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启程菩提路

  缘起

  一年前,在我第一次参加放生的路上,乘坐的大巴车启动后,组织放生活动的师兄给大家结缘了《佛子心语》,并简要介绍了书中提到的希阿荣博大堪布,说他的身体非常不好,希望大家多放生供养堪布,祈祷堪布长久住世。当时我连堪布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之前也从未听说过希阿荣博这个名字。第一次现场参加放生活动的兴奋让我很快忘记了这位堪布。

  在京郊的河边,放生仪轨完毕后,一箱箱的泥鳅从手中传向岸边,在一声声的佛号中,看着它们惊慌失措地扭动挣扎的样子,我不由地悲从中来,泪水不停地在眼中汹涌,它们在本质上又与生活中的我有何区别呢?

  放生结束后,在返程的车上,佛友又提到了那位大堪布,并提供他的法像。不知怎么的,我竟然也结缘了一张这位从未听说的大堪布的法像,并笨拙地学着大姐的样子,把堪布的法像举在头上做顶礼。

  回家后,我打开精心包装的《佛子心语》,随意读了几篇,读着读着就被吸引了。这本书是皈依希阿荣博堪布的弟子们写的,佛子们笔下那个希阿荣博大堪布,以他高尚的人格、他的谦虚、他的慈悲、他对每个弟子的细心呵护和加持,一次次地感动着我。我取出结缘的堪布法像,仔细看着,那天放生的惊慌挣扎的泥鳅的形象和着我感动的泪水,似乎都融化在他柔和温暖的目光和笑容中。于是,我郑重地把堪布的法像放在家中供奉的观音菩萨像旁边。第二天上班后,我迫不及待地搜索到“菩提洲”网站,想看到更多关于大堪布的照片和他的开示。读到他写的《关于玉树》的开示,每字每句都敲打着我的心灵,如“为什么会有灾难?希望我们问这个问题,是出于对众生共同命运的忧虑和对人类自身行为的反省,而不是想找一个责备的对象。”读到他小时候的学佛经历,透过那些亲切可爱又发人深省的字句,我似乎读懂了大堪布那柔软温暖和不懈精进的佛心。

  随后,一个莲师荟供日的晚上,辅导完快要期末考试的儿子,我快速而虔诚地在供桌上摆放好当天特意购买的瓜果点心。十岁的儿子也想与我一起参加这个我们家第一次举行的“佛事活动”(之前我都是仅仅在临睡前翻翻自己感兴趣的佛经),与我一起念经,希望堪布的身体能健康起来。我们跪着一起诵读完《八圣吉祥祈请文》。儿子睡觉去了,我又做了两个小时的功课,我要把我们所做的这些都供养给这位令人尊敬的希阿荣博大堪布。在模糊的泪光中,我心中隐隐地生起了一个强烈的愿望:我从心底希望皈依这位令我具足信心的上师。

  在忙乱的工作、家务和偶尔对这位大堪布健康的牵挂中,生活还在继续。这时,北京的程师兄在博客上介绍了宗学寺正要举办法会,大家可以供养并回向给亲人,还可以解决一些其他问题。我想,与堪布的健康相比,我生活中的困难根本微不足道,该存在的问题就让它存在吧,我唯一祈祷希阿荣博大堪布长久住世,因为他的健康能够利益更多的众生。

  我时常也会思考自己修行的目的,我总是带着深深的我执和分别心去看待佛门弟子和修行本身,根据自己的理解对别人的行为做出不如法的评价,修行的目的是什么?哪怕当初是带着私利之心接触佛学,通过一步步修行,也是可以真正踏入佛门的。如果这个目的是为了利他和一切众生,那不是更好吗?

  佛法慈悲的光辉有如阳光,照射着世界上每一个角落和每一个善恶,而所谓对善恶的划分不过是我缺乏包容心的体现。佛法又何曾因为我的业障随处可见而舍弃过我呢?这么长久以来,我竟然对自己的问题视而不见,而对别人的问题不厌其烦地挑剔苛责着。“无垢无净,无善无恶”原来就是佛教我们像他一样看待世界和众生。

  恍惚中,我不经意地抬眼望见希阿荣博大堪布的法像,突然心中出现的一股暖流让我冒出一个令自己也大吃一惊的念头:其实我已经从内心皈依希阿荣博大堪布并得到他深深的加持了。 

