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就路归家——关于五加行的通信及其它

 

顶礼至尊大恩根本上师!
谨以此文供养大恩上师!

初修五加行 

  "真正学佛是要真做工夫的,从最琐碎、平实处一路埋头做下去,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几年几十年,不松懈不放弃。如掷石入深潭,一沉到底。"—— 上师《前行笔记》

  我35岁值遇上师,却一直到44岁才开始正式修五加行。之间已有好多年并无需为生计奔劳,却只将那光阴往闲散处打磨。每一天讨不回来的空负,渐渐滋成重累,也慢慢惊起警策。“尽蜀鹃血啼烟树中,唤不回一场春梦。”有一天,上师在电话里正色对我说,“(你)不用功怎么能行?”

  上师传的是麦彭仁波切的《开显解脱道》。念诵完传承后,师对着闻法的我们说,“你们不修我也没有办法,但希望你们回去以后好好修。”那时天已近黄昏,倦客思乡,我真的开始想好好修。

  不多久,我便开始按上师《前行笔记》中开示的座中修时间及方法依次第修五加行,大部分时间一天修三座,兼修少许大礼拜;或早晚两座,中修大礼拜。

  刚开始修有一种夸大的自信,也非常急功近利,但很快便开始觉得自己想努力的心力使不上来,无形中倒是有一股很沉重的力在往另一个方向拖着自己。座中四大不调不用说了,能专注观想念诵、心口一致的时间很少。虽然不大外出,心思却散乱浮躁。修的时候还常常盼着赶快修完,好休息娱乐受用一下。不过,在修皈依及菩提心的时候,对自己的散乱并不太敏感,只是觉得自己修得不尽人意而已。

  起修菩提心的前一天晚上,因为一些小事,同母亲通电话时对我颇有怪责,我想母亲当时一定很难过。年近八十的她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你就多包容我们一下吧。”那天晚上做晚课之前,我的心情很沉很痛。面对明天要开始的新的加行,我开始感到泄气。之后那段时间,我常想母亲。有一个故事,说大街上孤伶伶走着一颗心,很大很红,却流着血找不到归宿,因为那是一颗属于母亲的心,太大了,单单一个女人容不下 (It is too big for just one woman.) 。我想,什么时候我能容下母亲的心呢?

  起修金刚萨埵百字明后,我开始明显觉察到自己心力的微弱、业障的深重。譬如明知百字明字母的观想很重要,却没有下功夫观。无论座中座间,都是杂念相续不断。念咒时经常念错,又因为怕念错,常只顾念诵忘了作观。一天结束时躺在床上,常常是身心俱疲,有一种修不下去的感觉。但第二天醒来,想一想上师,想一想去日来程,还是又坐进了佛堂开始新的一天。

  修皈依及菩提心的时候,修完了即有一种可以松懈放假的感觉,好像自己是在准备高考。百字明快修完时这种感觉弱了很多,不仅为自己修得不好而难过,且开始觉得修行是随时随处之事,无有修与修完之分。现在的自己每一刻都是在妄念里流转,能起觉照的时间可能连刹那都没有。不修,不会知道自己是这个样子的啊。

  上师曾在其复我有关五加行的回函最后,特意写道:“以菩提心、出离心摄持修行,这一点至关重要。切记切记!”我同师见上一面不容易,所以非常珍惜师对我说的每一句话,特别是师不问自说的话。自此,每天祈祷上师时我常会略思一下出离心和菩提心的涵义,祈祷上师加持。平时有觉察的时候,也以此对照自己的起心动念。

  修曼扎前,我把圣诞节前买的一个很好的专做espresso的咖啡机退回了商店,自以为自己的出离心可以从日常受用做减法开始了。几个星期后,我去超市买菜,看见柜边陈列架上的杂志登着英国显贵Percys家族的轶闻,便顺手翻阅起来。据说,该家族总财富有近五亿英镑。自以为对着身边的小富小贵毫不艳羡的我,对着这样一个数字忍不住多了一些念头。

  上师在其《出离心》一文的最后,讲了一则有关蒋阳钦哲旺波与一个木碗的故事。师说:“出离心就是这样,不看表相,只看内心。”

  千生万死,何曾有片刻看过此心?羞休修!

