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弘法足迹 > 拉萨朝圣纪实 > (三)朝拜桑耶寺 青朴山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02年希阿荣博上师拉萨朝圣纪实

2002年3月24日

  在雪域西藏,虽然自藏王松赞干布时期就开始兴建寺庙弘扬佛法,但佛法真正在雪域广弘,还应该是在藏王赤松德赞时期。当年藏王赤松德赞为弘扬佛法,将莲花生大士与静命论师、布玛莫札等圣者迎请至西藏,而莲师进藏最初修建的寺庙就是距拉萨几百公里的桑耶寺。而桑耶寺的所在地也正是在藏王赤松德赞出生地的附近。

桑耶寺

  这天一早,两辆中巴车静静地停在了上师驻锡的宾馆门前。匆匆吃过早餐,中巴车载着师徒一行,向桑耶寺驶去。车走出拉萨市区不久,高原特有的风貌开始慢慢地呈现在大家的眼前:一片片几尽干枯的荒草在裸露的岩石间顽强地生长,静静流过的江水好像在无声地讲述着这片高原古老的历史,而蓝天白云与皑皑雪山,更是人们心中永远的向往。虽然此次是跟随上师前去朝圣,但遇到这样的景色大家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路上休息时,弟子们纷纷拿出相机,下车拍照。几个小时的车程很快过去,下午时分,上师一行来到了桑耶寺。

希阿荣博上师于桑耶寺

  今天,寺内没有游人。

  寺庙的僧人开始向上师一行介绍桑耶寺的历史。在寺庙的大殿内,一尊殊胜的莲花生大士的佛像供奉在大殿的正中。

桑耶寺 莲花生大士佛像

  在向这尊莲师佛像顶礼供养后,上师取出金粉,为这尊佛像贴金供养。贴金圆满后,上师一行来到了桑耶寺的二楼。得知上师是来自五明佛学院后,桑耶寺的僧人还特意将上师引向了二楼的一侧:“法王如意宝当年来桑耶寺朝圣时,就是站在这个地方唱出了一首道歌。”听到僧人的介绍,上师站在原地双手合十,念经祈祷,然后回过头用汉语向随行弟子们做了介绍:“就是在这里,当年法王如意宝来此朝圣时,回忆起了自己前世降魔金刚跟随莲师一起时的情景,当时法王说现在桑耶寺的格局与以前有了一些变化,他老人家还清晰地忆起了当年莲师所在的位置,赤松德赞王坐在莲师的身边,二十五大弟子依次坐在那里。想到莲师已经返回邬金刹土,法王如意宝不禁潸然泪下,唱出了一首道歌。在那首道歌里,法王如意宝发下了弘法利生的誓愿。我们来到这里,一定要好好祈祷莲师、祈祷法王。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忘记法王如意宝的恩德啊!” 在这桑耶寺的二楼,弟子们又一次感受到上师心中对法王如意宝深深的情感,偌大的经堂此时也显得异常安静。

法王如意宝

  不知是不是与今天在桑耶寺的朝圣有关,时至2008年,希阿荣博上师在患病治疗期间,又一次忆念起法王如意宝,而当时法王离开我们也已经整整四年。情至深处,希阿荣博上师写下了一篇随感——《回忆上师》,文中上师将法王当年在桑耶寺唱出的那首道歌的大意译出:“美丽的邬金刹土,空行环绕的坛城中央,端坐着我的上师,我生生世世心之所向。此刻铜色吉祥山上有福的众生,正听您唱美妙的解脱之歌啊,无福的我却只能留在这末法世界,独自悲伤。当年就在这桑耶寺的二楼,您开金口传授通向解脱的法门。您的弟子降魔金刚何等英武荣光,全不似我这风烛残年的狼狈模样。慈悲的莲师啊,您必不忍心舍弃我吧,没有您我还有谁可指望?现在的桑耶已换了格局,而我依然记得您当时法座的位置。在这曾留下您笑容的地方,我的回忆充满忧伤。齐聚于此的君臣弟子,及如繁星的持明大众,惟有智慧佛母和我降魔金刚,最在您的心尖上。唉!谁曾想我会沦落至此,求您眷顾莫离莫弃,我这无福无能的儿郎。众生无边誓愿度,是我曾在您面前许下的诺言。再苦再难我也不会退缩,请您原谅我刚才的抱怨。从今往后,我将披上文殊勇士的铠甲,弘法利生,圆满莲师您的心愿。有缘众生皆往您的刹土,共受莲师不共法门的无上甘露。求您加持我奋勇向前。”

大悲怙主法王如意宝

  读着这自圣者心中涌出的道歌,相信所有人都会被圣者们心底那份情感感动,温暖着……

  待上师刚刚走出桑耶寺的二楼,又一特殊的因缘显现:桑耶寺的僧人特意将寺庙珍藏的一尊几百年前由大圆满宁提派传承祖师吉美林巴尊者按照自己形象制作并亲自开光加持的佛像请出。在奏响的法号梵呗声中,一位僧人双手捧出了这尊极具加持的佛像。