  信心

  每天功课结束,我都在希阿荣博堪布的法像前回向,并祈祷这位令我尊敬的大德,愿他长久住世,早日恢复健康。后来辗转听说了佛学院的弟子们为了堪布的健康都在持咒放生,我立刻决定,除了其他学习,从2010年7月初开始,也像其他佛子一样,一年之内念金刚萨埵心咒一百万遍,愿堪布早日恢复健康。

  自从知道这位大德,很快九个月过去了,其中我曾几次在放生时向其他佛友打听过堪布的健康情况,但都没有什么消息。又一次放生时,听一位师兄说,堪布闭关了,跟外界没有联系,所以谁都不清楚他的具体情况。虽然我从心底很想见到希阿荣博堪布,但见不到也没关系,只要堪布能身体健康我就很高兴了。

  2011年年初,我终于如愿加入了五明佛学院菩提学会的学佛小组。随后的一次放生时,我又向一位佛学院的师兄问起了堪布的身体情况,她告诉我,希阿荣博堪布正好在北京复查身体,如果想皈依可以问问罗师兄。听到这个消息,我几乎惊呆了!在传递鱼筐时一次次湿了双眼,原来这就叫“咫尺天涯”!

  放生结束后,我鼓足勇气去请求罗师兄让我随其他弟子见一下堪布,我可以保证不打扰堪布,不问问题,哪怕只是看上一眼。罗师兄让我发条短信给他,说若有机会就通知我。当天晚上,我发了一条措辞诚恳的短信给罗师兄,但未收到任何回复。我想,堪布还在养病,本不应打扰;罗师兄频繁地组织放生活动,已经很辛苦了,我从内心尊重他,不应该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让罗师兄为难。

  其实,见不见我有信心的上师真的那么重要吗?法王如意宝从未见过全知麦彭仁波切,却得到了他的甚深加持。《楞严经》里有一段文字的大意是,阿难以为自己是佛陀宠爱的堂弟,又多闻第一,佛一定会加持他,赐他开悟,结果直到佛入涅槃,阿难仍未证果。只有自己才能救助自己!阿难是在佛灭度后才证果的。我即使见到了内心敬仰的堪布,自己却不精进的话,又怎能解脱呢?当天,索达吉堪布在最新的微博上写道:“依止上师,并非是上师的一句口头承诺;亲近上师,也不是要与上师同吃同住。真正的依止,是要用佛法来依止,若是上师没给你传法,你也没在上师面前听法,自己内心无有任何改变,就算天天跟上师亦步亦趋,咫尺也是天涯;倘若你对上师所讲的法深入领会,以此断除了烦恼,即使离上师很远,这也叫依止上师”。读到这里,我又一次震惊了!感觉这段话好像就是针对我说的,上师们的恩德果真无处不在!         

  我想,能见到希阿荣博大堪布当然最好,即使见不到他,我仍然对他有信心。再说,如果见不到,那也是因为自己业障深重、福报不够所致,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周六下午,我正带着儿子上补习课,电话响了,是罗师兄打来的。我慌乱地冲出教室,心里已经猜到了答案。电话里,罗师兄客气地告诉我第二天可以随其他弟子一起去皈依堪布。我激动得前言不搭后语,结结巴巴地问他应该给上师带些什么。罗师兄冷静地说,别的可以随缘,但最好有一条哈达。哈达!我飞快地想着,可那时已是下午五点半了,即使马上动身赶往雍和宫,恐怕人家也关门了。罗师兄听说后答应给我带一条,我千恩万谢。

  回到家,饭后已是晚上九点多钟,我在家里搜寻了一遍,没有找到合适献给上师的供养。消息来得太突然了!要是早一点准备,我还可以赶到商场为上师挑选些同仁堂的补品。第二天一早就要集合,我已没有时间再去商场挑选了。

  整晚我在似睡非睡中度过,天刚亮,我已经坐在地铁里了。临出门时,我担心到时控制不住情绪,还带了两张纸巾。几经周折后,临近中午时,我跟集合的师兄们一起,乘车来到一家素食餐馆的二楼等待上师。这个地点竟然就在我最熟悉的亚运村,我还在附近的小区住过一年时间,对这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我恍惚地感觉到,原来佛法和我所敬仰的上师一直都在我身边,始终未曾远离。感慨万端的我跟其他师兄一起,在雅间静候上师。趁上师到来前,罗师兄交给我一条蓝色的哈达,耐心地教我如何敬献。里面的人多得再也挤不下,外面的走廊里都站满了人。上师仿佛是在一刹那就来到我们眼前,跟我之前读到、听到、看到的任何文字和照片没有什么两样。他麻利地脱鞋坐上法座,带着急促的喘息微笑地环视着大家,跟认识的弟子打招呼。

