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点一盏心灯

顶礼希阿荣博上师!

  深秋的北京,入夜凉风袭来、万籁寂静。弟子沉下心来,回望这三年的学佛之路,不禁悲欣交集。悲在平日修学不够精进,浪费了大好的时光;欣在今生不仅能得人身、闻佛法,而且遇到了您,我的上师。

  缘  起

  坦白讲,我曾经很不喜欢去寺院,认为烧香磕头就是迷信。记得12岁那年,我同家人来到济南的千佛山,在寺院的大殿里,我对姥爷说“这没什么可拜的”,当时有位出家师傅直看我。如今对儿时的很多事都已淡忘,但不知为什么自从学佛后,当年在千佛山的场景突然变得清晰起来。我常常为此事忏悔,祈求佛菩萨原谅弟子的无知和不敬。就这样20多年过去了,我一直与佛法无缘,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西藏生死之书》。我如获至宝,第一次听说人死后会有中阴身,会有轮回,并对书中所讲的“破瓦法”深信不疑,现在想来,正是这本书启发我走入佛门。2007年,疼爱我的小舅被查出结肠癌,从确诊到去世仅3个月,这让我切身感受到了生命的无常。在他临终时我想起了“破瓦法”,但因平时从未修习,早已忘了具体内容,我凭着仅有的记忆引导他不要害怕,当时还没学佛,只知道有句“阿弥陀佛”,就不停地念,可惜全家也没人信佛,都哭着喊着。舅舅走了,那年他才51岁。没过多久,相处多年,原本打算来年结婚的男友突然与我分手了,这简直是痛上加痛,我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而在人前,我还要强颜欢笑,既要去陪伴小舅妈,告诉她要坚强,又要对那段逝去的恋情表现得很洒脱。我默默地忍受着失去亲人的悲痛和爱的伤痛,勉强度日、无所依靠。

  时间转眼到了2008年11月,那天我抱着算命转运的心态,去见一位“能掐会算”的阿姨,谁成想命没怎么算,阿姨倒是送了我几张佛教方面的光碟,让我好好学习。光碟中多次谈到如何做人,让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这些年生活得不舒畅,为什么常常看不惯周遭的人、事、物,又联想到对前男友的痛恨,我这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自私狭隘,总去执着一个“我”字。原来生活之所以不如意,不是别人造成的,完全是自作自受,我一边听着法师的开示,一边感叹自己这二十多年算是白活了!那一刻,久病无治的我,就像找到了救命的良药,强烈渴求佛法的医治。

  寻  梦

  慢慢地我开始听经闻法,诵持经咒。一日,诵《楞严咒》后,夜晚梦到许多僧人、信众被人镇压,这时有位身穿灰色僧袍的长者,对我说“现在是末法时代,快点离开这里,三十年后你要到法门寺护持正法”,即刻法门寺的景象呈现在眼前。梦醒后,我忽然想起多年前曾听说法门寺有佛祖舍利,难道是要我去保护舍利?于是2010年的春节,我坐上了开往宝鸡的列车,路上旅客们有说有笑赶着回家过年,而我是在亲朋好友的反对声中,执意前往。不单是为了验证那个梦,更是想去求法,我对自己说既然选择了学佛这条路,不管有多难,也要坚定地走下去。

  一路风尘仆仆,或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当我站在法门寺山门前,好似漂泊多年的游子终于回到了家,那熟悉的庙宇、高耸的舍利塔与梦中的景象完全相同,我祈祷着此行能取得真经。寺里的师父说真身舍利一般很难见到,展出的是“影骨”,但佛的法身无处不在,只要至诚同样能够感应。的确,当我见到舍利时,不禁泪流满面,真切地感受到了释迦牟尼佛无量的慈悲。我问佛:您让弟子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是要来护持您的舍利吗?佛不语。我也问寺里的师父,师父说“舍利有专人看护,不用你来保护,究竟何为护持正法,你自己悟吧”。大年初一的法门寺,天降瑞雪,万物澄明,我跪在舍利塔前祈请佛祖加持,令弟子早证菩提,弘法利生,不枉此生!

 

南京栖霞寺,存世唯一释迦牟尼佛顶骨舍利盛世重光。

  归  途

  自从法门寺归来,我对三宝的信心愈发坚定了,深刻感受到佛菩萨的加持无处不在:一是想到自己杀害、伤害过许多生命,尤其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杀害过不少水陆生命,便决定吃素。起初还担心自己抵不住肉食的诱惑,想先试试吃一年素。没想到在佛菩萨的加持下,再也不想食众生肉了,而且家里以前爱买活螃蟹,奇怪的是自吃素后,家人再没买过。二是发现身边突然间出现了许多对佛法感兴趣的朋友,我几乎每个月都能向有缘的朋友讲述佛法的殊胜。三是当学佛遇到疑惑时,总能得到善知识的引导,有时无意中看到经文,或是听到法师的一句讲解,正好是在解答我的疑问。四是先后皈依了学诚法师和希阿荣博上师,成为了正式的佛弟子。

  第一次听到上师的名讳,是从一位爱好摄影的朋友那里,他拍了近十年的藏地风光,去年出版画册,并向我介绍了上师。我满怀好奇地找到了菩提洲网站,立刻被上师的言教深深地吸引。虽然对藏传佛教所知甚少,甚至还不知道“上师”的意思,但我相信上师是位德才兼备的修行人,不觉对上师生起了无比的信心。今年10月终于盼到了上师,那几天我异常兴奋,恨不得想逢人便说“我要见到上师啦”!但当我真正面对上师,不知为什么却变得异常平静,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我坐在人群里聆听他的开示,上师是如此的亲切,像是已经认识很久了,我说“上师,弟子想向您忏悔”,他把手放在我的头上,轻轻地拍了拍,慈悲地看着我,那一刻我的心完全被他融化。上师好似明镜,能照见我的内心,从中我看到了自己那颗染污混浊的心。