  

通信

  修五加行期间,我曾通过Email向上师汇报我的修行情况,并就修行上一些不甚明了之处请教上师。师在其复函中建议我将信中与修加行有关的内容摘出,连同师之回复,合成一篇文章,在菩提洲网站《佛子心语》栏目登出,“一来能激励其他道友精进修行,二来也可解答其他人修行中类似的疑问。”今遵师意恭录如下并与师兄们共勉。

  

  信一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

  弟子于10月17日开始修五加行,皈依用了约四周,菩提心约三周。皈依是在上师生日的第二天修完的,本来打算给上师打电话作法供养,但是自觉只修了一个数量,质量不敢保证,很惭愧,故未打。打算明天开始修金刚萨埵。修行期间除买菜及每修完一个加行休息3-4天外基本上足不出户,但是心念很散乱浮躁,所以自己觉得观修得很不好。虽然如此,还是觉得这两个加行对自己的起心动念有对治力,故开始对修行增了一点信心。

  上师,弟子有几件与加行有关的事想请教上师:

  1、因为长时间盘腿坐着下肢会特别酸痛,弟子有时会在佛堂边缓走边念,修皈依和菩提心时,弟子都把这些也包括在计数里了,想问一下上师这样是否可以?

  2、有时候念的时间长了会觉得气很急,不出声默念是否可以计数?

  3、弟子忘了在成都买佛塔,在上海仅买到一个文昌塔,后来看《前行备忘录》,里面提到修曼扎必须要有葛当塔,弟子没有怎么办? 是否还是能修曼扎?

  4、弟子在开始修加行时每天磕100-300个大头,想问一下在修曼扎时可否一半时间修曼扎,一半时间磕大头,还是应尽快先修完曼扎?

  感谢上师的加持和言教,祝师一切吉祥!

  回信一

  弟子,你好:

  来信收悉。知道你这样安静精进地修行,我甚感欣慰,望再接再励。关于你信中提到的问题:

  1、边走边念可以包括在计数里。

  2、默念可以计数,但应尽量念得清楚,不要含糊带过。

  3、修曼扎时用别的佛塔也是可以的。

  4、可以一半时间修曼扎,一半时间磕大头。

  以菩提心、出离心摄持修行,这一点至关重要。切记切记!

  祝弟子一切安好,早证菩提!

  信二

  顶礼至尊大恩根本上师!

  弟子于上周五修完金刚萨埵,好像没有验相,但还是想把修的情况跟上师汇报一下。

  弟子从去年10月17日至11月11日修完皈依;11月15日至12月7日修完菩提心;12月12日至今年2月3日修完金刚萨埵百字明,期间也修大礼拜,大约已完成25,000。皈依及菩提心念的是藏文;大礼拜是同七支供一起修,念的是汉文,但普贤云供观不出来;金刚萨埵百字明的字母也没有观出来。另外,百字明的念法是跟着上师在网上的录音学的,有两个字同字母明显不同,但弟子一直是按上师的念法念的("萨娃斯德玛美扎雅叉"中"玛美扎"弟子念的是"美巴ra"),所以这次修也没有改。

  因早起不成 (晨7-8点才起床,有时会更晚些),故一天一般仅修三座(即按师所开示的上午座、下午座、晚座),上午先念一遍课诵再开始修加行,其他两座仅念《开显解脱道》文,期间没有修禅修。每座的前行、正行、后行均遵师《前行笔记》之开示,不过中间还是有上厕所、关窗及喝水等琐事。前行部分一般上午座修得最好,祈祷上师时经常会流泪,感恩,惭愧,及为要出离希求师加持开悟。

  总的感觉,自己的业障很深重。譬如明知百字明字母的观想很重要,自己也希望能观出,但却没有下功夫观。观修大部分不能专注,只觉念头像空中棉絮般的雪片子,但心力很弱,转不过来。且修的时候,常起很强的爱憎嗔恚情绪;人也非常累,嗜睡(午饭后一般要睡午觉),及至做他事,又不累了。特别是修金刚萨埵,经常念错,念错了只能再从头念,故很费时费力;因为怕念错,常只顾念诵忘了作观;到了晚上不知何故更会念得不顺,舌头好像变大了,有些音发不准,硬要念准,身子会痛,所以常觉身心俱疲。另外,修时没有重视收摄,每座咒数念到了就松懈了,这个情形到修金刚萨埵快完时才意识到并加以改正。

  修皈依及菩提心的时候,修完了即有一种可以松懈放假的感觉,好像自己是在准备高考。金刚萨埵修完时这种感觉弱了很多,不仅为自己修得不好而难过,且开始觉得修行是随时随处之事,无有修与修完之分。现在的自己无有一刻不是在妄念里念念相续,能起觉照的时间连刹那都可能没有。另一方面,自己对开悟的自信倒反而有增,对上师充满感恩。弟子在每座的前行祈祷上师前,都会思维师所强调的出离心和菩提心,并愿今生之修行能如师所诫,像掷石入深潭,一沉到底。

  弟子打算2月12日开始用上、下午两座修供曼茶罗,余时修大礼拜,供米已准备了,打算每座供一斤。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上师:

  1、曼茶罗

  1)弟子原来供在供桌上的曼茶罗供错了(基盘放倒了),可否在修曼茶罗时按观想仪轨用原供物重新供后置于供桌,不用再准备新的?