  我不想详细描述上师的形象,只能说跟我内心的堪布完全吻合,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熟悉”,因此我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激动。

  我随着其他师兄们轮流向上师敬献哈达,上师接过后顺手将哈达挂在我的颈上。我掏出准备好供养的钱举过头顶等上师接受,等了一会儿,上师没有接,我纳闷地不知所措,抬头一看,上师竟然涨红了脸,为我摸了一下顶。我一下子觉得惭愧起来,这位真正的具德上师一定希望弟子们的供养是:精进努力地修行,我竟然还将钱高举过头顶!我心里为自己庸俗的行为让上师尴尬而感到羞愧。

  上师为大家开示了三宝的含义后,在上师带领下,我们一起发誓今后的生生世世,纵遇命难,也决不舍弃佛法僧三宝。上师给我们授了居士戒,我真的成了上师的弟子。被挤在前排的我,离上师咫尺之遥,我仰视着上师,认真地听着他开示的每一个字。上师谈到有人修行希望将来往生净土,但如果现在给他一个马上就往生的机会,他却不一定会愿意,还要找其他借口推脱。上师的话说得很幽默,引起大家一阵笑声。其实,这个问题我前不久思索过,也与家人探讨过。虽然我对人生的无常和痛苦有了深切的体会,修行和摆脱轮回也那么深深地吸引我,但我仍希望能在临走之前尽好自己的义务。我希望能将年幼的儿子养育成人,使他能自立于社会;我还想为年逾古稀的父母养老送终,为他们来世的安乐尽一份为人子女的心力;我还要为处于人生低谷的先生支起一片天地,支撑着他走过艰难的日子。我甚至还给自己的生命排过时间表和计划。上师的一番话,让我像一只被打中的鸟一样,辛酸和着深深的惭愧,使我突然间不能自已而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执著和软弱。我低着头听完上师的开示,记下了上师布置的每一项功课。

  我因为心中不再执著于见到上师,反而见到了珍宝上师,这个内心投射幻化的世界是多么奇妙!现在想来,上师对我的加持在我九个月前对他生起至诚的信心那一刻就已经存在了。

  感恩和惭愧

  转眼已是金秋。一天,我下班回到家时,先生神秘地问我:“你今天做什么梦了吗?”我疑惑地摇了摇头。卖了半天关子后,他终于激动地告诉我,他遇到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了!真的吗?我感觉是在做梦。上师真的来北京了?还碰巧让我先生看到了?接着,先生激动地说了他当天巧遇上师的经过。据他说,当天,他也觉得挺奇妙,平时家里早上供一盏灯,一般四五个小时灭了就不再供了,可是当天下午他在锻炼前又特意供了一盏,同时还供了一炷香。在公园里,见红色的山里红已经成熟,他摘了几粒,一边摘,一边想着拿回家供养三宝。然后就碰到了由一位居士陪同的上师!

  上师!我不断地询问先生:“是真的吗?”然后开始激动起来。分别半年来,我有太多的话想跟上师说。但是上师的身体情况不允许,上师还有那么多的弟子,我不敢奢望能有这种机会。上师身体仍然不好,这次是来复查的,次日上师可能会带领大家放生。就这样,我跟家人一会儿高兴,一会儿难过。

  这半年来,我在学佛的道路上已有了一些收获。半年里,除了必要的工作、家务和带儿子上课外,业余时间基本都用来学习佛法,早晚时间念《喇荣课诵集》,上下班路上持咒,同时经常参加师兄们组织的各处放生活动。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

  为了迎接菩提学会5月份的考试,我看完了《大圆满前行》前三册的法本和光盘后,又反复看了四五遍《大圆满前行》,每复习一遍就感觉有一遍的收获。暇满难得、寿命无常、因果不虚、轮回过患,每一点都使我产生了共鸣。我越来越感到时间不够用,也对身边的琐事越来越淡然。

  随着学习的不断深入,像对希阿荣博堪布一样,我对索达吉堪布和慈诚罗珠堪布也生起了很强的信心。这些大上师们是那么纯净无瑕,慈悲而智慧。是什么样的伟大上师,才能培养出这么多无与伦比的弟子呢?我开始对法王如意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在网上搜索,找到关于法王如意宝的怀念文章和纪念专辑阅读,心中对法王的感恩也与日俱增。上师在《次第花开》中写的《回忆上师》、索达吉堪布写的《想念上师》,我每次读或听都会禁不住泪流满面。无福的我在法王圆寂后这么多年才知道有这么一位大德,今天能听闻佛法,值遇这么好的上师,都是法王如意宝所赐!法王在世的时候,我正忙着造业;现在已没有机会去向他老人家表达感恩之情了!我一定要珍惜此暇满人身,好好闻思修行,报答法王和上师们的恩德!

