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弘法足迹 > 拉萨朝圣纪实 > (二)初到拉萨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02年希阿荣博上师拉萨朝圣纪实

2002年3月22日

  这天一早,不知道是不是马上就要拜见到觉沃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几位高原反应非常严重的弟子都觉得自己好像换了一个人,头痛无力的症状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个个感觉神清气爽。人的身体有时也会影响到心情,现在身体已完全恢复的弟子们一大早就走出各自的房间,见面时一边问好,一边彼此开着玩笑,走廊里不时传出大家的笑声。待师兄们到齐,大家再次相约来到上师的房间,向上师问安。但今天的景象与昨天完全不同:上师房间的门已经打开了,几位出家师父正静静地坐在外间的地板上,房间内静静得没有一点声音。听到有人进来,上师招呼大家进到里间,来到上师的卧室,大家看到上师正躺在床上,表情显得非常疲惫。“我现在感觉不太舒服,想再躺一会儿,但应该问题不大,你们不用担心。还是按昨天的安排,上午你们都去转绕大昭寺,下午我们一起为觉沃佛贴金供养。”上师对大家说道。弟子们一个个跪在上师的床边,不敢多语,待上师讲完,大家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走出上师的房间,好像所有人都明白了其中的原委,有几位弟子还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包括佛陀在内的很多祖师大德都在经论中宣说了转绕佛像、佛经和佛塔的功德,这也是修行人清净业障积累功德的方便法门,更是佛弟子重要的修行内容之一。

  在早年,圣城拉萨的建筑格局就是根据市内几座大寺庙的分布形成的。而拉萨最著名的街道就是在大昭寺外面的八廓街,“八廓”意为绕行。在拉萨,信众们至少有三条转绕圣迹的路线:在大昭寺内,有一条围绕寺庙供奉的世尊十二岁等身佛像所在主殿的路线,称为“朗廓”;围绕整个大昭寺转绕的路线称为“八廓”;还有一条是围绕整个圣城拉萨的路线称为“林廓”。即使是在今天,一年四季中在这三条路线上转绕供养的信众仍然络绎不绝。多少年来,这几条看似平常的街道,已被虔诚的信众作为自己修行与走向解脱的路。

大昭寺前转绕的信众

  弟子们来到八廓街,马上汇入了转绕的人流。在快转绕到大昭寺的正门时,“唰 唰 唰”的声音吸引了大家。走近一看,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情景震撼了:几百位藏族信众正在大昭寺门前磕着大头,一个薄薄的垫子和两张硬纸片就是他们的全部“装备”。“唰唰”的声音就是他们在俯地顶礼时,手上的纸片与石板地面摩擦时发出的。在常人眼里,藏地的生活条件确实有些艰苦,但这个民族在精神上的富有与对信仰的追求会让很多与他们接触过的人都相形见绌。看到这里,不少弟子拿出照相机开始拍照,就在这时,在磕头的人当中大家竟意外地发现了两位“老朋友”——多登的妻子和父亲。除了纸片与垫子的“必备装备”以外,他们身边还多了一个暖瓶和装糌粑的布袋,看来他们中午是不打算回家了。看到昨天家中的客人,多登的父亲和他周围的几位藏族人马上招呼大家过去,并示意大家使用他们的垫子在这里磕头供养,积累功德。虽然民族不同,语言也不通,但此时大家的心肯定是相通的。弟子们也不见外,趁他们休息的时候,开始使用他们的“装备”在大昭寺前磕起了大头。

大昭寺门前的信众

  午饭后,按照上师的安排,大家都早早来到了大昭寺的大殿前。刀登活佛、白玛多吉和拉夏喇嘛等也提前来到这里,他们每人都抱着一大包刚刚请来的哈达,一一分给大家,准备一会儿供养给佛像。几十位弟子手捧哈达等待上师的到来。在这里转绕、磕头和供灯的藏族信众看到这个情景,马上明白今天会有人在这里为觉沃佛贴金供养,于是大家也开始向这里聚集,准备一起随喜参加这次贴金。