  2)供曼茶罗里的咒,上师较《课诵集》多念了一个“拉”音 (嗡ra那曼扎(拉)),弟子可否按上师的念法念?

  3)一般来讲,念咒念错了,是应该重新念,还是可以在念错处改过来接着念?

  4)供曼茶罗的观想,弟子虽看了多遍《普贤上师言教》,也在扎西持林请教了一些师兄,但还是不太清楚如何观才如法,问可否以皈依境作供养的对境,并将莲师本体观为上师?

  5)《普贤上师言教》里提到所修及所供曼茶罗两种,需先在所修曼茶罗的底盘上放置五堆供品,及其他;然后是修所供曼茶罗并计数。弟子已经在供台上放了一个曼茶罗,可否用它来代替所修曼茶罗?

  6)《普贤上师言教》里提到先用手腕擦拭曼茶罗基盘,但没有讲要擦多长时间再开始在盘上放供堆,上师可否给弟子一个大概?另外,是不是每座修都要先擦基盘?

  7)供前要求至少供一遍37堆曼茶罗,弟子只有基盘,没有铁围山,可否就在基盘上按念诵供37堆?

  8)弟子修的是《开显解脱道》的仪轨,仪轨文提的是三身(即法、报、化),弟子是否仍然可以供最简单的?在扎西持林,请教的师兄都讲供五堆曼茶罗(1中,2东,3南,4西,5北);但《言教》及慈诚罗珠堪布均讲最简单的是供七堆(1中,2东,3南,4西,5北,6东,7西), 想问上师到底是五堆还是七堆?

  9)每安置一次完整的供堆是否都要念一遍诵词及咒?

  2.禅修

  弟子想试着早起用黎明座修禅修,问:

  1)黎明座可否单独修禅修而不念课诵?修前行祈祷师后直接修禅修可否?

  2)祈祷上师后观想师化明点入自心后,可否观自己通身在光明里作禅修,弟子觉得好像这样很舒服能静心,但不知是否如法。

  3.发愿

  1)读了上师的新年教言,弟子将《普贤上师言教》中的三种菩提心又看了一遍。上师的开示解答了我以往对解脱及成佛之别的疑问,只是我想问菩提心发愿是否可以不限于言教中的三种,如弟子可否发愿众生都解脱了再成佛,而不是众生都成正等觉自己再成佛。

  2)弟子对即身成佛没有信心,但因师故,对往生有信心。如弟子发愿往生西方,这是自己先成佛而后度众生,还是同前所说之愿无违。我今天又看了一遍《普贤行愿品》,还是很不明白。

  几个月来的修行,虽完成了一些数量,总觉得用心没有到位,只在表相上修,没有能力转,也不知道如何才是用对心。弟子在扎西持林曾读过法王的《窍诀宝藏论》,对其中讲到的如何将心安住并用正念护持,好像似曾相识,所以回家后有时会翻阅《坛经》及《圆觉经》等。对“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实。”之离念安住法门有大信心,但不知如何在日用中下手用功。经言:“若遇如来无上菩提正修行路,根无大小,皆成佛果。”

  弟子根钝,但幸值遇上师,唯祈祷上师:

  “拉威耶玛其巴森杰桑

  喇咪曼锕多吉通杰吉”

  恭候上师恩教并祝师冬日平安!

  回信二

  弟子:你好!