  这半年里,我先生在我的影响下,也开始学习佛法,敬信上师三宝。他也读了上师的开示《次第花开》和上师的传记《喜乐的曼达拉》以及上师弟子们写的《佛子心语》,并天天留意菩提洲网站。今年6月,他参加了喇荣五明佛学院召开的金刚萨埵法会。其间在排队等待皈依丹增活佛的时候,偶遇一位举止高雅、为人谦虚、令人敬佩的僧人,一问原来是上师的侍者。大成就者的侍者都这么叫人起信心,原来弟子的行为就是上师的影子,可以折射出上师的高尚和伟大!我和先生都对上师生起了更加强烈的信心,我也愈加想念上师。

  8月,亚青寺的喇嘛仁波切圆寂的消息传来,大家都沉浸在悲痛中。我在网上读到了希阿荣博堪布去亚青寺的文章,坚定了我去亚青寺的决心。今生我没有福报见到法王如意宝,这次无论如何不能错过见喇嘛仁波切法体的机会,我一定要解脱!

  在没有同伴的情况下,从未去过藏地的我怀着对上师三宝的信心独自一人上了路。在三天的路途中,陪伴我的是一本《喇荣课诵集》、菩提学会发给会员的莲师像、《般若摄颂》和希阿荣博上师的法像。出发前因连续加班身体劳累,我在路上出现了高原反应等身体不适。每当出现违缘时,我就念诵上师的心咒“嗡 格热湛嘉巴扎色德阿吽”,就这样,我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一路顺利地来到了亚青寺。在荼毗法会前夜,我独自一人走在亚青寺的小巷里,一群狗狂叫着朝我奔过来时,我逃无可逃,只有念着上师的心咒和观音心咒,一动不动地站着,狗并没有咬我,只是围着我绕了两圈便离开了。

  在亚青寺,我有了许多殊胜奇妙的经历,真切地感受到上师三宝和护法神对我的加持和厚爱。我知道把自己完全交给上师三宝就是自己亚青之行得到加持的原因。亚青之旅,我最大的收获是学到了感恩和惭愧。我感恩法王如意宝和喇嘛仁波切,他们给了我那么多好上师。

  我在喇嘛仁波切的法体前,在莲师像前一遍遍地发誓:一定要断恶行善!一定要解脱!我像一个玩累的孩子,哭着祈求父母带我回家,不想再轮回了。在我流着泪祈求上师三宝加持我解脱时,我没有想到上师们为众生背负的苦难,只想到了自己。当听到普巴扎西活佛说他头疼时竟然无动于衷,我只想着自己的解脱。当普巴扎西活佛和慈诚加参上师针对每个人的情况批评开示时,我没有检讨自己在那种情况下是否会有同样的过失,而是只看到了别人的过失。

  回来后的一天深夜,我细细思维时,才看清自称佛子的自己是那么委琐和自私!我的菩提心哪里去了?与我的行为相比,上师们精勤地利益众生,为了众生的解脱利益付出了自己的一切,“众生罪苦自代受,无有怯懦佛子行”,他们深怀慈悲心却不动声色。想到这些,我坐在家里惭愧地痛哭流涕。这是上师三宝给我的最大加持,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了。

  一天放生后,家人问起放生的情况,弟子由于愚痴和我慢,随口用了一个特别不好的比喻,造下了严重的口业。希望能在上师面前忏悔自己的罪业,三年内念诵金刚萨埵心咒1000万遍,以此供养给上师,回向所有众生,并断除自己的所有口业。

  那天见上师时,看到上师满怀慈爱地把我刚供养给上师的同仁堂人参片布施给了一位身体不好的师兄。当时,我心里是说不出的难过和感动。难过的是,上师的法体仍然未恢复健康,却丝毫未考虑过自己;感动的是,上师这是在用身教调伏我、提醒我任何众生都是自己的父母!

  我非常喜欢《佛子行三十七颂》,现在已能背诵,希望能有合适的机会在上师面前背诵进行法供养。我一定要按照《佛子行三十七颂》的要求,认真依教奉行,做一个真正合格的大乘佛子,断恶修善,忏悔罪业,努力闻思修行。祈愿上师法体安康,法轮常转!

  

  仁钦堪珠
完稿于2011年9月28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