  感  悟

  三年了,三年来佛法融入了我的生活,一点一滴地改变着我。学佛以来有两件事令我深有感触,第一是放生,每当看到那些生命重获自由,我总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说来神奇,每次念回向文的时候,故去多年的亲人们总能浮现在眼前,他们在虚空中微笑着。是啊,这些被放生的生命,又何尝不是我们的家亲眷属,救赎他们,也是在救赎自己!放生最能长养慈悲心,我杀害过不少小虫子,以前见到他们就觉得恶心,现在不但不觉得他们丑陋,反而满怀同情,想多为他们念几声佛号。放生也是财布施,需要花钱买物命,这能帮我们舍弃对金钱的贪执。慢慢地放生的功德已经不重要了,我不再想着放生能带来健康财富,仅仅是想多救助生命为他们种下解脱的种子。放生也不是一时一刻的行为,放生可以随时随地,融入我们的生活,少吃些肉,不打蚊子、蟑螂,走路留意脚下的虫子,这些都是放生。

  学佛以来的第二个深刻感受是参加临终助念,助念的地点在一家养老院,深夜我独自站在漆黑的走廊里,听到从两侧的房间里传出老人们病苦的呻吟声、梦中的喊叫声,我恍然大悟其实痛苦乃至地狱里的痛苦都来自我们的心。生老病死、爱恨离别,我们生生世世在这轮回之中,真是太苦了!圣者们常提醒学佛之人要具有出离心,但我还是执着于五欲六尘,即便生起出离心,也是稍纵即逝。我随着引罄声,念诵着“阿弥陀佛”,逝者就在面前,触手可及,死亡是如此的逼近。听着对亡者的开示,我对生命的意义又多了几分理解。唉!人生真是无常啊,忙来忙去其实什么都没有,我们所执着的一样都带不走,正是“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没想到通过参加临终助念,激发了我的出离心,我开始厌离这个娑婆世界。在做回向时,当念到“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我不禁热泪盈眶,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菩提心,她不仅是颗慈悲的心,也是颗觉悟的心,她能让每一个众生成就佛道,往生极乐。

  《华严经》云:“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法,是名魔业。”我身边就有这样的道友,本是学佛,后来却执迷于“神通”,走入了迷境,或是变成了追求人天福报,不再寻求真正的解脱。我在学佛中,感觉最难的是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如何做?我想首先应该从家中做起,比如我在人前常能表现得谦和待人、处处礼让,可回到家里就原形毕露,常常忽视父母的感受。我从小性格倔强,最不愿意被父母管教,经常跟他们顶撞,学佛后仍未能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一次在念诵《佛说睒子经》不禁泪流满面,被佛陀的孝心深深地感动,反观自己真是惭愧。由此又想到,我都是30岁的人了,仍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很少做家务。难怪父母对我学佛态度冷漠,正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佛法给我带来的改变。慈爱众生,应先从孝敬父母、从身边做起。在工作中,我常感觉有些事务可有可无,对一些人事看不顺眼时,常不愿配合工作,态度很消极。佛说“境随心转”,我于是尝试着先调整自己的心态。一是真诚待人,单位有位同事与别人关系不够融洽,没人愿意和她相处,可她偏偏被调到同我坐一个办公室。起初我对她敬而远之,后来实在躲不掉,我就把她作为修行的对境,对她提出的“过分”要求虽然心知肚明,但仍欣然接受,还在她需要的时候主动去帮她,慢慢地,当我工作忙不开的时候,她也会帮我,还时不常地向我吐露心声。

  这件事很触动我,我相信只要我们发真诚纯净之心,任何人都能感化。二是随缘交流佛法,学佛后明显感觉和同事们缺少共同语言了,尤其当大家谈房子、车子,哪家餐馆好,又买到什么奢侈品了,我总觉得无话可说。为这事我也郁闷过,学佛不是让我们远离尘世,而是尽可能地利益众生。

  于是当有同事遇到烦心事,或罹患重病,我会适时地讲些道理、小故事,或是送上一本书,有三位同事看了《次第花开》后,对佛法生起了信心,决定要皈依上师,还有些同事主动提出要参加放生。总之可以借用各种善巧方便让大家感受到佛法的殊胜,不必总把“佛”挂在嘴边,不要让人产生反感,断人慧命,当然遇到欲望强的人,也可以讲些学佛后不可思议的感应,先以欲勾牵,后令其入佛智。三是以身作则,比如浪费纸张等办公用品、浪费水电,甚至浪费粮食,我会注意节俭,周围同事们会看在眼里,慢慢地他们也就不好意思再浪费了。

  六祖惠能言“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我们的修行就在衣食住行里,就在这点点滴滴间。也正如圣者们所说“人成则佛成”,我相信大道至简!虽然有时也会不被人理解,还好佛菩萨能理解,还好遇到了您,我的上师!从此弟子求法的路上有了您做依怙和指引,祈请您令弟子菩提心不退,早日脱离苦海,护持正法,普度十方。

  祈愿上师身体健康、正法久住!

 

惭愧的弟子:嘉参措
    2011年11月2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