  关于你来信中提到的问题:

  1、曼荼罗

  1)基盘放倒了,可以用原供物重新供后置于供桌,也可以换新的,你自己看情况决定。

  2)咒子按上师的念法念没有问题。

  3)念咒念错了,可以在念错处改过来接下去念。

  4)可以皈依境作为供养的对境,并将莲师本体观为上师。

  5)可以。

  6)最好每座都擦拭基盘,边擦边念百字明,七遍,二十一遍或一百零八遍,刚开始修的时候,最好多念一念,以后可以慢慢减少。

  7)只有基盘没有铁围山,可以在基盘上供37堆曼荼罗。

  8)七堆曼荼罗。

  9)每安置一次完整的供堆都要念一遍诵词及咒。

  2、禅修

  1)黎明座可不念《课诵集》直接进入禅修,最好开始前先祈祷上师,念一遍上师瑜伽,之后可开始禅修。

  2)可以观想自己在光明中。

  3、发愿

  1)可以发愿众生都解脱了自己再成佛,这也是很了不起的愿心。

  2)《大乘无量寿经》发大誓愿第六,阿弥陀佛因地发愿:“我作佛时,所有众生,生我国者,究竟必至一生补处,除其本愿为众生故,披弘誓铠,教化一切有情,皆发信心,修菩提行,行普贤道,虽生他方世界,永离恶趣,或乐说法,或乐听法,或现神足,随意修习,无不圆满,若不尔者,不取正觉。”《大乘无量寿经》往生正因第二十五,“诸往生者,皆得阿惟越致,皆具金色三十二相,皆当作佛,欲于何方佛国作佛,从心所愿,随其精进早晚,求道不休,会当得之,不失其所愿也。”

  往生极乐世界之后,可以在那里修行,一生补处,证得佛果;也可以随自己的愿力,去其他世界度化有情,精进修行成就佛果。

  弟子,你能如此认真地修行,真是难得稀有,我由衷赞叹随喜你的功德!

  信三

  顶礼至尊根本上师!

  弟子已于3月23日修完曼扎,期间前5万(5X108X108)每座擦基盘念的是108遍百字明,后面有少部分第二座念的是21遍百字明,其余仍是108遍

  (手腕的皮肤没有破,无明也没有破);供的米洗过后很容易碎,一座供1斤,分成三部分供,每份供到后来米都变得很碎小,基盘又小,安置的供堆多混在一起。

  大礼拜已拜了近五万。修完曼扎后原打算周末外出买点东西后即开始修大礼拜,但心一散就很难收,前四天每天只修了100个,今天稍微多一些,但念很杂。

  还有几个问题想向上师请教:

  1.前修是否需要补数

  因礼拜的计数是用计数器实计的,故前四行的计数都是11万实计,即不是11个108X108,而是用念珠实计11万多一两百个。近读慈诚罗珠堪布的上师瑜伽讲义,里面提到每念100遍莲师心咒需念祈祷文,而100遍是按念珠一串(108个)计,所以我想问上师前四行是否需要我补数?

  2.上师瑜伽

  1)修上师瑜伽可否用《开显解脱道》仪轨,如可以的话,

  a.     是否还需每念一百遍心咒,念一遍祈祷文?如需要,祈祷文可否用七句祈祷文?还是需用《龙钦宁提》的修持悉地及祈求悉地文?

  b.     网站上上师的《开显解脱道》念诵录音上师瑜伽部分有一小段《课诵集》里没有,弟子不知道上师念的是什么,是否可略去该部分,按《课诵集》念?

  c.     用《开显解脱道》仪轨,莲师的观想是双身还是单身?

  d.     弟子没有马头金刚及文殊大威德的唐卡,不知如何观,是否可以全观成莲师相?

  2)如果最好用《龙钦宁提》依轨,弟子可否在电话上请传承?或是见到上师后直接请。

  3)祈祷莲师,有时形象会不知不觉变成上师的相,这时应该是改回莲师相还是顺其自然按上师相修?

  4)上师瑜伽的计数是否也是最好计座中修的?还是可以计座外的持诵(如行走,等车时)

  祈祷上师加持弟子, 让弟子今年能见到上师,并如理如法地修。

  祝师安好!

  回信三

  弟子:你好!

  五加行本是要求各修十万遍的,而我们要求修十一万遍,正是为了弥补计数中的错漏,所以如果你已经各完成十一万遍,就先不必补数,等这次五加行全部修完后,再于日常修行中陆续补充。

  修上师瑜伽用《开显解脱道》和《龙钦宁提》仪轨中任何一个都可以。

  1、按《开显解脱道》仪轨修,每天开始修法时,从“上师瑜伽者:”念到“祈请者”一段之后的小字“如是以胜解、虔诚之心猛厉祈请后,观想其光明甘露相续而入自梵顶后,获灌顶加持。”念到这里,开始持诵莲师心咒。如果时间不充裕,一直持咒就好,不用每念一百遍心咒都念一遍祈祷文。等一天修法结束时,接着把后面的诵词念完。

  2、可以略过这一部分,按《课诵集》念。

  3、莲师观想为双身。

  4、观想马头金刚和大威德时,即使形相不能观得很清楚,而心里要知道那是马头金刚、大威德金刚,要有这个意念。

  祈祷莲师时,最好观想莲师的形相,三十二相,八十随行好,这样更圆满。

  关于修上师瑜伽的计数,座间行动之时若能专心静心念诵,也可以算在计数之内,不要边持咒边与人交谈,或有口无心,注意力散乱在周围的事物上。

  望弟子早日圆满五加行!

