座雪域名刹——萨迦寺。后来听我们的司机讲,这里距离珠穆朗玛峰也只有一百多公里了。与藏地其他地方看到的寺庙不同,萨迦派的寺庙外墙一般会绘上象征文殊菩萨、观音菩萨和金刚手菩萨的红白黑三种不同的颜色,而这些萨迦派寺庙独特的标志,使得萨迦教派由此又被人们俗称为“花教”。下车后为节约时间,上师与大家一起随便吃了些方便面果腹。

  萨迦派在藏传佛教中与宁玛派、格鲁派、噶举派并称四大教派,而萨迦教派与至尊上师法王如意宝也有着甚深的因缘,在法王如意宝为利益众生的无数次转世当中,就有一世转世为萨迦派中被誉为雪域三大文殊之一的萨迦班智达,当年萨迦班智达与他的弟子法王八思巴以佛法调伏当时建立横跨欧亚的蒙古帝国、不可一视的元朝皇帝的历史,更是让萨迦寺随着萨迦派教法的弘扬而声名远播。

萨迦寺八思巴像

  看到上师一行走进寺庙,萨迦寺的几位管家与堪布出来迎接,在与上师互敬哈达后,管家们开始陪同上师朝圣。首先来到的是寺庙僧人们日常修行、课诵的经堂,经堂正中供奉着一尊二米多高的文殊菩萨像。据僧人们介绍,这尊古老的佛像已经供奉在萨迦寺多年,后来在寺庙出现违缘时,这尊佛像竟然神秘地消失。多年以后,在违缘稍稍减少,一天在寺庙附近的地里,佛像居然自然现身,于是僧人们将这尊神奇的佛像重新迎请回萨迦寺供奉。听着僧人们的介绍,上师决定为这尊文殊菩萨佛像贴金供养。贴金时,上师始终站立在佛像旁边,双手合十,以头礼佛足,发愿祈祷。

萨迦寺文殊菩萨佛像前希阿荣博上师以头礼佛足  

  从文殊佛殿出来,寺庙的僧人们将上师请进了萨迦寺最主要的经堂,走进大殿,僧人开始向上师介绍:“大殿正中是一尊庄严的释迦牟尼佛佛像,佛像是当年法王八思巴亲手所做,在装藏时放入了莲花生大士以神通变化出的一只海螺。边上这尊文殊菩萨像是当年萨迦班智达修持本尊法时的佛像。这边这尊被烟熏黑了的文殊佛像非常神奇,因为有了这尊佛像的加持,萨迦派寺庙都可以避免火灾……”僧人们的介绍让弟子们对这座圣殿更加敬仰,上师带着弟子们在每一尊佛像前顶礼供养。“这只白色的海螺非常古老,当年印度那烂陀寺就曾经使用过,后来海螺迎请到了萨迦寺,萨迦派的历代法王在广转法轮时,都曾经使用过,萨迦派的祖师们授记,当这只海螺吹响时,所有众生的相续都会得到加持,如果有人在此时为亡人超度或者念诵亡人的名字,亡人会很快解脱。”听完僧人的介绍,上师走到法座前,将这只极具加持的海螺放在头顶念经祈祷。

萨迦寺  古老的海螺

  弟子们也排在海螺前顶礼供养。这时一位僧人登上法座,准备为上师和朝圣的弟子吹响海螺。得到这样的机会,弟子们当然不会错过,想到刚才僧人的介绍,不少弟子在海螺吹响时,双手合十祈祷发愿,有的还忆念起了自己已经离世的亲人的名字,希望以诸佛菩萨和历代祖师的加持,让他们早日离苦得乐。

希阿荣博上师顶礼萨迦寺极具加持的海螺

  在大殿的后面,就是闻名遐迩的萨迦寺经书墙。经书以前就由历代萨迦法王收集,传至法王八思巴,又由元朝的皇帝来作为施主供养,所以经书的规模日益扩大。现在有藏文、梵文贝叶经和汉文的经卷,经书全部都由金汁、银汁、朱砂或墨汁精工写成,现在萨迦寺共存有经书二万四千余函。在大殿的墙边,形成了与房顶同高的一道经书墙。“即使寺庙大殿的墙倒了,萨迦寺的大殿也不会塌下来。”如不是亲眼所见,是不会理解这句在藏族人口中流传的谚语的真正含义。在僧人们手电筒微光的照耀下,上师一行来到了这座经书墙前,大家一边向经书墙供养哈达,一边跟着上师唱诵大自在祈祷文等经文。弟子们还不时地拿出日常带在身上的加持品轻轻触碰经书,祈祷历代祖师的加持。

萨迦寺 经书墙

  从经书墙的大殿出来,僧人们拿出一些萨迦法王的法相,与大家结缘。这时寺庙的一位喇嘛来到上师面前,原来萨迦寺的僧人已经准备好,他们要为远道而来的上师辩经供养。大殿外几十位僧人已经站好,见上师走来,僧人们马上开始辩论,原本安静的寺庙一下子热闹起来,上师也走到僧人们中间,津津有味地聆听着大家的辩论。僧众们的辩经供养持续了近一个小时。萨迦寺的辩经供养结束后,寺庙的几位管家又将上师一行请到了寺庙的客堂,与上师进行亲切的交流。

萨迦寺的僧人辩经供养上师

  离开萨迦寺,天色渐晚。虽然刚才在客堂时好客的僧人为大家摆上了不少吃的东西,但考虑到寺内之物皆来自十方供养,弟子们谁也没敢动一口。一天的奔波,只是来到萨迦寺时随便吃了些方便面,此时大家的肚子都开始叫起来了,而回到日喀则至少还要几个小时的路程。就在这时,上师亲自抱着几箱刚刚买来的饼干,来到每辆车前,分给车上已是饥肠辘辘的弟子们。吃着上师赐给的加持品,大家开始上路。    

  返回日喀则,已是午夜时分,带着一路的风尘,弟子们很快进入了梦乡。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