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弘法足迹 > 拉萨朝圣纪实 > (五)日喀则 萨迦寺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02年希阿荣博上师拉萨朝圣纪实

2002年4月5日

  圆满结束了布达拉宫、小昭寺和大昭寺的朝圣,希阿荣博上师决定在这天远赴日喀则。

希阿荣博上师于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前

  从拉萨到日喀则有几百公里,多登联系的两辆中巴车依然是早早就停在了宾馆的门口,只是车上又多了一些跟随上师朝圣的藏族信众,其中不少是新加入这个朝圣队伍的,也许是因为参加了昨天在大昭寺的贴金,他们对上师生起了信心,此后上师朝圣所到之处都会经常出现他们的身影。车辆刚刚驶出拉萨市区,上师忽然从最前面的车上下来,走到弟子们的车边说道:“我们大家一起念大自在祈祷文。”听到上师的话,大家马上开始念诵大自在祈祷文,有的人还拿出了随身携带的转经轮,在大自在祈祷文的唱诵声中,跟随上师向着日喀则前进。

  从拉萨出发不久,就看到了著名的雅鲁藏布江,念诵着大自在祈祷文,又有美丽的雅鲁藏布江水一路相伴,几百公里的路程没有让人有丝毫的枯燥,到达日喀则已是下午一两点钟。大家匆匆吃了点东西,就来到了历代班禅大师曾经驻锡的扎什伦布寺。刚到寺门口,寺庙的几位出家人已经等候在了门口,原来上师在拉萨大昭寺朝圣时,拉巴劳师父得知上师要赴扎什伦布寺朝圣,事先已经向这里的僧人介绍了上师的功德。与上师互敬哈达后,一位年长的僧人从侍者手里接过一个布包:“这是用十世班禅大师法体盐做的擦擦佛像,这是大师圆寂前曾经加持过的金刚带。”老僧人一边用藏语向上师做着介绍,一边拿出这些极其稀有难得的法宝结缘给大家,若不是跟随上师至此,相信谁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福报!就在这个过程中,又出现了一个有趣的小插曲:显然老喇嘛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跟着上师朝圣,擦擦佛像和金刚带很快就发完了,但还有不少弟子没有得到,于是老喇嘛马上又让侍者去取,这位慈悲的老人最终满足了所有弟子的愿望。

希阿荣博上师与扎什伦布寺的僧人

  扎什伦布寺曾是历代班禅大师驻锡的祖寺,班禅大师历来被信众们视为阿弥陀佛的真实化身。与布达拉宫和大昭寺一样,在扎什伦布寺的门前,不少信众常年累月地在这里顶礼供养,这也足以看出班禅大师在信众们心中的尊贵地位。早在1989年初,第十世班禅大师回到阔别多年的西藏,那也是大师最后一次莅临扎什伦布寺。据当时的记载,当大师的飞机降落到贡嘎机场时,拉萨下了一场罕见的冬雨,到达日喀则,冬雨变成了小雪。回到扎什伦布寺,大师不顾旅途的奔波劳累,马上为前几世班禅大师的灵塔举行了盛大的开光法会,当时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也应十世班禅大师之请参加了法会。就在法会进行中,不知从哪里走来了一只大白羊。这只大白羊一边在法会的人群中钻来钻去一边发出阵阵哀鸣。灵塔开光法会圆满结束不久,班禅大师显现病状,最终这位生死自在的圣者选择在自己的寺庙示现圆寂。

十世班禅大师与法王如意宝

  走进扎什伦布寺,上师最先带着弟子们来到了供奉班禅大师灵塔的经堂。这是一幢略显古旧的经堂,也许是这个季节很少有旅游者光顾的原因,略显幽暗的经堂内异常安静,只有灵塔前点燃的永远不会熄灭的酥油灯奕奕闪亮,好像在无声地向人们诉说着大师如海般的功德。走进大殿,上师拿出随身带着的酥油,默默地放到一个个灯碗里供养,然后坐在灵塔前的地上开始念经祈祷。

  从这座大殿出来,在寺庙喇嘛们的带领下,上师一行来到扎什伦布寺的强巴佛殿。这座佛殿由第九世班禅大师修建,殿内供奉着一尊近二十七米高的强巴大佛。强巴佛,汉语中的弥勒佛,是贤劫第五佛,未来释迦牟尼佛的教法隐没后,弥勒佛将应化世间,利益众生。在藏地几乎所有的寺庙都供奉着强巴佛像,扎什伦布寺的这尊弥勒佛像是第九世班禅大师建造,加持力不可思议,是佛弟子心中极其稀有难得的祈祷和供养的对境。跟随上师顶礼供养,所有弟子心中都充满喜悦,在与扎什伦布寺的喇嘛们简单交流后,上师决定为这尊极具加持的佛像贴金供养。不一会儿,几位负责贴金的喇嘛来到大殿,将上师供养的金粉一笔笔刷在佛像上,同时几十位弟子跪在佛像前,跟着上师一起念经发愿。

扎什伦布寺 弥勒佛像

  因为此行时间紧张,在结束了扎什伦布寺的朝圣后上师又带领大家来到历代班禅大师曾经驻锡的东宫朝圣。但因天色已晚,这里已经关门,几位出家师父开始与这里的工作人员协商,为大家的虔诚所动,工作人员又重新打开东宫的大门,吉祥圆满。

  晚上八点多钟,上师一行才返回日喀则,因为跟随朝圣的人太多,大家不得不分到两个宾馆住下,后来听宾馆服务员说,这里的宾馆是世界上海拨最高的宾馆,真没想到上师的此次朝圣无意间还成就了一次“世界之最”。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