   往事

  有一次整理家中旧时的相册,偶然见到母亲年轻时的一张相片后留有她的手迹:“亲爱的,半年来我们朝夕相对,但我们是将要分离的,记住她吧,永远地。”那张相片是给我父亲的,从下落的年款推算,那时的母亲刚好20岁。

  母亲生我的时候已35岁了,我没有喝到过母亲的奶,以为那是因为母亲年纪大的缘故。后来听母亲说,在她住院分娩到出院这段时间,父亲很少去医院探视。那时的父亲在外另有女人,还有一个长我两岁的女儿。后来又听说一个不幸福的母亲是不会有奶水的。

  母亲晚年很思念已故的外婆。外婆年轻时很美,宛若天人。风华正茂之际,操一口牛津英语的外公在十里洋场如鱼得水,外婆却不是那个时代摩登的新女性。母亲很少讲以前的家事,却对我说起过一件伤心事。外婆早年曾患过肺炎,有段时间常一个人躺在楼下的后客堂里。有一天外公回家,走过后客堂房门口却不进屋,只是将下个月的开支费从门里扔进,便又出了家门。

  当时,年幼的母亲正守在外婆床前。外婆流着泪对母亲说,长大后你一定要好好读洋书自己挣钱。母亲后来学了医,又做了医学教授,真的如外婆所愿不用在经济上依赖男人了。但是,外婆和母亲都没有想到,母亲却在情感上不自主了一辈子。外婆和母亲都没有明白,学识、钱财和亲情不能在究竟上解决自在。很久以来,我也没有明白。如果不是上师,我可能一生都不会明白。

  难堪的家事令我厌离父母的家,却向往拥有自己的家,好似两情相悦能打造出百年温馨,却不愿看见父母的青春亦是从那里开始的。多年前,在犹豫是否要结婚的事情上,我既没有勇气也没有智慧听从上师的忠告。毕竟,那是一个从年少起就滋培的梦,一段近八年的情事,一份环绕地球的辛苦,如何舍得。于是,一如既往,“汝爱吾心,我怜汝色,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缠缚。”

  自那以后,种种辛酸尘劳,唯有自知。几年以后,我问师为什么学佛多年却烦恼无减。师说:“你修行环境那么差,整天在家跟老公吵架。”一路想要拥有却了不能得的我开始学着舍:舍掉了年薪优越的投资银行工作,舍掉了过分讲究的生活习惯,舍掉了舒适的庄园大宅,最后也舍掉了婚姻。一场惊梦,月凉如洗。44岁,我又绕了半圈地球,回到了独处的空间,也回到了上师身边。“生平多少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消。”前半生,已是昨梦。

  最近一次回家看父母,仍会见母亲一个人孤寂地在客厅呆坐着,我知道她又在为父亲去探视“那一家”而伤怀。我说:“姆妈,我们去喝咖啡吧!”母亲却说,“你爸回来见家里没人,会不开心的。”岁月欺人,欺走了韶华和浓情,却未能了却母亲因父亲的情苦。她的伤痛挂在我的心上,很重也很怖。因为在母亲身上,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曾经会有的明天,不由脚底生冷。

  修五加行之前,我曾对上师说,“师父,对不起,这一误,就是九年。”师说,“没关系,还是小姑娘一个。”又说,“现在去掉了一个大违缘,你真的应该好好修行了。”“当知轮回,爱为根本。”以前我曾读过米拉日巴尊者的弟子惹琼巴因上师加持,为一块供养的大玉石同共居的甸布女发生争吵,心生厌离,离开该女回到上师身边的故事。妄计得失的我当时很疑惑又不敢多想为什么这个叫加持,现在才懂。

  只是我现在常问自己,是否真的从心上舍掉了远离的人和事。“于诸众生远离贪嗔之心,住平等舍”,那才叫真出离。我在哪里?

  “愿生西方净土中,
          九品莲花为父母,
          花开见佛悟无生,
          不退菩萨为伴侣。”

 

弟子:  贝玛拉嫫

2012年4月1日

  

回到
顶部