  就在大家在大殿前忙碌时,希阿荣博上师与多登已经提前来到大昭寺。在多登的引见下,上师见到了大昭寺负责接待的僧人拉巴劳师父。拉巴劳师父看上去年龄有三十多岁,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略显严肃。当明白上师的来意,特别是得知上师是来自喇荣五明佛学院,拉巴劳师父也马上表示了自己对学院和法王如意宝的信心,然后马上开始安排贴金事宜。在接下来上师一个多月的朝圣过程中,这位拉巴劳师父给了上师和上师带着的这只朝圣队伍很多的帮助。而在此后的几年间,他还依然与上师保持着联系。

希阿荣博上师与拉巴劳师父

  两点钟左右,希阿荣博上师来到了大昭寺的大殿前。这里的大多数信众应该并不认识上师,但庄严的法相再加上与生俱来的那种特质,让上师一出现就立即成为了现场所有目光的焦点,大家纷纷上前向上师顶礼供养,大昭寺的院内开始有些骚动。等候在门口的大昭寺的僧人马上上前与上师见面,一些僧人同时打开了大殿的正门。在为信众们摩顶加持后,在拉巴劳师父的陪同下,上师步入大殿,随行的弟子与信众也跟在上师的身后走进佛殿,由于跟着进来的人很多,让原本比较宽绰的大殿此时竟稍显拥挤。

  现在供养于大昭寺的释迦牟尼佛像,是佛陀住世时按照佛陀十二岁时的身像所造,关于这尊佛像以及佛像的制作过程在佛教史书中是这样记载的:佛像是由一位叫毗首羯摩的工匠用人天供养的诸多宝物比照释迦牟尼佛十二岁时的身量锻炼而成,佛像完成时全身色如熟金,两手中一手结定印,一手压地印,相好庄严。谁若能亲见这尊佛像,即能解除三毒病苦,如能发起真实诚信,就具足了见闻念触等功德,这尊佛像与真实佛陀没有差别。通过这些记载可以看出,朝拜觉沃佛像的加持与功德不可思议。

大昭寺 觉沃佛

  早在一千多年前,这尊佛像由古印度迎请到汉地的唐朝。后来藏王松赞干布在迎娶文成公主进藏时,这尊佛像就随着文成公主来到了圣城拉萨。

大昭寺 藏王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像

  当年,佛像被安放在现在的小昭寺内供养。后为躲避战乱,佛像曾被信众们藏于大昭寺的夹墙内。为确保佛像万无一失,聪明的信众还特意在夹墙上画上了一尊文殊佛像以“掩人耳目”。待战乱结束,要重新取出佛像时大家可犯了难,因为夹墙上已经画上了文殊佛像,破墙取出佛像的做法对于虔诚的佛弟子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在大家不知所措时,这尊画有文殊佛像的夹墙竟自动移开。人们取出佛像后,就将这尊佛像安放在了大昭寺供养,而那尊画在墙上的文殊菩萨佛像也让信众们生起了信心,于是那尊文殊像也被人们妥善保存供养,直到今天。

  千余年来,为利益众生弘扬佛法,无数的高僧大德都曾来到这尊佛像前供养发愿,藏族人也有这样的说法:在觉沃佛像前发愿,只要愿力清净,就一定会实现。而佛像所在之处,也必定会教法兴盛。

  在寺庙僧人的引领下,上师一行来到了觉沃佛像前。见到心中久仰的圣像,上师马上开始顶礼供养,而上师身后集聚的几百名信众,看到上师顶礼,也马上双手合十,跟着上师在佛像前顶礼供养,并开始低声念诵祈祷的经文。顶礼毕,僧人们请上师与随行弟子进入了专门供养觉沃佛像的殿堂,上师登上觉沃佛像的基座,坐在了佛像的旁边,然后以头礼佛像的手,心中开始祈祷。现场安静下来。此时此刻,佛陀与上师的距离是那样的近,如师徒、如父子……