桑耶寺 吉美林巴尊者自制像

  “当年吉美林巴尊者在桑耶寺修行多年,在他准备离开桑耶寺时,按照自己的形象做了这尊佛像,尊者当时讲道:这次离开桑耶寺后不一定能再回来,但这尊佛像与我本人没有任何区别。从那时起佛像就珍藏在桑耶寺直到现在。”寺庙的僧人为上师介绍道。在佛像前顶礼供养后,上师又一次取出随身携带的纯金金粉,并亲自为这尊佛像全身贴金供养,在不断响起的法号声中,上师将调制好的金粉,贴在佛像身上,供养给了这位对末世众生具无量恩德的大圆满祖师。贴金圆满后,上师整理一下身上的披单,对身边人讲道:“我自幼对龙钦巴父子(即全知法王龙钦巴尊者和吉美林巴尊者)就有着强烈的信心,每每祈祷都会感到信心的力量很大。今天能有因缘为这尊佛像贴金供养,应该也是信心所至吧。”桑耶寺的僧人也不由得感叹今天因缘的殊胜:“这尊佛像自当年制做完成至今已有几百年,今天您是第一次为这尊佛像贴金供养,因缘真是太殊胜了!”

希阿荣博上师为桑耶寺吉美林巴尊者像贴金

  走出佛殿,上师将随行弟子们叫到身边:“刚才桑耶寺的僧人讲,因为晚上这里会更清净,所以今天晚上寺庙会将这里珍藏的法宝请出来,让我们瞻礼供养。现在还有些时间,大家可以在这里转绕,但不要走远。”

  在嘱咐完弟子们后,上师又来到了桑耶寺供奉贝玛才旺仁波切法体的房屋内。房间不大,仁波切的法体就供奉在屋内安放的法座之上,法体身着报身佛衣,头戴五佛冠。与生前相比,现在法体已经缩小了很多,根据大圆满续部的教言,这样的显现,表明仁波切已经获得了殊胜的成就。在法座四周,满是前来拜见的信众供养的哈达。

贝玛才旺仁波切法体

  希阿荣博上师与贝玛才旺仁波切的因缘非比寻常。当年上师在熙日森佛学院求学时,就曾在这位慈祥的老人座下听法。后来仁波切经过观察,将自己座下这位心爱的弟子举荐给了法王如意宝。十几年的时光很快过去,不久前,希阿荣博上师在成都拜见法王时,恰巧仁波切刚刚从法王处离开:“刚才贝玛才旺仁波切来过,他看上去示现身体很不好,可能会很快离开这个世间。他也是你的上师,你去拜见一下,然后祈祷发愿。”法王如意宝讲道。从法王住处出来,上师直接来到了仁波切住处,在拜见仁波切时,为祈祷老人家长久住世,希阿荣博上师发愿立即放生一百万条生命。当时仁波切好像并没有太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而是将自己这位弟子揽在了身边,动情地将自己的额头与这位弟子的额头贴在一起,轻声吟唱出了佛陀十二证道歌,离别时仁波切将一幅绘有佛陀度化众生的图片赐给了这位弟子,这张图片一直由上师珍藏在身边,直到今天。

贝玛才旺法王赐予希阿荣博上师佛陀度化众生的图片

  不久前在成都拜见仁波切的那一幕现在依然历历在目,众多信众为祈祷仁波切长久住世发愿放生供灯等,但遗憾的是,这一次众生的福报没能将圣者挽留,在相隔不久的今天,仁波切已经示现圆寂。   

  来到仁波切的法体前,上师祈祷供养,供养后,上师对身边的弟子们讲道:“贝玛才旺仁波切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上师,你们来朝拜供养,一定要好好发愿。”听到上师的教言,随行弟子们纷纷向仁波切的法体献上了哈达和供养。也许是仁波切赐予的加持,仁波切法体前顶礼后,不少弟子身心都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有的还禁不住流下了眼泪。

  按照事先的安排,天黑后,上师与随行弟子又一次走进了桑耶寺,此时寺庙的僧人已将这里的镇寺之宝请出:“这是莲花生大士在岩石上留下的脚印,这是静命论师的托巴,这是赤松德赞王戴过的嘎乌盒,至今这里面还装藏有莲师的头发……”随着僧人的介绍,一件件佛门至宝一一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几位最初将佛法尤其是无上密法引入雪域西藏的祖师不仅仅对藏地众生,就是对整个南瞻部洲众生的恩德都让人无法估量。上师从寺内僧人的手中接过这些至宝,一一放在弟子们的头顶加持,大家也都拿出自己平时用的念珠和随身的加持品,放在这些宝物下,祈请祖师赐予加持,这是怎样的因缘与福报啊!走出桑耶寺,虽然已是深夜,但所有人都沉浸在一种久违的欢喜当中,久久不能入睡。

中为莲师的脚印

左为赤松德赞王戴过内藏有莲师头发的嘎乌盒

右为静命论师托巴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