希阿荣博上师以头顶礼佛陀

  不久,随着上师的念经声起,弟子们也开始跟着上师一起念经发愿。作为一名虔诚的佛弟子,大家此时的心境是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仰望佛像,跟着上师念诵着经文,慢慢地,宿世的善根在殊胜的对境前被悄然唤醒,眼中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怎么也无法止住。在祈祷与发愿的诵经声中,大昭寺的几位僧人开始取下佛像身上的法衣,为觉沃佛像贴金供养。笔刷蘸着纯金金粉,供养本师释迦牟尼佛。       

  在大昭寺的大殿内,除供奉着世尊十二岁等身佛像外,还有观音菩萨的化身藏王松赞干布像、松赞干布示现圆寂前与文成公主、墀尊公主同时融入的那尊千手千眼观音菩萨像,法王如意宝的前世列绕朗巴大师掘取的一尊莲师佛像、几十年前由安多龙多克服种种违缘发心建立的一尊莲师佛像以及自然显现的度母佛像等,在为觉沃佛像贴金后,上师又为这里的其他佛像一一贴金供养,贴金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大昭寺 自然显现度母像

  贴金即将结束时,上师忽然把随行的汉族弟子们叫到身边:“你们现在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好好发愿。”于是几十位汉地弟子又回到觉沃佛前,围坐在一起,开始用汉文念诵《普贤行愿品》。刚才跟随上师的一些藏族信众也围拢过来,从他们的眼神中也能看出,面前这些席地而坐,用汉语整齐划一地念诵经文的朝圣者,让他们也多少感到有些好奇。下午五六点钟,上师拉萨朝圣开始后第一次在大昭寺的贴金圆满结束。

  晚上,大家回到住处,发现上师的房间外站着一位手拿布袋的出家人,看到上师回来,出家人马上献上哈达,并将布袋供养给了上师。

  原来附近一座寺庙的住持在得知上师来到拉萨后,让这位僧人给上师拿来供养——藏族人招待最尊贵客人时才会拿出来的食物。虽然与这位住持从未见过面,但上师好像并没有太客气,为这位出家人摩顶加持后,接过了这份“特殊”的礼物。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原因,在上师此次朝圣过程中,时常会有一些不曾相识的人带来各种各样的食物供养。

  晚上弟子们再次来到上师的房间。“今天我们为觉沃佛贴金非常圆满,我看到你们不少人在觉沃佛像前都哭了,在殊胜的对境前,因为信心流下眼泪,功德非常大。”在与上师聊天的不经意间,弟子们又得到了上师的鼓励。

  就在大家都准备休息时,又出现了新情况:俄色师兄的家人从北京打来电话,母亲病危,此时正在医院的急诊室观察,因为北京那边家人的电话快没电了,所以俄色没能问得太细。听到这样的消息,大家也都不免有些担心。“放心吧,上师一定会加持的!”为了安慰俄色,师兄们劝说道。

  “这回可不一定,你应该准备为母亲超度。”听到大家的议论,上师对俄色说道。声音虽然不大,但现场所有人都清楚地听到了,大家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是,到时候要好好为母亲超度啊。”也许是怕弟子没听清楚,上师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凌晨三点钟左右,俄色接到家人电话,母亲刚刚离世。一方面担心那边的电话没电,一方面更是救母心切,俄色顾不上挂上电话,甚至连最起码的礼貌也忘记,直接拿着电话闯进了上师的房间。简单地了解了情况后,上师接过弟子手中的电话,让那边把电话放到刚刚离世的母亲的耳边, 开始念经超度,而跪在上师床前双手合十的俄色师兄心里又开始担心:家人的手机原本就快没电了,又经过了这么一宿,这个电话会不会中途断了呢?

  上师的念经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感谢上师的恩德。”待念经结束,那边传来了家人清晰的声音。

  接着,在俄色师兄的请求下,跟随上师朝圣的几十位师兄发心在四十九天内为这位刚刚失去人身的老人念诵一遍《地藏菩萨本愿经》。凌晨五点钟左右,几位师兄一起送俄色赶往贡嘎机场。弟子们租住的房间内只剩下在房间内休息的慈诚师兄和刚刚皈依不久的小张师兄等人。

  看着出租车消失在夜色中,大家的心情也不免有些低落。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